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六十三章 冲出海鹰城(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鹰口关是进入海鹰城领地的唯一道路,该关地形险要,易守难攻,海鹰王担心遭到北凉军的进攻,所以早就在这里部署了4个军6万3千人的庞大军力。而与他们相比,北凉军在这一带只有海山城守备征逆将军赵广忠的5司人马5000人驻扎在距离鹰口关不远的海山城内,兵力对比可谓悬殊,但是,就是这5000人马也曾经让海鹰军吃亏不小,长城决战前,海鹰军发现北凉军的兵力少的可怜,于是居然从鹰口关杀了出来,企图劫掠海山城,结果赵广忠果断出击,一举大败海鹰军,杀敌2000余人俘获1000,事后鹰口关守将定国将军程天翔派人道歉,并且说是士兵私自行动,以后一定严加管教,于是赵广忠将所有俘虏放回,经此一战,海鹰军彻底对北凉军产生了恐惧心理,再不敢越过雷池半步。

“大人,下面是我们的军队。”士兵报告赵广忠,赵广忠兴奋不已,“核实过了吗?”“是的大人,带队的是王爷的侍卫司马徐广盛大人。”“总算有援军了。”赵广忠松了口气,5000人对人家63000人,万一开战,他起码要坚持到援军到来才可以,而海山城并不是坚固的要塞式城市,眼下能多来一个人也好啊,“快开城门,让他们进来。”“是。”士兵急忙下去传令,赵广忠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径直走了下去。

只见1000多名疲惫不堪的士兵风尘仆仆的走进了城来,身上脏的一塌糊涂,不过这些在赵广忠眼里可都是好事,这样都能保持队行,保持警戒的队伍绝对是支不错的队伍。“哪位是赵广忠赵大人?”一个脏的看不出衣服颜色的军官问,赵广忠急忙走上去行礼,“在下就是,请问大人是。”对方一行礼,“在下北凉军北安府参军长鹰校尉秦中鹰。”“早有耳闻。”赵广忠拉住他,“秦大人就是献计平定风灵族的功臣啊,这次能来海山城市令在下棚壁生辉啊。”“将军过谦了。”“那么大人的部队就先驻下,我随后来安排。”“赵将军,我们要去海鹰城,今天暂时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出发。”“去海鹰城?”赵广忠吃了一惊,“你们不是兵部派给我的援军吗?”“援军?”秦中鹰愣了一下,徐广盛急忙跑了过来,“赵将军,你误会了,我们是奉命前往海鹰的使节团,兵部到是有一封公文给将军。”说完他从身上掏出一封公文交了过去,赵广忠看完后叹了口气,“既然如此,我全力配合秦大人,请问有什么要求?”“我的部队要休息一晚,部队的警戒就由将军负责了,同时我们每一个士兵都需要洗澡和换新衣服,出使必须衣冠得体。”“这些好办。”“还有就是大人的部队从今天晚上起抄小路出城去,然后从大路进城来,夜晚出城时不点火把,回城时多点火把,白天则全部开出城去,在城外多安营扎寨。”“秦大人,这是何意啊?”“总之你要制造出我军正在这里大量集结兵力的假象。”“但是万一海鹰军杀出来又如何啊?”“请将军放心,他们的大部队绝不敢杀出来的,小股部队就交给你收拾了。” “那么秦大人要去多久?”“大概1个月吧。”“1个月,坚持一个月的话敌人肯定会发现我这里不过是疑兵而已。”“没错,海鹰军就是再无能也不可能被你们迷惑一个多月。”“那到时候……”“我就是要他们发现。”秦中鹰自信的说。

一个晚上的休息后,秦中鹰所率领的1000人早已经精神焕发,衣甲鲜明,毕竟是王爷的卫队,所以气势上也比一般的北凉军强很多,秦中鹰满意的看着这些手下,用这些人去勒索钱财再好不过了……

此时的定国将军程天翔正在鹰口关内调兵谴将,一夜之间,大批北凉军涌入海山城,虽然鹰口关地形险要,但是毕竟对手是那种强的可怕的北凉军,一旦交手,他们是不会抱有什么希望的。“怎么会没有征兆的突然集结了这么多军队,都驻扎到城外来了,他们难道在长城决战中的损失这么快就恢复了吗?”“大人,我们迅速调集广扬城的部队前来吧。”部下建议,“马上报告王爷,王爷下令才能动广扬城的部队。”“都督,关下发现一队北凉军,似乎运着什么东西正向这边赶来。”士兵报告,“人数有多少?”程天翔急忙问,“大约1000人左右。”“再探。”“是。”“大人,北凉军说是奉北凉王之命来拜见王爷的,要进来。”“趁机攻打鹰口关吗?”一个将领说。“可发现后续部队?”“没有发现。”“不会吧,北凉军应该不用用这么拙劣的手段。”程天翔想了想,“调集所有的弓弩手在关上待命,只要这1000人有异动,给我立即射成刺猬,投石器也准备好,一旦发现敌人的行动,给我全力攻击,不过是一个晚上看他能集结多少部队,我6万大军在此还怕什么?”

