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霄杂谈 杂谈历史 中原与鲜卑之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3/


鲜卑这个民族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杂种民族,其部众的来源甚广,历史学者在研究鲜卑起源的时候也是伤透了脑筋。目前学术界公认的结论是鲜卑的老祖宗大概是生活大兴安领长白山一带,后来慢慢的从山上走了下来,和当时的东胡部落合并。当时的东胡和匈奴都比较强,二者的关系也还凑合。后来匈奴的老单于死翘翘了,东胡的白痴领导觉得新上任的冒顿是个年轻小伙子好欺负,于是经常敲诈,又是良马又是美女,后来又是土地。经过这一搞匈奴人当然不会客气了,几个回和下来东胡被打的惨败。除了少部向东逃跑以外,大部被匈奴兼并,而刚刚并进东胡的鲜卑人也顺势并进了匈奴。





在匈奴还算牛x的时候,鲜卑人还算老实,但随着匈奴的衰落,鲜卑人也渐渐的独立起来。后来匈奴内部分裂,鲜卑人又帮着南匈奴打败了北匈奴,南匈奴不愿意到大漠生活,因此北匈奴曾经控制的辽阔大漠实际上已经成为了鲜卑的领地,北匈奴剩余的10万多部众也被并进了鲜卑。从此鲜卑便取代了匈奴,登上了历史舞台。





在东汉和三国时代,鲜卑仍然不很强,再加上汉族把重点放在了匈奴身上,因此在当时鲜卑的发展空间比较大,东汉后期鲜卑的部落首领柯比能率部向曹操归顺,曹魏的统治者册封柯比能,承认他在鲜卑的地位。后来柯比能强大起来,慢慢的觉得自己有实力与中原一教高下了,便放纵自己的部下到中原抢劫。当时曹魏忙着对付南方的蜀汉和东吴,无力进行大规模的征讨。柯比能也一在的进行袭扰,后来柯比能被刺客杀死,鲜卑也重新陷入了内乱中。在柯比能同时期,西部鲜卑也呈现统一的趋势,鲜卑的领袖檀石槐将周围的威胁势力全部击败,并且对汉朝产生了严重的威胁。后来檀石槐也死翘了,于是西鲜卑也陷入了分裂。在三国时代,魏蜀吴混战,其中有一个前提就是北方的游牧民族实力不强,北方的曹魏可以全力的对付南方的蜀吴,假设柯比能胸有大志,鲜卑势力强大,三国时代的历史可能会是另一番情况。





司马炎死后,中原陷入了无休止的混乱之中,八王之乱时幽州都督王浚引鲜卑人入关讨伐反王,结果这一行为几乎导致了后世中原近百年的混乱。王浚引鲜卑入关几乎可以和吴三桂引清兵入关看成同样一类,典型的汉奸行为!





在八王混乱时,鲜卑的部落主要分成了宇文、拓跋、慕容、段四个势力。其中宇文氏生活在长白山,无力插足中原。因此当时对中原产生影响的就是剩下的三个。刘渊建汉后,王浚和刘锟孤悬敌后,为了寻求伙伴他们都找到了鲜卑。为此段氏支持王浚,拓跋氏支持刘琨。后来石勒用反间计离间了王浚和段氏,集中力量消灭了王浚,并委任段氏接管幽州。而支持刘锟的拓跋氏因为内乱而自相残杀,石勒乘机消灭了刘锟,从此北方统一,鲜卑人畏惧石勒便纷纷上表请降。此时的鲜卑仍然很弱,但是他们已经具备了南下的实力。





石勒死后,石虎篡权。石虎在历史上其实就是一个头脑简单四支发达的肌肉男,他从来不管什么国际关系,只要他认为应该打那就要打,于是石虎派遣了五路大军进攻幽州的段氏,段氏敌不过只好投降。石虎将段氏的2万多部众迁到中原,从此鲜血段氏便在历史中消失。消灭段氏后石虎把目标又定在了慕容氏身上,十几万赵军围困慕容氏的王城,慕容氏首领慕容遑带着族人拼命死守,赵军围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打下来。此时在南方的东晋听说后赵主力北征中原空虚的消息后便准备北伐,结果消息败露,石虎急忙将围攻慕容氏的人马全部调回南方。在赵军撤退的时候过于慌乱,结果被慕容遑的次子慕容恪偷袭成功,赵军损失惨重。而经过这一仗,慕容氏也一跃为东北的霸主。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看到慕容氏嚣张,躲在长白山挖人参的宇文氏坐不住了,宇文氏纠集了高句丽准备找慕容氏的麻烦,结果慕容恪和慕容霸先把高句丽给解决了,高句丽惨败后被挤出了东北,退到了朝鲜半岛混日子。眼见慕容氏如此的厉害,宇文氏决定拼命了!宇文找来了新罗的帮手准备再干一架,结果新罗人被慕容恪狠揍一顿,逃跑的时候又把宇文乘机打劫了一番,自此宇文氏彻底堕落,沦为了慕容氏的附庸。


再连续解决了后赵、高句丽、宇文后,慕容氏统一了东北,成为了北方的新锐势力。而当时在河套一带的拓跋氏也重新安定下来,拓跋氏建立了“代”国。但是拓跋氏在当时的影响力还很小,实际上鲜卑的众部落中仍然以慕容氏最厉害。当慕容氏一统东北的时候,中原爆发了内乱。这个信号对于慕容氏来说无疑是个机遇!



