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2/



最早发现目标的是舰艇侧向排列的声纳阵,而它仅仅是潜艇多功能声纳的一个子系统,它的主要部件安装在舰首的一个大约15尺的整流罩,它给主声纳和被动声纳提供辅助,它由舰首沿着艇壳两侧排列着。现在,声纳兵们忙得不可开交了。

“你那方面得到了什么?”声纳军士长朝声纳兵大声问道。

“不规则!”声纳兵回答。“一点也不规则!”

立即取下一根带有双向插头的专用联线,将它分别插入声纳器及示波器中,然后调节着音量开关,力图分析出信号的图像。可是仅仅得到了几秒钟不规则的正旋波。

一旁的声纳兵被这一现象弄得一筹莫展,“真有一点奇怪,但是听上去却很规则。”

“也许是水壁的干扰。”

“可能是!可能不是!”士兵不能肯定。

“你说的极有道理!”声纳军士长很赞成,紧接着大声地吩咐道,“联上终端,要想弄明白是什么样的原因,我们如今只有依靠它了。”

希望所寄托的是一台极特殊的计算机,它使用一种最新的数字处理系统。在这台计算机的里面有一个磁泡存储器,它能够宽裕地满足一个潜艇中队的计算处理要求。自从蓝盾号核潜艇研制成功后,就在它的上面装备了这种设备。这种设备的强大功率是让人啧啧称奇的,因为它能够处理声纳检测到的所有数据,并且自动地进行分析,排除环境噪声以及海洋中其他的自然声音,再通过各种舰船所特有的声音程序加以运算。

无名的信号被固定下来,强大的运算很快把结果呈现了出来。

“是螺旋桨的声音。”声纳兵说道。

军士长很赞成,“没错!是螺旋桨的声音。”

“长官!”操着被动拖曳阵式传感器的士兵叫了起来,“目标动了。”

“而且加速前进了起来。”另一士兵补充道。

“好家伙!我们逮住它!”声纳军士长兴奋无比,“是一艘V型导弹核潜艇,空泡的声音很大,这声音我太熟悉了,”随后他朝身边的士兵道,“把声音放出来。”

当他们把音量开关放到最大,舱壁的扬声器把声音放了出来,顿时声音大作。能清楚地听到推进器运行时产生的空泡发出的啁啾声,还有那核反应堆全力运行时发出的隆隆声。

来自声纳室的报告令舰长再次来到海图旁边。潜艇收到水面舰艇及空中检测平台的信息后,指挥舱主显示器上出现了清晰的图像,的确是一艘台湾从美国人那里新购买的V型导弹核潜艇。当蓝盾号核潜艇上的计算器与岸基计算器联络后,得到了该潜艇的情况资料。在过去几个月的时间里,台湾当局坚信美国人对V型导弹核潜艇的能力吹嘘,一直将它派遣部署在西沙及东沙的广阔海域中活动,意图是很明确的,是想试看大陆方面能不能发现它。事实上它的活动以及所有的行踪一直受到了监视和跟踪。

“妈的!”舰长愤然道,“果然那该死的情况让我们给碰上了。”

副舰长在一旁立即下达命令,“各就各位!方位0—6—1目标航速为16节。”

“也许想逃遁,”舰长几乎上半身附在显示平台上说,“不能让它溜掉!”

潜艇探测的数据传输到赶来增援的水面舰艇,将战术的意图达成了共识,战术被确定了下来。此时的目标正处在东南方向40海里的地方。计算机已经将射击目标的导弹弹道程序编制完成。蓝盾号核潜艇保持向东航向不变,再过十分钟,目标将进入制导鱼雷的射程之内。一枚艇载导弹将目标紧紧锁定下来,并且汇报给岸基海军指挥总部。

在南方海军基地总部战术指挥中心室里,海军中将雷延平站在模拟海域显示平台边。中将有着典型的军人风范,背挺得笔直,如果不往下瞧视的话,他仅仅只能转动头部去做下垂的姿势。事实上腰部很难往下弯。

