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数百名武警抓捕涉黑团伙 公安部副部长带队

阳江“林国钦、许建强”


涉黑团伙覆灭


以许建强、林国钦为首的涉黑犯罪组织在阳江欺行霸市、垄断经营、抢劫勒索、开赌场、放高利贷、持枪伤人杀人,罪行罄竹难书


11月21日晚7时30分,数百名武警战士和公安特警冲入“海陆空四季火锅城”,将横行阳江近十年的这两名“黑老大”一举抓获


时下阳江社会秩序稳定,百姓生活如常;林、许一度经营的一些产业已“偃旗息鼓”,不复辉煌


警方一举摧毁阳江两个涉黑团伙


公安机关呼吁社会检举揭发该犯罪团伙的违法犯罪线索


本报讯 (记者王鹤、刘旦 通讯员公宣)广东省公安厅昨天向媒体通报:阳江市公安机关经缜密侦查,于11月21日晚7时30分,组织公安民警、武警官兵,对以许建强(绰号“锤头笠”)、林国钦(绰号“卤味钦”)为首的涉黑犯罪组织采取收网行动。




截至11月29日,公安机关共抓获该组织的首要分子及骨干成员共45名(均已被刑事拘留),缴获军用手枪和仿制手枪共8支、子弹14发,通过搜查该组织的窝点、藏匿罪证的场所、经营的公司,扣押了一批作案工具和书证物证。


通报说,公安部及省公安厅领导对此次抓捕行动高度重视,省公安厅、阳江市委主要领导专门研究部署收网行动的具体方案,公安部、省公安厅派出工作组督导收网行动和案件审理工作,确保了收网行动的成功和案件审理工作的顺利进行。经初步侦查,该涉黑犯罪团伙多年来在阳江市江城区等地为非作歹,称霸一方,涉嫌持枪杀人、伤害、敲诈勒索、非法拘禁、设立赌场、放高利贷、收取保护费等违法犯罪。并通过有组织的犯罪,垄断阳江市的水泥经销、河沙开采、煤气销售、鹅苗收购、海产品和农产品购销等市场以及客运、物流等行业,严重影响了当地经济秩序和社会治安稳定,群众反映强烈。


公安机关重拳出击,一举摧毁以许建强、林国钦两个涉黑犯罪团伙,阳江市广大群众拍手称快,公安部、省公安厅对阳江市公安机关打击黑恶犯罪的决心和能力给予了充分肯定。11月30日,公安部刑事侦查局专门发来贺电,对省公安厅、阳江市公安局开展打黑除恶收网行动成功表示祝贺,并对参战的公安民警、武警官兵表示慰问。目前,该案有关审理工作正在进行,公安机关希望广大群众积极检举揭发该犯罪团伙的违法犯罪线索,依法从严惩处犯罪分子。


阳江“11·21”


大案调查


文/图 本报记者王鹤、刘旦


11月底,地处粤西的阳江正经历着入冬以来的第一股冷空气,与此同时,一股暖流却正涌动在每一个具有正义感的阳江人心中。11月21日晚7时30分,数百名武警战士和公安特警冲入位于阳江市东风二路的“海陆空四季火锅城”,将横行阳江近十年的两名“黑老大”林国钦、许建强一举抓获。一时间,阳江坊间一片哗然,百姓无不拍手称快。


据称,带队执行这次保密级别极高任务的是公安部一位副部长,而这位副部长当时从广州带领数百名全副武装武警长途奔袭3个小时到这座城市的名义是“武装拉练”。这一说法已经得到公安部门权威人士的证实。连日来,本报记者数下阳江,对阳江“11·21”大案及以林国钦、许建强为首的涉黑团伙的种种罪行进行全范围调查,试图揭开这一横行阳江长达数年之久的犯罪团伙的“发家史”。

涉黑集团:


违法勾当罄竹难书


“‘黑社会’在阳江已经是一个半公开的秘密了”,家住阳江市东风三马路的陈瑾(化名)说,和香港电影古惑仔中的黑社会不同,阳江涉黑团体除酒店宾馆、娱乐场所以及一些地下产业外,甚至垄断控制了包括货运、客运、煤气、建筑、地产、海鲜、三禽等和市民生活息息相关的产业命脉。


“最能直接感受到他们垄断经营的就是煤气行业了”。陈瑾说,早在2003年,阳江的液化气价格涨到了86元一瓶,而附近周边地区的液化气价格才50多元。




代理商们都不敢从外地进气,因为一旦被发现,就会受到陌生人的打击报复。这种形式被行内称为“统买统卖”,即进货出货的渠道必须经过涉黑团伙,如果要从外地进货则需要按月缴纳一定的补偿费,如果既从外地进货又不缴纳补偿费,“不出一个月一定会遭到报复”。除此之外,涉黑集团还随意插手市内一些他们看上的项目,从房地产到资产收购。在建行阳江某支行工作的小陈(化名)说, 2003年,当时外号“锤头笠”的许建强看中了正在转让出售的阳江市农业机械厂以及周边的商铺,许建强通过“运作”将整块地和附近商铺一起收回,再转手出让给自己。


