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防卫大臣:中国对日本威胁是零 该道歉就道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本防卫大臣石破茂


强调中国没有恶意 主张日本反省战争


“为发展日中关系,做出与别人不同的努力,希望能够开辟两国交往的新局面。”——石破茂


石破茂简历


目前是日本防卫大臣,日本国会众议员


1957年2月4日,生于日本鸟取县八头郡


1976年3月,获当年全日本学生法律辩论会第一名


1979年3月,毕业于庆应义塾大学法学部


1986年7月,首次当选日本国会众议员


1993年,宣布退出日本自民党


1994年4月,加入日本新生党


1994年12月,参加组建日本新进党


1997年3月,重返日本自民党


2002年9月,出任日本防卫厅长官


2007年9月,出任日本防卫大臣


日本防卫大臣石破茂是战后出生的一名年轻政治家。2002年,他曾出任日本防卫厅长官,今年9月,他临危授命,入主近来丑闻不断的日本防卫省。石破对历史问题有着清醒的认识:他承认日本声称要建立“大东亚共荣圈”是对侵略战争的一种诡辩;他承认南京大屠杀是史实;他承认当年日军参与了“慰安妇”问题;他反对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


11月21日,石破茂在日本防卫大臣办公室,接受了《世界新闻报》驻日本记者的独家专访。


“中国对日本的威胁是零”


在石破的办公室坐下,《世界新闻报》记者对他说:“大臣,我知道你很忙,我们开始第一个问题好吗?”石破痛快地回答:“好啊。”采访就这样开始了。


石破说:“建设日中两国能够相互理解、相互帮助的合作体系,这是我作为防卫大臣的基本想法。在日本,无论是在国会议员中,还是在部分国民里都有一种论调,认为中国对日本来说是个威胁,日本应该做好准备防范中国。什么叫威胁?我认为首先应该具有一定的能力,然后要有侵略别国的意图,这两者都具备才能造成对别国的威胁。中国有能力,但能力和威胁并不画等号。我要强调的是,中国丝毫没有侵略日本的意图,因此两者相乘,中国对日本的威胁等于零。”说到这里,石破加强语气,再次表示,他认为中国对日本的威胁是零。



石破接着对所谓“中国威胁论”做了进一步的批驳。他说:“有些人老喊着中国是日本的威胁,但是他们从来不分析中国什么地方对日本造成了威胁,中国为什么要威胁日本,我一贯认为那种说法是错误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该道歉的就应该道歉”


石破茂告诉《世界新闻报》记者:“我在任日本防卫厅长官时,没去靖国神社参拜过。二战时,当时日本的战争领导人强迫什么都不知道的日本老百姓上前线打仗,打一场错误的战争。我不去参拜靖国神社,因为我一直认为那场战争是错误的。许多日本人都是那场战争的受害者,还有许多中国人、朝鲜人和其它亚洲国家的人民。日本每一个人都应该对那场战争有一个清醒的认识,要认识到日本当年为什么会走上错误的战争道路,只有这样以后才能和中国人民友好相处。”


石破强调:“对于过去那段历史,我的态度是,该反省的就应该反省,该道歉的就应该道歉。要充分认识到,在那场战争中,中国人民是受害者,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


石破提到,在日本有些人不承认有南京大屠杀,有些人认为当时并没有死30万人,并以此来否定南京大屠杀的存在。但他认为,具体死了多少人和有没有发生过大屠杀完全是两回事。


在说到“慰安妇”问题时,石破的态度也与许多日本政治家不同,他说,在日本,关于“慰安妇”问题有着各种看法,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当年日本军队确实是参与了。“我们不能说没有发生过南京大屠杀,也不能说不存在‘慰安妇’问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深圳”号驱逐舰开始对日本的访问,上方是引导

中国军舰进入东京港的日本“雷”号驱逐舰



日中军方交流很重要


石破认为,日中两国体制不同,所以更应该相互沟通想法,建立一种坦诚、互信的关系。他说:“今年8月中国的曹刚川国防部长来日本访问,更早的4月中国战略学会会长熊光楷访问日本,我向他们两位都介绍了日本自卫队的情况。10月的时候,中国人民解放军校级军官访日研修团来访时,我出席了为他们举行的欢迎仪式,也向他们介绍了日本自卫队的情况。建立相互信赖的朋友关系是很重要的,当然有些不便公开的事项除外,日中双方都应为此做出努力。”


中国国防部长曹刚川访问日本,参观了横须贺海上自卫队基地。11月28日,中国军舰将开至日本港口,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军舰首次到访日本。在谈到日中军事交流时,石破对《世界新闻报》记者说:“两国军队相互交流,这很重要。我和曹刚川国防部长、福田首相和胡锦涛主席、***总理之间的交流和建立互信关系固然很重要,但是军人之间的交流也很重要。本月底,中国的军舰来日本,意义很重大。日本一般国民能够上舰艇参观,这件事意义非凡。”