二十年前,中将还是一艘战列舰上的舰长。就在那次著名的西沙群岛的争夺战中,他指挥的战列舰被四艘菲律宾的装备上远优于他的同级型战舰包围了,经过了一番浴血激战,击退了他们并且击沉了一艘。那场海战使他失去了一百多名战友,战列舰受到了重创。他也差一点壮烈牺牲。一发炮弹在指挥舱里爆炸,炸飞的铁片如同砍刀一样,差一点将他拦腰砍成两截。如今的身上有几十处是由钢制成的骨架来支撑着身体。

“现在的情况怎么样?”海军中将望着显示平台上的亮点问道。

一个红点代表目标,一个蓝点代表蓝盾号核潜艇,三个绿点是表示着水面舰艇的数量与方位。

“一时还不能肯定!”参谋长回答。“基地收到蓝盾号核潜艇发来的声纳数据,经过反复对照后,确定了他们的发现是相当正确的,的确是一艘V型导弹核潜艇。我们的情报部门及空中侦察平台也进一步地证实了这一点。”

“一艘V型导弹核潜艇!”

“是的,中将!”另一位参谋长急忙汇报,“四个月前,台湾当局从美国人那儿购置了二艘V型导弹核潜艇。卫星提供的资料很充分,一艘仍停泊在高雄的军港中,这一艘是四天前离港的。”

“有水面舰只的协助吗?”

“没有。”

“真不可思议!”

单从战术上讲这种做法是行得通的,但是,在执行巡航任务时那就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从原则上讲是很明确的,为了尽可能地使潜艇有效地行动,就必须要有外来的协助。水面舰只的首要任务是充当潜艇的保镖角色,把敌方的注意力从潜艇的周围引开,然后再充当猎犬的角色,帮助把猎物赶到猎手那里去,由于双方都在行动,自然就形成了辅助的形式,更为重要的是,形成了一种立体式的掩护网。

“为什么会是一艘单独的潜艇呢?”

中将的话一时使众人面面相觑,大家都在尽量去挖掘大脑里与这种情况相符合的记载。海军上校参谋长打破了沉默,他阐述了自己的观点,“有两种解释,头一种解释是给东沙群岛上占据的几个岛屿运送给养,但是,这种分析的根据是很难立住脚的,让潜艇来担负这类繁杂的事情显然不合适。其二的解释是他们明显的意图和特别的用意,目的是试探我们能不能发现它,我认为是后一种。因为我军重新确定了巡航专线,已经把那几个岛屿包括了进去。如果他们继续去驻扎军队,除非政治上有了改变,要不然是难以实现的。”

“第二个分析符合逻辑,”中将道,“我方现在的情况如何呢?”

水面舰艇指挥员来到了显示平台边,先前他一直在看手中的文件资料。

“我方有一艘巡洋舰和两艘驱逐舰已奉命赶往了该海域。这三艘舰只本来就是协助蓝盾号核潜艇进行巡航任务的。”

这时显示平台上又有一红灯亮了,他用手指着道:“这是我们的另一艘汉级型核潜艇及其协助它的两艘舰只从另一方向赶来。”

“几乎形成了一个以目标为中心的大三角形。”

“是的,中将!不久就会成为现实。”

“战术是怎样布置的呢?”中将继续地问。

“蓝盾号核潜艇准备由海沟处朝目标出击,”指挥长回答,“倪浩然舰长准备出了这个峡谷就朝目标发射制导鱼雷将其击毁。”

“海沟有多长?”中将眉头紧锁。

一直未说话的军官回答道:“海沟狭长300公里,起至东经197度,北纬28度,由巴士海峡延伸到太平洋。第二是海沟结构很稳定,海底最高的山峰离水面70米,海底山峦很复杂,沟型狭窄。潜艇在这儿活动极其困难,要想从这条大海沟中出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必须时不时地停下来用声纳测定位置。”

“马上发电报告诉蓝盾号核潜艇,”中将急切地说“别采取过急的行动,耐着点性质在后面跟踪。”

“现在我有一个想法。”中将朝大家做了一个合围的手势,“能不能这么做,有多大的把握将它严严实实地包围起来,并加以捕获呢?”

“中将!”潜艇指挥长很可能觉得想法还不太成熟,于是欲言即止。

“说说看法,”中将鼓舞道,“我知道会有许多的困难。虽然V型导弹核潜艇不是最先进的潜艇,但它也属先进的行列里,如果捕获它,得来的效果比击毁它更好一些——你们的看法如何,这计划行的通吗?”

