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爱情亲情友情征文]父爱如山

相对与母爱而言,父爱其实是经常被忽视的,或许是母爱过于沉重,因此就将父爱掩盖了许多

幼年时的记忆其实也是模糊,大致还记得自己常坐在父亲的肩膀上招摇过市,当时也并不觉得父亲的高大或伟岸,能有记忆的是从小学到高中,父亲似乎没怎么批评过自己.

父亲是名老兵,经常给我们兄弟俩讲过去部队的事情,平时话不多的父亲,讲到部队时总是眉飞色舞,滔滔不绝,全然不顾他要说的故事其实已经说了多少遍.年青无知的我,对此很是反感,常常私下里埋怨父亲.

高中毕业以后,没能考上大学,由于受了父亲的影响,也萌生了要去参军的念头.

母亲是极力反对,看得出,父亲虽然表面上没说什么,其实内心很是激动,谁不愿意子承父业呢.为了达到目的,我躲到二楼不再下楼吃饭.母亲很生气:让他不吃,我看他能倔到什么时候.

只是苦了父亲,一边做母亲的工作,一边做我的工作.

等到母亲点头时,征兵工作已经开始了一段时间,父亲又动用了他的社会关系,战友们,为我争取了最后参加体检目测的机会.

在离开家乡之前,我忙于和同学再见,只是在离别前的最后一夜,才和母亲聊了半夜.几乎没给忙于招待的父亲说上几句话,也没有去体会父亲的感情,似乎也认为没什么.

到了部队以后,在家信中总是充满了对母亲的思念,虽然给父亲也带了几笔,但回信总是父亲回的,不外乎是家里平安,安心工作一类的话语.

直到服役两年探家时才知道,父亲为了增加家庭的收入,停薪买了一辆货车在跑运输.

望着父亲消瘦的身体,心里似乎有很多叮嘱的话,碍于面子,话到了嘴边也没能没说出来.

到了返回部队的时间,父亲找了一趟跑武汉的货,要将我和一个战友送到武汉去.

那时的道路不象现在,为了赶上火车,我们在半夜就出发了.车到了仙桃时,在有路灯的地方(怕人偷货物),父亲说了一句:我睡十分钟.然后就座着睡着了.

我是不忍,但也没办法在十分钟后将父亲叫了起来.

到了武汉,父亲将我和战友送上了火车,突然又跑出去买了几个面包,塞给了我们.然后将身上所有的钱(也不多,路上不安全)全部掏出来,塞到我手里,说:钱是人的胆,有了钱就不怕了,该用钱时就用钱,不要紧自己了.

我知道,父亲其实还没有吃早餐,他却将身上全部的钱给了我.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不顾自己穿着军装,不顾是在人群拥挤的火车上,望着父亲离去的身影泪流满面.

战友只在旁边安慰我:看你,你是走了,你父亲这会会多难受.

火车开动了,我仿佛看见父亲转过了身,双手也在脸上擦拭着什么.

转眼间,我也离开了部队好多年,成家立业,也为人父了,这才理解了父亲当年的絮叨.特别是自己在谈到部队生活时眉飞色舞,也就理解了父亲当年的感觉,每个人在心中总有值得他最去珍爱的一段时光呀.

正是他的信件,让我从新兵连的煎熬,初到老兵连的迷茫,入党前期的焦躁,选择退伍的浮躁里一步一步踏实的走了过来.

是他,让我成了一个能自食自立的人,虽然不一定为社会创造太大的贡献,但至少不会去危害这个社会.

父亲已经老了,他的背已经不再挺直,他的眼神已经在逐渐的失神,但他,是我最爱的人.

趁着现在,我要好好的去爱他,在他能感受的我的爱的时候,在他抚育了我自己却老下去的时候,多听听他的唠叨,尽管,他说的我可能已经听了数百遍.

父爱如山.




------此贴昨天和原创一起加了精华, 但是不知何故一直没显示, 特此补上. 抱歉-----huazhiqiao

本文内容于 2007-12-9 16:13:36 被songz_lg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