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3/

自古以来,中原百姓就有一种优越感,因此对四方的原始民族都瞧不上眼。北方的称胡,东方的称夷,南方的称蛮,西方的称戎。后来东夷被中原同化,南蛮的范围也渐渐变成了云贵两广地区。只有北方的胡人和西方的戎人一直不服中原。也正因此,中原与西北民族之间的战争一直就没停歇过。羌人作为戎族中的一个分支,必然也和中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关于羌人,历史上对他们的记录最早是在商朝时期,在殷商出土的甲骨文中发现了“羌”的记载。在西周时期,羌人非常强大,犬戎攻占镐京,羌人就出过力。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历史上关于羌人的记载非常多,这其中的原因就在于羌人本身就是一个很复杂的民族。中原的人把居住在自己西面的人几乎都称为羌。羌人的发展程度也不同,战国时期,羌人中有的已经存在了国家形态,而有的仍然只是游牧的水平。羌人和北方的匈奴人一样,都是中原的威胁势力,秦国和羌人的战争就一直没有间断过,双方互有胜负,这种情况一直延续了一百多年。商鞅变法之后,秦国国力强大起来,羌人渐渐就不是对手了。秦昭王时期,秦国不仅在东方取得了巨大的战果。在西方与羌族的战争也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秦昭王将投降的羌人编入陇西、北地等五郡。后来,秦朝灭亡。中原混乱,北方的匈奴人在冒顿的率领下,向东打败了东胡,向西把月支王的脑袋砍下来当了夜壶。统一了大漠和西域。湟水一带的羌人没有抵抗匈奴的实力,便选择了归顺匈奴。

汉朝建立之后,也没有实力反击匈奴,对羌人也管不了,汉景帝时期,有少量的羌人主动进关,景帝把他们全部进行了妥善的安置。汉武帝时期,西汉国力强大,霍去病横扫河西,汉朝在新夺取的河西设立了四个郡,正式将河西纳入自己的版图。这样以来,就将青藏地区的羌人与草原的匈奴人完全隔开。武帝为了加强对羌人的管理,派遣了军队进入湟中,并设立了护羌校尉,总管羌人的事务。由于当时汉朝强大,羌人也不敢怎么造次。

但是武帝死后,国力衰退。昭帝时期朝廷主管羌人的官员腐化严重,羌人纷纷造反。中央为了镇压反叛,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宣帝继位后,为了结束与羌人的战争,便采取了怀柔政策。主动的向羌人和解,汉人与羌人之间也出现了短暂的和平。

但就当时来说,民族歧视,官员豪强欺压羌人的情况还是无法避免的。东汉时期,羌人大量入关。在当时,关内的羌人被称为东羌,关外则是西羌。不过无论是东羌还是西羌,他们都只是社会最低阶层的人。东汉中期豪强势力强大,那些出身名门的贵族根本就不把穷人当人看!羌人们没了活路,只能横下心来寻求造反。东汉安帝永初元年(107),顺帝永和元年(136),桓帝延熹二年(159),羌人三次爆发大起义,六十多年间,汉朝和羌人打打停停了三次,每次镇压叛乱都要掏空朝廷的国库。官军战斗力又差,每次都被羌人打的找不到北。羌人在势力最强时曾经跑到益州转了一圈,差点没把益州刺史吓死。在三次镇压过程中,羌人叛军所到之处,汉人倒霉,羌人也跟着倒霉。羌族豪强和汉人的豪强一个样只见,只认金钱,其它一概不管。无论是汉人还是羌人照杀不误。结果好端端的国家,汉羌之间的友谊,也在战争中打的什么都没有了。

东汉后期,皇帝成了摆设,董卓废了汉少帝,皇权彻底没有了。诸侯之间陷入了混战,羌人乘着中原混乱乘机侵入凉州,羌人中的豪强和汉朝在西北的军阀韩遂、马腾勾结,组成了相当有实力的关西联军。其中首领就是马腾,马腾的儿子马超在羌人中比较有威信。马腾死后,马超带着羌人找曹操麻烦,结果大败。羌人也比较现实,既然马超不行了,那就投降曹操吧。

