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母行动 第五章 1

shxfq9011 收藏 3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2/[/size][/URL] 下午晚餐的时候,上将与基地负责人屠清仁邀请国防部的两名专员到要塞的地面,在那幢外形为仿古四方体形的建筑物里,上将王进旭的办公室里用餐。尽管是相当地简单,但是该种情形让国防部的专员很感激。   上将喜欢喝一杯,而基地负责人屠清仁的酒量是惊人的,他喝完一瓶也并没有任何的醉意。虽然是进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2/


下午晚餐的时候,上将与基地负责人屠清仁邀请国防部的两名专员到要塞的地面,在那幢外形为仿古四方体形的建筑物里,上将王进旭的办公室里用餐。尽管是相当地简单,但是该种情形让国防部的专员很感激。

上将喜欢喝一杯,而基地负责人屠清仁的酒量是惊人的,他喝完一瓶也并没有任何的醉意。虽然是进餐,可是在进餐之间所谈论的话题仍然是殛待解决的事情。

“司法部给我们创造了条件?”上将道。

司法部部长与上将相熟,他们曾见过几次面。只是上将一想起他的相貌来就忍不住地嘿嘿发笑。

事实上司法部长也是一个军人出身,以前曾是军事部门里的军事刑议庭的庭长,一个倔犟的矮老头,嗓门特别地大,说起话来就像连环炮,一句接着一句,办起事来原则性极强。谁要是在这个方面触击的话,他非跟你叫劲到底不可。

“照我的观点来想,”上将接着道,“一定是他那的倔犟起到了作用。”

曲靖将他的目光投到同事辽阔身上,因为他是整个事件里的联系人员,他全盘了解整个内容。

“司法部长的确给这次行动的起到了很大的决定因素,”辽阔稍微思索地说,“在外交部的紧急会议上,他同所有与会的人士都唱反调。”

“外交部的提案是……。”

“接受海盗提出的要求!”上将打断屠清仁的话,说道,“我没有猜错吧!”

“是这样的,上将!”辽阔点头回答。

“我想他一定在那次会议上,把他那倔犟的脾气表现的淋漓尽致。”

上将的思维飞跃起来,好像他曾经也参与了那次会议。

“是的,他来了一个横竖都不理,并且一定要将那个海盗的二号头目进行判处,同时他还定下了时间表。其他的事项他不予理会,自然,其他的方面他是没办法去做到的,有关人质的问题只能由外交部去处理。”

“会议可想是很激烈得。”上将兴趣盎然地问。

“对!他没有妥协,要么他就辞职。”

海盗的第二号人物:修斯·格力加是一个将近六十岁的人。此人原出生在西班牙的航海业世家里,他的兄长就是目前海盗集团里的一号人物。事实在他兄弟俩出生后,家族的事业就已经走上没落的进程,仅仅只是苦苦挣扎而已。而二战就更是给他的家族产业雪上加霜,那时,他才二岁,惟一的一艘商船也被日本的潜艇击沉。

当新加坡沦陷的前夜,他的家人带领着全家登上去澳大利亚的轮船,可是该船在航行到快接近圣诞岛的时候。遇到侦察的敌机,战机朝商船发动攻击,造成该商船上的通信失灵,船体也遭到重创,后来动力系统也相继出现问题,于是商船只好在海上随波飘流,最后飘流到远离澳洲大陆,来到东经65度,南纬37度的一个小岛上。

该岛就是现在海盗盘踞的地点。

逮捕格力加,也是一次很偶然的机会。这个臭名昭著的格力加是马六甲海盗集团负责亚太地区事务活动的能手,在他策划与指挥下,日、韩、台湾地区以及香港的商船常常遭到海匪的劫持。最近几年把目光盯在中国航运商船上。这是由于中国经济能力的加强,与国际间的贸易接触日趋频繁起来了。

他把重点放到东南亚特别是中国,在中国的国内几大码头都建立了情报站。各种进出港口的商船资料经过他设立的情报站,发送到等候在马六甲海域里的武装舰队。

“据海运部门的资料统计,”曲靖说,“我国每年被海匪劫持的商船在二十艘之上,损失高达几十亿美元,比其他国家的商船被劫持的总和几乎要高出二倍。”

基地负责人往辽阔的杯中倒酒之时,他谢绝了对方的盛情。曲靖的话是有根据的,事实上,在来基地之前他们就到达过海运部门,从那里得到了最新数据。在今年一年里,中国的商船就被劫持了二十七艘,还奇怪地失踪四艘商船。海盗是什么物质都要,只要是物质,从这一点上,足以窥破一点,那就是海盗有强大的物质流通体系在高速地运转。

