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中地中海战场以外的意大利海军

由于地缘的关系,地中海一直是意大利海军活动的主要海域,二战中的意大利皇家海军(Regia Marina Italiana)在这片不算太大的战场同盟军(主要是英国皇家海军)进行了三年的浴血奋战,虽然装备有诸多缺陷,如没有雷达,缺乏夜战训练,没有海空协同,及最要命的缺乏燃料,但意海军人员还是表现出了英勇的战斗精神。对于地中海主战场,已经有不少的介绍和论述(虽然与其他主要交战国相比还是较少),但在那些遥远的海域,意大利海军的活动就鲜为人知了,本系列将分别介绍在黑海,红海,大西洋,拉多加湖的意大利海军作战情况。

意大利海军在黑海

1942年3月末,随着德军在克里米亚的攻势,对防御坚固的塞瓦斯托波尔要塞的进攻不可避免,德军统帅部认为必须要有足够的小型快速舰艇及袖珍潜艇来保护克里米亚半岛南岸以及亚速海内的海上运输线。因为德军无法提供足够的手段完成这样的任务(虽然42年初春德军曾取道多瑙河向黑海部署了少量快速攻击艇和近岸潜艇),雷德尔海军上将向意大利海军要求协助,向这片遥远的海域(另外还有在北方的拉多加湖)派遣一支由MAS(反潜摩托艇,一种有一定反潜武器的小型鱼雷艇),袖珍潜艇和摩托爆破艇组成的混合小舰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黑海克里米亚地区地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M.A.S. (Motoscafi Armati Siluranti - Motoscafi Anti Sommergibili)武装鱼雷摩托艇--反潜摩托艇,排水量20--30吨,汽油机为动力,航速45节,装备两枚450毫米鱼雷,6---10枚反潜深弹,一门20毫米防空机炮, 上图为MAS558。

文中提到的各艇为MAS566型,排水量29.4吨,43节,13名艇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摩托爆破艇(MTM),绰号“小平底船”,单人驾驶的准“自杀”艇,排水量一吨多,

速度可达30多节,装300公斤以上炸药或水雷,

艇员在距目标100米处跳离,无人艇以高速冲向敌舰。

这只小型舰队将被用来对抗实力强大的苏联红海军黑海舰队,后者包括一艘战列舰“巴黎公社”号(Pariskaja Kommuna),四艘重巡洋舰(包括“莫洛托夫”号,战前由意大利设计),十艘驱逐舰(包括一些大型的如“哈尔科夫”级),一艘驱逐领舰“塔什干”号,二十九艘中,小型潜艇,以及数量众多的巡逻和运输船艇。

意大利轻型舰艇在地中海的出色表现给雷德尔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认为他们同样在黑海会有很大的贡献(对意大利舰队的第一次正式邀请是在1942年1月14日德军将在南乌克兰进行重大攻势前由雷德尔发出的)。其次,应该指出的是在德意合作期间(1940—1943年),这是唯一一次德军特别主动要求意大利介入,因为“意大利海军在轻型水面舰艇和水下鱼雷技术方面比我们更有优势”(雷德尔语)。为了报答德国派遣大量U艇在地中海对付英国海军,意大利人努力不使盟友失望,海军上将里卡尔迪(Riccardi)立即命令派遣4艘MAS艇(排水量24吨),6艘CB级袖珍潜艇(35吨),5艘鱼雷摩托艇和5艘摩托爆破艇。

这三个单位被编成第101中队,并组成Moccagatta运输队。这支攻击舰队由海军中校弗朗切斯科.明贝利(C.F. Francesco Mimbelli)指挥。然而最大的问题是如何把装备运到黑海,实际上唯一可行的是通过陆路,因为有关达达尼尔海峡的国际公约禁止所有军用船只的通行。在解决这个棘手问题时,海军显示了其能力和想象力:使用一支由28辆车,3辆拖拉机和9辆卡车组成的特殊运输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海军中校弗朗切斯科.明贝利,意大利现役的一艘导弹驱逐舰D561即以他的名字命名。