刘备攻占益州后,任命马超监视羌人,其实就是让马超在山旮嗒里面待着。有用他和羌人的时候再放出来。当时魏和蜀分别瓜分了河西、武都、阴平三地,魏蜀连连征战兵员补充不上,便都打起了征召羌军的主意。于是乘着这个正大光明的机会,大量的羌人也就从青藏高原迁入了关内。不过,内迁的羌人和东汉时期一个样,仍然是社会最低的一类人。社会民族矛盾尖锐!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这个时期是个十分敏感的时期,因为不满中原压迫的并不只有羌人,民族矛盾就像一个一点就燃的汽油筒。随时都可以把天下炸的血肉横飞。在此之前,汉人和羌人始终只是小打小闹,羌人扮演的就是苦命的角色,羌人虽然和匈奴一样都有很强的实力,但是他们却从来没有和中原进行大规模的侵略战争。不过随着西晋后期的中原混战,羌人的机会终于来临了!

公元290年,西晋武帝病死。贾后乱政,八王之乱。在这个中国历史上最乱的时期,中原王朝的威信降到了历史最低点。西晋王朝的四周到处是蠢蠢欲动的“野狼”。匈奴人第一个造反,公元296年,冯翊郡一带的羌人与匈奴人一起造反,官军被杀的措手不及。其它的民族看到貌似强大的汉人也是可以战胜的,于是周围的羌人、氐人、匈奴人一哄而上,便都造反了。八王之间只顾自相残杀,都懒得管反军。结果反军势力越来越大,最多时高达七万之众!看到反军的声势浩大,晋军慌了神,纷纷掉转方向进行平叛,打了三年,终于在公元300了才彻底平定反叛。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不过这次叛乱还只是个前奏,因为大的还在后面!几年后,匈奴人刘渊自立为帝,矛头直指西晋的都城洛阳。当时的晋怀帝只是个隗儡,军队和大权都在东海王司马越手上。司马越头脑简单,加上晋军多步兵,根本打不过匈奴人的游骑兵。很快,西晋便被匈奴人灭亡了。晋怀帝、晋愍帝都作了刘聪的俘虏。刘聪高兴了便驱使他们给自己牵马,不高兴了一个一个的砍头。以前貌似尊贵的皇帝,其实也只是个任人宰割的废物!

在那个混乱的年代,羌族人总算熬到头了,以前的匈奴人、汉人,都比他们强。所以羌人也只能很屈辱的当低等民族,可如今的情况不同了,连汉人的皇帝都可以任人宰杀,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不可以?在一个没有了秩序的社会里,羌人纷纷造反,很快便形成了一股反对西晋压迫的新势力。不过羌人的水平很低,他们中没有像刘渊、石勒这样的真英雄。因此在五胡乱华的早期,羌人也只是给匈奴人当打手的份。反倒是和羌人有点亲缘关系的氐人成了气候,氐族人李雄乘乱占领了益州,建立了“成汉”国,当起了土皇帝。不过成汉毕竟是小国,后来东晋大将仅用了五千人便攻占了成都,为晋朝重新收复了这块“天府之国”。

当西晋被匈奴人灭掉后,匈奴内部又闹起了分裂。刘聪死后,羯族人石勒和匈奴人刘曜关系不和,这两个人便干脆把北方一分为二。一个人占一半,当时的羌人中有位叫姚弋仲的人十分有才能。早在晋怀帝时,姚戈仲就带着自己的部卒东迁到关中,成为一股不可小视的势力。石勒统一北方后,姚戈仲得到重用。石虎篡位后,哪个都不放在眼里,却偏偏怕姚戈仲。而姚戈仲也是个性子很直的老头,有什么说什么,就算是石虎也敢骂。姚戈仲死后,他让自己的儿子转投东晋。因为姚戈仲觉得似乎汉人还是中原的正统。他的儿子姚襄还真的照做,带着几天羌人投降到了桓温的帐下。