公元349年,请大家记住这个历史上没有什么特别的年份。在这一年,后赵的魔头皇帝石虎先生病死了,石虎的死比较特殊。因为他没有继承人,他的宝贝儿子们一个比一个坏,石虎同志感慨要用黄河水来洗净自己的肠胃,以希望换来一个心灵纯洁的儿子。可惜的是石虎儿子没有造出来,自己倒先蹬腿了。





石虎死后,平静了十几年的中原又开始大混战,石姓的王公贵族杀的眼红耳赤,最后的胜利者却是石虎的养子石闵。石闵打败了所有的实力派后,宣布推翻胡人的政权,废除“赵”的国号,并且召开大臣会议,商讨建国的大事。其实明白人都知道这只不过是走过场罢了,因为石闵的军队正在宫外面候着呢。有敢不从的估计也活不到天黑了。于是在百官的拥戴下,石闵同志假模假样的推辞了几下后便厚颜无耻的宣布自己才是汉室的正统,南方的那个东晋不算。接着又建立了魏国,史称“冉魏”。为什么要加个冉呢?因为石闵原姓冉,汉族户口。后来因为能打仗才成为石虎的养子。石虎活着的时候石闵不敢蹦嗒,因为那个魔头的威力石闵还是了解的。等到石虎蹬腿了以后,石闵算是解脱了,石家的那些酒肉贵族们,在他眼里就是一群臭虫。石闵花了几个月解决了这些垃圾后,便当上了皇帝。当皇帝以后石闵觉得自己乃堂堂的大魏皇帝,还跟着胡人一个姓岂不是有损我大汉民族的威风?于是便下令对羯族人进行大屠杀,并且把姓名改回自己的祖姓“冉”。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冉闵创建的“冉魏”虽然列为“十六国”之中,但从性质来看,冉魏是汉族人统治的政权,从当时的情况来看,东晋霸着江南,冉魏占着中原。一南一北,虽然是两个政权,但从民族的角度来讲其实汉族人已经又夺回了属于自己的土地。假想一下,如果当时东晋能和冉魏合作,我想收复失地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这种猜想太过于苍白。因为冉魏政权碰到了一个强劲的对手-鲜卑慕容氏!





我在前一篇也提过,在冉闵统一北方的时候,慕容氏已经统一了东北。并且时常派人监视冉魏的一举一动,碍于冉闵的武力,慕容氏也不敢亲举妄动。当时慕容氏的老领导慕容遑已经归西了,老大慕容俊继承了位置。慕容俊对自己的几个兄弟还是比较信任的,慕容恪、慕容霸都是大权在握。而当时主管南下的就是曾经叱刹东北的慕容恪。一个是称雄中原的步兵专家冉闵,一个是雄霸东北的骑兵专家慕容恪。他们在没有相遇前都是各自区域性的战神,如今两个战神相碰撞,胜利者就是真正的中原第一战神!(东晋的排除掉,南军的将领确实不怎么样)而老天也确实给了他们一个PK的机会!冉闵与慕容恪,步兵VS骑兵。





这个事件是个突发的情况,因为按道理讲,冉闵是皇帝,慕容恪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冉闵打架的。可是偏偏冉闵是个爱动的家伙,皇帝里面不好好的呆,非常出去打猎。而且很自信的只带了八千步兵。不过这都不是最关键的,因为更重要的是冉闵打猎的地点在河北。当时这块地方正好是慕容氏的地盘,结果冉闵同志瞎了眼睛钻进贼窝了。此举正好北慕容恪的侦察兵发现,面对如此的好机会慕容恪当然不会放过了。慕容恪亲点了一万重骑兵,乘夜包围了冉闵的营园。第二天当魏军睁开眼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团团围住了…由于出门前冉闵太自负没有带骑兵,结果愣的八千步兵不知所措。打吧,自己人又不够。逃吧,两条腿怎么跑的过四条腿呢?况且当时也没有无线电,后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皇帝此时被鲜卑人围的水泄不通。面对这种尴尬的场面估计所有人都会给急死。不过冉闵终究是冉闵,武将出生的他可不怕什么慕容恪,虽然自己的兵种不占优势,但自己却是专家。冉闵知道如果步兵的阵型如果散了,那就等于让骑兵当肉切了。于是冉闵发动他善于调动士气的能力,将所有的人集中起来,摆成冲锋阵型。当慕容恪的骑兵即将要围住他们的时候,冉闵便突然下令尖兵冲锋,整个魏军便向一把刀子一样刺穿了鲜卑人的人网。经过这样反复十几次的围补与反围补,慕容恪始终拿冉闵没有办法。不过慕容恪也终究是慕容恪,他很快便找到了对付冉闵的办法。大家应该知道拐子马吧?就是当年岳飞大破兀术时,女真人的看家部队。慕容恪当时便把部队改造成了类似于拐子马的骑兵方阵。结果当冉闵带着军队发动冲锋的时候全部陷进了鲜卑人的包围之中。八千魏军被杀的全军覆没,冉闵在亲兵的掩护下逃走了。不过倒霉的是冉闵只逃了20多里他的马便累死了。结果刚刚当了一年的大魏皇帝便做了鲜卑人的俘虏。后来慕容恪攻陷邺城,刚刚建立才三年的冉魏政权便灭亡了。中原又陷入了胡人的统治之下。





