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虎 惊天大事 第六章 秘 密 潜 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2/

一艘“R”级柴油动力潜艇(国产033型,1965年下水)正缓慢游戈于在距T市12海里的地方。艇内狭小压抑的空间,轰鸣的噪音让所有人都烦躁不安。我一边帮夜鹰检查潜水装具一边重复着潜水时每一个需要注意的细节。由于事发突然,三个新兵还有很多科目的训练没有完成,潜水、跳伞这些高难度科目都还处于理论学习阶段,而在上述两种环境下,一个大意就会让你付出生命作为代价!

“我再重复一遍,一会进入鱼雷舱以后,你什么都不用管。正常呼吸就可以。充压完成以后,前舱盖会自动打开,我保证以后的事,压力自然平衡规律会完成的很好!出去以后,海水里的能见度很低,你不要紧张,顺着我的引导灯光来找我。还有,别忘记入水后的呼吸节奏!两呼一吸,一定要把肺里的空气全部呼出再吸气!出去以后千万不要着急往海面上游,除了快速的压力变化会把你的肺压炸以外,血液里的气泡也会使你的血管爆裂!都记住了吗?”看着夜鹰略显苍白的面孔,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我就在艇外等你,只要照我说的去做,我保证你最多会得个小感冒。”说完,我又去看看飞刀和山猫的准备情况。看着眼前的三个新兵,我不禁想起了第一次出任务时候的自己。没有经历过这种环境的人,是无论如何无法想象那种感觉的,焦虑、烦躁、恐惧、兴奋、不安,所有的正面负面情绪一股脑的向你袭来,占据着你身体的每一个部分,从大脑到每一条末梢神经,那种感觉仿佛整个人要四分五裂一般。种种交替而来的感觉让你无所适从,不知道自己下面应该干什么,正是这些让初上战场的新兵伤亡数倍于老兵。而我们呢,孤军深入、没有后援、随时可能被对手追赶的惶惶如丧家之犬,除了身边的战友不能相信任何人!正常人在这种环境下能活下去就已经是奇迹了,而我们却还要担负拯危救难的重担!哎!我怎么会在这部队服役,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了?想到这里,我记忆深处的她突然出现在那美丽的湖边。她在干什么?为我担心或者是为我祈祷?

“想什么呢!快点,准备走啦!”雪虎把我从胡思乱想中拖回到机器轰鸣、空气污浊的潜艇里。哎!现实,你真他妈美好!!

“第一批准备进入鱼雷发射舱!”随着雪虎的命令,我和云豹、扳机进入那狭小的令人窒息的鱼雷发射管,随着身后传来的“嘎吱”声,我知道舱门已经处于闭锁状态。随后,冰冷的海水散发着扑鼻的腥味滚滚涌来,黑暗中我清楚的感到刺骨的海水正一点一点淹没着我。一阵气泡汹涌而来,然后是轰鸣的减压声,最后我被气压拥出潜艇。黑暗中,两束灯光象我游来,刚和扳机、云豹会合就看到身后又有三条人影随之而来,黄色荧光棒让我找到了夜鹰的位置,我用最快速度游到他的身边,直到把潜水绳和狗齿琐固定在了一起我才算松了口气。此时,雪虎、犀牛、耗子带着设备游到了我们身边。雪虎向11点方向指了指,我伸出大拇指表示明白前进方向,然后由我带队,在水下推进器的帮助下,我们九人向着预定的登陆点进发!

黑沉沉的浅海中,我和雪虎把头探出海面,虽然潜水衣是由高密度的保温材料制作而成,但是我们已经在零度的海水中浸泡了一个小时,除了海风、海浪的声音外我还听见雪虎和我自己的牙齿上下碰撞的声音。

“发现什么没有?”

“有,听到你牙齿的碰撞声!”雪虎听完后用海水帮我洗了把脸!