在羌人中,大家都称姚襄为“小孙策”,可见姚襄的能力还是比较强的。不过历史上孙策死的早,姚襄摊上这个名号,自然也活不长了。刚刚投降东晋的姚襄屁股还没有坐热,当朝的权臣殷浩便让他上前线当炮灰。并且在部署过程中极度的歧视羌人,结果姚襄大怒,带着自己的弟兄在前线临镇反水,杀了晋军一个突然袭击。抢了军用物质后跑到洛阳、许昌一带当起了山代王。

面对姚襄的反叛,桓温当然不能坐视不理了,毕竟人是他召来的。过了几年,桓温觉得时机成熟了,便大举进攻姚襄,羌人摆开阵势迎敌,结果被杀的大败。姚襄带着余部逃走,后被杀死。他的弟弟姚苌成了新首领,被前秦收编。前秦的皇帝符坚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尽管姚苌和自己有仇,但还是不计前嫌的把他收容了下来。可是姚苌是个很现实的人,他就是个有仇必报的人。

前秦势力大,姚苌还不敢造次。可后来的淝水大战让虚幻的前秦帝国瞬间瓦解。以前投降前秦的鲜卑人纷纷造反,苻坚只好躲在长安城里混日子,让姚苌去平定叛乱。不过姚苌太大意,在和鲜卑人的交战中没有照顾苻坚的儿子苻睿。结果苻睿在乱军中被杀死,消息传到长安后,老好人苻坚气的要杀姚苌,姚苌看见形式不对,便直接反叛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姚苌这个人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他却非常有头脑。他知道自己明干是打不过苻坚的,于是便动起了“坚壁清野”的念头。姚苌充分发挥了自己骑兵的优势,和苻坚打起了游击战和运动战。目的不在于打击对手的有生力量,而是消耗对手的生命补给。姚苌将关中扫荡了几遍,长安附近一片荒凉。良田全部变成了荒地,长安城内的秦军尽管战斗力很强,但再厉害的人也不可能不吃饭。姚苌将长安变成了孤城,最直接的结果便是让城内的人饿肚子。试问,饿着肚子还怎么打仗?几个月后,长安被攻陷。又过了一个月,姚苌打跑了关中的另一股势力慕容氏,独霸了关中。并立长安为都,建立了“后秦”。这是羌人在历史上建立的第一个有名有号的国家!

后秦建立不久,游击专家姚苌就死了。他的儿子姚兴也不是省油的灯,苻坚的宗室苻登率军复仇,双方打了几年,最后还是以姚兴的胜利告终。自以为是的姚兴便把目标描准了黄河东面的北魏。结果八万秦军有一半都被鲜卑人杀死在了河东,遭到如此惨败,姚兴也对战争失去了信心。从此以信仰佛教混日子。

看到姚兴如此不“争气”,和北魏有仇的后秦将领刘勃勃便干脆连后秦也不认了。刘勃勃带着自己的人玩起了和当年姚苌同样的战术,用运动战将长安附近一步步的挖空。姚兴和当年的苻坚一样,气的干生气。但也只是无可奈何…

就这样,在刘勃勃的骚扰下,后秦本来就不充裕的家庭近一步的被掏空,后秦的灭亡也进入了倒计时。

后秦自刘勃勃叛乱后,日子过的一日不如一日,关中附近被刘勃勃杀的鸡犬不宁,有的人晚上就出来谈个头,结果就被砍了脑袋。好好的关中平原硬是被杀成了人间地狱。姚兴死后,新继位的姚泓更无能。而没用的人通常是不可能在乱世中苟活的,不过终结后秦的人不是那个运动战专家刘勃勃,而是强大的东晋。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东晋强大吗?至少当时还算吧,权臣刘裕是个能打硬仗的人,而他手下的一班将领也不是吃素的。其中最能打的当属大将王镇恶,在刘裕东征西讨的过程中王镇恶可是立下汗马功劳的悍将。公元409年,晋军攻陷广固,南燕灭亡。公元412年,晋军攻占成都,收复益州。晋军的强势让羌人和鲜卑人感到恐惧。因为对手一个一个都被收拾掉了,那下一个必定就是自己…