在攻陷邺城后,慕容俊得到了冉魏的玉玺。由于之前慕容氏一直在名义上是服从东晋的,因此在爵位上慕容俊只是王。而冉闵是皇帝,慕容俊取代了冉闵成为中原的统治者后便不满王的称号。于是慕容俊派人到东晋报信,就说自己独立了,以后也是皇帝了。以后大燕和东晋从此便是平等的关系。让东晋的家伙们注意点,别指手划脚的。看到慕容俊这么嚣张,东晋的那些酸秀才们坐不住了,几乎是群臣激愤。大家一致要求和慕容决战,好好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于是一场大战即将来临…



公元352年,慕容氏自立为帝。并指责东晋以后不要以宗主国的身份来交往,其实也就是成名了以后一脚蹬了原来的靠山。面对慕容氏的嚣张,东晋的上上下下气的是同仇敌忾,当时还很年轻的桓温上书表示应该进行北伐。教训慕容氏的目空一切!结果奏折还没到皇帝手上便先给丞相殷浩给扣了下来。不过殷浩扣桓温的奏折不是因为他不想北伐,而是他想把功劳全部揽到自己身上。说白了也就是自己想吃独食,为此殷浩拼命的打压桓温,并且将桓温从前秦收买过来的羌军调归自己指挥。桓温大骂殷浩挖自己的墙脚,气的下令不参与殷浩的北伐。而殷浩在组建完北伐部队后,将自己不信任的羌兵放在了先锋的位置。羌兵也不是傻子,他们痛恨殷浩的不信任,又加上殷浩为人特别刻薄,羌兵的首领姚襄一怒之下便带着人反叛了,结果晋军还没有渡河便给羌兵杀了个回马“抢”,晋军没想到自己的先锋部队会反戈一击。结果被杀了个措手不及,士兵死伤一万多人,军用物质被抢了个精光,抢不走的就地烧掉。这场北伐在东晋103年的历史里面几乎可以排在窝囊榜的前列了。主帅殷浩其实就是个没有用的绣花枕头,和鲜卑的慕容恪相比完全差了N个档次。假使姚襄不反叛,我估计殷浩也一定会被慕容恪给打残废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殷浩打了败仗,建康立马有了动静。一代权臣闪电般的就被免职了,接替者是殷浩的老乡,武将出身的桓温。桓温接替殷浩之后非常明智的选择了“装熊”,虽然做缩头乌龟不好受,但桓温还是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的,和慕容恪打,估计当时的桓温还没这个胆子。于是接下来桓温的日子便过的轻松了,既然鲜卑这头肥牛不敢惹,那就挑瘦的打吧。就这样,前秦便成了靶子。在被前秦揍回江南后,桓温终于忍不住要向慕容恪挑衅一番。于是桓温还是派了谢安的弟弟(抱歉,那个人的名字我不记得了)带着几万人对燕国控制的山东进行试探性的进攻。结果谢公子实乃花花公子一个,平时就知道吃喝玩乐,等到真的开战了立马开溜。他跑到倒快,可士兵就苦了,鲜卑的骑兵立马杀到,晋军被杀的死的死逃的逃。东晋的又一次北伐便如此的窝囊收场了。





事后,桓温决定亲自上阵。不过他要打的不是鲜卑,而是叛徒姚襄。由于当时的几个实力派,东晋、前秦、前燕都在图发展,对姚襄这股匪军也无暇顾及。结果没人管的姚襄迅速作大,经常袭击东晋的边境。桓温虽然怕慕容恪,但这个土匪还是不放在眼里的。于是桓温亲点了几万精锐直扑河南,将羌军全部剿灭,后来又顺带收复了旧都洛阳。桓温向晋穆帝上书请求迁都洛阳与鲜卑慕容决战,结果穆帝和朝廷的阁老们害怕当第二个怀帝,对桓温的提议一口回绝。桓温被这群贪生怕死狗屎气的发颠,无奈之下只好留守了几万精锐在洛阳,自己率主力回到了江南。