此话引起了整个指挥室里一片沉默。

“看来这个计划有点行不通是吧!”中将扫视众一眼后继续道,“作为一个军人,一个中国军人,应该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事!中国军人一直是打破常规去创造军事典故的军人,这个看法你们同意吗?”

“我同意这种看法。”

“显然,你有看法对吧!总指挥同志!”

“是的,中将!”总指挥道,“从理论上讲是行不通的,恕我直言。”

“我只是想让我们来创造军事奇迹。”中将向大家表明自己的想法。

然后他一眼不眨地望着对方。

总指挥知道自己坚持不下去,他说“您比任何一位将军都固执,中将同志!”

中将会心地笑了笑,很自信地说:“我知道我的想法会感染你们。”

“是的,中将!我得承认,但是中将同志!我不得不提醒您,这是在冒险!”

“一种有把握的冒险对吗?”

他本想反对,但还是点了点头。“您的想法很对,各位同志!就让我们来创造——试着创造军事典故吧!”他朝大家做了一个手势。

当众人围站在显示平台周围后,他用手在显示平台上划了一条半弧形的弦线:“只有把它赶到该水域,计划才可能成功。”

“的确只能这样。”潜艇指挥员插进话来赞成道。

从以往的经验,以及积累的经验告诉了他,如果想在这水域捕获猎物显然是行不通的:“只能把它赶到巴士海峡去,赶到以南的方向,不能让它呆在这片水域里。目前该水域几乎是通天的大道,海洋的深度几乎深到了科研潜艇才能到达的深度。V型导弹核潜艇最大的下潜深度接近一千米,如果不实行有效的迷惑战略战术,它很可能像癞皮狗一样,扑在海底慢慢地腮动,溜出包围圈。”

“有什么好的建议呢?”中将问。

“有一个办法也许成,也许不成,”指挥长说,“只能使目标往一个方向上去想,那就是让它误认为碰巧撞上了我军在演习,迫使它不得不改变航线,但是我仍然有所担心。”

“哪方面?”

指挥长脸面上露出了顾虑的神态,“V型导弹核潜艇上有26枚舰载导弹,这种威力是让任何人不得不去考虑的事情。当目标选择了海沟去航行,发觉上当后,并且又确信自己进入了圈套,什么样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因为人的情绪太容易受到外界的影响。事情假使不往我们预料的方面发展,还不如按现在的战术将其击毁。”

“说实在的,我也拿不准,”中将坦白地说,“一旦我们的舰只处在目标锁定的射击范围内,简直毫无办法。不过我们有一班善于生事的人士,这下他们有事可干了,我命令计划付诸实施。”

此时,蓝盾号核潜艇驶出了海沟。舰长下令潜艇放慢速度,他也学习西方的那一套缓慢的漂移技术,等待猎物出现。然而此时此刻,舱壁的扬声器传来了声纳兵的漫骂声,显然是有意这么做得。为的是让上级知道他们的意图。

“他们怎么会这样干!”

“什么情况?”

“目标开始逃遁,水面舰艇难道不知道被动声纳对导弹核潜艇比较迟钝,水面舰只是在拆我们的台。”

出现这种情况太意外了。

“他们在前方搞什么鬼?”

“不可思议!”

“现在目标方位多少?”

“方位没有变!只是加快了速度。”副舰长道,“已逃出了制导鱼雷的范围。”

“报告!”一名通信兵来到了指挥室。

“快说内容吧!”

“命令我们撤离!”他说,“在我们即将前往的海域里,再过十分钟,我方将在那儿举行海军战事演习。现在很多的演习舰只已经赶赴了预定的海域。”

“撤退!”舰长简直不敢相信,蓝盾号核潜艇竟然会收到这样的命令。他不由地对突然举行的演习,开始猜思起来。

“我们绕开演习的海域,”海图员说道,“如果用最快的速度,我们仍然能拦截住V型导弹核潜艇。”

“就按你的说想实现了之后,又怎么办?”

“这!我们不是先前已经有了一个作战方案了吗?”

“现在已经不行了?”

“出了什么事?”

“撤退。”

“撤退!”

“是的,这是命令,海军部发来的命令,撤退!现在遵照命令,执行撤退!”舰长很不满意地下达命令。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