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湖东游击队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3)烈士

刘才友 收藏 6 1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4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46/[/size][/URL] [内容简介] “乱花渐欲迷人眼, 浅草才能没马蹄。 最是一年春好处, 绝胜烟柳满皇都。” 川端康复坐在关东良种马上,意气扬扬。汤桂公路修好了,他已无后顾之忧,湖东可运于掌也,他的目光盯上了水圩周塘一线,盯上了桐东抗日民主根据地。对这个眼中钉,肉中刺,他欲拨之而后快。总奈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46.html


“乱花渐欲迷人眼,

浅草才能没马蹄。

最是一年春好处,

绝胜烟柳满皇都。”

川端康复坐在关东良种马上,意气扬扬。汤桂公路修好了,他已无后顾之忧,湖东可运于掌也,他的目光盯上了水圩周塘一线,盯上了桐东抗日民主根据地。对这个眼中钉,肉中刺,他欲拨之而后快。总奈力不从心,皇军的力量也不是无限的。守卫湖东城的七八十个皇军也不是能够呼风唤雨的。他听说方瑛鲁平(生)在钱家墩与国民军176师干了一战,损失惨重,说不出的高兴,他觉得剿灭根据地的时机成熟了。时不我待啊。他立即向安庆大本营报告,要求派空中支援。龟田司令官二话没说,一口答应他的请求。届时将派出五架次战斗机全力支援。

说起来小鬼子正走运,他确定出征的这一天,也正是钱长昊与狗仔部缠战的一天。

一大清早,川端康复立即带着五十个小鬼子百来个伪军,杀气腾腾地扑向桐东陈瑶湖王家泊。

一路之上,闻花香,听鸟语,山野的春天,就是美丽。

蹄声得得,人喊马嘶,只害得沿路的百姓躲藏不迭。

也许是十点多一点吧,日军到达陈瑶湖,也没有休息整队,竟笔直向村里冲杀。王家泊此时竟乱成一团,原来,日军战斗机刚才丢下炸弹燃烧弹,轰炸一通。游击队和民众刚赶回来,救火的救火,整理的整理,忙得不亦乐乎。哪曾想到日本鬼子从天而降?当即被击中在地。方瑛大队长闻讯带着警卫班过来掩护,却哪里来得及?被日本鬼子一阵冲锋,打倒了。大队长方瑛当即中弹牺牲。那鲁平(生)看在眼里,气在心上,从办公室冲出来,举着手枪乱打,也被日军乱枪打死。村里的百姓胡冲乱闯,死伤无数。有那冲出村子的,也给埋伏在外面的伪军打个正着。

顿时,王家泊血流成河,短短一个多小时,桐东抗日民主根据地就没有一个活人。桐东游击队全军覆灭,抗日民主政权无形之中解散了。

那龟田习三郎司令官尤不放心,临到下午四点,在川端已撤回湖东城之后,又派出战斗机轰炸一通,炸得王家泊没有一颗站立着的树。

此时国民党的钱长昊正在小山村组织部队向谷口突围,跟狗仔的新四军湖东游击队激战正酣。

****

等到王家泊被屠庄的消息传进鹰愁谷,传来湖东游击队的耳中,已是第三天了。哪里还来得及救援?狗仔听到之后,竟趴在桌子上哭了。他怨恨自己,如果早就和桐东合兵一处,当不致有今日。可是,谁知道呢?假如我们两三百人归建到桐东,是否就能力挽狂澜,那也说不定。

烈士已矣,生者只能更加努力。

“共死了多少人?”狗仔向报讯的三叔张家好问道。

“说不清。有的说,一百多;有的说,八十多。谁也搞不清楚,许多尸体都被炸烂了。”三叔停顿了一下,说道:“还有一事,不知对你们有用否?章家庄的章节义一听说新四军在王家泊全军覆灭,就决定带本族五十多大汉向周塘复仇,要与周塘决一死战。”

“驻守周塘的一个排呢?”

“听说早已被鲁书记方大队长拉走了。”

“这个败家子,我可是一个整排啊。”

狗仔叫来章节兵连长,说明了情况,章节兵一听大怒,说,我要去会会这位堂兄。狗仔笑道:

“你跟我一道,带着特务排,抓几个兵回来。”

章节兵一听大喜,咱们可说好了,人可要归我,放在别的部队,我不依。可都是我的亲兄弟啊。

狗仔笑道:“那要看你起的作用有多大了。”

章节兵听了,有门!说道:“那可怎么说?咱们先把价钱谈好。说出口的话可不能反悔。”

狗仔笑骂道:“你想当营长,是不是?四个连,就你的人数最多,还不知足?”

章节兵讨好道:“我是替司令着想啊。前个儿吞了国民党一个连,缴获了许多枪,武器放久了生锈不是?再说,你这个司令也要名副其实不是?现在你只有四个连,说什么也只是个营长。我做了营长,你不就是团长了不是?”