看到桓温夺了洛阳,慕容恪也坐不住了。前几年慕容俊病死了,留下一个未成年的儿子慕容昧让慕容恪照顾。临终前说的话基本上就是刘备对诸葛亮临终遗言的翻版,什么“兄弟呀,如果我的犬子实在是不行,你就取代他自己当皇帝吧”,慕容恪当然也不是吃素的,“老哥啊,你兄弟我是绝对不会做那么不仗义的事的,太子交给我吧”。看到自己兄弟如此的诚恳,慕容俊也满意的闭眼了。慕容恪当上了摄政大臣,把慕容昧管的严严实实,和当年诸葛亮管刘禅差不多。慕容恪为了恢复生产,也是下了狠功夫的,燕国在他的治理下国力也不断的提升。燕国的情况是蒸蒸日上,可桓温这小子竟然在眼皮子底下夺了洛阳,这还了得?洛阳的战略意义实在是太重要,为此慕容恪不敢马虎。在布置完后方的事宜后,慕容恪亲率大军将洛阳围了个水泄不通。但是洛阳城高墙厚,燕军攻了十几次都失败了。慕容恪知道如果拖延下去,士气受损了再想进攻进困难了。于是慕容恪决定亲自上阵!燕军轮番进攻,东晋的守军在车轮战的打击下渐渐的抗不住了。慕容恪在前线督战了一天,洛阳城下尸横片野,守军在城楼也是损失惨重。而此时洛阳报急的文书还在路上晃悠呢。晋军在洛阳抵抗了十几天后终于寡不敌众,城门告失,双方陷入了巷战。在激战一天后,晋军全部阵亡…燕军占领洛阳。帝国的旧都又一次被胡人踩在了脚下!





洛阳失陷后,燕军继续南下。沿途的晋军可没有洛阳守军的那股勇劲,纷纷弃城逃跑。燕军很轻易的便占领了河南的大片地区。锋头直指军事重镇襄阳!慕容恪决定亲自指挥襄阳战役。可是正在燕军风风火火准备攻城的时候慕容恪却病倒了。准确的说应该是病入膏荒了。慕容恪担心会被晋军偷袭,便下令班师。结果燕军撤的太突然,根本没有准备。襄阳守军看到燕军撤退过程中的破绽后也是急忙的出城追击。燕军被打的大败,在丢下几万尸体后匆匆的逃回了河北。此战也算是为了洛阳保卫战中死去的壮士们报仇了。





慕容恪死后,天下平静的局势顿时大变。桓温自认为慕容恪已死,天下再没有了与自己较量的对手。于是亲点5万精兵从汴河北上,为了保险他拒绝了部将提议的偷袭邺城的方案,而选择了以汴水为补给线从陆上进攻。另一方面,燕国的皇帝慕容昧亲政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任用奸臣,罢黜贤才。结果燕国的朝廷闹的沸沸洋洋,桓温打到了家门口竟然没有一个人能上得了台面。皇亲国戚们在研究了半天后决定让下丕王慕容厉去抵抗桓温。结果慕容厉带着两万人迎战,最后被杀的只剩他一个光杆司令了。接着慕容昧又让安乐王慕容臧去炮灰,结果照样被杀的惨败。消息传到邺城,慕容昧吓的恨不得搬东西回东北老家。如果不是慕容垂拼命的拦住了慕容昧,可能历史还真的会出现这种闹剧。于是惊慌失措的慕容昧让慕容垂当大都督前去抵御桓温。一场大战又将来临…





吴王慕容垂向慕容昧毛遂自荐,表示自己愿意前去抵抗桓温,并指出晋军多步兵,如果打了败仗也可以骑马逃走,晋军肯定追不上,慕容昧觉得说的有道理,便任命慕容垂为都督,率军迎敌。当时桓温的人马离邺城已不足300里了,慕容垂不敢有闪失便高挂免战牌,而拒守不战正是桓温最害怕的。因为晋军此时已经远离后方几百里,粮草供应很困难。慕容垂一面消磨晋军的锐气,一面又派慕容德包抄到晋军的后方截击粮道。桓温得知自己的补给线被切断后急忙命令士兵烧掉辎重,连夜逃回淮南。但是慕容垂的追击大军也是一路猛追,并乘晋军立足未稳发动进攻,晋军死伤3万人。接着一直在暗处准备拣好处的前秦也乘机攻打晋军,又杀死一万多人。桓温最后逃回江南时仅剩几千人,东晋又一次被鲜卑人打的惨败…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桓温回到建康后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抓权上,对收复失地没什么兴趣了。后来慕容昧设计陷害慕容垂,慕容垂无奈的逃往前秦。燕国在失去这位大将之后也变的非常不堪一击。几年后,王猛攻陷邺城,慕容昧和他的小白脸兄弟慕容评在逃亡的途中被土匪捉住,被人押到长安。前燕灭亡。几年后,前秦的军队击败了鲜卑的另一个分支拓跋氏,拓跋氏的小头领拓跋圭被人收养。此时的鲜卑人已经完全被氐族人苻坚所征服。部众有的逃亡大漠,有的则成为前秦的臣子。