当海盗事件被提到国家安全日程上来后,从国家情报部门从收集到的情报上得知。在印尼的一个小岛上,早在几年前就成了海盗抢劫商船货物的集散地。

用完了餐,一起坐在建筑物前的一颗大树下的石桌边,远一点的地方就是草坪。西斜的夕阳仍然那样地炎热,由对面山凹处吹来的风,吹走了身上的热能,感觉起来凉爽许多。一位基地的勤务兵为端来基地种植的水果。

辽阔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表,来基地的目的是下达指令,当然,他还会再来,当他再来时也许会等到这次行动结束后才能离开,很多的工作正等着他去布置。

“看来你有事要离开?”上将注意到他的微妙神情。

“是的!”他回答道,接着他把头转向曲靖,对方从他的眼色中知道他正在焦急地等待什么。

“可能不会用多久。”曲靖对他说。

“但愿是这样!”他应声,内心里快速地考虑其他的事项来,就在他不意间里抬起头,正好与上将的目光相遇,从上将对视的目光中,在它的里面包含了关怀的询问,他不得不向上将去解释他的焦虑,“我在等待国家航天总局的汇报方案!”

“哦!是这件事。”上将明白过来。

再一次地看了看表,感到不能等待。于是辞别众人乘坐基地的直升机走了。一名基地人员来到上级面前。朝上将及负责人屠清仁敬了一个军礼。

“海军司令部急电!”他说完,把文件首先递给直接上级领导屠清仁。

屠清仁看过之后,脸上升起了难以捉摸的神态来。他把文件递给了上将,长时间地盯着气喘吁吁的士兵。

“什么时候发现的?”他说完此话之后,转视上将,等待着他看完后的反应。

“半小时之前。”士兵回答道。

上将对那份文件上的专业性极强的内容是不能够充分理解的。但是有一点他能预感到,有一个决定将等着他,同时感到有必要让国防部的人员来参加。

就在他将文件转交给曲靖的时候,屠清仁已等不及上将看过文件的反应态度,他朝士兵摆动了一个手势,立即朝隧道的入口走去。

海军司令部的上将是一个讲究实干的人,只要认定一件事情就从来不会瞻前顾后。在起初决定一个事项之前,他总会认真考虑它的可行性,一旦得出了一个可行性的方案后,就不偏不移地朝着这个方案最终的目的去努力,那怕是千难万阻。

他离开办公室,匆匆忙忙地来到了海军指挥控制中心。

收到的是一个最新的重要紧急情况。担任巡航任务的新型蓝盾号核潜艇发现一艘V型导弹核潜艇,岸基雷达及空中预警雷达,和高空侦察都证实了这一发现。

上将脑海里立即产生一个念头来,不论何等形式的念头,不论该念头多么的离奇古怪,只要能得到众人的认可,那么该念头就是一个好的思路,海军上将内心里暗想:捕获V型导弹潜艇是他首先提出来的,现在国防部与情报部门还有南方战事基地的上将都很赞同,这足够说明一切。

当他的脚刚踏入主控室的门坎里,海军观测员立即朝他报告:“上将!刚才收到水面舰只发来的紧急警报!”

他环视整个控制室,也许是刚才收到的警报,早已让所有的观察员就位到自己的操作台前,除了操作仪器的声音外,几乎没有人吭声。

上将朝部下做了一个不要再说话的手势。他生怕说话声会影响操作员的工作。因为不单是各种信息十分频繁地交互传递。更为主要的是,测听V型导弹核潜艇的声纳操作台就在他的前面。

来自水面的杂波声特别多,信号处理操作员正把由我方潜艇探测到的声纳信息,交由处理器去处理,操作员还要把大部分的杂音过滤掉,尽管现在全由电脑自动去完成,可是每隔几分钟,便要将它们从频道上排除,这样的做法是为了防止处理器把太多的声音过滤掉,以便收到不受干扰的声音。

上将轻脚地走过声纳操作控制台,来到控制水面舰只调度操作台边。操作员见上将到来,没有说什么,将那一份紧急电文的内容由屏幕上显示出来让上将自己去看。看过之后,又立即移身到雷达操作台边。那里正接收水面舰只雷达所探测到的内容。

水面上一艘驱逐舰上的雷达兵,很想得到海军司令部与基地的信息反馈,这样就能更好地对面前出现的情况做出最佳的判断。与他坐在一起管理另一台雷达的雷达员,一直注视着反射到荧光屏上的光点,这些光点好像在我方舰队的队形之外形成了一个圆圈。就像所有的演习那样,总有一到二艘驱逐舰是不会参与到演习中去,他们总是被安排在演习的范围之外担任警戒的任务。刹那间,荧光屏上出现了二个幽灵式的亮斑点,忽闪忽闪地到处乱窜。

