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四章海上征途 第四节艇队出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鬼子没能阻挡住英军出海,指挥部里就乱成一团,在缅甸驻扎的日本海军部队可以用稀有来形容,缅甸的中央铁路系统几乎与外界隔绝,南边连着缅甸数量不多的海港北边连着中缅公路,日本占领军大部分补给品靠掠夺缅甸维持,缅甸单薄的工业无法满足占领军的需求,子弹、手榴弹、炮弹、兵员这些全靠海运补给,缅甸的国内交通体系是封闭的,铁路最南边的海港就是占领军的生命线关键节点。

如果有一支小型舰队封锁安达曼海那缅甸就犹如一滩死水,日军需要的东西全运不进来,掠夺到的物资也难以运回本土作为生产原料,那占领缅甸也只剩下切断中国运输线这个简单单一唯一的目的,当然占领军绝对不会坐看缅甸成为没用的地方。

海军航空兵指挥部是确保海上交通线的唯一快速机动部队,陆军技术落后的轰炸机群不足以对付英国舰队,只能维持密支那一带的防线,不过目前来看这条防线也没什么实际意义。

海军大佐永田率领的海军第654航队的负责保卫缅甸沿海,日本陆航飞行集团(陆航师团)下的几个联队有的忙于对付突破到密支那的中国远征军新一军的两个师,要掩护十八师团撤退,另外陆军第十五军要发动对英帕尔的进攻,地面上三个师团待命,陆航师团根本无力承担缅甸的防空任务,所以海航队除了要防空最主要的还是要防英国舰队,英国在印度的分舰队十分厉害,而缅甸的日本海军除了军港、岸炮、高炮、部分陆战队之外几乎看不到几支军舰,有几艘老掉牙的驱逐舰还是要巡逻整个缅甸的海岸线以及通往马六甲海峡的所有海域。

从四二年开始日本海航在中途岛大败,然后紧接着在瓜岛跟着陆航一起损失惨重,以前航队内还有很多零式战斗机去打击中国到印度的航线上的运输机,现在油料弹药开始短缺后海航只承担很少的作战任务,海陆军一向不和,所以在第十八师团战败的时候永田大佐也接到联合舰队的命令,让他不要管陆军的事情,还电告他陆军即使打下英帕尔他也不要贸然出击,部队存在就是胜利,缅甸沿海安全海航基地安全他就算成功完成任务。

在联合舰队司令看来,缅甸的安全的唯一支柱不是愚蠢的陆军而是永田和他手下的飞机,近百架战机进可以攻退可以守,所需要的油料弹药零件用一艘几千吨的小货船就可以完成所有的补给,比陆军用漫长的简易公路,用效率低下的内河运输要省钱省力。

永田站在海图前边没,参谋们把标出一条预计的航线,参谋长以及航队副指挥官以及其他一批军官都围在地图前,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明天有一艘运输伤员以及阵亡士兵骨灰的客船要离开仰光港,没有任何海军舰支为其护航,另外几天之内还有一艘运输陆军急需物资的船从台湾来,随船会有很多补充兵,另外海军也有补给船从爪哇给我们运来急需的燃料,燃料配给上我们多于陆军的。”参谋介绍完站到一边。

情报参谋立刻读起电报,“空袭已经结束,派遣的飞机有两架被击落其他的半数负伤,现在混合编队正在返航,根据情报人员报告,空袭并未造成什么损失,英国舰队已经离开吉大港。”

“我反对攻击吉大港,舰队司令官命令我们不要参与陆军的行动,对吉大的空袭已经让我们伤亡了许多飞行员,带伤的飞机又消耗了大量的库存零件。”维修部门的军官提议停止空袭。

永田停着众人的发言心里盘算着,要按全局考虑维持例行空袭的确对攻打印度又所帮助,即使陆军再混蛋他们也是日本混蛋,比英国人要好的多吧?如果能给英国人一种可能要登陆的感觉那不就利于夺取印度么?可惜英国人很精明,他们知道帝国的联合舰队正在跟美国苦战,阿号作战不知道是个什么结果呢。如果继续摧毁英军将消耗宝贵的飞机和人员,如果不主动摧毁英军的港口坐等英国舰队封锁缅甸那就坏菜了,他驻防中国的时候听过一句中国名言,叫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多年的海航任职经验让永田大佐很清楚军港内的军舰比大海上的要好打,随即他开始在会议上坐总结发言,“珍珠港战役明确的告诉我们,港口内停泊的军舰是最好的攻击目标,我们攻击敌人带来的损耗远低于我们被敌人袭击的,如果等英国的巡洋舰驱逐舰逼近安大曼海,我们的补给船一旦出任何一点点意外,等待我们的就是没有零件修好飞机,没有油料让飞机飞行,没有足够的人员作战,所以我们必须把敌舰队消灭在港口,并全力封锁孟加拉湾,安达曼海应该成为帝国绝对防御圈内的一部分,任何敌舰都不能进入这才是表现我们对天皇陛下的忠诚,为了帝国,我们要全力出击。”