淝水之战后,前秦垮台,流亡到前秦的慕容垂也乘机造反,率军围攻燕国的旧都邺城,镇守邺城的前秦大将苻丕鼓舞士兵死守。双方打了半年都没有打出胜负。东晋大将刘牢之乘着北方大乱也杀到了邺城,谢安本来指望刘牢之用粮草和苻丕交换邺城。而苻丕在得了粮草后又翻脸不认人,刘牢之被气的半死,恰逢谢安又病死,晋军不敢死战便退回了南方。苻丕后来敌不过慕容垂便逃到并州自立为帝,慕容垂在攻陷邺城后发现城市已经被打的稀烂。在草草收拾之后慕容垂将都城搬到了龙城,建立了后燕。后燕建立后与东晋极力的搞好关系。两国也暂时的进入了和平时期。





不过好景不长,当年被前秦灭国的鲜卑拓跋氏在前秦四分五裂的时候也乘机造反,拓跋圭率领拓跋氏的部众大败铁弗部落,将铁弗部落屠杀一遍,铁弗的首领的儿子刘勃勃逃到羌族人姚苌的麾下。这个大难不死的刘勃勃也在日后给中华带来了无尽的灾难!





拓跋圭击败了其它不服自己的部落后,在公元386年恢复了代的国号。随着拓跋圭的出现,天下均衡的态势也随之打破。后来拓跋圭和后燕大战两场,慕容氏损失惨重。最关键的是慕容氏的头号人物慕容垂也病死,结果拓跋和慕容的实力对比顿时发生变化。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拓跋圭将整个黄河以北划到了自己的范围内,和慕容恪、慕容垂同辈的慕容德率慕容氏的残部退到河南建立了南燕。此时的鲜卑的主流,已经由慕容家族变成了拓跋家族。而汉人在与鲜卑人的较量中也终于获得了完胜!





又过了十几年,南燕派兵骚扰东晋边境,东晋大将刘裕率军平定青州和豫州。南燕灭亡,黄河以南的大片失地被收复。而风光一时的慕容家族也随着刘裕的屠杀令而退出了中国历史舞台。后来刘裕派大将王镇恶攻打关中,当时姚苌病死,姚苌的儿子不堪重任,被王镇恶打的大败。随便长安被晋军攻陷,一直打游击的刘勃勃畏惧晋军的势力也悄悄的退到了河套。但是刘勃勃很有见地,他认为刘裕的根本不在关中,因此刘裕肯定也不会死守关中,加上刘裕的白痴儿子刘义真又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刘义真听信馋言将王镇恶害死,后来又加害了不少武将,关中顿时人心涣散。而刘勃勃也乘机占领关中,并将撤退的晋军打的大败。几万晋军全部被砍死,东晋实力大损,无力再发动对拓跋氏的进攻。这也让当时实力还比较弱小的拓跋氏喘了口气。





几年后,刘裕废掉晋帝,自立为帝,改国号为宋。而在刘裕废晋立宋之前,北方的拓跋氏也发生了巨变,拓跋圭晚年残暴不仁,被人害死。他的儿子拓跋嗣登基,同年刘裕征讨南燕,将皇帝慕容超以下的所有南燕的慕容族人全部屠杀。当时在河北的拓跋嗣非常害怕,因为北魏的实力远远逊于东晋。不过刘裕当时放弃了继续北上而改为进攻易守难攻的关中,当后秦被灭时,拓跋嗣曾经还想出兵干涉。不过由于刘裕本身对北伐的缺乏兴趣,北魏也再次逃过一劫。刘裕称帝之后忙于恢复生产,加上拓跋嗣害怕刘裕的威名,北方与南方也出现了难得的安定。不过刘裕病死之后,南北的大战又开始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刘宋继位的新皇帝刘义符是对当皇帝不感兴趣,荒废朝政。拓跋嗣得知南宋武备松弛的消息后也是急忙调兵遣将发动进攻。当时魏军在河北,宋军拥有黄河的天然屏障,再加上当时北魏粮草紧缺,因此从客观因素来看,北魏的这次进攻其实是贸然的突击,没有什么优势可言。不过由于南宋朝政荒废,缺乏对北魏的重视,结果北魏的军队很轻松的便渡过了黄河,接着又猛攻黄河南岸的宋军踞点。当边境报急的文书传到建康时北魏已经完全控制了黄河,并对河南的重镇虎牢关发动围攻。很快,宋军的援助也到了虎牢关,不过统兵的是刘义真这个大草包。刘公子害怕鲜卑骑兵的威力,因而率部在远处观望而不敢参战。结果虎牢关守军在得不到外援的情况下与北魏激战数十日,最后终因敌众我寡而全部战死。虎牢关沦陷之后,刘义真预感魏军马上就要杀到。于是赶紧率军退回了江南。在与鲜卑的教量中汉人又一次因为自己统治者的无能而遭到惨败。