公安部门证实,涉黑集团的主要违法勾当有欺行霸市、垄断经营、抢劫勒索、开赌场、放高利贷、收数、持枪伤人杀人等等,罪行罄竹难书。


“发家”之路:


暴力要挟强买强卖


林国钦发家秘密


在阳江地区水泥代理商只能出售“春潭”或“三马”这两种牌子的水泥,而建筑商也只准在这两个牌子之间选择,如果购买或销售外地水泥,就意味着要给予林一定的补偿。


11月24日,“11·21”行动后的第三天,记者来到位于阳春市潭水镇马头山的春潭水泥厂,水泥厂外一片平静,只有几辆拉水泥和石头原料的车进出。路边一间士多的伙计向记者证实了水泥厂老板、外号“卤味钦”的林国钦落网的消息。事实上,林国钦在阳江的主要产业之一就是这间阳江地区最大的水泥厂,而他的发家之路也是由此开始。


这家公司网站上这样标榜:“广东春潭水泥有限公司拥有春潭、金同两个生产基地,年生产能力达100万吨,市场占有率在阳江地区达八成以上,成为粤西地区规模最大的水泥生产企业。”正是这家有着深厚“背景”的企业,在当地甚至据说“直接解决了800多名下岗职工的就业问题”。


“春潭水泥”网站还说,“春潭水泥”近年来在国家重点工程的招投标中屡屡中标。2005年“春潭水泥”荣获“广东省著名商标”,在全省水泥行业里“独此一家”。网站甚至认为, “春潭水泥”“为阳春的经济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


据知情人士透露,林国钦从垄断水泥行业发家后,随后拓展到建筑行业内的钢材、沙场行业以及房地产、宾馆、娱乐等行业。2000年前后,他以2500万元的价格在阳春市首次收购了一间年产20万吨的大型国有水泥厂,随后又以低价收购了春潭水泥厂,在整个阳江地区水泥行业间占据了80%的市场份额,形成垄断之势。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建筑承包商向记者介绍了林国钦的垄断秘密:在阳江地区水泥代理商只能出售“春潭”或“三马”这两种牌子的水泥,而建筑商也只准在这两个牌子之间选择,如果购买或销售外地水泥,就意味着要给予林一定的补偿,否则林就会让手下的马仔来捣乱、甚至威胁人身安全、破坏工程进度。


许建强发家秘密


以暴力为主要手段,胁迫鸡农向其以低于市场价出售鸡只,不得出售给他人; 而另一方面则要挟鸡贩以高于市场价向其收购鸡只, 不得向他人收购。


2007年1月8日,农历新年前夕,阳东县却没有丝毫节日的气氛,为抗议“锤头笠”统买统卖生鸡,阳江鸡贩全面罢市。一名鸡贩私下告诉记者说,所谓“统买统卖”就是以暴力为主要手段,胁迫鸡农向其以低于市场价出售鸡只,不得出售给他人; 而另一方面则要挟鸡贩以高于市场价向其收购鸡只, 不得向他人收购。这个手段就是“11·21”另一名被捕的黑老大“锤头笠”许建强的发家秘密。


本报记者来到位于阳江市环市路上的某海鲜批发市场,而这家海鲜档正是“锤头笠”许建强的发家地之一。虽然产业不同,但是许所使用的手段与发迹过程却与林国钦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其手段主要是通过对其他经营者的暴力打压而垄断市场,进而低价进货,高价转手。据阳江官方统计,阳江市2004年全年渔业总产值为42.4亿元,水产品总量为86.4万吨,每吨平均价为4900元。“这么大的市场如果没黑关系的普通鱼贩根本没法插足”。海产经销商苏伯说,在阳江,不仅新鲜海产品价格受控制,甚至连近海养殖的海产品也受控制,只要你想在阳江打鱼,就不得不忍受黑贩子长期低于正常价格的收购价。垄断海鲜业后,许还将黑手伸向了三禽业,甚至客运、货运和房地产业。

涉黑头头:


竟是人大代表


随着资产的扩大和势力的日益膨胀,林国钦成了阳春市政协委员,再后来便拥有了阳江市人大代表、阳江市民营企业家协会副会长、阳江市旅游协会副会长、阳春市工商联合会副会长、阳春市政协常委等一系列社会头衔。