在克服了无数的障碍和困难后(有时,司机和士兵们不得不拆开再重装装备以使大型装备能顺利通过),运输队终于到达维也纳,将船只放入多瑙河,并于5月2日抵达罗马尼亚康斯坦察港。从这儿,意大利舰队又迅速平安地转至苏联的雅尔塔,他们的首个基地。

当他们抵达这个克里米亚半岛南岸的港口后几天,意大利舰队已准备打击在塞瓦斯托波尔要塞,刻赤海峡,诺沃罗西斯克和图阿普谢基地间的众多的苏军作战和运输舰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陆上运输途中

从1942年5月到1943年5月,意大利海军进行了大量出色的行动,击沉数艘敌舰船,赢得了德国盟友乃至对手苏联人的尊重。1942年6月11日和13日,MAS艇用鱼雷击沉了一艘5000吨的汽船,并击伤一艘10000吨的运兵船,后者被德国Ju87击沉。由于安全和战术原因,意大利舰队分驻雅尔塔和费奥多西亚(Feodosia),要对付苏联在这一地区的700多架战斗机,轰炸机和侦察机的猛烈进攻。意大利人无法指望有效的空中防御,因为德军正在猛攻塞瓦斯托波尔要塞和巴拉克列亚(Balaklaya),随后又在马里乌波尔(Mariupol),罗斯托夫和克拉斯诺达尔前线激战,因此意大利的MAS艇和袖珍潜艇损失严重。

6月13日,一群苏联雅克和伊柳辛战斗轰炸机在六艘鱼雷艇的配合下,击毁了法罗尔菲中尉(S.T.V. Farolfi)指挥的潜艇(CB5,意大利在黑海损失的唯一潜艇,另有一说为苏鱼雷艇击沉)。这次损失马上被两次胜利所弥补:在15日和18日的夜间行动中,袖珍潜艇CB3和CB2在水面状态用鱼雷击沉了苏联潜艇S32(1070吨)和SHCH306(705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与被击沉的与苏联S32同级(Stalinets class)的S56号潜艇

18日是意大利MAS艇胜利的一天,也是血腥的一天。意大利的两个单位攻击了一支开往塞瓦斯托波尔的满载士兵并由6艘炮艇护卫的大规模的机动驳船队,在战斗中MAS571艇长比萨尼奥中尉(S.T.V. Bisagno)在击沉一艘苏联运兵船后,重伤阵亡。

在6月底到7月初期间,意大利舰艇同德国和罗马尼亚海军一起参加了夺取塞瓦斯托波尔和巴拉克列亚的战斗。在行动中,萨尔瓦托雷.托达罗少校(C.C. Salvatore Todaro)指挥部下持续不断地攻击大量撤退专业人员,政府官员和高级军官的苏联水面舰艇和潜艇,在从5月持续到7月的激战中,4艘MAS艇完成了65次任务,而摩托艇和袖珍潜艇分别完成了56次和24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黑海港口的MAS572

作为意大利舰艇和人员的勇敢和优异表现的证明,德国海军的南方集群司令舒斯特尔海军上将通过一次官方的电台广播向里卡尔迪上将祝贺在明贝利中校指挥下的意大利艇员表现出的战斗精神。

随着德国南方集团军群的东进,意大利在黑海的舰队也将支援基地东移,稳定了在费奥多西亚和伊万.巴巴(Iwan Baba)的后勤补给。在8月,为了配合向亚速海东岸运输兵员武器和给养的德海军的机动驳船和驳船队,意大利的MAS艇出动攻击正在进行游猎的苏联鱼雷艇和炮艇。

8月2日晚,在刻赤东南,MAS573(卡斯塔尼亚齐少校,C.C. Castagnacci),MAS568莱尼亚尼中尉,S.T.V. Legnani)和MAS569(费拉里中尉,S.T. Ferrari)攻击了准备袭击德军运输船队的苏联重巡洋舰“莫洛托夫”号(“高尔基”级)和驱逐舰“哈尔科夫”(“列宁格勒”级)。两艘大型苏舰由海军上将N.E.贝西斯基(Adm. N.E. Basisty)指挥,突然冲近海岸,用181,122和100毫米舰炮向费奥多西亚和伊万.巴巴之间的陆上目标轰击。