由于在整个事件中刘义符表现的太差,加上废物刘义真极端的无能,朝廷大臣们商议之后,便把刘义真发配凉州,接着又顺带把刘义符也废掉了,并且也发配到边疆。大臣们觉得不放心,派刺客把这两个垃圾给杀了。接着又迎立徐州刺史刘义隆为帝,也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宋文帝。与此同时,拓跋嗣在凯旋回师的时候得了重病,一命呜呼。拓跋嗣的儿子拓跋焘继位。当时的拓跋焘和刘义隆都非常的年轻,而且两个人又是同年登基。这也注定了他们会成为一对冤家…




刘义隆和拓跋焘同为少年登基,而且又恰巧是同一年,不过刚刚登基时刘义隆的情况比拓跋焘要糟糕的多。当时南方士族势力很大,刘义隆是大臣们拥立的,如果大臣们哪天不高兴了,说不定又会招开个群众大会把刘义隆搞下台。所以当时的刘义隆非常的小心伺候着朝廷里的那几个“爷爷”,不过刘义隆不是那种甘于平庸的人,他内心里面对权力的渴望是非常大的。刘义隆联合了大臣中最正直的檀道济,两人联合搞掉了其它的大臣,接着檀道济又把大权全国交给刘义隆,自己退居二线。此时的刘义隆才真正开始了他的皇帝生涯。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在权力争夺中,刘义隆表现了他的能力和坚韧。与此同时北方的拓跋焘也没有闲着,因为北魏内迁,当年鲜卑人生活的大漠被柔然人占据,柔然人也像当年的鲜卑人南下一样,经常跑到关内来抢劫。拓跋焘的父亲拓跋嗣缺乏对柔然的防备,到了拓跋焘这会儿,柔然的进攻更加肆虐了。为了打击柔然,拓跋焘亲点了精锐骑兵,纵深到大漠重创柔然。后来柔然人分散居住,让北魏的军队伤透了脑筋。拓跋焘又组织敢死骑兵,让他们只带15天的粮草,意思就是让他们在15天内找到柔然并消灭他们,如果找不到那就只能饿死在荒漠了。这些敢死队不敢马虎,还真的找到了柔然人重创了他们。拓跋焘此后又六次出兵大败柔然,规模和执作堪比汉武帝打匈奴。拓跋焘的个人能力可见一班。





后来拓跋焘又击败了胡夏和北凉,完全统一了北方。当时的中国实际上就剩下了刘宋和北魏。十六国的大混乱最终被北魏终结。中国正式进入了南北朝,而此时也正式进入了汉人与鲜卑人之间的较量。





刘义隆在独掌大权后不久便派兵收复了当年被北魏占领的河南据点。不过从过程看刘义隆胜的非常侥幸,因为北魏的主力当时在大漠和柔然决战,加上又正属冬季,粮草紧缺。魏军在拓跋焘的示意下主动放弃了河南,而刘义隆不明事理。当大捷的奏报传到他面前时,这个小皇帝得意的不知天高地厚了。第二年开春,拓跋焘亲率主力南下,大败猝不及防的宋军,又重新占领了河南。刘义隆当时还没有从自大得意的梦中醒来,当报急的文书摆在他的面前时他根本不相信,后来看到越来越多的急书时才匆忙的让大将檀道济率军驰援青州。檀道济从徐州一路北上,北魏军进行阻击,但是效果并不好。后来拓跋焘又增加了两路骑兵进行骚扰,这才让檀道济无法再前进。后来青州沦陷,檀道济精心布置了后卫军,掩护主力安全退到了徐州(这一点檀道济比桓温强多了)。拓跋焘在达到目的后,又发现刘宋有这么厉害的角色,也放弃了进一步南下的想法。再加上死恢复然的柔然人又在北方骚扰,于是拓跋焘把主力又调回了北方。





从这一系列的教量中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刘义隆与拓跋焘的差距,二人都是很有野心的人,但刘义隆缺乏对战争判断的能力,拓跋焘在打仗这方面要远远强过刘义隆。不过皇帝乃九五之尊,未必要懂打仗,只要能让会打仗的人为他卖命效果也是一样的。而当时的刘宋也正好有像檀道济这样的能将,如果让檀道济和拓跋焘教量,说不定情况会好很多。不过很不幸的是刘义隆是个很自负而且很自大的人,他坚信自己所做的都是对的。像檀道济这样又有资历又有能力的人在他眼里就是一颗应该拔掉的钉子!后来檀道济果然被人陷害,跟随檀道济的一班干将也被害死。檀道济在死前曾经痛斥这种“自毁长城”的行为。要知道当时北魏之所以没有继续南下主要原因还在于周围的敌人太多。公元439年,拓跋焘统一北方,刘宋变成了孤家寡人。不过由于要巩固后方,拓跋焘也没有轻易的南下。