石破又说,希望今后除了中国海军和日本海上自卫队的交流外,两国的陆军和空军也能进行交流(日本称陆上自卫队和航空自卫队)。石破还透露:“用不了多久,日本海上自卫队的舰艇也将访问中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0月27日,石破茂欢迎解放军军官访日团(中新社图片)


为中国防长的晚宴感动


当记者问石破去过几次中国时,他一下子把他的男低音提高了八度。石破说,他自己也记不清了,大概有八九次。他说:“我很想每年去一次中国,不过现在在这个位子上,这样的奢望恐怕很难实现了。”


石破回忆说,4年前他任防卫厅长官时访华,在北京见到了***总理、唐家璇国务委员和曹刚川国防部长。他说:“我和***总理、唐家璇国务委员交谈了近一个小时,和曹刚川国防部长交谈的时间加起来总共有4个小时左右。”石破说,***总理是个谈判高手,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还记得曹刚川在会谈当晚,为他举行宴会,并专门给他准备了咖喱饭。“当时我感动极了,因为我曾在自己的网页上写过我最爱吃咖喱饭。看来曹刚川部长真会招待人。”石破说。


最后,记者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纸,请石破为《世界新闻报》的读者题词,石破很爽快地写下了“别开生面”四个字。


人物/PERSONALITY :石破茂曾连喝70杯茅台


石破茂告诉《世界新闻报》记者,他兴趣非常广泛,喜欢做模型、看书、爱听音乐,也经常游泳。但是自从当上防卫大臣,“一点儿时间也没有,根本谈不上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一天下来很累,一有时间就蒙着头睡觉。”石破还说,没想到自己会被任命为防卫大臣,感觉太突然了。


其实,石破茂早在2002年就曾出任防卫厅长官。当时为了迎接访日的俄罗斯防长,他还曾经不眠不休两个晚上,亲手制作了一个俄罗斯航母的模型送给对方。


石破说,平时他并不怎么抽烟,但在考虑问题的时候,就少不了要吞云吐雾一番。自从当上防卫大臣,他每天抽烟的根数大大增加了。


记者早听说石破有“酒豪”之称,但他却抱怨说,自从当上大臣,喝酒也受限制。“我一喝酒,日本媒体就瞎说一通,真让人讨厌。”石破得知记者给他带了一瓶茅台,显得很高兴,他笑着说:“是茅台?不是绍兴酒?”接过茅台,石破又说:“这酒可贵了,不过我可以喝两瓶。”石破向记者透露,他4年前出席中国国防部长曹刚川为他举行的宴会时,曾经接连喝了70杯茅台,而且完全没醉。


石破有两个女儿,一个上大学,一个上高中。现在,他每天早出晚归,几乎和女儿见不上面。虽然孩子们没抱怨过什么,但他总觉得她们心里有疙瘩。石破说:“电视上几乎每天都有关于我的报道,面对那些并不都是正面的报道,孩子能好受吗?”但石破又说,他父亲也是政治家,在他的印象里,小时候几乎没和父亲在一起生活过,这也许就是政治家家庭的宿命。他很理解自己的父亲,但两个女儿是否也理解他,这就很难说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石破茂赠送记者的手书


记者手记/SCENE :走进日本防卫大臣办公室


10月25日,东京某饭店举行宴会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校级军官访日研修团,防卫大臣石破茂等日本军方人士出席了宴会。石破先生的一番幽默致词,使他成为当晚的“明星”,人们争相和他交换名片,照相留念。


《世界新闻报》记者利用上前交换名片的机会,向石破先生提出希望在方便的时候对他进行独家专访。在听了记者简要的介绍后,石破先生略为想了想,然后对记者说:“可以啊,我不会拒绝你的要求,但按正常程序,你要先向防卫省的有关部门提出申请。”


得到口头应允,记者赶紧将各种相关材料传真给防卫省。多次传真往来之后,11月20日傍晚,日本防卫省来电话说:“明天石破大臣可以接受采访,但只有30分钟。”


11月21日下午3点,记者准时来到防卫省传达室。不一会儿,一位年轻职员就把记者带到石破先生办公的大楼。在大楼入口处,记者接受了严格的安检,感觉很像是到了飞机场。在3位职员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石破先生办公室外的一间小会客室。防卫省官房大臣广报课国际广报室的井口室长对记者说:“大臣很健谈,看来前一拨访问者还没走,你再等一会儿。”3点半,记者终于再次见到了石破先生。


防卫大臣办公室很大,少说也有60平米左右,靠窗的一边是会议桌和很多椅子,另一边放着10张沙发,一看就知道,这里经常会有客人来访。沙发后,一边放着几盆白色蝴蝶兰,另一边则是一个大玻璃柜,里面陈列着各种舰艇、飞机的模型。石破先生就坐在位于会议桌和沙发之间的防卫大臣大办公桌后。


简单一番寒暄后,记者赶紧打开录音机开始采访。石破先生语速很慢,吐字很清晰,人也很随和,一点没有日本有些政治家身上的架子,采访因此也格外顺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