意识到一艘11500吨的有9门181毫米炮的巡洋舰对那个海域的德军运输驳船队的即将进行的屠杀的危险,MAS573和MAS568的艇长们决定对巡洋舰进行依次攻击。第一波鱼雷射偏后,MAS568的莱尼亚尼中尉在非常近的距离发射的第二波鱼雷中的一枚击中了巡洋舰的舵,与此同时,苏舰的100毫米和45毫米炮也向意艇猛烈射击。

在命中敌舰后,MAS568试图摆脱敌人,但遭到前来救援的驱逐舰“哈尔科夫”号的全速追击。意志坚强反应迅速的莱尼亚尼艇长命令将艇尾的十枚小型深弹全部抛出,落到“哈尔科夫”的舰首前方,爆炸使苏舰受损,使其不得不放弃追击。两艘苏舰都退出了战区,回到东面的基地。在15分钟内重创两艘敌舰的MAS568号,尽管遭到被爆炸的火光引来的苏联飞机的攻击,还是安全返回了雅尔塔基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雅尔塔的功勋艇MAS568。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莫洛托夫号重巡洋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与被击伤的“哈尔科夫”号驱逐舰同级的“列宁格勒”号

8月3日早晨,MAS573和MAS569也返回了费奥多西亚。这次行动,对“莫洛托夫”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她被拖到巴统港,在干船坞里修了两年,更换了船尾的约20米长的船体,而使用的竟是同级舰“伏龙芝”号(当时还在建造中)上拆下来的,“哈尔科夫”的受创要轻得多,修理了约两周时间。意大利MAS艇接着又完成了6次出击,击沉了一艘3000吨的小型汽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2年9月9日,雷德尔上将由明贝利陪同检阅意大利艇员

1942年9月9日,在雷德尔将军对雅尔塔基地进行了一次正式访问后,基地遭到一群苏联轰炸机的猛烈轰炸,MAS571,MAS573和一艘驳船被击沉,MAS567,569和572受损严重。

在1942年10月到43年1月期间,苏军发动强大攻势,导致德军在斯大林格勒投降并从高加索和顿河地区撤退,意大利舰艇(包括袖珍潜艇)的活动也大受影响,尤其是缺油严重。意大利当局决定撤回人员,将仍然可用的舰艇留给德国海军人员(先前曾在波拉和伊索塔.佛拉斯齐尼工厂接受训练)。

然而,在1943年1月到3月,意大利艇员继续战斗,4月17日,在一次德军试图重夺诺沃罗西斯克的登陆行动中,7艘MAS艇(损失的已经得到补充)和德军的快速攻击艇(Schnellboot)一起驶往阿纳帕,以攻击苏联的沿岸运输。4月25日,在几次没有战果的行动后,这一区域的所有行动终止了。

在放弃了费奥多西亚和伊万.巴巴的基地后,意大利舰队越来越暴露在迅速增强的苏联空军的威胁之下,他们于是在雅尔塔沿岸结束了最后一次任务。20日正式举行仪式将舰艇移交给德国海军。最后离开黑海的意大利人操纵的舰艇是塞瓦斯托波尔新基地的CB潜艇。

从1943年7月到8月,CB潜艇完成了21次任务,只有一次取得战果(8月25—26日)。阿曼多.西比雷少尉(T.V. Armando Sibille)指挥的CB艇用鱼雷击中了一艘不明身份的苏联潜艇(有资料称,43年8月28日,CB4取得了意大利潜艇在二战中的最后一次胜利,击沉586吨的苏潜艇SC-207)。因此,所有的潜艇撤退到罗马尼亚的康斯坦察港,1944年8月,这些状况极差的潜艇被苏军俘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CB级潜艇,图中为第一系列的CB6,曾以塞瓦斯托波尔为基地。

排水量:36/45吨;续航力1400哩@5节(水面),50哩@3节(水下);

动力:90马力柴油机/100马力推进电机,航速:水面7.5节,水下7节;

