老山印象(一)

作为一名曾经参战的军人,我带着兴奋和伤感来到了这里.

看了不少战友的回忆文章,感触很多,也让我的思絮回到了宵烟弥漫的老山战场……

记不清哪天是个什么样的日子,印象是阴天,一大早我就和宣传科的摄影干士陈刚离开了师指挥所,在工兵科长的带领下,我们随师里的几个工兵战士走了一段崎岖泥泞的山路,来到了96团指挥所的特务连,我们和团里工兵排战士一起吃了用面条做的早餐后就登上了100号高地。100号高地和友军防地的结合部布满了大量的地雷,为了布防需要,工兵必须清除这里的地雷。和连长寒暄过后,科长与工兵战士们进入了结合部的雷区开始排雷作业,作为战地记者的陈刚干事自然也身在其中,我作为一名随队的新闻战士没有被允许进入雷区而留在阵地上采访其他战友,就在我问这问那的时候,突然“轰”“轰”不远处传来两声爆炸声,我和战士们本能地钻进了掩体,此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见战士们进入战斗的状态,不一会,雷区方向传来急促的报告声,“科长和另外一名战士触雷受伤了!”。除了警戒的战士以外,大家都汇集到连队指挥所的坑道口外,此时,几名战士正抬着受伤的科长和另一名受伤的战士朝这边走来,只见科长双手捂着流血的双眼,战士的右脚被炸糊了,血正在往外渗,陈刚干事手上的加能照相机镜头也被飞来的弹片击穿了一个口子,他感叹相机救了他一命。就在大家一边忙着给伤员包扎,一边忙着给师团指挥所报告和忙成一团的时候,受伤的工兵科长发出了钢铁般的声音:“大家冷静!是共产党员的,今天要带头完成师首长交办的任务……”。不是表演,这就是我见到的战场情景,也是我听到最具有震撼力的声音。

事过境迁,多少年过去了,每个人的命运都发生了不同的变化,我不知道那位科长和那位士兵现在生活得怎样?每一次我到边境采访,看到满山的战友墓碑,都使我心里泛起一阵阵酸楚,曾想:和死去的战友相比,我们还对生活抱怨什么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