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儿本色 男儿本色 第四章 艰苦岁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6/


第四章 艰苦岁月


徐虎日记:2000年12月10日


到新兵连已经一个星期了,不知道村里现在还好吗?这一个星期,我每天的训练就是军姿,体能,内务。虽然很枯燥,也非常的雷,但我想,我能挺过去。班上得战友都还行,睡在我上铺的刘涛,虽然他常常会偷偷在我面前摆弄一下他从家里带来的护肤品,然后笑我“没见过吧,土包子”,但我感觉,他人还行……


——————————————————————————————————


不知不觉,新兵连的生活就快一个星期了,这段日子,班长赵刚可累得够呛。为了新兵们能快速具备军人的素质,全班没少加过小灶。每天息灯前,赵刚天天都会要求新兵们加练体能。俯卧撑,仰卧起坐,这些都是家常便饭,不让你练个浑身大汗,他是不会让你睡觉的。刘涛他们暗暗叫苦,心中大骂班长没有人性。


赵刚脾气不好,全班几乎所有新兵的屁股上,都留下过他的脚印。这两天,赵刚着重训练了全班新兵们打背包等科目,凭他的经验,他知道,离新兵连的第一次紧急集合不远了。部队中,连与连,班与班即是兄弟,也是对手,各班都暗暗较着劲,赵刚可不想自己的班,在全连面前丢人现眼。


入夜,伴随着熄灯号的吹响,营房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刚才还灯火通明的营地,一下子沉静在一片夜色中。


1排2班的新兵蛋子中却有人却怎么也睡不着。他们怕紧急集合不知什么时候会一下子冒出来。班长那重重脚板子,谁都不想再挨。


刘涛在床上用背包绳把被子缠来绕去的,就如同在黑暗中扑捉住了一条正在挣扎的大鱼,床板被折腾得嘎嘎直叫唤。然后没脱衣服就钻进了被窝里。


“这是干什么?”看着头顶的床铺一阵摇晃,徐虎不解的问道。


“嘘,轻点,我这叫战前准备,一旦紧急集合了,就……”刘涛贼贼的笑了笑。


哎,看到刘涛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大伙儿也沉不住气了,都悄悄地坐起来,把枕在头下的棉衣套在身上。虽然没有了枕头睡得很不舒服,但大伙儿心里却一阵窃喜。


一个人闹还行,人一多声音就大了。吵闹的声音惊动了班长,赵刚火了,一声大吼:“睡觉!看你们那熊样,有点出息行不?紧急集合有什么好怕的?”


于是,有些还没有来得及穿上衣服的新兵们便懊悔不迭,只好又缩进被窝里。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久等的紧急集合还没出现,新兵蛋子们紧张得神经慢慢的又放松了下来。


又是一个深夜,经过大运动量的训练,新兵们刚睡不久,便一个个进入了梦乡。“咀——”在睡梦中突然出现一阵撕心裂肺的哨子声!“天那!这哪是哨子声!”刘涛等人被突如其来的哨子声惊醒,不由打骂。


哨音!急促地令人浑身发颤。整个营房香炸翻了天,刘涛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裤子呢?我的裤子呢?”刘涛大叫。


“这呢,接着,快点,我先出去了。”只见徐虎已经装送完毕,挎上水壶和挎包,扎上外腰带,背上了背包,顺手把刘涛的裤子丢了过去。


“不是吧,那么快!“


“我的背包带呢?”


“谁拿我的衣服?”


“妈的,我的鞋子哪里去了?”


营房外,连长张杰整手握着秒表,等待着他那帮没出息的新兵蛋子们。


三分钟……五分钟……十分钟……随着时间的流逝,张杰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终于,在时钟将近跨入第十三个数字的时候,全连终于集结完毕。


“这就是你们的速度”张杰有点火了,“整整12分48秒,要是在战场上,你们早就全给毙了!”


“现在听口令,全体都有,目标,操练场,左转弯,跑步——走。”


由于这是新兵们第一次紧急集合,没有被拉出去拉练,而是带到灯光球场上检查列装情况。就是这短短的几百米距离,一路上就是听见叮叮咚咚的声音,有的背包散开,专备边跑边掉……。


这次紧急集合,1排2班倒数第一,班长赵刚的脸挂不住了,新兵们的日子也更难过了。


营房的西面有一块菜地,菜地是炊事班的。边上有一条长长臭水沟,虽说是臭水沟,还不如说是一条粪沟,散发着阵阵恶臭。


自从第一次紧急集合后,赵刚就没给新兵们好日子过,今天,又把他们带到了这里。


“今天,我们进行强化体能训练”赵刚说道:“全体都有,手脚分别放在沟沿的两边,俯卧撑。”


天呐,刘涛看着这黑黑的臭水沟,直感一阵反胃。


“报告,在这里?”


“是,这是命令”


赵刚这次是真火了,他真的要好好的修理一下手下这帮不争气的兵。他也没不说多少个,数一下新兵们就做一个。开始做的时候刘涛他们还能忍着,慢慢地,时间长了,他感到手在发软,臭味越来越大,他微微看了看身边的徐虎,那小子正憋红着脸撑在那边。哎,不能放松,一放松就掉沟里去了。


终于,班长叫停了,刘涛也暗暗松了口气,他突然觉得,现在的空气是多么清新,不由自主地做了两个深呼吸。


“全体列队”正当新兵们放松之际,赵刚的命令又下来了。他让新兵们面向臭水沟列成一列。


“全体都有,正步——走”


妈的,刘涛心中大骂班长没有人性。前面就是臭水沟,跨一步就正好落在沟里。新兵们纷纷停住了脚步,这时一个身影却直堂堂摔入了水沟,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徐虎。


大家都傻眼了,刘涛死死的盯着徐虎看去,臭水,粪便,烂菜沾满了徐虎的全身,不由得让人感到阵阵恶心。


“立正”见大家几乎都没反应,赵刚心中的火又嗖嗖的往上窜来,吼道:“怎么都想造反?”


“徐虎除外,全体都有,流水作业,向前一步走!”


大家都没有动,在等刘涛。因为他是排头兵,他不动后面的队伍就不能动。


“排头兵,你听到没有?”赵刚大吼。


刘涛傻了,只是就这样下去,……心里在想,脚仍然没有动,全身肌肉绷得紧紧的。


赵刚走到背后,对着刘涛的屁股的就一脚。说来也怪,这一脚却没踹动他。


“报告,我自己会走。”看着眼前一身污渍的徐虎,刘涛火了,“你不就想整我们吗,我死给你看。”眼睛一闭,摔了下去,坐在了沟底。


“给我站好,后面的动作!”


“咚,咚”的几声,其他新兵们也都跳了下来……


现在的城市孩子往往娇身贯养,但是自尊心确是很强的,刘涛就是这样,看着徐虎那样,看着班长的态度,他心里那股倔劲被激发了,从先他没想过要当个好兵,但他要证明自己,他不想让别人看不起。


回去到宿舍后,刘涛他们把衣服丢桶里泡着,泡了几天,那里还有阵阵的臭味,然而就是这几件充满臭味的衣服,将来带给刘涛徐虎他们不仅仅是回忆……。


当天晚上,班里一些新兵委屈得哭了,刘涛心里也很郁闷,他找了徐虎出去散了散心。他感到,这个呆呆的“土包子”会是自己一个很好的听众。


朦胧的月光,透过厚厚的云层,晚风吹过营区的小树林,发出“嗡嗡”的声响,这一夜,他们聊了很久,也正是这一次,让刘涛对徐虎有了更深的认识,对他有了种刮目相看的感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