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水面战斗:多格滩海战

这时北海内的伏击和反伏击战还在继续。1914年12月,德国战列巡洋舰炮击了约克郡海岸。第二年1月,贝蒂的战列巡洋舰想寻找报复的机会,在黑尔戈兰湾以西搜索了一圈但毫无结果。由于贝蒂的出击和英国人在北海中被称为多格滩的一带浅水区的行动,英格诺尔上将于1月23日命令弗朗茨·冯·希珀中将启航。


希珀的兵力是3艘战列巡洋舰和1艘装甲巡洋舰,并且有6艘轻型巡洋舰和20多艘驱逐舰的支援。他受领的命令是24日凌晨对多格滩一带进行侦察,截击和摧毁这一区域的任何英国侦察军舰。德国人的这个计划是黑尔戈兰湾海战中英国作战计划的简单翻版。英国人的计划是:集结优势兵力突然袭击敌人的轻型军舰。


然而德国人却不知道英国人已经取得了一种秘密优势,这几乎成了德国人必然要被突袭的预兆。俄国人在波罗的海打捞起1艘沉没的德国轻型巡洋舰残骸。一名潜水员在残骸旁边的浅水处发现了一本情况紧急时抛弃的密码本。密码本浸了水,但还能看得清,里面有北海的德国军用方格坐标。俄国人把这无价的发现交给了英国海军部。由于德国人从不对密码做大的改动,所以英国海军通常总能预先知道公海舰队的行动。英国东部海岸从苏格兰到多佛尔海峡一带分布的无线电测向台截获了德国人水面和水下的大部分电报,确定出发报位置后把电文报到海军部破译和为可能的行动提供情报。英国无线电情报系统正是这样截获和破译了要希珀出航的命令。


1月23日下午,就在希珀驶离亚德湾后15分钟,贝蒂也率领着5艘战列巡洋舰和平常相随的侦察用轻型巡洋舰和驱逐舰离开了福斯湾。14日上午,微风从东北方向吹来,海面平静,能见度很好。这时贝蒂进入了截击位置,只稍微提前了一点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几分钟后,希珀的舰队按计划准时从东南方向驶来。德国人认出了英国战列巡洋舰的三柱形桅杆后迅速掉头向基地疾驶。最前面的是希珀的旗舰“赛德利茨”号,最后面的是速度较慢的装甲巡洋舰“布吕歇尔”号。英国人马上开始追击。


快9点时,带领着英国舰队的贝蒂的旗舰“狮子”号不慌不忙地开始测距射击,不一会儿就击中了“布吕歇尔”号。高速的英国战列巡洋舰追得越来越近了,贝蒂发出信号:“攻击各自的指定目标。”由于有5舰英国军艘和4艘德国军舰,这道命令引起了一些混乱,有一艘德国军舰“莫尔特克”号没有受到任何英国军舰的攻击。不过“布吕歇尔”号因为在德军纵队的最后,又慢又暴露,所以它被命中的炮弹超过了它的“需要量”,很快就起火倾侧并掉队了。


正在撤退的德国战列巡洋舰这时集中向“狮子”号开火,想使它退出战斗。英国旗舰连续中了好几炮,速度慢了下来,开始倾侧,就要掉队了。这时贝蒂发出信号:“攻击敌后部。”他指的是还在开火的德军舰队的最后一艘战列巡洋舰。但是正在“新西兰”号上接替指挥英国舰队的阿奇博尔德·穆尔少将却以为贝蒂指的是原先在德军后部,现在不过是东北方一堆着火残骸的“布吕歇尔”号。穆尔执行了这道他认为非常明确的命令,带领整个舰队和英国轻型巡洋舰一起用暴风雨般的炮弹轰击“布吕歇尔”号。英国取得大捷的良机就这样丢失了。那艘老式的装甲巡洋舰在一场激烈的但毫无指望的战斗之后沉没了,而希珀的其他军舰却成功地逃走了。


英国报界把多格滩海战作为皇家海军的胜利而为之欢呼,但英国海军高级军官们得知具体详情之后普遍感到气愤。凯斯准将轻蔑地说:“还有那些被打败的军舰需要去击沉,而穆尔和那伙人的望远镜却都对准了可怜的、倍受折磨的‘布吕歇尔’号,这是这场战争中最不幸的一幕。”


军官们发表自己的观点,认为在这种情况下穆尔应当根据常理行事,而不应该毫无疑义地盲目执行。老费希尔勋爵吼道:“只要他身上有一丁点纳尔逊的气质他就会追下去,而不管什么信号!象纳尔逊在哥本哈根和圣文森特角那样!战争中的第一原则是不服从命令。任何傻瓜都会服从命令!”


贝蒂发狂了。他后来说:“那天的失望使我不堪回首。每个人都以为那是个大胜利,而实际上却是一场惨败。我原是打定主意要打沉全部4艘的。我们原是能够击沉4艘的。”


德国皇帝的火气一点也不比费希尔勋爵的小。英格诺尔当初没让战列巡洋舰做好准备,黑尔戈兰湾行动中没用得上,现在他又没能在多格滩海战中让战列舰去支援希珀。德国皇帝立即解除了英格诺尔公海舰队指挥官的职务,让海军上将胡戈·冯·波尔接替。他告诫波尔要比其前任谨慎些。波尔完全忠诚地遵从皇帝的旨意。采取了舰队绝对不活动的政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