两枚450毫米鱼雷;艇员4人;最大潜深55米。

红海和印度洋

通过1935—1936年的战争,意大利占领了包括现在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在内的广大地区,连同原有的意属索马里,建立了意属东非(Africa Orientale Italiana),由维克多.艾曼纽尔三世国王的堂弟奥斯塔公爵任总督和驻军总司令。奥斯塔公爵与东非的英国人交往甚密,英国人对他的个人魅力,洒脱风度及“英国味”完全着了迷。

1940年6月,墨索里尼下令发动进攻,公爵很不情愿,但他是那种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人,两个月内,他指挥部队占领了苏丹和肯尼亚的一部和全部的英属索马里。然而,意属东非基本上是个与意大利及意属北非隔绝的孤立的地区,周围全是英国的势力范围,这使得东非意军几乎不能指望有任何的外来支援和补充(仅有极少量的远程飞机冒险穿过英埃苏丹)。因此,在英国集中了兵力,包括印度和南非的部队后,从苏丹,肯尼亚和亚丁向意属东非发动了全面进攻。

在靠近苏丹的克伦要塞,经过两个月的英勇抵抗并给与英印军巨大杀伤后,终于在41年3月27日被迂回的英军攻克。克伦的失守,意味着厄立特里亚的门户大开,4月1日,阿斯马拉失守,4月6日,英军进抵意大利在红海的主要海军基地马萨瓦。与此同时,从肯尼亚进攻的英国和南非部队也进展很快,4月1日,进入亚的斯亚贝巴。奥斯塔公爵率部退入山区,在阿拉吉山同逃出厄立特里亚的部队会合。意军顽强抵抗到5月18日,被迫投降。为了对他们勇敢作战表示承认,他们获准留下了防身武器,而贡德尔地区的意军一直抵抗到41年11月28日才投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厄立特里亚和红海略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奥斯塔公爵和部下(由意大利人和当地人组成)

意大利在红海的海军兵力

在意大利征服东非的战争(1935—1936)中,意大利海军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为了阻截英国由印度洋经红海苏伊士运河的航运及保护意大利在东非的利益,意大利海军在厄立特里亚的红海港口马萨瓦成立了意属东非海军司令部,由海军少将巴尔萨莫(Balsamo)指挥。兵力包括:

殖民地舰“厄立特里亚”号;

第3驱逐舰中队:

“萨乌罗”级(Sauro,又称“爱国者”级)驱逐舰“努罗”(Nullo)

“萨乌罗”,“马宁”(Manin)

“巴蒂斯迪”(Battisti)

第5驱逐舰中队:

“狮”级(Leone)驱逐舰“狮”

“虎”(Tigre)

“豹”(Pantera)

雷击舰(大型鱼雷艇):“阿切尔比”(Acerbi)

“奥尔西尼”(Orsini)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马萨瓦港的意大利驱逐舰队

“奥尔西尼”号,属1916建造的三烟囱驱逐舰“西尔托里”级(Sirtori),1929年重新划为雷击舰(大型鱼雷艇,torpedo boat),标准排水量615--709吨,6门100/45炮,双联鱼雷发射管。同驱逐舰一样,大型鱼雷艇也使用舰名中的两个字母(大写)而没有舷号。41年4月8日,这艘东非最后的意大利军舰在英军占领马萨瓦前自沉。同级的“阿切尔比”号,41年4月4日被英军轰炸机击沉于马萨瓦附近。

第21 MAS中队:

5艘MAS(反潜鱼雷艇)

第8潜艇大队:

第81潜艇中队:远洋潜艇“古列尔莫蒂”(Guglielmotti)

“费拉里斯”(Ferraris)

“加尔万尼”(Galvani)

“伽里略”(Galileo)

第82潜艇中队:

远洋潜艇“阿基米德”(Archimede)

“托里切利”(Torriceli)

近岸潜艇“贝拉”(Perla)

“马卡雷”(Macalle)

辅助舰船:

炮舰:

“科西尼港”(Porto Corsini)

“比利埃里”(Biglieri);

辅助巡洋舰:

Ramb I

Ramb II

布雷舰:

“奥斯蒂亚”(Ostia);

其他:

“尼奥贝”(Niobe);

运水船:

“西雷.塞贝托”(Sile Sebeto)

“巴齐里奥内”(Bacchiglione)