“看!1点方向!”我用手指了指。原本漆黑的海滩上出现了三长一断的红色灯光信号。我和雪虎分成一前一后对着灯光摸去。我从潜水衣的携行袋里摸出了手枪,拧上消音器监视着海滩上那模糊的身影,在大约还有20米的距离,我们停住脚步。我四下观察,确认了海滩上没有可以隐蔽更多人后,我拍了拍雪虎的肩膀示意安全。

“水真冷!今天没什么海货!”雪虎的声音打破了黑暗中的宁静。

“我就要点海胆,有吗?”听起来似乎是客商和赶海人在交易。

海风的呼啸和海浪的拍击声掩盖了我和雪虎踩水上岸时的动静。枪就那么一直举着,直到雪虎冲我打来上岸的手势,我才把它放回携行袋。上岸后,我看到雪虎和一个少校正在交谈着什么。忽然,少校的手背到了身后,这时,枪又回到了我的手上,直指那少校的脑袋!

“兄弟,太紧张了吧!”少校发现了我的动作,手僵在那里一动没动。

“呵呵,紧张点好,紧张比没命强!你干什么呢!”

“首长就在前面拐角的车里,我接到你们以后用对讲机通知首长。”

“兄弟,别乱动!”说着,雪虎一边盯着少校的双眼,一边慢慢把手伸到了少校身后的衣服里。

“怎么联络?”雪虎问少校。

“两声净噪,然后首长会先说话!”按照少校说的,对讲机里传来了我们接头人的声音。

“我是宋国平少将!是雪虎吗?呵呵,老陈说你们会用枪指着我秘书的头然后再和我通话,是这样吗?”

“首长,我是雪虎。没有那么严重,枪口和您秘书的头之间至少还有20公分。”

听到这里,我知道一切确认无误了。收起枪,按动了胸前的信号发射器后,走到少校的身边敬了个礼说:“兄弟,对不住了。咱们过的都是刀头上舔血的日子,而且情况特殊不得不倍加小心。”

“呵呵,也怪难为你们的,没事。”少校大度的笑了笑,俯身去拿身边的一只大袋子又忽然抬头问我:“没拔枪吧?”“呵呵……呵呵……”我只能用傻笑来回报他的调侃。

海滩上,所有人都换上了军常服后。少校带着我们来到了两辆车前。听到我们的脚步声,车内的人车打开了车窗。我们正要敬礼,少将挥了挥:“礼回去再敬吧,上车!”我和雪虎上了将军的三菱吉普,其它人上了后面的面包车,随后将军在车里象我们介绍了这里的详细情况。

宋国平将军现任B军区后勤部主任,政变发生以后他假意表示支持栗集团的行动。然后向他的老首长也就是我军区政委通报了情况。就在我们出发后的几个小时里,继S军区后,N军区、L军区、G军区、C军区相继扣押了北京派去的工作组。原本被免职的政委、副司令员、参谋长们纷纷命令各自的部队进入一级战备状态。N军区随后向J军区方向调动了包括导弹部队在内的主力,以向栗集团施加压力。但是由于投鼠忌器,双方都没有真正使用手上的部队。同时,栗集团也没有闲着。带有浓厚血腥味的政变真正拉开了序幕。受控于栗集团的和不明真相的警察、武警部队纷纷按照工作组的布置展开了行动,只是首都附近,县处级干部就逮捕了上百人。同时,他们还对各军区实施了监控,有的地方甚至和警卫部队发生了冲突还开了枪。

“丧心病狂!!”说到这里,少将愤怒的一拳打在前排坐椅上。

“首长,我们下一步的行动安排呢?”愤怒不能解决任何问题,雪虎把话题重新引了回来。

“雪鹰他们在J市的行动开始后,我们这里首先要做的就是开辟出一条空中通道,让N军区和L军区的快速反应部队进来。下一步的行动目标就是他……”一位空军中将的照片出现在我和雪虎的面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