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次反导危机:竞争解不开俄美战略矛盾死结

新华网专稿:由于美国计划2011年—2013年在捷克或格鲁吉亚部署反导防御系统的雷达站,用以跟踪和拦截伊朗的导弹,并在波兰建立部署10枚截击导弹的军事基地,这无异于是对俄罗斯的挑衅,俄美关系又一次陷入了危机。导弹扩散问题是当代国际安全面临的最大威胁之一。国际战略家们认为,解决这一问题需要的不是竞争,而是美俄和其他国家间的认真合作。这将是一场针对俄美对待该问题态度严肃性的公开检验。俄罗斯科学院通讯院士、世界经济和国际关系研究所国际安全中心主任阿列克谢·阿尔巴托夫最近就此在俄《独立军事评论》发表专论,题为《第五次反导危机》,副题为《完全可以缓解莫斯科和华盛顿之间的矛盾》,要点如下:



毫无疑问,美国在欧洲部署雷达站和反导防御基地明显是向俄罗斯挑衅,首先是在政治意义上的挑衅。这个计划的一些策划者,特别是波兰人刻意追求的可能正是这种效果,前不久波兰政权更迭可能使波兰的政策有所改变,还可能使美国推迟落实其反导防御计划。不管怎样,华盛顿不及时就反导防御计划与莫斯科进行协商已经违反了俄美两国2002年新战略关系宣言的精神,这个宣言明确表示两国要合作发展反导防御系统。不过,不知为什么俄罗斯官方现在回避这个问题。



政治和军事技术



研究表明,即便将美国一些专家认为最有利的情况综合归纳,从波兰发射的拦截导弹在理论上也“追不上”从西面或者最南面的俄罗斯基地发射的导弹,即便在俄罗斯导弹瞄准美国东海岸(波士顿、纽约、华盛顿)的情况下。这种拦截导弹从未进行过拦截试验,而且在上述基地部署着俄罗斯战略火箭兵的少量部队。



另外,无论美国反导防御的力量与俄罗斯核遏制力量相比多么微小,莫斯科也不能忽视美国进一步在欧洲部署反导防御系统。用美国人自己的说法,美国的反导防御计划是“公开地继续”的计划。换句话说,无论是美国还是它的盟国都不能保证,这种事情仅限于一个雷达站和一个部署10枚GBI型拦截导弹的基地。华盛顿不能保证,过一段时间这种导弹不会发展到100枚或者1000枚;不会把这种导弹部署在其他基地……



1997年北约开始一次性吸收了三个中欧国家。随后,北约东扩的经验已经运用于10个国家,现在又在讨论这种经验对乌克兰、格鲁吉亚、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的适用性。这一切使莫斯科明白,要事先而明确地作出反应。这个经验,以及在前苏联可能出现的北约新成员国境内部署反导防御基地,会使俄罗斯对美国反导防御计划的态度更加消极。



但是长远考虑,反导防御的威胁问题比如何应对问题要广泛得多。如果需要对捷克和波兰的反导防御设施进行打击,可以将其作为“白杨—M”洲际弹道导弹的目标(“白杨—M”在任何情况下都会装备分导多弹头),对此俄罗斯战略火箭兵司令部早有表示。今后,一旦美国反导防御系统的扩大计划确定下来,俄罗斯就会广泛采取对应措施,从增强战略核力量的实力以打击反导防御系统,到动用各种系统直接摧毁其空中、海上和太空力量。



通过退出中短程导弹条约应对美国部署反导防御系统 最近,俄罗斯政治军事领导人多次提出俄罗斯单方面退出中短程导弹系统的问题(苏美1987年签订的)。但是,要详细分析和掂量“赞成”和“反对”意见,考虑这样做在军事战略、财政经济和政治上可能造成的影响。



这样做特别有必要,因为中短程导弹条约是小布什政府采取有害政策几年后,在核裁军方面仍然生效的为数不多的基本条约之一。布什政府的政策是全世界和美国国内越来越强烈抨击的目标。2008年以后,随着华盛顿政权更迭多半会对这种政策进行调整。



如果俄罗斯退出中短程导弹条约并研制新的中程导弹来对付美国的反导防御设施,新导弹在理论上就会成为美国在欧洲的反导防御系统拦截的目标。不过,一切都将取决于导弹数量的对比和技术性能。



如果俄罗斯不准备研制中短程导弹条约禁止的系统,退出这个条约就毫无意义。研究、试验、生产和部署新的中程导弹需要大笔资金投入。这样做面临的问题是,研制中程导弹的资金从何而来,这样的计划会不会妨碍落实其他更重要的、本来就缺少资金的计划?比如说,发展战略核力量、改进军队装备、提高军官的生活水平、军队改制、提高军队训练水平等方面的计划。