参谋长丰田中佐立即回答,“是,请大佐放心,我们会按您的意思尽快做出新的作战计划,英国人的一艘驱逐舰和几艘小艇根本是不可能封锁我们的。”


英军驱逐舰上的对空搜索雷达一圈又一圈的转着,声纳也全力搜寻着水下目标,前后主炮座上的134毫米大炮向摆设一样,分队指挥官根本不相信有什么目标值得主炮去打,对付飞机只有四联装砰砰机关炮可以成为战机杀手,因为它由火控雷达引导射击,另外还有双管40毫米博福斯机关炮以及许多单管20毫米厄利孔机关炮形成一道完整的防空网。至于日本潜艇根本不构成太大威胁,驱逐舰上的声纳比日本潜艇的要先进许多,日本人没发现驱逐舰就可能被干掉。

驱逐舰拖曳的鱼雷艇有好几艘,张学义在自己的艇上过一会就溜达一圈然后回到舱内,空间狭小的鱼雷艇加上漫长的航行的确无聊,英国鱼雷艇吨位可以算各国里最小的,也就几十吨重,没有德国的鱼雷艇宽大舒服,顽固的英国海军认为鱼雷艇大于四十吨就是浪费,所以大多数英国鱼雷艇都是个头不大的小艇,457毫米的MK8鱼雷是主要的武器。

颠簸的海面上鱼雷艇迎来新的阳光,吉姆坐在舱里吃着罐头说:“你学东西很快,自己看资料就基本学会了指挥,这次战斗我不打算亲自指挥,应该由你去指挥,你积累的经验多了,过不了多久喜欢你的蒙巴顿将军就会给你一队快艇的,如果这些艇不沉或许会在战后转给中国,那时候你也成为中国海军里的骨干了。”

“我可没想那么远,中国的情况太难说,国内的两个大党还不知道要怎么样呢,伟大的蒋委员长不会容的下其他人的,他心胸太狭隘。”张学义想到以后就发愁。

“你们可以选新的领袖。”

张学义听到吉姆少校的这话捂着肚子笑,“选领袖,他蒋某人手握重兵,即使我被选上总统他能让我当么,当然也不排除让我当中华民国总统,不过他肯定会把我变成傀儡,中国的事你太不了解了。”

“谁说我不了解?”吉姆伸手从自己的文件包里拿出一个影集,他打开以后说:“我没认识你以前就知道你了,你在一九二二年以后也就是你十岁以后多次登上过军舰,你的教父(其实是干爹,英国人似乎不这么叫,这里的教父亲指张大帅)带着你参观奉系的海军,一些好事的英国人收集了部分照片。”他把影集拿给张学义看。

张学义看到影集里的照片是自己,那会自己还很小,穿着干爹给自己的民国海军制服,自己得意的站在一艘不知名的奉军军舰上,影集里多数照片都是自己小时候在奉军里玩飞机和军舰的,那会自己没事就去军队里玩,不一定是干爹带自己去,当将军的叔叔伯伯们也带自己去,影集里还有他初中毕业后开教练机的照片,张学义看着过去的自己想着心事,有几张照片上还有张大帅,如果他老人家不死国家该是个什么样子呢?九一八那天鬼子会得逞么?一切都随着老帅之死变成迷。张学义心里也感叹英国情报人员的细心,这些照片都应该是从老帅的家里或者朋友那搞拉的吧,自己也没这么全的影集,估计母亲那有自己小时候的照片。

一切都是那么遥远,近在眼前的只有从舷窗里照进来的那股阳光,转眼自己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打了十几年的仗东奔西走,上天下海的折腾啥呢?

驱逐舰上发出急促的防空警报声,提醒随后的海军官兵新的战斗即将开始,各艇吹起了笛哨,机枪手们穿着救生背心戴着钢盔跑到机枪后边,大口径高射机枪的子弹链挂上以后各艇就注意上境界,驱逐舰上的信号兵打旗语告诉各艇暂时松开钢绳拉开间隔准备战斗,一长串鱼雷艇一下散开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驱逐舰上的高射炮指向敌机飞来的方向。孟加拉湾成了张学义新的战争舞台,他跑到甲板上熟练的用英语喊着战斗口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