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水面战斗:科罗内尔海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14年11月1日凌晨,一艘德国商船向施佩发出信号说“格拉斯哥”号已经在科罗内尔南部水域停泊了。德军指挥官迅速驶向这一水域。与此同时,克拉多克的舰队主力听到了强大的无线电信号后也正在北上搜寻“莱比锡”号。与“格拉斯哥”号会合后,克拉多克并没有考虑有必要等待速度缓慢的“卡诺珀斯”号。


下午4点刚过,两军都处在对方视野之内了。两军指挥官都吃惊地发现对方不只是1艘巡洋舰。“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瑟瑙”号开始准备战斗。它们比自已的主要对手“古德霍普”号和“蒙茅斯”号有着绝对的优势。英国人的这两艘军舰上只有“古德霍普”号上的2门9.2英寸口径火炮能与德国人的2艘装甲巡洋舰上的16门8.2英寸口径火炮相提并论。德国的水手们在一起服役已经3年了,以他们出色的射击技术著称。“沙恩霍斯特”号曾赢得1913年的“战斗演习杯”,在1914年的竞赛中仅次于“格奈瑟瑙”号,居第二位。另一点也很重要,那就是德国人拥有一种指挥仪系统,英国巡洋舰上却还没有。


下午6时过后克拉多克试图穿过德国人的队伍。失败后他开始向南行驶,在德国人的西面与之平行。施佩因为夕阳耀眼便停止炮火射击,拉开距离。但是就在太阳刚刚落下,最后一抹余辉映照出英国巡洋舰的轮廓时,他马上前进,在11,370码的距离上开火。5分钟之内占优势的德军炮火就决定性地击中了目标,摧毁了“古德霍普”号的前炮塔和司令塔。强劲的东南风掀起巨涛拍打着所有军舰的左舷舰首,对英国军舰射击干扰比对德国的大。6:50,“蒙茅斯”号蹒跚南行,退出了战线,舰体内火焰冲天,不一会儿它的火炮就都哑了。7:26,2艘德国前卫巡洋舰停止了炮击。一阵暴风雨挡住了他们的视线,他们不知道克拉多克的旗舰“古德霍普”号的命运如何。“古德霍普”号大约被“沙恩霍斯特”号击中了30发炮弹,因一个弹药舱爆炸而彻底被毁。


杀红了眼的施佩指挥自己的舰队去寻找和歼灭英国军舰。在越来越浓的夜色里高速前进的“莱比锡”号实际上正好从“古德霍普”号的残骸右侧通过,但却没有发觉。将近夜里9点时,“纽伦堡”号追上并摧毁了跛行的“蒙茅斯”号。这时“奥特朗托”号和速度很快的“格拉斯哥”号向西逃去。


德国人在战略上并没有赢到什么。不久秘鲁和智利的硝酸盐、铜和锡的船运就停止了,但拉普拉塔河的贸易还在继续,贸易量不减。从另一方面讲,德国人显然赢得了一场战术上的胜利。消灭了2艘英国巡洋舰和舰上士兵,而施佩的舰队只被无足轻重地命中6发,只有2个人受伤。德国将军以其优势兵力采用了狡猾的计谋,还巧妙地利用了位置、光线、大风和海浪。克拉多克虽然战败了,但也减少了德国人继续取胜的机会,因为施莱的分舰队把8.2英寸口径大炮的弹药消耗了42%,而在这一地区又根本得不到补充。


英国海军部一收到科罗内尔海战的坏消息,马上决定不再把战列巡洋舰增援部队只用于本土附近水域了。科罗内尔海战前两天,刚刚被丘吉尔重新任命为海军部第一次官的费希尔勋爵命令海军中将多夫顿·斯特迪勋爵率快速战列巡洋舰“无敌”号和“坚强”号以最快的速度驶往福克兰群岛,英国情报部门估计施佩会在那里重新出现。同时为了支撑福克兰群岛的防卫力量,老“卡诺珀斯”号在斯坦利港轻轻搁浅,以保卫锚地。斯特迪的舰队于12月7日到达,与已经在那儿的6艘英国巡洋舰会合。


施佩已经缓慢地绕过南美洲的南端,又花了3天时间从他缴获的一艘加拿大帆船上加煤。他损失的时间再也挽不回来了。12月6日上午他召集舰长们开会。舰长们建议进攻斯坦利港以便摧毁那儿的无线电电台,俘虏英国总督,缴获那儿的库存煤。施佩接受了这一建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