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母行动 第三章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2/

望着年轻水兵旋紧关好舱门之后,舰长马上捉摸此人会不会给自己捅娄子。前天,有意到医疗室去,与那位医疗员叙说友谊,其目的是想趁机偷一些抗生素,只是没有成功。

在出航前的那段休整时间里,想尽了办法,拖延了他们对他的身体检查直到出航。他心中十分明白病因,也很清楚一旦接受医院的检查,航海生涯将画上休止符。至于本舰艇上医务室的医生,同样想着法子躲避他们,因为他们的医疗报告同样决定他的航海生涯。

“这不是办法。”厨师从柜台下面直起身来,把特意为他做好的食物很生气地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

一个看上去快接近标准肥胖之列的人,为此报怨个没完,因为在出航前的那番费尽心思的减肥得到的效果早已成了泡影。他对舰长指出道:“要知道,这样拖下去是不行的,继续下去最终没人会为你隐瞒此事。”

“你可记住,我俩曾经达成过一个协议,别忘了。”

“这不公平!”

“可是为人也得讲一点承诺吧!”

“那好吧!”厨师长狠狠地横瞅了他一眼,立即为自己进行争辩地说,“当时是我不知道详细情况,完全是上了你的当。”

“你是有原则的。”

“我不能,别指望我。”厨师提防说。

差不多快半个月来,厨师对自己与舰长私下达成的协议越来越觉得不对劲,面对倪浩然天天的反应,越来越觉得有责任去违背协议。昨天,特意到反应堆舱室去了一趟,借故说某个水兵在用餐的时候把计量器遗留在餐室舱中。才知道新型蓝盾号潜艇反应堆的情况。

蓝盾号核潜艇的反应堆密闭壳有许多的保护层,每层都用几厘米厚的硬质不锈钢制成,而每层的狭层中都装满了防止中子以及丙种粒子逃逸的物质,例如钡水合剂、铅板、聚乙烯等。这些材料的结合体能有效地遏制核反应堆所产生的危险物质,而能透过这几层防护体出来的物质仅仅是几度的热能。

厨师还煞有介事地询问人如果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辐射后,会有什么症状反应后,细心地捕捉到了舰长的病状并加以对照,很快看出了问题来。

“听我说舰长!据我了解到的遭受辐射引起的病状同你的病状对比,你还不太严重,能够治愈的,可是你为什么担心呢?”

“你也许不知道。”吃了几口食物就感到饱厌,“医院!听我说,千万别让那里面的家伙给纠缠住,他们仿佛非要将你的细胞个个数清不可。”

“但是,这是他们的工作。”

“别理他们。”

“难道批评他们的工作责任和工作热情吗?”

“不!”舰长摇了摇头,“恰恰相反。”

厨师长合抱双臂撑在桌面上,“现在我知道,是什么原因使你害怕上医院检查,你是生怕检查出的核辐射计量会影响你的出航?”

“是的!”他不想再骗他,现在他全知道了。

“是在维修反应堆时遭受到的辐射吧。”

他点点头:“是的。”

“可是,巡航真的能使你变得对健康都麻木了吗?我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你,按理说:你已得到了潜艇兵一生都在追求与之奋斗的荣耀,失去一次巡航的机会,根本算不上失去什么意义至深的东西,难道你同别人一样存在着遗憾吗?”

“是的。”舰长若有所思地回答。

“能同我讲一讲吗!”

人生总是处在现实与梦想之中,想尽办法力求减少种种的遗憾而努力去奋斗。有些人付出的辛苦努力最终取得了成果,取得的成果在别人的眼里已经是相当的荣耀。在倪浩然的眼里,把那次演习带给来荣耀看得比日常执行任务取得的成绩还轻得多。因为同他多年刻苦钻研,对各项战术的掌握相比较,仅靠一次偶然的机遇就功成名就,这太简单了。他常常如此思忖,遗憾自然就来了。

“从书本中学到的知识,以及多年来积累起来的经验,如果得不到一次真正的检验,那才真叫人遗憾终身。”

“任何一名军人,如果仅仅只在训练上得到荣誉,的确有些遗憾。”厨师知道舰长的想法,“但是,对于现代军人来说,从训练和演习取得成绩仍然是可以接受的,因为世界正往日趋和平的方向上发展。”

“两天之后,我想怎么也逃不过医院的那一关。”他叹着气说,“可是巡航不到一半的路程。”厨师看到对方一脸的失望神色,仿佛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紧急之事。

“目前已在回航的途中,”舰长告诉他,“司令部发来紧急指令,命令马上回航!”