随着垄断经营和不断用暴力打击竞争对手,两人的资产迅速扩大,同时在光鲜的外衣下进行着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抢劫勒索、开赌场、放高利贷、收数、持枪伤人杀人等无恶不作。


“如果稍有不从就会换来一顿暴打。”阳江市区居民小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2000年,他花了100万元买了一辆新的旅游大巴开始搞起了从广州到阳江的客运业务。“一开始生意做得红红火火”,但好景不长,随着阳江市二汽公司被涉黑集团控制,多个客运业务被“强制”收回。“没过多久就有马仔来和我‘讲数’”,小刘说,他被要求以50万元的价格转手其大巴,并不得再经营该条线路。小刘一开始拒绝了他们的要求,但是换来的却是车窗莫名被砸、乘客和司机离奇被打的经历。“那些马仔甚至放出话来,如果不交出线路,就要玩死我”,在万般无奈之下,小刘将车低价出售,从此离开客运业务。


随着资产的扩大和势力的日益膨胀,林国钦后来成了阳春市政协委员,同时拥有“广东春潭水泥有限公司总经理”、“阳江市信诚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阳江市信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阳江大金湾酒店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诸多企业头衔;再后来便拥有了阳江市人大代表、阳江市民营企业家协会副会长、阳江市旅游协会副会长、阳春市工商联合会副会长、阳春市政协常委等一系列社会头衔。


而“锤头笠”许建强也成为当地享誉一时的大亨。“能量很大”是当地人普遍对其的评价。


但是,两人的涉黑行径引起了当地民众的强烈反弹。2005年5月,有“黑”背景的一帮人到阳东海产区“寿长”(位于大沟镇)企图垄断压制海产品收购价格,受到大批村民抵制,村民自发举起写着“把‘黑社会’赶出阳东” 标语的大横幅拦住来往公路。而当地市民反映最多的还是关于煤气价格的垄断。有当地网友在网上宣称——“阳江人收入比广州、深圳低,但是却要承受比其更高的生活成本”。


对于两人的恶劣行径最终如何引起了重视,坊间流传了多种说法。有两种是:林、许二人在2004年筹建的阳江核电站和2005年开始建设的阳东某大型地产项目的建设上设置重重障碍,希望能够插手其中,但是由于核电站的水泥标准要求很高,春潭水泥厂无法满足其需要。彼此的纷争引起关注。另一种说法则是,两人的涉黑行径越来越猖獗,垄断了阳江大部分关系民生的产业,并肆意使用暴力,引起当地百姓的强烈反弹,今年1月阳江鸡贩大罢工经媒体报道后,社会影响广泛。


广东武警:


“拉练”中秘密出击


2007年11月21日晚7时30分,随着一声“不许动!”数百名身着绿色迷彩服的武警战士和穿蓝色警服的特警冲入位于阳江市东风二路的“海陆空四季火锅城”,并迅速控制了楼内秩序,随后抓捕工作开始有条不紊地进行。现在可以确认的是,公安机关获得线报,当晚“锤头笠”许建强的得力手下举办新居入伙酒席,200多名涉黑团伙成员一一到场“恭贺”,其中包括“卤味钦”林国钦。随后即由公安部一名副部长从广州带领数百名武警和公安民警直奔阳江,将正在“海陆空四季火锅城”举行宴会的涉黑团伙主要成员一举抓获。


有消息透露,执行此次抓捕任务的是广东武警总队某部,为了保密,事前只是告知去茂名附近拉练,途经阳江,行动前两小时才公布具体行动方案。


“警方显然是有备而来,对各人样貌情况了如指掌”,据了解,当晚还有在“海陆空四季火锅城”参加婚宴的一群与案件无关的群众,在接受必要的询问后放行。据目击者说,当时被抓的还有阳江地区第一家日本某著名汽车品牌4S店的老板,锤头笠的妹夫黄某,警方在盘查时,让其交代资产情况,黄某谎称只有一辆汽车,但办案民警迅速纠正了他的说法,并报上了其另一辆车辆的型号和行踪。林、许落网后,警方又在阳江市多个目标地点实行了同步抓捕。


昨天晚上7时许,本报记者再次来到阳江市信诚珠宝玉器金行,楼内已经人去楼空,大门紧闭。而旁边的“信城典当行”也大门紧闭,一名路过的市民对记者说,“老板被抓了,店关门了”。


尽管林、许两人的落网在阳江一度掀起轩然大波,但时下的阳江社会秩序稳定,百姓生活如常。昨晚,记者在阳江市区巡城,但见街道亮堂,车水马龙,店铺营业如常,而林、许一度经营的一些产业已“偃旗息鼓”,不复辉煌了。


阳江落网


“黑老大”


许建强(绰号“锤头笠”)


林国钦(绰号“卤味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