不过擅战的拓跋焘也有他的弱点,那就是政治能力。拓跋焘在当时之所以把政务处理的很好,主要在于他的老师崔浩是个政治高手。后来崔浩得罪了拓跋焘被处死,北方的汉人以为鲜卑人又开始民族压迫了,便纷纷叛乱。刘义隆在南方得知拓跋焘忙于平叛,便派人给叛军偷运粮草和武器。拓跋焘得知这种卑鄙行为后气的大骂刘义隆是小人。在平定叛乱之后,拓跋焘命人写国书把刘义隆大骂一顿,刘义隆也不甘示弱,派人同样也写了一封国书把拓跋焘羞辱了一番。在两个皇帝打起嘴架之后,刘宋的大臣们首先忍不住了,以王玄谟为首的一班文臣纷纷上书要求北伐。刘义隆被群臣所“感动”了,便任命最激奋“红卫兵”王玄谟为元帅。可是王玄谟不懂军事,30万宋军在他的手里根本不是去打仗的,而是去当土匪的。这个王玄谟除了空喊口号以外其实什么本事都没有,到了黄河南岸以后也不敢北上。只是派人到处以低价收购百姓的特产运回江南贩卖,后来王玄谟觉得硬抢比花低价买更爽,便纵兵抢劫。结果老百姓发现自己的子弟兵比鲜卑人更畜生,很多人一怒之下便投靠了北魏,为魏军当向导。当时拓跋焘也率军到了河北岸,正愁没有向导不敢冒进。这些人到了北魏以后很快得到重任,魏军很轻松的就渡过了黄河。当王玄谟得知拓跋焘亲征的消息后吓的立刻就退了兵,很快前线崩溃的消息便传到了南方,很多城市的守军纷纷弃城逃跑。拓跋焘一路南下烧杀淫掠,除了几个死守的据点之外淮北被拓跋焘给扫荡了一遍。后来鲜卑人越过淮河,淮南的守军也纷纷南逃。除了刘康祖的几千步兵以外因为逃的慢被追上以外,其它人都逃光了。刘康祖看到自己被几万人围住了,逃也逃不掉,反正也是死,便把部队全部合在了一起组成连环阵。鲜卑的骑兵不知道厉害,全部冲了上去,结果很多都被宋军砍成了烂肉。激战一天,魏军被砍死一万多人。第二天拓跋焘亲自上阵,组织大部队合围宋军,刘康祖在激战中被箭射死,宋军顿时涣散,八千人被魏军分割包围,魏军一个不饶全部杀死。在占领淮南后,拓跋焘苦于没有船,无法南下。在退回北方的时候拓跋焘下令将淮南屠杀一空,结果淮南顿时成为无人区。刘义隆听说拓跋焘到了江北也吓的全城介严,宋军全部严阵以待。当拓跋焘屠杀淮南的时候,刘义隆后悔当初杀了檀道济,以致于全国没有一个能统兵的大将,宋军全部都是分散在战斗。没有一个统一的指挥。





不过在整个战役中宋军也是没有胜利,雍州刺史刘延虽然和王玄馍一样都是书生,但他比王玄馍有自知之明,他把部队全部交给手下的武将来指挥。雍州兵在与魏军的战斗中虽然没有骑兵,但异常勇猛,魏军被打的溃败。襄阳一带的形式很好,但刘义隆这个大白痴就是容不下自己的杂牌军表现的比自己要好,强行命令刘延撤军。结果好不容易取得的战果就这样白白的丢掉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在整个战役中刘宋的损失惨不忍睹,经济最好的淮南被移平,青州豫州也被北魏夺取,从此刘宋一厥不振。但赢家拓跋焘也不轻松,魏军在南下途中恶战连连,损失也不小。拓跋焘回国之后因为信心受到打击一病不起,被太监害死在宫里。而刘义隆也在两年后被自己儿子害死,随着两大帝国的君主易主,中华与鲜卑的争夺也进入到了一个新阶段。