意大利驱逐舰和其他水面舰艇的活动和命运

意大利在马萨瓦基地有7艘驱逐舰,为二十年代建造的较老的级别,装备4门或8门120/45舰炮,2门76或40毫米炮,6具533或450鱼雷发射管。缺乏防空和反潜武器和侦察设备,航程较短,但航速较高,达35(31.5)节。意大利驱逐舰和其他舰艇一样,经常受制于机械故障和燃油短缺。

1940年10月21日,意大利驱逐舰攻击了红海的英国BN7护航运输队,在英国护航舰只新西兰轻巡洋舰“利安德”(Leander)号和驱逐舰“金贝利”(Kimberley)的猛烈反击下,“努罗”号被迫搁浅,第二天,被英国“布伦海姆”式飞机彻底摧毁,“金贝利”号驱逐舰被击伤,由“利安德”号拖回苏丹港。

1941年4月1日,在对苏丹港进行的攻击中,“狮”号驱逐舰撞上了海图上没有标出的礁石,受创严重,被舰员自沉。

4月1日英军占领阿斯马拉,2日,意大利剩下的驱逐舰孤注一掷,由于燃油不足,故选择了苏丹港进行最后的攻击,以期阻断英军的通往苏伊士运河的航运。在离开马萨瓦不久,由于缺少活动保养不善,“巴蒂斯迪”号就发生了机械故障。其余的意大利驱逐舰遭到英国飞机(岸基的原属航空母舰“鹰”号的剑鱼)的猛烈空袭,当天,“萨乌罗”号和“马宁”号(中炸弹2颗)被击沉,英国驱逐舰“红鹤”(Flamingo)救起了部分舰员,其他人历经磨难,到达沙特阿拉伯,被拘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萨乌罗”号,以一战海军英雄命名,属“萨乌罗”级(Sauro,又称“爱国者”级),排水量1,580吨,舰长90.7米,宽9.2米,吃水3.7米;2台蒸汽轮机,3台锅炉,共38,000马力,双轴;最大航速35节;带燃油365吨;续航力2600海里/14节;武备:4门120/45炮,2门40/39炮,6具533鱼雷发射管;军官及145名士官和水兵。

4月2---4日,剩下的三艘意大利驱逐舰“豹”,“虎”和“巴蒂斯迪”号在驶近苏丹港是遭受英国飞机和海岸炮火的猛烈攻击,在被重创后于3日和4日在靠近也门海岸附近自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虎”号驱逐舰,属“狮”级。排水量2,203吨,舰长113.4米,宽10.4米,吃水3.6米;2台蒸汽轮机,4台锅炉,共42,000马力,双轴;最大航速31.5节;带燃油506吨;续航力2070海里/15节;武备:8门120/45炮,2门76/41炮,6具450鱼雷发射管;军官及204名士官和水兵。

4月6日,在马萨瓦港自沉前,意大利MAS213号鱼雷艇用鱼雷重创了英国轻巡洋舰“开普敦”号。

在马萨瓦陷落前两个月,意大利海军最高司令部命令殖民地舰“厄立特里亚”号和辅助巡洋舰RAMB I和RAMB II号开往远东,以免落入英军之手,并打算在日本改装成袭击舰。在冲破英国海军的封锁前往远东途中,2月27日,RAMB I在马尔代夫西南250英里遭遇新西兰轻巡洋舰“利安德”号,拒绝了对方的投降通牒后,这艘由由水果运输船改装的辅助舰同对手进行了一场不对等的战斗,她没有任何装甲,仅以4门4.7寸(120毫米)炮对抗“利安德”的8门6寸(150毫米)炮,在短暂交火后,舰员凿沉了己舰,被“利安德”号救起。“厄立特里亚”号和辅助巡洋舰RAMB II号在经过31天10小时,航程9,555英里后于3月22日抵达日本神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殖民地舰“厄立特里亚”号,1937年入役,标准排水量2,200吨,满载3,117吨;舰长96.9米,宽13.3米,吃水4.7米;柴油机,9,100马力,最大航速20节;续航力6950海里/11.8节;

