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八.横行铁军. 232.前奏过去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63.html


仅仅是提供战略物资,西部自治区不是傻瓜,南方政府也有那种自觉性,双方之间不可能签署商业规则以外的协议.南方~北方,谁想拉拢住西部自治区,谁就要摆出高姿态,可决定权自然在中华帝国.不过,南方政府觉得自己从心怀鬼胎的北方政府那里抢到了先机,事实也的确如此,只可惜……

南方政府的想法太美了些,但中华帝国打的山响的如意算盘也不过开始那一下而已.谁降谁要另说,世上没有遮天树绝对是真理,原以为D国多少应小有郁闷,但人家终是政界高手之一,不搅搅局太对不起自家名头.通过什么渠道大可不必多少,YFD三国在美洲势力几乎不分先后得到西部自治区变相帮助南方政府的消息,YF觉得这是个利好消息,自以为最少可以说明中华帝国不想得罪任何一方.而D国的确恼怒了三分钟,但多年的深入合作,之间的勾心斗角是末流,主流终究还是友好,因而对中华民族的了解也比YF深刻的多.从利益角度来说,各大强国就没一个好鸟,中华帝国自然是坏鸟之一.有的强国因为战略态势过于恶劣,首先想重新瓜分世界,比如D国.同样是战略态势,可有的强国因为可以承受一定压力,于是又想发发战争财,又想重新瓜分世界,就是因自身条件所求可以分个先后,比如中华帝国就是将发战争财排在前面.

既然是强国,不管国家政策是高尚是卑鄙,眼光不可或缺.所以,基本的国际政局态势大家都心知肚明.YFD等强国十分清楚,自己虽是无可争异的世界强国,但本身的国土小人口小的劣势无法改变,于此根本无法与中华帝国这类先天拥有国土人口优势的国家比国运悠长.完全可以这样说,殖民主义由小而强的国家发起,但发战争财这样的便宜天生就不是YFD这样的国家可取的策略.这决不是作者胡乱臆断,YFD这类又小又强的国家永远是获乱源泉,它们有主导世界的可能,比如Y国,却没有兼顾善恶两头的能力.不是给自己脸上贴金,能够善恶兼顾的,全世界只有中华帝国,另外是M国有这样的潜力.重兴皇帝所知道的事实也证明了,原史中的M国的确能行,最YY的网络作者都给M国留三分情面.为什么?说明M国在不是个东西之外,有它的可取之处.

坦白的说,YFD这几个能够强大起来的小国不乏改变无妄思想的智者,它们能够明白自己强在哪儿弱在哪儿.并且,西方人有着接受的现实的现实主义,再此必需要再次承认这是西方文化的真正优秀之处.能从古埃及古罗马传承下来,虽说其中波折很多,终究有其精髓所在,是任何人不能否定的.所以说,D国人想明白了相比于中华帝国的先天弱势后,也就接受了中华帝国两头占便宜的事实.

不过,说了那么多现实,并不是是D国就听之任之,能拆台却不拆台,以D国的国际地位,还怕人家笑它傻呢,大不了亲身主动示好就是了.

YF两国做为最老牌的殖民国家,所获利益最大,干的缺德事儿也最多.时常的拉拢一批打击一批,习惯了以自我为中心,习惯于利用别人.殖民主义者总是这样,从来不打算付出,只想着怎么获取更多或付出更少,根本不愿意对小兄弟们面面俱到.其实,对M国南方政府这样颇有实力的小兄弟,YF或多或少都该尽尽心意.

相对来说,根底上并不比YF更善良的的D国因为只是个半新不熟之辈,定策之初就考虑到施以小恩小惠,还真没有YF那样的习惯性无耻.所以,D国人主动找上了南方政府,也表示愿意提供战略物资,既能发点小财,还能打击YF在南方政府心中的地位,同时还让YF怀疑D国是否与中华帝国之间有什么不利自己的猫腻.连消带打,一举三得,D国人的行动堪称妙到毫巅.也从此看出,强国在国家政治上,从来就不会出现真正的朋友.话说白了就是,中华帝国也就那样,D国更不是什么好鸟.