“这可是一个令人十分泄气的命令。”

“我一直在寻思,喂!我说厨师长,您可是几代潜艇上的厨师长,经历了不少意外的情况,根据你以往的经历给我分析一下,司令部的命令将意味着什么呢?”

“很难讲,是命令就必须服从呗!不过,目前最要紧的是你的病情如何?”

“看来我是白问了。”

“谁也摸不透司令部的意图,你说是吗?”

“这当然!”舰长若有所思起来,“只是问题是……。”

突然,舱室中的信号灯闪烁了起来,那是一盏警告的指示灯,如果没有遇到紧急情况是不会闪烁的。

与此同时,舱壁上的扬声器发来了副舰长的声音:

“全舰官兵注意:一级战备警告,大家各就各位,马上做好战斗准备!”

“声纳发现了什么新的情况?”

“一艘潜艇,舰长!方位0-9-8。”

“敌我识别清楚了吗?”

“目前正在设法弄清楚。”

舰长赶紧离开餐室回到指挥舱室里,既兴奋又紧张,看了看该水域的水温报告,沉思地紧锁眉头。这里的海水可不是等温的,潜艇可以找到利于藏身的地方--温水层。声纳搜索会受到含盐量不稳定的海水,以及水壁的干扰。蓝盾号核潜艇上装有最先进,最新式的声纳系统,其性能相当于美国人潜艇上的SQS-53声纳系统,该系统是法国的DUUV-23型的改良型。舰长曾同技术人员谈过,那位技术人员告诉他,新的声纳系统的各项技术指标都超过了法国的DUUV-23型系统。

“我有一点迷惑。”副舰长在海图台边说道。

“有问题!”

“是的!”

听副舰长这么一说,走向海图台去。如今这艘新型的核潜艇上,装备了新型的计算器,它与整个探测系统相连接,绘制海图的工作可以让它来完成,大大节约了时间,提高了效率。如果需要查询,输入正确的指令后,平台式的显示屏幕会显示出不同时期与不同方位的海图来。

尽管这样的现代化,但是在潜艇的一个舱室中,仍有几名海军舰艇学院的学生在纸上用手绘制海图。而事实上这也是极有用的,极典型的例子就在汉级688型潜艇上出现过,当时绘制的海图同计算机绘制的海图相对照后,发现了极大的误差,最终得以证实是计算机出现了故障的原因,也因此令海军更换了所有688级潜艇上的电脑系统。

“就在这里。”副舰长说,用手指触击了一下屏幕上出现的一个圆形标记,告诉他往那儿看去。

“航速是多少?”倪浩然双眼盯着显示器道。

“航速4节!”

“缓慢漂移!”

“美国舰艇惯常使用的技巧。”副舰长道,但是他不相信是美国人在此活动。

“向基地报告了吗?”

“情况已经汇报。”

“得到岸基答复了吗?”

“现在也许正在接收回馈信息。”

潜艇兵在当今世界上的海军中一致认为是一群生性奇怪的人,而在潜艇兵内部的声纳兵更是被看成是一群怪才。然而,不论他们的行为有多么的怪癖,军队里对他们都是能够容忍的。

蓝盾号潜艇上,声纳兵军士长就是一个最叫劲的人。常常会做出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也不知是怎么的,总会收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此刻,他在声纳室与舰长通话。

“我希望不是他们。”

“但愿不是他们”倪浩然舰长祈祷道。

声纳兵军士长同舰长一样担心着一件事,虽然他们的潜艇一直没有碰到过不愿意去相遇的遭遇,但是别的潜艇却遇到过,那是一件令全舰官兵十分瘪气的事情。

在西沙群岛的海域和东沙群岛的海域中,有不少的岛屿仍被台湾的海军占领,他们的海军也经常出没于这些海域中。虽然同属一个国家的领海海域,却形成了一种不同盟的敌对形式,真叫人极为尴尬,而潜艇部队更是满腹牢骚,因为一旦相遇,得遵照指示行事,只能远远地监视他们。整个情景如同是悄悄地溜进了别人的海域里去进行偷窥那般,能叫人不瘪气吗!

