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的生活

1989年冬天的一个早上,在燕北某部医院当卫生员的高霞被一阵争吵声惊醒,她急忙跑出值班室,赵医生正和昨晚刚刚住进来的那个军士长在争吵着什么。


军士长叫陈志林,是师汽车连的司务长。一次因工作累倒住院,和高霞结下了不解之缘。高霞被陈志林高度的责任心深深打动了,而陈志林也暗暗记下了这个白衣天使。医院特意安排高霞专门护理陈志林,在交谈中,两人才知道,原来都来自包头,地域的关系再一次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1990年11月,高霞恋恋不舍地离开部队,回到了包头。千山万水并没有阻断两个人的情,在以后的日子里,两人飞鸿传书,互寄思念与勉励。


1993年,这对新人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没有隆重的婚礼,没有一件像样的嫁妆。新婚的晚上,面对只有一张小床的空房子,陈志林这个堂堂汉子流下了泪水,温柔的妻子一边擦去丈夫的泪水,一边劝说着:“志林,相信我们一切都会好起来!”


1999年他们有了自己的爱情结晶———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儿子。这年秋天的一个夜里,两个孩子同时发高烧,在孩子们住院的半个多月里,高霞和母亲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后来陈志林从岳母那儿得知:那段时间,高霞像变了个人,整个瘦了一圈,几缕银丝也悄悄爬上额头。


转眼,孩子会爬了。一天中午,高霞正做着饭,听见孩子的哭声。她冲进了卧室,鲜血正顺着小陈超稚嫩的脸颊往下流。高霞抱起两个孩子发疯似的向医院跑,等医生包扎好后,高霞才想起厨房里还煮着面条,又抱起孩子往回跑。面条从锅里溢出来浇灭了蜂窝煤,屋子里弥漫着面条的煳味和煤气味,坚韧的高霞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泪水,懂事的两个小家伙,一眼不眨地看着妈妈,每人为妈妈擦去一行泪水。


1999年年底,陈志林探亲回家,满心欢喜的他看到陈超稚嫩小脸上的伤疤,在部队受过多少苦、流过多少汗都没有掉过一滴泪的钢铁男儿,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泪水,第一次产生了转业的念头,他实在不忍心看到年轻的妻子由于操劳过度而银丝缕缕、面容憔悴,不愿看到两个孩子在学说话、学走路的关键时期被背包绳拴着。


“我当初嫁给你就是因为你有事业心,有上进心,有责任心,我虽然不能站在第一线,但我要做你最强有力的后方。”妻子朴实的语言再一次打动了陈志林。休假的二十多天,陈志林每天天不亮就起来打奶、买菜,白天洗衣、做饭,带着孩子接送妻子,晚上起来喂奶、把尿。妻子的脸色开始变得红润,父子间也有了感情,假期结束了。当陈志林提包要走的时候,出现了令人感动的一幕:一个孩子抱着陈志林一条腿哭着,虽然不会说话,但在场的人都懂,那是两个孩子不想让爸爸走啊,妻子的眼睛也湿润了,最后还是妻子帮陈志林掰开两个孩子的小手,将孩子揽在怀里。强忍着泪水走出房门的陈志林,听着妻子的哽咽声和孩子的哭声,心都要碎了。


2000年,为了使丈夫安心服役,高霞毅然放弃了称心的工作。随军后她一直待业在家,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丈夫和两个孩子身上,她说:“我出生在军人家庭,虽说不能一辈子当军人,就嫁给军人,还要再为军队培养两个军人,这辈子我姓定‘军’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