武备:4门120/45炮,2门40/39炮,4挺13.2机枪,水雷布放能力,潜艇支援设施;舰员234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辅助巡洋舰RAMB II号

其他在马萨瓦的水面舰艇在英军占领前被舰员自沉。

部分损毁舰艇的火炮被拆下,作为岸炮参加了防守马萨瓦和附近岛屿的战斗。

潜艇的活动和命运

意大利在红海的马萨瓦港驻有一个潜艇大队,共有6艘远洋潜艇和2艘较小的近岸潜艇。在意大利宣战后,这些潜艇着手进行战斗巡逻,以破坏英军在红海和印度洋的航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马萨瓦的意大利潜艇,从左到右依次为:“费拉里斯”,“古列尔莫蒂”,“马卡雷”,“贝拉”,“伊里德”(Iride),“奥尼切”(Onice),战争爆发前后两艘被更大的潜艇替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马萨瓦的“贝拉”号,属“贝拉”级近岸潜艇(SC)。排水量:水上/水下:695/855吨;艇长60.18米,宽6.45米,吃水4.7米;燃油47吨;续航力:水面5,200海里/8节/水下74海里/4节;

动力:两台柴油机1,400马力/2台电机800马力。速度:水面14节/水下7.5节;

6具533毫米鱼雷发射管;1门100/47甲板炮,2挺13.2毫米机枪;艇员44人。

在建造时,意大利设计师和造船厂就考虑到了潜艇将要活动的海域的特点,包括热带气候。两方面的问题得到特别的考虑:红海和印度洋的强季风(monsoon)及接近100%的高湿度。第一个问题的解决是建造坚固的围壳,足以抵抗风暴;第二个问题更加重要,解决方法是给潜艇提供空调系统,不幸的是,由于当时氟里昂系统很难提供,而采用了以氯甲烷(CH3Cl)为工质的系统,这是一种无色无味却非常有毒的气体。

按照事先的计划,当40年6月10日宣战时,所有的潜艇都离开了马萨瓦,前往巡逻海区。“费拉里斯”被派往吉布提外海,“伽里略”在亚丁附近,“马卡雷”前往苏丹港,而“加尔万尼”则被派往最远的阿曼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加尔万尼”号,属“布林”级。排水量:水上/水下:1,016/1,266吨;艇长72.5米,

宽6.7米,吃水4.55米;燃油61吨;续航力:水面9,000海里/7.8节/水下90海里/4节;

动力:两台柴油机3,000马力/2台电机1,100马力。速度:水面17.3节/水下8节;

8具533毫米鱼雷发射管;1门100/43甲板炮,4挺13.2毫米机枪;艇员54人。

“布林”级远洋潜艇“加尔万尼”的行动预期28天,目的是阻止波斯湾的油船航运。6月23日,“加尔万尼”到达预定海区,但她的行踪已经不是秘密了。早在战前,英军就已经预料到了类似的行动,并采取了必要的对策。更不走运的是,随着6月19日“伽里略”号的俘获,英国海军已经完全掌握了意大利潜艇舰队的行动计划。这种在相近海区的潜艇共享彼此行动计划的做法是很成问题的,并且是灾难性的。英军因此马上改变了油轮的航线,当“加尔万尼”到达阿曼湾时,已经没有任何运输船队了。

而在到达目的地的途中,6月23日1点,发现并用鱼雷攻击了印度单桅巡逻舰“帕珊”(Pathan)号(18°56'N, 72°45'E)。该舰第二天沉没,4人死亡。一开始,英军以为是触发了水雷。“帕珊”为1918年建造的“PC”级沿岸护航舰,661吨,长75.3米,宽8.1米,装一门4寸炮和2挺3寸机枪,3500马力,航速20节,舰员66人。