可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最悲哀的势力也许就是M国南方了.它在战争前期与中华帝国一起享受着左右逢源的待遇,YF做为其宗主国都有莫名其妙之感,没想到华德两国竟然不亦乐乎的支持着它,虽然是为了自己获利,却实实在在的使南军在优势北军的猛烈攻势下多坚持了很多时间.只可惜南军没有足够的实力长期支撑住,无法使华德两国下决心给予他这样的待遇而注定了被强者玩弄并出卖的命运.

哎,说来说去,南北战争虽在历史上有着相当浓重的一笔,其实终究被两大对立集团所控制,稍小一点说是被中华帝国与D国这一对所谓盟友所控制.后世历史学家说的准:”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那一天起,为了只是看得见却还摸不着的未来利益,中华帝国与D国的密月期已经结束了……由胜利者书写的历史当然不会大肆挖苦胜利者,就如重兴大帝所说的”胜利者是无可指责的”那样.但是,如果非要说中华帝国和D国急功近利,这话也并不算过份.因为,两国为了各自的利益,似乎过早的互相拆台.

不过,将历史置于完全中正的角度再来评价,却又只能说[两国卓越的政治家和军队偏偏将这种急功近利诠释成他们最渴望的结果------胜利].

以今天的眼光看来,第二次世界大战,不管是胜利者还是失败者,更多体现了一种英雄主意.而第一次世界大战,军队的作用在表象上就没有竭尽所能的政客更大,那是一个最多谋略的时代……

可那终究是评价胜利者,用辞是保守还是刻薄都没有定论.事实上,历史学家注定只会也只能跟在历史后面,从某种意义上说,发生的事根本无法完全正确的评价.让一个充满所谓正义感的评论家处在当时,他会为了嘴里的正义而正义吗?不可能是正常,可能的话,说明他不配处于潮流之中.

一些无关紧要的弱国或小势力也许可以偏安一隅,但任何稍有份量的国家或势力在那个重新划分势力范围的时期,不管是为了扩大还是保证,或者为了从无到有,必需做出选择.国家排名是狗屁,不狗屁的是排名代表着什么.

第二次南北战争,南军北军打的激情飞扬.大西洋和地中海上,YF舰队搜寻追歼着对手,德意海军走走打打不让对手好受.靠近欧洲的半个倒霉非洲,被两大集团搞的混乱不堪.缺乏激情的欧洲战场上,F军可以忍受被D军又多侵占了数万平方公里领土,没有打出去的牛B,不忍受也不行.左右逢源的中华帝国骑在墙头上,又是欧洲又是美洲的发着战争财.还有不为人知的殷乘飞少将,正对拉布拉多半岛的跃跃欲试,D国知道了肯定特高兴,但中华帝国战略决策委员会暂时压下了他的战略构想.

这一切,构成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开战后的第一年.随着第二年的到来,这种不温不火的局面将彻底改观.

奥斯曼帝国,当年曾有纵横欧亚大陆的辉煌,只是现今越来越末落了.可它同样知道不 能坐视战争逼近.YF取胜当然在其理想之中,不管大航海时代怎样伟大,基础用远是大陆,YF如果取胜,对奥斯曼帝国的威胁要小的多.可问题在于,德意又岂是软脚虾.此联盟要是打败了YF联军,奥斯馒帝国可能是第一个被接着剋的国家.同时,奥斯曼帝国也想到了中华帝国加如德意集团的可能,并做出了许多具体细致的分析,一年时间并未碌碌虚度.所以说某某国家腐化堕落的话并不能绝对,奥斯曼帝国有不争气的地方,也有精明之处.不怕自己人骂,比当年的清王朝明显强了一个档次,可能还不止.