狗仔笑骂道:“好你小子,设个套子让我钻。这样吧,这次去,能不费一枪一弹,说得他们参军,人全归你。要是动了真格的,你一个人也想不到。”

“是!不过,我可要带几个人。”

“去吧,去吧,可别跟我耍花招。”

“哪能呢。”

当狗仔他们三十多人赶到周塘的时候,一看,章周两家械斗正烈。周氏明显处于下风。章家五十多人,全是精干小伙子,拿着锄头扁担铁尺跟周氏几十个妇女展开撕杀呢。妇女气力弱,专使一些小巧功夫,用长长的白汗巾沾了水做武器,舞得滴水不进,章家庄的男人可也占不了多大便宜。周塘的几个老头子正在一旁虎视耽耽,还有几个七八岁的小娃娃也手拿菜刀,准备助阵。

狗仔看得好气又好笑,朝天嘭嘭两枪。那些激斗正烈的人们,不觉停下来,各自散开。

周塘老人见了,高兴喊道:

“狗仔司令来了,我们有救了,我们有救了。”

狗仔站在坝上,神气活现,大声地训斥章氏:

“你们还是人吗?小日本鬼子杀中国人,杀得还不够吗?还要你们来添几个?你看,一个个大男人,跟妇女老人孩子在一块打,你们有脸是不是?你们知道周塘的男人做么事去了?都参加革命打小日本去了!哪像你们,一个个地,逞什么威风?”

为首的一个汉子说道:

“这是章家跟周家的事,跟你们新四军无关,你们少掺和!不然,可别怪大爷不客气!”

“好,好,我就想看看你章节义大爷怎么不客气!”

章节义只一呆,想了想,说道:

“够爷们,咱们不用枪,干一场。看看谁厉害!”

“章大爷,白干可不行,咱们得有个彩头。”

那章节义听了之后,心想,看你瘦猴子似的,能有多大力气?于是下了狠心,说道:

“咱们今天一对一地干,不准用枪,你打败了我,我带着这五十人跟你走。你要输了呢?”

“我输了,给三十杆枪给你们,并且不再过问章周之事,这,总行了吧?”

“这,这,行!”章节义心里可乐开了花,早就想要枪了,就是搞不到,现在天上掉馅饼了,不拣白不拣!

狗仔却说,“你能代表这五十人?到时,你一败,他们都逃了,我哪能里找去?”

章节义气得要死,这小子竟然怀疑我的威信,咱兄弟干过说话不算话的事吗?

“你放心,只要你能赢,我们不说二话,乖乖地跟随你。”

狗仔说了声好,扔了手枪,走下坝子,来到章节义面前,双手抱拳,说了一声,请。

两人顿时拳来脚往,战在了一起,两边的人都喊好,加油,现场气氛十分火暴。

那章节义何曾把精瘦的狗仔放在眼里?一上来就展开了急攻,想一下子将狗仔打倒,显显自己的威风,抹抹新四军的脸面。

狗仔却抱定了稳扎稳打的态势,只一味地防守,左闪右躲,不跟章节义正面交锋。他吃亏在力气小,体力较弱上。所以,一上来,就采取了守势,只守不攻,只让不击,把个章节义险些气疯了。拳拳生风,脚脚带劲,哪知全击在空气上。不由得怒发冲冠,呀呀地乱叫。

章家庄的小伙子在一旁看了,嗤笑连连,喝狗仔的倒彩。

整个周塘,只听到一片喊打之声。

章节兵连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也觉得狗仔一味闪躲,不够好汉。

只有几个周氏老人,拈须而笑。

一个小孩问:“爷爷,他们谁能赢?”

“当然是张司令喽。”

“可他一手都没还?”

“他无须还手,大狗熊就要败了。”

场上,章节义的拳脚渐渐慢了下来,呼呼地直喘粗气。看样子力气差不多使光了。狗仔一个闪身,绕到他身后,双手插进胳膊,轻轻一送,章节义当即跌倒在地,动不了了。

章氏子弟都叫不算,再来,再来,很是不服。

狗仔拍拍手,笑道:

“你们不服是不是?那好,你们再挑选三人出来,再在我的人中任由你们挑选对手。三场两胜,怎么样?这样,再输了,服不服?”

一个楞头青站出来,说,如果说这样输了,谁不服,**他大爷!

“那好,再来!”

当即章氏后生挑了三人,再在游击队选了三个,三对三的撕打起来。强将手下无弱兵,看似平平常常的三个新四军战士,一上场,就变得生龙活虎起来,双方的对攻,比刚才要好看多了。

那章氏后生从小练武,个个自恃了得,现在得着表现机会,哪一个不奋勇当先,使出十八般招数,均被新四军战士一一化解。斗得急了,双方撕抱在一起,摔起跤来。这一下,武艺用不上了,全靠蛮力,游击队在山里训练了体能几个月,岂是白费?渐渐地,又是游击队占了上风。旁观的章氏后生,急得直跳脚,却也没用。败了,又败了,他们耷拉下高傲的脑袋,跟在新四军后面,参军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