英军在“伽里略”上获得的计划非常详细,因此知道“加尔万尼”将在阿曼湾入口约8英里处活动。英国护航舰“法尔茅斯”号(Falmouth)和驱逐舰“金贝利”号迅速部署到该海域。6月23日晚,毫不知情的“加尔万尼”号到达了海湾却不见通常繁忙的运输船,接着,就被“法尔茅斯”号发现了。英国官方报道称“法尔茅斯”号的舰员发现了两英里半外的舰影并迅速靠近察看,结果发现在水面航行的该艇,“23:08,“法尔茅斯”号在600码距离发出“你是谁”的信号,接着用4寸炮射击”。“加尔万尼”艇长雷纳托.斯巴诺(Renato Spano)少校立即命令紧急下潜,但下潜速度不快,仍露出水面的艇尾被一发炮弹击中,耐压艇体受伤严重,此时鱼雷兵皮埃德罗.维努蒂下士(来自乌迪内的Codroipo)疏散了尾鱼雷室的艇员,把自己锁在里面,并关死了水密门(因此而被追授金质勇气勋章)。

“法尔茅斯”号驶近受伤的潜艇发射了一组深弹,给潜艇造成了更多的破坏。意识到潜艇已经无法挽救而一些艇员仍能得救,艇长命令潜艇浮出水面,潜艇费了很大周折才浮上来,因为已经进了许多水,而且控制设备也已受损。原来的57名艇员有31人被英舰救起,其余26人,包括3名军官,随潜艇沉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布林”级潜艇“古列尔莫蒂”号于1940年9月7日15:00于红海(15.50N/41.50E) 击沉

4,008吨的希腊商船“阿特拉斯”(Atlas)号。“古列尔莫蒂”后回到法国波尔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伽里略”号,属“阿基米德—塞当布里尼”级,排水量:水上/水下:985/1,285吨;

艇长70.5米,宽6.8米,吃水4.1米;混合结构形式(部分双壳体);燃油60吨;

续航力:水面10,300海里/7节/水下105海里/3节;动力:“托西”柴油机3,000马力/“马莱里”电机1,300马力。速度:水面17节/水下7.7节;8具533毫米鱼雷发射管,首4+尾4,

鱼雷16枚;2门100/43甲板炮,2挺13.2毫米机枪;艇员55人;下潜深度:90米。

“伽里略”号于1940年6月10日(意大利宣战日)离开马萨瓦港,前往印度洋进行首次作战巡逻。穿过了曼德海峡后,“伽里略”号在亚丁湾巡航。几天后(6月16日),在水面航行时,“伽里略”号发现了在亚丁外海的挪威油轮“詹姆斯.斯多夫”(James Stove)号,在命令船员离船后,“伽里略”号用鱼雷击沉了这艘8,215吨的油轮,这是二战中意大利潜艇在地中海以外的首个战果。

纳迪(Nardi)艇长发报报告击沉点的坐标为12°N 45°E,而伦敦劳氏船级社则称是12°35N/45°03E。“詹姆斯.斯多夫”号正在为英国海军部服务。6月18日15:00,“伽里略”号发现了一艘国籍不明的商船,于是浮出水面用甲板炮向商船船首前的海面开火,以使其停止并进行识别。发现是中立的南斯拉夫船“德拉瓦”(Drava)号后,“伽里略”号放弃了攻击,让其离开。但炮声被英国的海岸观察哨听到,并发出“发现敌人潜艇”的警报。

16:30,“伽里略”号遭到英国飞机(一架G.S.K.海沃德中尉的N2279号“斗士”,一架“布伦海姆”和一架“文森特”)的攻击,但没有被击中。“伽里略”号整夜潜坐在海底,但黎明时被英舰“月石”(Moonstone)号的声呐发现,遭到英舰深弹的攻击,“伽里略”号浮出水面与英舰交火,但不走运的是,前后甲板炮先后受损,潜艇被命中3发100毫米炮弹,其中一发击中了围壳,杀死了纳迪艇长和所有军官。此时,另一艘英国驱逐舰“坎大哈”(Kandahar)也加入战斗。

没有指挥官的“伽里略”号被“月石”的登艇小组俘获,同时还很可能获得了意大利海军密码本。“伽里略”号被拖航到亚丁的英国基地。修复的密码本很可能向英军透露了红海的意大利潜艇的活动区域。随后的“托里切利”号和“加尔万尼”号被击沉时都有英国驱逐舰守候在场证实了以上的推测,但“伽里略”号的幸存者都坚持他们已经破坏了密码本。也有可能英国人通过在埃及和马萨瓦的间谍获知了有关情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英军拖回亚丁的“伽里略”号,注意两国海军旗一起挂在围壳上。