奥斯曼帝国的分析结果是什么呢?

如果E国与己一起加入YF集团,以YF的仆从者之多,战胜华德意三国集团的可能性将在七成甚至以上.只是战争胜负的关键非要压在世仇身上让奥斯曼帝国郁闷不已,好在无需亲自恳求E国,自有YF出面.

再此,又要谈谈E国与奥斯曼帝国在思想上的区别了.E国的自信心损失比M国人更严重,向东方肆无忌惮的扩张了几百年,一朝被中华帝国打败,数百年成果几乎损失一半.中华帝国真要铁了心打下去,连亡国的可能性都会发生.不过,从总体来说,E国还没到大走下坡路的时候,比奥斯曼帝国更清楚的看到自己只能站在YF一方.

不可否认,E国统治阶层中部分势力对参战与否都在犹豫不决,甚至还有持驼鸟心理的势力,但也有重要人物极力申明必需参战的理由,而不算昏庸的沙皇也能重视那个”E国必需以战表明态度”的理由.

那是谢罗廖夫的进言.因华E战争中的个人标现很好,但E国却没取得胜利,主动承担了部分损人失地责任的谢罗廖夫不升不降,还是做为一个方面军司令,只是防区改为华奥俄三国势力的交接部,即乌拉尔河中下游一带.

E国的确是浪费着人才,谢罗廖夫绝对拥有成为统帅级人物的才干,他坚持认为E国应该在战争开始前就站在YF一边,而是白白浪费时间.可惜的是,E军的主体思想是暂时不想打仗,反对谢罗廖夫建议的人倒不多.因为,稍有思想就知道谢罗廖夫是正确的.可是,正确往往不能代表着实施.除了柯尔希金等老部下支持着老上司,其它将领很少有信心十足的.可谢罗廖夫怎能看着祖国的威胁存在甚至扩大?

因谢罗廖夫身在不能擅离职守的前线,地位也没高到直面沙皇.还有,包括中华帝国再内的一些国家也在阻挠着谢罗廖夫,另谢罗廖夫有咸的奔走呼号无法起到应有的效用才耽搁了时间.不过,外来阻挠难免有其限度,有一年时间也足够他见到并说服一向欣赏他的哈图切夫元帅和契尔年科公爵了.有两个德高望重的前辈人物帮助扫清阻碍并亲自出面,谢罗廖夫的建议书终究送到了沙皇面前.

伟大的大罗刹帝国皇帝陛下:

臣下谢罗廖夫,您忠诚的仆人,怀着惶恐的心情向您建议,现实逼迫着我们必需和YF集团站在同一阵线,除非我们能清楚的看到失败的结果.惶恐的是,臣下要向您说我们白白浪费了一年宝贵时间.这一年时间绝对能使胜利更多倾向于我们.

我的陛下,臣必需向您申明,我们加入YF集团也并非一定能取胜,可是E国所处的位置只能与YF站在一方.

谁都知道,如果我们胜利了,必将损失惨重的D国定然受到长期而猛烈的压制,我国与YF就可以将主要力量限制中华帝国的发展.无可否认,中华帝国是个潜力极其巨大的国家,甚至可以说当代世界无人可比,但它同样承受不起来自四面八方的围堵.

因此可以想见,如果中华帝国支持YF集团,所得到的不过是战争胜利.可胜利之后却是更多更强的敌人.所以,只要中华帝国稍有进取心,只有支持德意联盟打败YF集团.因为,只要YF不愿放弃亚洲利益,就与中华帝国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而我国同样如此,中华帝国不可能主动归还东西伯利亚,我国不可能愿看到占着我们国土的中华帝国一天天强大.可以说E华两国注定是敌人.

