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代,毒药和蒙汗药一样,用毒之起源虽已不可考,但给人的那种风云变幻、神秘莫测的感觉一直不曾减少一丝一毫。毒药的用途比蒙汗药更广,不仅经常被用于政治斗争和战争中,在古代一些小说中,毒药更是占据着重要地位,是不可或缺的主角。



看过《神雕侠侣》的人一定都记得杨过中过情花之毒。后来解毒用断肠草以毒攻毒。断肠草本来是古代最著名的毒药之一,根、茎、叶都有剧毒。据记载,吃了断肠草肠子会变黑粘连,人会腹痛不止而死。一般的解毒方法是洗胃,服碳灰,再用碱水和催吐剂,洗胃后用绿豆、金银花和甘草急煎后服用可解毒。



再比如《水浒》中写到的三种毒药:砒霜、水银、鸩酒。分别写在书中的第二十五回“王婆计啜西门庆 淫妇药鸩武大郎”及第一百二十回“宋公明神聚蓼儿洼徽宗帝梦游梁山泊”中。



鸩酒入毒



在古中国,人们多用从动物、昆虫、矿物、植物中的提取毒物,毒死人的渠道数不胜数。毒药的种类更是让人惊叹,除了上记述的断肠草、砒霜、水银、鸩酒外,还有钩吻、乌头、牵机药、情花、金刚石等等。在所有的毒药中,鸩酒入毒算是最贵族的。



据《山海经》记载,鸩比鹰略大,羽毛紫黑色,长脖,赤喙。传说鸩专吃毒蛇,蛇毒渗透到鸟体的各个器官,连喙和羽毛都有毒。



鸩的屎拉在石头上,石头也会腐烂如泥;鸩的巢下数十步之内寸草不生;鸩鸟饮水的小溪,各种鱼类都会被毒死。剧毒鸩酒就是用鸩鸟的羽毛在酒中浸泡而成,人饮少许就会立刻毙命。因此成语“引鸠止渴”比喻只顾眼前,不虑后患。颜师古注引应劭曰:“鸩鸟黑身赤目食蝮蛇野葛,以其羽画酒中,饮之立死。”李时珍在《本草纲目》禽部中记载其毛有大毒。入五脏,烂杀人。但古代很多毒药都可以以毒攻毒,鸩也不例外,李时珍同时在《本草纲目》中写道:人如果被毒蛇咬了,用鸩鸟的角质磨成粉末,敷到伤口上,可立即止毒。



后来,鸩酒发展成毒药的泛称,通常毒性大的毒药炮制的酒都可称为“鸩酒”。但鸩这种动物是否存在仍需考证。



为防篡位 吕后赐鸩害齐王



历史上用鸩酒毒死人的事件不少,一直以来都是宫廷中施行阴谋诡计时常用的手段。《汉书?齐悼惠王传》就有这样的记载:“太后怒,乃令人酌两卮鸩酒置前,令齐王为寿。”说的是吕后为防篡位,赐鸩害齐王的事。



那是公元前195年,刘邦死后惠帝刘盈继位,为了扫除其他人对帝位的威胁,吕后先是把赵王如意召到长安,用鸩酒毒死。于惠帝二年(公元前193年)又用同样的方法谋害齐王刘肥,但未得逞。



刘肥入京后,得到了惠帝刘盈的热情款待。就在刘肥和惠帝刘盈推杯换盏之时,出现在宴会大厅,吕后悄声吩咐随从,准备两杯鸩酒,命刘肥饮下此酒。不知内情的刘盈,也要喝下鸩酒,被夺下。刘肥觉得蹊跷,便假装酒醉离席。事后,才明白吕后当时给他的是鸩酒。



为揽权 鸩酒害亲子



另有《汉书·霍光传》记载,汉武帝死后,卫尉王莽(字稚叔,非篡汉的王莽)和大将军霍光共同辅政。武帝有遗诏封霍光等三人,其实并不包括王莽。



王莽的儿子对遗诏生疑,怀疑是伪造的,霍光得知此事很是生气,严词责备了王莽,王莽担心得罪霍光,殃及自己的地位,就鸩杀了自己的儿子王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