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23/


躺在已经是自己托付了终身的男人怀里,两个女孩还是第一次得到叶天涯的怀抱,从第一次与二女双修救好她们后,叶天涯就离开了天涯谷,这次抱着星夜回来后又日夜地守着星夜,每天给她输入生命力和输通经脉,二女默默地在旁边打下手,尽到一个妻子的责任。端茶送水,细心地照顾着叶天涯。直到现在,她们才真正的得到叶天涯的拥抱。


两个女孩感动地哭了起来:“不苦,一点都不苦,夫君你终于肯抱你的妻子了,她们盼望了多少个日夜了啊,希望我们的夫君能有一天大仇得报回来,来将他的妻子们抱在他的怀里,回来陪伴他的妻子,她们终于等到了,她们好高兴,真的好高兴,”


叶天涯心里巨震,只是一个拥抱,两个孤苦的女孩却奢望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叶天涯心中愧疚不已,将二女抱得更紧:“只要你们喜欢,夫君每天都陪着你们,陪着他心爱的妻子,每天都抱着她们,好吗?”


“嗯!——”两个女孩高兴地在叶天涯怀里点头不止,静静地偎在叶天涯怀里,泪水却止不住的流,是感动的泪。


久久,二女才离开叶天涯的怀抱,轻轻地擦干脸上的泪,冰雪扬起面庞,温柔地道:“夫君,我和姐姐给你弹首曲子吧,”


叶天涯点了点头,二女的兴致很高,叶天涯由着她们去。


叶天涯静静地坐在亭子里,不远处的阁楼上,传来了清脆的琴声,琴声很平和,平和得让人不自觉地放下心中的一切,感觉到世间是如此的温暖平静。琴声中,忘记了忧愁,忘记了悲伤,忘记了恩怨,忘记了一切不开心的事,叶天涯静静地享受着琴声,终于,他放下了心里的所有包袱,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原来是可以活如此轻松。


~~~~~~


S市,安全厅


蓝洋听说自己的女人被抓进去的时候,意料之中的他没有多在惊讶的,不过他还是赶了过去。


“蓝先生,我们只是要的是真相,你太太自己也承认了所有的事情,我想还是让她自己亲口给你说她做了什么吧,由于这是你们自己家里人参与的,换句话说,蓝夫人亲手害死了她的女儿,而兰先生没有追究,我们也不会起诉什么人,你们可以走了。”唐军很有礼貌地向蓝洋说道。


蓝洋愣了愣,没想到这样就可以走了,不过唐军的那句“蓝夫人亲手害死了她的女儿”让蓝洋心中像被狠狠地刺了一刀一样痛。而蓝母自己更是脸色惨白。


临走的时候,夫妇二人都看到了安全厅里的人那鄙夷的目光,爱面子的蓝洋无法再在那里多呆一钞钟,是啊,为了虚荣,竟然将自己的女儿迷倒送给别人,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家里,这样的人,只有受世人的鄙夷。


蓝家的那一干佣人们冷冷地看着蓝洋夫妇,在蓝洋叫他们一起走时,一个中年妇女走了出来指着蓝洋的女人愤怒地道:“我们不回去,不想去每天对着这个恶毒的女人,蓝先生,我真怀疑你们是不是真是星夜小姐的亲生父母,你们要带她回家,为什么又要这么害她,为什么,你们不是人,是禽兽……如果不是安全厅的人要我们保密,我们一定让世人好好看看你们的禽兽面目。”


原本呼来唤去的佣人们愤怒又鄙夷地看着夫妇俩人,一个个都甩头离开,蓝洋怔怔的任由他们骂自己,最后低着头离开,连招呼都没有向旁边的女人打一声。佣人们的话在他的脑中回荡,


“禽兽!”蓝洋发出了悲凉和笑声,身后的女人脸上悔恨又痛苦得扭曲。


~~~~~~


转眼三个月过去,叶天涯依旧杳无音讯,韩老和徐克铭的人已经放弃了对叶天涯的寻找,徐克铭也被调回了北京,由于安全厅的封口命令,星夜的事情并没有为外人所知,知道的也只是星夜从坠楼身亡了。不过叶天涯一夜之间白了头的事情被尹超给何思思宿舍的几个女生讲,然后一传十,十传白,成为了校园里的佳话,叶天涯的失踪,更是被人说成了是为星夜殉情而死了,对这种说法,就连尹超和司马如烟等四女都已经相信了,已经认为叶天涯已经不在了。


世事,被人传过之后,就最多在人们的心中打上一点记号,如果没人提醒,那么人们就会渐渐的将它淡忘,叶天涯和星夜的话题,已经没有人再提起了,世界,还是原来的样子,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


然而,有人却不但没有的忘记了叶天涯,而且还每天不在盼着他回来,司马如烟,欧阳馨儿等飞龙战队的四女,还有一个就是林思音。叶天涯的事情,是李蓝雨告诉她的,当她听说叶天涯很可能是为了星夜殉情了的消息时,和前去告诉她这一消息的李蓝雨抱在一起痛哭了一场。


林思音是个坚强的女人,哭过之后,她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只是少了许多笑容,工作多了几分拼命的成份。


“我相信你还在这个世界上,不然你不会不给我打声招呼就走的,你交给我的事情,我一定给你办好,我给你将地产公司办大,等着你回来”林思音站在办公室窗前,看着几十层楼下面川流不息的车辆,坚定地自言自语道。


~~~~~~~


正如林思音所想的那样,叶天涯没有死,而第一个知道叶天涯没有死的人,也正是林思音。


这天林思音正在与星夜快递和天涯地产的经理谈事情,电话响了起来。当她接起电话来看到上面的号码的时候,在两个下属的面前也忍不住失态。泪水夺眶而出。拿起电话就往外走。


“喂,你在哪里啊,我们找了你三个月了,我们都以为你已经跟着星夜去了,你……你快回来,我们……好想你……好,什么时候要……好,我这就去给你找……好的,四个人住的?………好,我明白了,你现在在哪?我找好房子来接你,…………那好吧,我马上就去”


林思音收好线擦干泪水才让两个部下先回去,自己叫上助理任静和保镖方娟匆匆离开。


“林这是怎么了,好像刚才她看到电话的时候哭了”


“我怎么知道,”


“不知道?呵呵,公司里谁不知道路经理一直在追求林总啊,看看林总刚才的样子好像是出了什么事,你都不关心一下吗?这可是你关心她一下的好机会哦。”


“得了吧,周经理,你别说我了,别人不知道你喜欢林总,我可是清楚得紧呢,呵呵,你自己想做什么就做吧,去关心林总去啊,不过,我们可是公平竞争,到时候不管谁脸谁负,都别怪对方哦”


“呵呵,路经理说笑了,我哪敢喜欢林总啊,人家可是商界火凤凰,我可没有路经理那样的魄力,呵呵,再见了路经理,祝你的天涯地产快点发展起来,好好表现一下,林总说不定会看上你的。”


两个经理你一言我一语,暗暗的较着劲离开,而这时的林思音已经到了香格里拉小区的售楼部了。


~~~~~~


叶天涯出谷给林思音打了个电话之后,又返回了天涯谷,冰霜冰雪正陪着一个不断发出欢快笑声的十七八岁的女孩在亭子里玩耍,看到叶天涯回来,冰霜忙向那个女孩笑道:“小夜,你哥哥回来了哦”


“哥哥——抱抱”女孩回头看到叶天涯,张开双臂对着叶天涯。语气像个七八岁的小女孩一样。


叶天涯微笑着走上前,将女孩从她坐着的石凳上抱起来,然后自己坐下去,将女孩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