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你我 2007征文][第一军团原创]一位山区小学女教师的真实事迹

她是一首瑶乡山区教育诗

——一位山区小学女教师的真实事迹


“你是一只矫健的紫燕,从山外剪裁一片片斑阑的春光,亮丽了大山的风景;你是一丛清雅的幽兰,在贫瘠的土地中郁郁葱葱地把热情的芬芳开满每一个荒凉的山沟;你是一道雨后的彩虹,洗亮了一双双浑浊的眼睛,在山里孩子的心中,绚丽着美好的向往。”

有人说,她是扎根山区的老黄牛;有人说,她是瑶乡教育的领头雁;有人说,她是走马学子的好母亲——她,就是尹丁玉,洛城县小垣瑶族镇走马苗圃希望小学校长,一名扎根山区、情系学子、默默奉献的山乡女教师。在漫长的岁月里,她以自己无私奉献的精神、以一颗慈母般的爱心、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谱写了一首瑶乡山区教育诗。


扎根山区的老黄牛


到过走马的人都知道,这里地处湘粤边界,是有名的瑶乡——小垣瑶族镇最边远的村,距离镇政府二十余公里,自然环境恶劣,交通极其不便。这里陡峭如削的山崖、崎岖险恶的山路,曾令许多教师望而生畏、闻风而逃,但这里却成了尹丁玉的家。

1977年9月1日,年仅19岁的尹丁玉参加了教育工作,从家乡延寿背着行囊走进了走马,走进了大山。从此,她便把根深深地扎在了这里。尽管命运之神曾给了她数次离开大山的机会,但她依然选择了瑶乡,选择了走马,一干就是26年。

1987年秋,尹丁玉的堂兄为她在当地的矿山企业争取了一个招工指标,让她“农”转“非”。当时,她还是一名民办教师,每月5元钱的工资,生活极为艰苦。她的丈夫、孩子还在农村,家里种着2亩责任田,仅能养家糊口。而当时的矿山企业,工资是她当教师的数十倍。是去条件好、待遇好的企业,还是留在条件艰苦的走马?站在十字路口,何去何从?尹丁玉一连几个晚上失眠了。她并不是不向往更好的生活条件,她并不是不希望有更高的待遇,她又何尝不想“农”转“非”?一时间,尹丁玉要去矿山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山村。乡亲们既为她高兴,又有几分无奈:她走了,谁来教孩子们?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尹丁玉留在了走马,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她听说她走后学校再也请不到老师,孩子们离不开她。1993年秋,学区领导找她谈话,请她到中心小学任教,尹丁玉还是没有走。有人说她是“傻瓜”,她却淡淡一笑,说:“走马还很贫穷落后,孩子们需要我,我理当为走马的教育尽心尽力。”朴实的话语透露出一名乡村女教师、一名普通共产党员对教育事业的无限忠诚。

也许,人生有许多要义,除了事业,还有家庭;除了奉献,还有索取。人们怎么取舍,决定于一个的人生观、价值观和道德情操。尹丁玉是如何取舍的呢?

1983年,为了把全部精力集中到教育教学工作上,她把未满周岁的孩子寄托在离自己20多里远的父母家里,直到孩子7周岁才接回自己的身边。

1991年6月2 9日,这是一个令她丈夫记忆深刻的日子。那天,她丈夫发高烧,卧床不起,她草草安置了一下就到学校上课去了。当她上完一天的课赶回家时,才想起忘了去叫医生。而此时,熬了一天的丈夫早已饥病交加、不省人事,派人连夜送到医院才勉遭一劫。医生拿着体温计,严厉地对她说:“41度,你这个妻子是怎么当的?”她的心碎了:她又何尝不想留在丈夫身边,可再过两天就要期末考试了,她放不下几十位学生啊!第二天,她又早早地赶到了学校,尽管身后的丈夫满口怨言……

1993年下学期,尹老师不慎摔伤了右脚,脚肿得像面包,但她不顾医生的劝告,坚持要去上课。走不动,就跳!用手撑着墙壁,一跳,两跳……每跳一级楼梯,她就钻心地痛一次,二十级楼梯跳了十多分钟。当她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跳进教室时,三十多双眼睛惊奇地看着她,同学们简直不敢相信。她被同学们看得不好意思了,笑着说:“对不起,我迟到了……”全班掌声雷动,几个同学几乎同时拿出自己的凳子给尹老师,大家眼里都闪烁着点点泪光……

2003年下学期,在广东打工的女儿患急性阑尾炎在医院动手术,求她请假去照料四五天,可当她想到要耽误学生一周的学习时,她给女儿回了电话:“妈妈对不起你,你出钱请个人吧,我不能离开工作岗位!”

的确,作为一名教师,尹老师非常优秀,可她是一个女人、一个妻子、一个母亲啊!谁不想品尝家的甜蜜,爱的温馨?谁不想照顾好自己的子女?谁不想穿红戴绿,显显女儿娇姿?然而为了神圣的事业,她舍却了许多,甘愿做一头扎根山区、无私奉献的老黄牛。


瑶乡教育的领头雁


今天,当我们走进山乡,看到宽敞明亮的教学楼,整洁舒适的校园环境,规范科学的教学管理,扎实从教的教师队伍,我们再也难以想起走马小学16年前的情景:几间由旧祠堂改成的教室,四面透风,破败不堪,5个班只有3名教师……这16年间的酸甜苦辣,只有她心里明白。

1987年秋季,尹丁玉被上级任命为走马小学校长,从那一刻起,这里的一桌一椅、一草一木便倾注了她的心血。可以说,没有她,走马教育就没有今日的成绩与辉煌,她是瑶乡教育当之无愧的领头雁。

