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虎 惊天大事 第二章 悲 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2/


尽管会受到女医生责怪,但我始终无法克制自己的感情。接下来的日子,我经常对着西北方发呆:家里现在怎么样了?兄弟们都好么……


“江山?很有个性嘛。”她认真的做着查房记录,每天都是如此,至少我醒来后看到她一直这样。


“医生,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房菲,”她稍顿了一下,“今天我们就算正式认识了。战友,能不能问问你是哪个部队的?”


“我,军区后勤管理处下面的一个单位,你不会知道的。”


“你骗鬼!”她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俏皮的做了一个鬼脸。


“你是严重枪伤!且有优秀的医生,为你做了非常好的战场急救手术,才止住了你的动脉出血。否则,你早就永垂了。军区后勤处下面单位会枪走火?而且具备只有战场上才用的应急手术?你骗鬼吧。”


然后她又很诡异的说:“你身上共有17处战伤,有擦伤有刀伤,除非……”她声音拉的很长。


“你是自虐狂!”她的眼睛睁的很大,却立马又眯成一条缝,“但是,从你醒来后的表现看,你的心理素质极好,绝对不是需要做心理治疗的人。枪走火误伤的后勤士官,能住这个病房?”


终于她莫测高深的笑了笑,“怎么样,还要我继续分析吗?”


我是在医院吗?不象!我眼前的是医生吗?还是不象!我故做镇定的伸了个懒腰,尽量把身子侧向她的一边,这样我可以看到她的眼睛。


“呵呵,很有意思。那你说我是什么单位的?”


她庸懒的倚在沙发上,展示着她的曼妙的曲线.


“你受伤以后,战情部的首长多次来电话过问你的情况。从这点看,你和情报单位的关系非同一般。”


“知道吗?你在试图刺探国家机密!罪很重的!!”我忽然变的严肃起来。


“扑哧……”她笑了。“怎么?士官同志要逮捕我这个中尉吗?爱说不说,本小姐还懒得知道呢!”说完她起身向门口走去。

“05单位!”她按在门把上的手突然振了一下,整个人站住了。


05是我们部队在军区的内部代号,多数军官都知道这个平凡的数字意味着什么。


缓缓的,她转过身来,眼神当中的嬉戏不复存在,取代的是一种诧异。


“别……别说出去,好吗……”我的语言有些慌乱,我的心理防线在这一刻土崩瓦解。


“我知道了。谢谢你的信任,老兵。”先前的顽皮也被温柔取代。


“我们……我们能成为朋友吗?”我的声音逐渐减弱,但心跳速度逐渐升高。


她冲我嫣然一笑,“好好休息”随即离开了房间。我呆呆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接下来的日子,是属于我们的。


每天她都会在早饭前来我房间,每天在我的床前换上一束百合花,每天我们都会聊些彼此感兴趣的事。生活当中有了她,我的时间就不那么难熬了.


八月一日,所有中国军人的节日,还是那个时间,她走进我的房间。依旧去换新鲜的百合,但是今天床铺是整洁的,我,一身戎装。她看着我,我也在看着她。


“我要走了……”我先开口了,她的身子一颤,手中的花瓶握的更紧了,甚至指节因为过分用力而发白,眉梢微微跳动。


整个屋子突然有些不协调,出奇的寂静。良久,她缓缓的说:


“这是止痛药……还有我的手机号。”


“我没有手机。”我的手心布满汗水。


“我知道……”房间又回到了寂静,除了我们的呼吸声我听不到别的。


“给我写信。”这次打破寂静的是她


“好……”我顿了一下,“我该走了。”

“保重!”她慢慢伸出纤细灵巧的小手。


把她的手攥在我手心,我不敢用力,很小心的呵护着。她的手纤细,柔弱,仿佛稍一用力就会变的粉碎……


车里,我看她一直站在窗口,我的目光也一直到她从我视线中完全消失,才不舍的收回来。


天空有些阴霾,眼前的一切开始变的熟悉、亲切。远远的我看到了坐落在山谷中的家。在家的上空,始终笼罩着自然产生的薄雾。这层东西,有效的阻止了一些想要窥视她的眼睛。同时,也阻止了阳光的光顾。所以,在这里享受阳光成了奢侈的事情。雨露着实不少,这里特殊的地形雨经常使整个基地陷入一片萧萧之中。即便如此,我还是觉得,回家的感觉真好。


建军节对中国军人来说比春节还重要。此时的基地,到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氛。三年前,我第一次和这群人过建军节;而三年后的今天,我要送他们当中的一些人离开。


“他们呢?”我平静的问


“都在招待所。走吧,下午,他们就要离开了。中午在食堂安排了送行宴。”雪虎紧紧搂住我的肩膀。


食堂内举杯声,欢呼声交织在一起,新战友们互道节日的祝福,嘹亮的军歌在天空中回荡,爆竹的轰鸣又增添了几分热闹。这和山外俨然两个世界,我和雪虎快步走过他们。在这样一个氛围中,我们的出现太刺眼了。


最后,一间单独的房间里, 10位军人面无表情,冷峻又木讷的眼神盯着那桌丰富宴席,我和雪虎走了进去。


雪虎开了一瓶茅台,酒香弥漫在空气中。他为每个人斟上满满一杯,又为每个人夹了他们最爱吃的菜。然后,他颤颤的端起自己的酒杯。一只面对死亡、面对绝境从不颤抖的手,一只握枪握刀从不颤抖的手,此时却在震颤。


“来吧弟兄们,这是咱们第一次在一起喝酒……来……来吧!”


很多人没有端起酒杯,而是用手挡住了眼睛。


“雷电!”


“到!”


“扳机!”


“到!”


“毒牙!”


“到!”……


点名!再一次回到了有任务的时刻!


“什么人能成为雪虎?”


“我们是最优秀的!”


“什么人能在雪虎中生存!”


“我们信任兄弟!”


“你们会在最危险的时候冲在兄弟前面吗!”


“我们可以死!但,我的兄弟会活下去!”


每个人,都用生命拥有的最大气力回答着!每个队员都熟悉的话,此时却是如此的无奈!


雪虎用他低沉沙哑的嗓音说道:“你们走了,每三年就会有这么一次。总有一天,我们都要离开!但是,雪虎从他存在的那一刻起就成为一个永恒,所有曾经在这里战斗过的人都会终生铭记的永恒。或者没有人会记得我们的名字,当其它部队,在享受胜利荣誉的时候,当他们在欢庆斩将夺魁的时候,我们默默在黑暗中继续前行,等待我们的是下一场战斗!但是,总会有人记得有那么一群人,他们代表了中国人不熄的魂,他们代表着中国军人最强悍的意志!他们代表着中华民族最质朴的情谊!这就是雪虎!他伤痕累累,他步履蹒跚!但是,他永远驰骋在这白山黑水!”


那铁一般的汉子昂首饮尽杯中酒,大声唱道:“ 酒已罢 ,谁唱大风曲? 壮士解甲, 但见伤痕处! 曾记否? 千里关山月。 曾记否? 大雪满征袍。 此一去, 黄沙万里! 此一去, 归途漫漫! 篝火映面红,弹剑作歌, 无人和 !兄弟们,一路走好!!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