果然,公元416年,王镇恶和檀道济率大军攻陷了许昌,洛阳的后秦守军望风而降。前来援助的秦军听到洛阳沦陷,直接掉转方向逃回了关中,王镇恶带着人一路直追到潼关。姚泓下令死守潼关,潼关地势险峻如果强攻,晋军损失必然不小。

一个月后,檀道济率部赶到了潼关。可是两路大军会合后,又有新问题冒了出来。因为后秦大将姚绍死守据点,将晋军的粮道卡断。一时间数万晋军就面临了弹尽粮绝的问题。王镇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有人建议应当立即放弃辎重退回洛阳和大军汇合。结果遭到建武将军沈林子的严厉斥责。王镇恶见自己无路可退,便派人回去求救。可当时刘裕正在河南同羌兵血战,一时也冲不过来。无奈之下,王镇恶只好向当地的老百姓求救,庆幸的是百姓们还都非常的积极,一时缓解了晋军的粮草问题。

刘裕率军抵达潼关后,命令王镇恶率领水军从黄河进入渭河,然后沿渭水逆流而上,后秦大将姚难率军想在泾水附近阻拦(也就是“泾渭分明”的那个地方),结果被打的大败。姚难逃回长安,惊恐之下拼命的宣扬晋军的厉害。长安的羌人也早听说晋军很能打,又经过姚难这么一宣传,大家都吓的不敢出战了。王镇恶带着水军用蒙冲小舰逆水前进,由于人都在船内,羌人看到船上都没有人,还以为晋军有神仙帮忙,再加上心里面本身就惧怕晋军。结果守军纷纷逃命…

王镇恶率军上岸后,命令士兵吃饱喝足,并下令将船只全部抛弃,没有人的军舰在顺水的推力下瞬间就漂的没有踪迹。王镇恶用项羽当年曾经使用的破釜沉舟自断退路的办法激励晋军的斗志,而晋军们眼见没有了退路,想想反正横竖也是死,便都士气高扬的请战。王镇恶见大家都很精神,便带头冲锋!羌人看见晋军来势汹汹,纷纷掉头逃跑。半路上碰到了姚泓派来的援军。结果援军听说晋军势大,也纷纷逃命。长安外围的羌军全部溃败。

此时躲在长安城内的姚泓也是急的一身大汗,因为晋军攻城的速度太快,不到半天,晋军便攻破了长安城的平朔门,守军全部逃跑。其它地方的羌人听说长安被攻破,有的人急忙来援助,有的人干脆逃命。援助的人最后也被打溃,结果还是当了逃兵。姚泓见自己大势已去,便率羌人投降了王镇恶。刘裕到达长安后下令将姚泓以及他的宗族百余人全部处死。后秦也至此而灭亡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后秦灭亡后,羌人建立的政权也不复存在,羌人又回到了从前的日子,给汉人当牛作马,只能当个低等民。不过当时汉人也没有能守住关中,刘裕派自己的儿子刘义真镇守长安。结果被盘据在统万城的刘勃勃所败,而刘勃勃的儿子又被鲜卑人打败。关中也成了鲜卑人的地盘。南北朝时期,迁入关内的羌人越来越多,由于当时执政的是鲜卑人,汉人的地位也不高。羌人与汉族也没有以前的间隙了,大家都杂居在一起。羌人也学着汉人的样子经营农业,慢慢的进入了农业社会。经过了百年的时间,汉人与羌人逐渐融合,关内的羌人基本融入了汉族。

唐朝中期,羌人的一个分支,党项羌从青海迁到夏州等地。由于羌人都是能征善战的家伙,因此地方的军阀都非常重用他们。宋朝初期,党项羌都是中央政府十分得力的雇佣兵。不过党项羌中有个叫元昊的人不甘为臣,建立了西夏国与北宋对抗,关于西夏的部分本文就不讨论了。

后来蒙古人振兴,元朝时期羌人大部分也与汉族融合。至现在,古羌族其实已经不复存在了,羌人中部分融入了汉族。而现今在我们国家民族谱上的羌族,虽然在名字上和羌是一个样,但从民族成分来看,二者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