随着南北朝时代两个最有野心的帝王的死去,中国历史也发生了具大的变化。北魏方面拓跋焘死了以后拓跋余接位,可是拓跋余屁股还没坐稳就被拓跋睿(左边加水旁)取代。之后拓跋弘继位,北魏自拓跋焘以来的民族矛盾达到了最颠峰。拓跋弘没有能够改变什么,不过他之后拓跋宏很有志向。锐意改革,成了南北朝时期最有作为的君主之一。而南方的刘义隆被儿子刘骏害死之后,余下的5个皇帝都是荒诞的要命,一个比一个坏。刘宋大将萧道成乘机夺取了统治权,将刘氏废掉自立为帝。公元480年,萧道成建立南齐政权,萧道成和刘裕一样,都是武将出身。南齐建立之初本来也可以有很大的作为,不过当时的北方在拓跋宏的改革之下国力增长很快。拓跋宏的妈妈是以前盘据在幽州的冯氏的公主,后来幽州被北魏占据。冯公主被虏劫到北魏成了皇帝的妃子,后来生下了拓跋宏便是北魏的第七任君主。拓跋宏继位的时候国内汉人与鲜卑人的矛盾非常尖锐,而且当时鲜卑人仍然处于奴隶社会阶段,生产力非常的低下。拓跋宏受过很好的教育,他认为困扰北魏发展的就是鲜卑人与汉人之间的民族隔阂。为此,拓跋宏率先带头把自己名字改为元宏,并号召全国的百姓都学习汉人的风气。虽然改革遭到了反对派的阻挠,但民族融合的趋势却成了不可逆转的事实。自此之后,鲜卑人与汉人的生活习惯越来越相似,到了隋唐时代,鲜卑完全融入到了中华民族。从根源来讲,元宏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不过可惜的是,元宏死后他的继任者非常的昏庸,北方也陷入了混乱之中。这种情况对于实力相对弱小的南方来说本来是个大好的机会,不过当时的南齐皇帝萧宝卷是个十足的流氓,除了调戏妇女以外,根本没有什么进取心。看到萧宝卷这么昏庸,大臣萧衍乘机夺了皇帝的位置,并自立为帝。从南朝的四个开国皇帝来看,萧衍是最没有进取心的一个,也是最没有用的。北方混乱时萧衍的机会很好,可惜萧衍对自己没有信心。因而错过了大好的机遇,后来北魏分裂成东、西魏,局势渐渐的稳定下来。后来东魏大乱,高洋自立为帝,建立北齐。大将侯景后叛高洋失败逃到江南被萧衍重用。结果侯景不知图报,反倒率兵谋反囚禁了萧衍,将他活活的饿死。经过侯景之乱,江南十室七、八都空了。实力大减…





当时北方的北齐、西魏乘着南梁内乱,分别夺取了南梁的益州和淮南。失掉了这两个非常富庶的地方,梁朝也一厥不振。公元557年,西魏大臣宇文觉和南粱大将陈霸先分别废掉了自己的皇帝,并且自立为帝。陈霸先为人比较正,看到国家非常的破败也采取了休养生息的办法。而宇文觉则是当年被慕容氏打的惨败的宇文氏的后人,拓跋氏建立北魏以后将其它所有的鲜卑部落全部划为南鲜卑,自诩为鲜卑的正统。意思就是说所有的鲜卑人只有拓跋氏是正宗的鲜卑人,其它的就只有当杂种了。后来宇文氏乘着北魏大分裂拥戴了皇族元宝炬为西魏皇帝,宇文氏从此便再次登上中国历史的舞台。





从当时鼎立的三个国家来看,北齐、北周、南陈之中以北齐最强,南陈最弱。当时的社会风气已经非常汉化了,南陈属于纯种的汉人政权,而北齐和北周也因为百年的融合,胡人也逐渐融入汉民族。北周的第三个皇帝宇文邕锐意改革,破除了自东晋以来的奢迷之气,并且大灭佛教。很快更多的人参加到生产,北周的国力也慢慢超过北齐成为当时最强的国家。北齐的后主高纬昏庸无能,北齐也随之被北周灭亡。





公元581年,北周大臣杨坚废掉宇文阐自立为帝,也就是隋朝。隋朝建立以后与当年的西晋类似,拥有四分之三的天下,唯独一个江南未平定。当年祸害江南的是孙皓,如今则变成了陈叔宝。隋军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灭了南陈一统中华。后来隋朝灭亡,李渊建立唐朝。自唐朝中期以后鲜卑人也彻底融入汉人之中,鲜卑人作为一个独立的民族也不复存在。





鲜卑和当年的匈奴一样都曾经雄霸一时,但匈奴人的消失是打与和共同的结果。鲜卑则是慢慢的接受了汉人的风俗习惯,成为了汉人的新群体。从当时来看,纯种的汉人只有南方一带有,北方人几乎都是汉人和胡人的混血儿。从性格来看,北方的新汉人比南方纯种的汉人更优秀,他们不仅具有汉人的智慧,还具有胡人的勇猛。相比于江南那些奢迷的汉人,这类人才更适合生存在社会。有人为了证明李世民是汉人还是鲜卑人吵破了天,其实当时的鲜卑作为一个民族早已经不存在了,鲜卑之说何来呢?而从李世民的身份来看,他身上的胡人血统更多一些,不过在下倒不认为这是什么坏事。从隋唐时代来看,汉人与胡人通婚很平常。有不同民族的血统也不奇怪,而且当时的汉人已失去了血性与活力,没有被灭族完全是汉族的吸引力让胡人主动放弃了自己的习俗而流入汉族。这与西汉打击匈奴有本质性的区别。况且在中国历史上汉人与胡人的融合有几次,现在的汉人早就不是汉朝时期的那种样子了,汉人与胡人融合未必就是坏事。极端的民族主义者看了我的话肯定又要大骂特骂了,不过请骂之前先想好了再说。不要丢脏话





鲜卑的故事完了,鲜卑作为中国历史上一个非常强大的民族,他们有机会成为中华的主宰。不过他们和匈奴人一样最终为汉人所击败。不过击败匈奴的是铁拳,而击败鲜卑的则是融合。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突厥曾经是一个让隋唐伤透脑筋的民族,他们与中华究竟又有什么样的碰撞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