可是,臣下要与陛下说的是我国加入YF集团后,如果战争失败我国必然的有利地位.我的陛下,千万请您不要怪罪渴望胜利的臣下心中的担忧..您绝对极为清楚的知道,只要德意联盟打败了YF集团,他们下一步动作肯定是向东扩张.即便此前的所有其它国家都在观望着欧洲战争,但到了德意联盟取胜时,最少会有中华帝国与德意一起夹攻我国.如此一来,我们的敌人也许会更多,因为我们的敌人本来就不少.

但是,我的陛下,您将不会感到那是E国的绝境.正好相反,国与国间没有永远的敌人,同样没有永远的朋友,打败了YF的华德两国必将成为敌人.如果他们不想立刻交战,必然会保全我国.就算他们迫不及待,那么必然极力拉拢我国.也就是说,我国没有真正的危险.

可是我的陛下,臣下只是不敢不考虑失败的可能.只是向您说明,胜利,我们将得到可能的一切.失败,我们不会失去所有.

那么,我的陛下,您还犹豫什么?


您的仆人谢罗廖夫.


1879年1月28日.

前文说过,这一代沙皇并不昏庸[原史中的他此时已经过世了,但现史中却在虚弱中拖延了几年],反倒颇有才略,大的失误也许只有错卖了阿拉斯加而已.对目前正在进行战争,他也并非没想到谢罗廖夫之所言,只是信心遭受了华E战争的严重打击,将失败的后果想的过于可怕了.所以说,谢罗廖夫最大的贡献是给E国上层人物心中烧了一把火,促使犹豫不决演变成勇于做出选择.部分持积极观念的E国上层人物在沙皇的支持下击败了保守势力和反对势力,做出了加入YF集团,与德意暨中华帝国作战的决定.早就等待并极力争取的YF两国欣喜莫名,立即开始了在E国与奥斯曼帝国之间牵线搭桥的具体工作.二月二十三日,奥斯曼帝国为了面子,以极其不情愿的口吻同意E国海军借路博斯普鲁斯海峡入地中海参战.事实上这不算什么,奥斯曼帝国在YF再怎么都十分情真意切的保证下,决定与YFE三国组成联军,并允许E军借道自家领土前往西欧作战.其实奥斯曼帝国很清楚,本集团如能战胜,YF的确不允许E国向西扩张.如果本集团战败,华德将不允许E国向任何一方扩张,奥斯曼帝国事实上无需过于防备E国.既然如此,两个仇国间的联合也就简单了,而德意联盟则危险了…….

在YF集团急切的需求中的,任何大国如此重大的战略决策是没有隐藏可能的,何况是两个迎接另两个大国成为同甘共苦[同病相怜]的兄弟.三月十号,E国先头部队进入奥斯曼帝国,与奥军联合支持YF集团,真正的大战即将来临.

YF为此发表了热情洋溢的宣言,号称这是热爱和平的人们对祸乱之源的宣战,世界必将在大家共同努力下重得安宁......

但有人私下里表达着反感:......D国是祸乱之源也许不错,可你YF怎可能是和平守卫者?

做为阻挠E国积极战略成行主力之一的D国在此前即做出了反应.重兴皇帝有自知之明,俾斯麦也不缺乏这样的品质,他有着超过希特勒的才干,却没有希特勒的狂妄,清楚的知道德意联盟的实力也就和YF集团差不多,加上俄奥两国就很难抗住了.中华帝国不加入已方,德意联盟即便打几个胜仗也不过坚持的更久一点而已.

于是,D国急忙派人通知中华帝国,可以说是要逼着中华帝国表态.当然,D国无法威胁中华帝国,可是,到底是冒着巨大风险与D国打出了一个更多发言权的新世界?还是还是为了眼前利益和胜利来的更简单?中华帝国也到了必需做出选择的时侯.

不过,D国的急切来自忐忑不安,中华帝国对E国情报的收集不比D国粗糙多少,不会不知道E国要出手了,哪还需要D国人来催促?

第一次世界大战,真正开始于1879年,1878年更像是前奏.主奏部分,中华帝国将怎样演绎东方智勇呢?

拭目以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