他的神经立即绷紧到了最大限度,再也不能按捺住刚才的发现,是大声告急了起来。现在出现了许多的斑点,已经不止一两架飞机,而是至少有五架。他调整频率装置,马上发出攻击警报。电子支援措施收接器接收到一种对方的信号波,这种情况的报告,通常是空对舰导弹侦察目标的机载搜索雷达装置所发出来的侦探信号。

“我们受到敌方雷达的锁定,那是制导导弹雷达的探测信号。”

“方位多少?”

“9-1-6!”

“战备警报!”他立即按动一个键钮,战舰上响起刺耳的警报声。

雷达兵的警报,以及所接收到的信号波通过舰船上的通讯设备传给岸基控制中心,也传达到战略基地。

基地总管屠清仁自从接到紧急电文,就急忙地赶到基地主控制室里。不停地游走在各控制台,双眼在荧屏上搜索岸基通讯网传来的同步信息。

上将与国防部专员曲靖随后也来到这里,不用多问什么,他能从众人凝固的神态里就知道,新的情况出现,可以明显地感到现在的情况是相当地糟糕。他走到另一侧的控制台边,一名操作员似乎读懂了上将脸上的信息,马上把自己头上的耳机摘下来,看到上将对此摆了摆手,更明确对方的意图,那就是将通话与回答调到一个频率上,并播放出来。

操作员接通与海军司令部的联系。

“他们出动了多少架飞机?”上将拿起话筒说道。

“目前只探明有两架飞机!”海军上将的声音通过扬音器传了出来。

“其意图设法弄懂了吗?”

“现在正在核实!”

要想正确地核实所有的问题,需要许多方面的资料汇总。事实上,这是不需要多少时间的。单从以往的军事演习上来说,每当举行某个军事方面的举措,总是会招至一些别国煞有心事的窥视行为。诚实地说来,在对待别国在军事方面有任何举动的情况出现时,同样也会引起自己去密切关注。尽可能地多派出一些侦察飞行器,动用所有能够动用的侦窃仪器,以及谍报人员。动用潜艇到军事演习的海域里去,收集所要数据,也会尽最大的限度接近目标,其目的就是想知晓其中的内容。

岸基未来战事指挥基地的上将想弄清楚的是:是不是那些带有这种性质与企图的行为,还是另一种针对性的行为,这自然就是台湾的军方想把那艘导弹潜艇保护回去,来一场真正的正面交锋。

基地总管这时朝岸基下达命令,“全面戒备!战备状况上升一级!”

海军上将与此同时也把他的决定下达到水面舰只的舰长那里。空军部接到这个命令后,由各岸基机场迅速升空十几架飞机,朝预定的海域飞去。海军司令部与舰船的通话,都传送到基地内的控制室里,通过扬声器播放出来。

“不论怎么样,这是挑衅行为!”海军指挥部朝水面舰只回应相关的话题。

“他们可能会发射导弹!”

“不会的,要不然我们会侦察出来。”

“他们对我们的搜索雷达干扰了40 秒,随后又用他们的搜索雷达对我们照射了30 秒,现在仍在继续,我们被他锁定,自然他们也被我们锁定!”

“评估受损状况!”

“我方目标是坚固的,不易摧毁!”

评估受损,这是一种预先战略上的估算模式。当计算出敌方搜索雷达的对照,以及计算出他们的方位后,计算机就全面地运行,计算出一个受损的结果出来,也就是受到敌方的制导导弹的攻击之后,整个舰只的受损情况。这可以使舰只能够有针对性地采取防卫措施。

“他们什么时候进入我们的导弹射程?”

“如果不改变航的话,二分钟后就进入了射程!”

不论后方的指挥所里还是岸基战事基地的指挥官们,对威胁的感触总是没有最前沿的水面舰只上的舰长感受强烈。

舰上战斗情报中心的一名军官来到了舰船操作室。在他下面的甲板上以及各控制室,水兵们都在奔向战斗岗位。

“导弹探测雷达已经停止,”他朝舰长道,“干扰也停止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舰长问道。“我倒很想教训他们一顿呢!”

可是现在已经没有了教训的目标,也就是说,他还没有弄清楚要去教训谁。舰长走出舰船操控室。外面的天色已近黄昏,海面上十分平静,他那漂亮的新型驱逐舰曾一度受到威胁--而现在竟一切事都没有了,就像不曾发生过一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