为了改善学校的办学条件,尹校长费尽了心思,她做梦都想让孩子们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学习。为了争取资金,她不知走了多少山路,到镇政府、到县团委,可一次次无功而返。到了1995年,她再也等不下去了,因为老校舍已经摇摇欲坠,她时刻担心坐在里面的几十个孩子啊!她毅然拿起了锄头,带领全校师生,利用课余时间清理起准备建新校舍的宅基地来。手起了泡,找块布一包,她又接着干。村里的干部看到了,自觉地加入了清理的队伍,学生家长来了,乡亲们也来了。当香港苗圃行动的同胞走进大山,看到尹校长带领大家一手一锄清理好的宅基地时,他们的心震撼了,欣然决定资助该校建新的教学楼。

615平方米的教学楼建好后,尹校长又多方奔波,争取扶贫工作队等单位为学校兴建了厨房、厕所、围墙、校门、水泥球场等设施。几年间,她又带领师生到山上采集树种,在校内种植了银杏树14株,黄桅子6000余株,使学校面貌焕然一新。

学校建好了,可她也病倒了。她患上双肾结石,经常疼得不省人事。虽然病得厉害,但她却从未因病休息过一天,从未因病缺过一节课。学校的老师都说:“尹校长太辛苦了。”她的丈夫更是心疼:“你不要命了!”教师们为之感动不已,纷纷抢挑重担。

在尹校长的带动下,走马小学形成了一支安心乐教的教师队伍,全校上下齐心协力抓教学与管理,取得了喜人的成绩。该校1990年至今,学校教学质量检测成绩稳居全镇前两名,连续十年被评为全镇德育工作先进学校、文明学校,走马成了小垣小学教育的旗帜。2003年上学期,该校被评为“市规范化普通初级小学”。同年八月,香港苗圃行动同胞在对该校回访时,对该校的管理赞叹不已,在全县回访总结会上,他们给了走马一个最好的评价:“看过这么多的苗圃希望小学,走马小学的管理是最好的!”


走马学子的好母亲


1987年下学期,开学已经三天了,还有四名同学未来上学,尹校长心急如焚。下午上课时,她发现教室窗外闪过一个身影,那是她熟悉的钟明华,她匆匆交待了一下学习任务,便追出了教室。

在操场上,她叫住了钟明华:“你怎么不进教室呢?”

小华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怎么啦?告诉老师,有什么问题我帮你解决!”

“我爸爸说家里没钱交学费,叫我不要念书了。老师,我要读书!我想来上学……”小华哇地一声哭了。

“你来上学吧,你的学费老师替你出!”尹丁玉坚决地说。

这句话,她已不知说了多少遍。不管是当5元钱一个月的民办教师,还是几百元钱的公办教师,为了不使孩子们辍学,她早已记不清自己垫付过多少学费了。

当天下午放学后,她又匆匆赶往走马最边远的自然村——砍刀垅村,那里还有三兄妹没有来报到。当她走了十几里山路,来到陈华兵、陈小云、陈小兵三兄妹家时,早已暮色苍茫。在了解到是由于经济困难,父母决定不送他们上学时,她又一次重复了那一句不知说了多少遍的话:“你们去上学,学费老师替你们出。”第二天一大早,她便把三兄妹带到了学校。

十多年来,走马小学从未有过一个学生因交不起学费而辍学,但这背后她却默默地忍受了家人一次次地埋怨:“哪有你这样工作的,工资不拿回家,还从家里拿钱替人垫学费!”尽管如此,可当她一看孩子们欢欢喜喜地上学时,便把一切抛在了脑后,她总是说:“让学生快快乐乐地学习是我最大的心愿。”

为了让每个孩子都快乐地成长,尹校长心里一直把学生当作自己的孩子。1991年,她接手的二年级班上,有个叫陈伟的学生让前一任老师头疼不已。他从来不写作业,课堂上调皮捣蛋,考试不是一两分就是零分。在通过家访了解到陈伟从小失去了母亲,父亲又长期在外的情况后,她毅然承担起了当母亲的责任:为陈伟洗补衣服,为他缝了新书包,为他理发修指甲,感动得小家伙眼泪直掉。从此,陈伟突飞猛进,像换了个人似的,成了一个人人夸奖的好学生。由于学习用功,加上营养不良,小伟病倒了。尹老师在他病床前细心照顾,还特意托人从县城为他买来他爱吃的苹果,削成一块块喂给他吃。吃着苹果,小伟泪流满面,一头扑进尹老师的怀里大声喊道:“尹老师,您就是我的妈妈!”如今,在外工作的陈伟常常在给尹老师的信中写道:“尊敬的尹老师,亲爱的妈妈,如果没有您,就没有我的今天!”

尹老师对学生的关爱,走马村人尽皆知。二十多年来,每逢刮风下雨,学生淋湿了衣服,尹老师总是烧一盆炭火,帮学生把衣服烘干;二十多年来,为了不使山高路远的学生吃冷饭,她不计报酬地每天义务为学生热饭;二十多年来,她不知送过多少生病的学生,为学生买过多少药。走马村的家长总是说:“孩子们到了学校,我们一百个放心,因为在学校里,尹校长就是孩子们的母亲!”


“但愿鲜花融热土,何妨热汗洒春泥。”

尹丁玉忠诚党的教育事业,数十年如一日地扎根山区,无怨无悔地默默奉献,她真像一首诗,一首瑶乡山区教育诗!


本文内容于 2007-12-4 21:54:55 被heyangrong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