如有必要,俄罗斯可以不制定新的中程导弹计划,而是以低得多的成本再部署几个 “白杨—M”洲际弹道导弹团,或者研制不在中短程导弹条约禁止之列的高精度常规弹头用于现有的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部署带多弹头或分导弹头的“白杨—M” 洲际弹道导弹,在核配置或常规配置方面都不受2002年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的限制。这个条约对核弹(1700-2200枚)的规定允许部署这种武器系统。



不过,是不是可以把战略导弹、中程导弹或者带常规弹头的战役战术导弹对准反导防御设施,还不太明确。就战略逻辑而言,对欧洲的反导防御阵地实施打击在理论上是可行的,目的是使其无法拦截针对美国及其盟国、进行打击(俄罗斯军事学说也允许这样做)或还击的俄罗斯洲际弹道导弹。这种洲际弹道导弹装备核弹头,也就是说,这指的是核战争。而且俄罗斯的导弹将在假定美国(北约)对俄罗斯进行大规模核打击之后进行还击。试问,在这种情况下,企图使用高精度常规武器摧毁美国设在欧洲的反导防御设施,意义何在?而使用战略核力量或者战役战术核武器会简单、便宜,可靠得多。


解决途径



尽管该问题比较复杂,但它仍是可以解决的。显然,各方需要存有诚意、善于责成政府有关部门展开有效的谈判。



俄罗斯总统普京于2007 年夏季的提议原本可以成为反导类条约的基础。其内容是:使用位于阿塞拜疆加巴拉的预警雷达站,以发现和跟踪南部方向的导弹发射(射线方向经过某些修正后,可观测到的范围除伊朗外,还包括伊拉克、沙特、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印度),以替代美国导弹防御系统计划的实施。后来,普京又建议让位于阿尔马维尔的“沃罗涅日”雷达站也加入进来,并在布鲁塞尔设立类似的中心,赋予该体系多边特征,同时涵盖北约。



与此同时,伊朗目前并没有能够威胁欧洲的中程导弹,更不必说射程直抵美国的洲际导弹了。在此背景下,美国或是北约在欧洲单方面部署导弹防御系统的任何行为,难免会被莫斯科视为针对俄罗斯核遏制力量的计划开始实施。



然而,部署导弹防御系统,哪怕是不大的系统,都是耗时数年的漫长进程。一旦伊朗拥有了远程导弹,再开始动手兴建未免太迟。这便是当前反导危机的矛盾因素所在。这一矛盾可以通过如下方法解决:



美国如果不将导弹防御系统视为反对俄罗斯的武器系统、对莫斯科进行政治挑衅的工具,就没有必要明确规定在捷克和波兰建成军事基地的具体时间。



最开始不妨签署相关协议,即俄美联合使用加巴拉雷达站,重新启用莫斯科的导弹发射数据交换中心并改变其职能,即接收并加工来自加巴拉雷达站的情报(还可以加上阿尔马维尔雷达站)。与此同时,可以与美国进行谈判,建议将它的反导雷达运输和组装计划从夸贾林礁岛移至捷克,但必须让它与莫斯科的数据交换中心联网。如果布鲁塞尔的中心建成后,再与那里联网。届时,莫斯科将获得保证,即这些设施不会用于监测俄罗斯导弹,俄罗斯将跟美国一样,获得来自该雷达站的所有信息。至于进攻装备,也可以达成妥协:只要伊朗确实没有进行中程和洲际导弹试射,它就不会被部署到波兰。



唯有这样,俄罗斯才会相信,导弹防御系统针对的不是它,并同时获得利用现有影响力、延缓甚至中止伊朗核计划的极大动力。如此一来,在欧洲部署导弹防御系统的计划就可能推迟或是完全废弃。



妨碍这一解决方案的“暗礁”可能体现在如下方面:苏联在上世纪80年代末轻信了北约国家领导人不东扩的口头承诺,莫斯科对此错误耿耿于怀,未必会满足于反导问题方面的“君子协定”。莫斯科肯定会要求签署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件,华盛顿将对此敷衍应付,就如同对待普京的建议一样。因此,政治家和外交官需要开展大量斡旋,围绕这片“暗礁”寻求妥协。



要解开政治和战略矛盾的最复杂死结,需要的不是竞争,而是美国、俄罗斯和其他国家间的认真合作,通过或是驳回此类“一揽子方案”,将是一场针对各大国对待该问题态度的严肃性进行的公开检验。否则,莫斯科所提出的建设性建议只会沦为美俄军事战略对抗升级新阶段中的一张交换牌,而且效用只是昙花一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