“如果真得遇上了他们。”副舰长仍然埋头注视海图,“那只能远远地监视他们,就像以往的做法一样。”

“说的不错!等待命令去行事。”

对于这种做法只有认可,作为一名军人,只能服从命令。在这段时期里,台湾当局不顾民族大义,玩火自焚的做法已经不容忽视。

“一个主权国家的海域,应当只有一只代表着国家与维护国家利益的军队存在,而不是两支形式上完全不同的军队。”

“我同意你的说法。”副舰长道。

基地收到潜艇发回去的消息后,立即回复信息资料。返回的信息经过解码器分析处理后,得出的资料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于是两人一起凑到海图平台上去验证资料的正确性。首先他们从岸基发来的信息资料上确定了不是自己的潜艇。舰长下达命令:命令潜艇进入战备状态。外部势力进入了自己的领海,属于侵犯行为,决不能容忍。此刻,潜艇的指挥舱扬声器传来了声纳军士长的建议。

“我建议提高航速。”声纳军士长道。

舰长望了一眼仍在海图平台边的副舰长,两人的目光不期而遇。

倪浩然问道:“多少节?”

“26节!仍保持方向不变!”

“我不同意声纳兵的建议,”副舰长道,“这样的做法如同蒙眼驾车。”

“请求批准!”扬声器传来声纳军士长的请求,“航速26节的话,我们可以紧紧地咬住猎物。”

“不行!”副舰长道,走到潜望镜那里,“这可不是在模拟演习。”

如今蓝盾号核潜艇下潜到一百米深的海水里,它正沿着海沟匀速地潜驶着。该海沟像是伸向深邃太平洋海域的一条蜿蜒的带子,在它最宽的地方有3海里,而最窄的地方还不到半海里。海沟的周围山脊都是由易碎的大岩石构成,形状各异,如同刀刃一样尖利无比。

虽然在蓝盾号核潜艇上装有高度极其精密的惯性导航系统,整套系统仅仅只需要几秒钟就能测定几千米之内的潜艇所在位置。可如果航速超过20节的话,潜艇上的被动声纳和主动声纳以及包括回声探测仪就几乎失灵无效了。要想不发生毁灭性的撞击,仅靠海图及电子表去确定,这太冒险了。但是在理论上又是行得通的,即使仅靠惯性导航系统,磁罗盘和陀螺盘结合使用的协调导航技术也能行。

副舰长一直老成地认为还没有到该使用那种方法的时候,虽然舰艇官兵在模拟测试上过了关,但是不能与教室里的情况去相比较。同时他的内心自然在指责自己顾及太多,从而选择了保守的做法。按道理是应当把所学的在现实的环境里演练一番。

然而,有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那就是过分地依赖先进的装备的可靠性已经成为各国海军中普遍存在的问题。单从技术上去讲,一些技术上的问题得到良好的掌握,可以弥补先进仪器及装备的不足。但是,反过去看,先进的仪器和设备又能更好地弥补技术上的缺陷,依赖科技在什么时候都是极其明智的选择。

“我同意你的观点。”舰长赞成道。

副舰长很感谢地点点头,“有时我们不得不接受一些遗憾,那就是模拟训练的战术不能付诸实践。”

他扭头朝话筒道:“能确定是一艘什么样的潜艇吗!”

“目前从频率上还不能立即分析出结果来。”声纳军士回答。

“我准备用拖曳式阵列被动传感器进行分析。”

“还有其他的什么发现吗?”

“现在暂时未发现其他的情况。”

两位指挥官又一次面面相觑,因为不相信会是一艘孤独的潜艇。这不合符战术的规则,他俩继续推测,一定在某个地方还躲藏着一艘潜艇,或者是水面舰船。如同蓝盾号核潜艇一样,在它巡航200海里的有效范围之外,有一艘巡洋舰及两艘驱逐舰在随时注意着水下潜艇的动向。这样就形成了立体式的防卫网,一旦有紧急情况发生,水下与水面协同起来,共同对付出现的危机。

“那好,加紧干吧!”

拖曳式阵列被动传感器的使用,是在主声纳不能解决问题的条件下才起辅助作用。它拖在艇尾,潜艇上有一台独立的计算机,可以过滤螺旋桨对它造成影响的水流声,不需潜艇减速也能正常工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