英国海军以X.2的名字在印度洋作为训练之用,42年后改为P.711,44年在地中海活动。

“托里切利”号

“布林”级远洋潜艇的“托里切利”号于6月23日在亚丁湾法属索马里(今吉布提)外海遭到英国飞机的攻击受创,祸不单行,随即又遭遇四艘英国军舰,(有资料称新西兰轻巡洋舰“利安德”号也参加了战斗),英国驱逐舰“坎大哈”号,“金斯敦”号(Kingston),“喀土穆”号和护航舰“肖尔汉姆”(Shoreham)号。由于舰体受损,无法下潜,艇长萨尔瓦托雷.佩罗西(Salvatore Pelosi)命令以剩余的鱼雷,甲板炮(两门100/43炮)和4挺13.2毫米机枪迎战英舰队,英舰的火力包括18门120毫米火炮,4门102毫米火炮,几十挺机枪。“托里切利”号潜艇的第二发炮弹就击中了“肖尔汉姆”号,迫使它退出战斗,返回基地修复。。“托里切利”号潜艇的100毫米火炮打得很准,击中了“喀土穆”号驱逐舰,使其爆炸起火,沉没在也门丕林岛(I. of Perim)附近的浅水区。这场实力悬殊的海战历时40分钟,几艘英舰才击中“托里切利”号,击伤艇长,击毁了潜艇的驾驶装置,为了避免潜艇为英军俘获,佩罗西少校下令沉船,幸存者被英舰救起。

“托里切利”号潜艇官兵的英勇善战获得英军出自衷心的和骑士风度的赞赏,佩罗西少校受到军礼的接待,并与其副艇长被邀请参加为招待“托里切利”号和“喀土穆”号两艘沉船的指挥官而举行的正式宴会,英军司令承认意军打的非常英勇。意大利军方也授与佩罗西少校最高的金质勇气勋章。(现代意大利海军有一艘潜艇就以这位海军英雄命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佩罗西少校

英国二战中最好的舰队驱逐舰之一“K”级,与“J”,“N”基本相同,1939年起建造,在红海的“喀土穆”,“坎大哈”,“金斯敦”,“金贝利”都属于“K”级,英国海军习惯于同级舰编成同一分队,并由一艘担任领舰。“K”级中最有名的当数“凯利”(Kelly)号,蒙巴顿爵士(时为上尉)任舰长。该级舰标准排水量1,695吨,满载2,330吨,长108.66米,宽10.9米,吃水2.74米,40,000马力涡轮机,最高航速36节,武备有6门4.7寸(120毫米)炮(2X3),1座4联装2磅防空炮,2座4联.5寸(12.7毫米)机枪,2座5联装21寸(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两门深弹发射炮,一座深弹滚架(20枚深弹+10枚备用弹),舰员183--218。与意大利在红海的驱逐舰相比,英舰舰龄短,速度略快,火炮相当,鱼雷发射管数量多,防空火力强,尤其是装备了雷达和声呐。

“马卡雷”号

“贝拉”级近岸潜艇“马卡雷”号于1940年6月15日在苏丹港附近Barr Musa Chebir岛水域搁浅,被英军击毁,成为二战中意大利损失的90艘潜艇中的第一艘。

“阿基米德”号

战争爆发后,西尼奥里尼(Signorini)中尉任艇长的“阿基米德”号(布林级)被派往吉布提附近巡逻。

6月19日,“阿基米德”号与近岸潜艇“贝拉”号离开马萨瓦。在战前,“阿基米德”号的空调系统就出了问题,而此次任务使得计划中的修理工作不得不停止。出发前一天起,一些艇员就已有了病症,这些和“贝拉”和“马卡雷”号的艇员的完全一样。不知道艇员们如何对付这些病症的,可能他们越来越少使用空调系统,第四天,不得不完全关闭空调系统。几名艇员,包括两名军官中暑,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出现中毒的症状。忧郁,失去知觉,接着是食欲不振,行为狂躁,兴奋,出现幻觉,最后是破坏性和伤害性的狂烈行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