秦中鹰等1000人进入了鹰口关,程天翔亲自迎接他们,“诸位北凉军的将士有礼了。”秦中鹰也上去一抱拳,“在下北凉军北安府参军长鹰校尉秦中鹰,参见将军。”“秦大人远道而来有失远迎啊。”程天翔心里很不痛快,来使怎么也得是将军级别以上的啊,派个校尉来算什么,但是礼节工夫还是得做足,长城决战,北凉军起码损失了6-7个将军,可能是将军不够用了吧,又或者文官已经忙不过来了。“在下看的出将军可是非常隆重的迎接了我们啊。”秦中鹰瞧了瞧附近的几千名弓弩手,“大人这话说的。”程天翔话锋一转,“不过按照我们的规矩,大人的手下不能带兵器进入海鹰王的领地内。”“这好办。”秦中鹰回头命令,“把兵器都放下。”众人随即把兵器都交给了周围的海鹰军,程天翔心头的石头总算放了下来,你再厉害,没有兵器是不可能在这里乱来的。“多谢秦大人成全,那么秦大人不远万里来海鹰有什么事情吗?”“我代表我们北凉王爷,前来会见海鹰王,还有一些礼物要交给他。”秦中鹰朗声说。“这好办,我马上派人通报我们王爷,大人还请在此地稍住几日,等王爷的命令下来了,一定立即通关放行。”“那就叨扰了。”秦中鹰行礼,“还有,给王爷的礼物,我要过目。”“这恐怕不妥吧。”秦中鹰看了看那几个精美的有大有小的箱子。“里面是什么?”“画卷和书卷。”“我要查看一下。”“不如这样,我派人送一件东西给王爷,若是他看后还同意你检查,那请便,若是他同意放行,还请大人不要为难。”程天翔看了看这个年轻的校尉和他拿出来的两块玉坠,点了点头。

于是秦中鹰等人就在鹰口关住下,每日无所事事就在关内公然操练演示,这1000人都是王府的精兵,操练起来当然与众不同,同时秦中鹰和徐广盛领头教习武艺,更让海鹰军震撼不小—想不到北凉军竟然如此精锐,程天翔也不禁冷汗直流,外面的北凉军似乎还在集结中,而且亲眼目睹北凉军的操练更是让他吃惊不小,不愧是整个大陆最强大的部队,跟这样的军队交手,有几条命也不够,对此,他只好一面加强防御,一面密切监视着秦中鹰等人的动向。

“将军,王爷的命令下来了。”使节气喘吁吁的回话,“王爷命令我星夜兼程,通知将军,立即让北凉军使节一行来海鹰城一路上不许阻拦,同时他们携带的物品不能检查让他们带过来。”“两块玉坠有这么大功效?”程天翔不可思议的回想起那两块玉的样子,不过是普通有钱人家的装饰品而已,不过既然下达了命令那就只有照办了,“派人沿途带路并且监视他们。”“这个,王爷亲自派了2人来接他们。”“王爷派人了?”程天翔有些疑惑,一个小小的校尉这么重要?要王爷派人来……

秦中鹰等人终于离开了鹰口关,向海鹰的腹地前去,南宫盛好奇的问,“你给他的那两块玉坠是什么啊?怎么那么好用。”“玉坠本身并没什么,关键是这两快的出处是来自两个人,一个叫易中一个叫孔昭,两人是海鹰王所属工部和礼部的人。”秦中鹰回答,“难道传闻是真的?”李一中吃惊的问,“如果不是,我拿什么来弄那100万两黄金啊?”李一中和南宫盛叹了口气,“想不到我们北凉军为了大夏跟风灵族血战80载,竟然有人通敌卖国,还是个王爷。”“好了,此事事关机密,不许跟别人说,明白了吗?”“是。”“南宫盛,鹰口关的地形如何?”“险要,非常险要。”“你可以画出地图吗?”“山水画可以。”南宫盛笑着回答,“那就好,把你一路所见都画下来。”秦中鹰笑着说,“我的画要收钱的。”“2文一张,我买了。”“你还是在侮辱我啊。”南宫盛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自己非常清楚,目前他的画在市场上卖到100两一张绝对绰绰有余。“李一中,我要你把你的所见所闻全部写下来,以你的文笔应该可以记录下来相关的内容。”“我们不是在准备攻打海鹰吧。”李一中问。“不管是不是要打,起码有备无患。”秦中鹰回答,“还有,用脑子记,回到北凉再画再写。”

一行人等终于抵达了海鹰城,虽然北凉也是大城市,但是军事城市跟海鹰这种繁华的都市相比还是有差距的,虽然已经是夜晚了,但是依然灯火通明,把这里照的如同白昼一般,一路上到处是繁华的店铺和衣着华丽的人群。

“诸位请在驿站休息一晚,明日我们王爷会召见各位的。”向导说。“不用了,我今天晚上就去见王爷。”秦中鹰说。“王爷已经歇息了。”“那麻烦你去跟王爷说一声,就说北凉的来使有机密之事要与王爷连夜相商,看你们王爷是否同意。”向导非常不高兴,但是也没有办法,只得骑马前往王府,过了好一会,又匆匆跑了回来,“秦大人,王爷同意召见你,不过只有你一个人。”“有劳了。”秦中鹰回头看了看南宫盛和李一中,2人都点了点头。

海鹰王府,一座奢华的宫殿,秦中鹰第一次看见如此豪华的建筑,跟他相比,北凉王府不过是一般的住宅,而夏龙飞给他的府邸,则只能算茅草房了。不愧是最富裕的王爷啊,秦中鹰暗自赞叹,若是北凉拥有了海鹰的钱,足够维持起码80万军队。

“王爷驾到。”内侍大声喊,一个身材偏胖的中年人大步走了进来,一脸的不屑和恼火,身上的衣服已经接近龙袍的样式了,上面镶嵌了许多宝石和珍珠,王冠上一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这就是海鹰王夏明海?秦中鹰看见他滑稽的样子想笑,但是忍住了,他必恭必敬的鞠躬行礼,“末将北凉军长鹰校尉秦中鹰参见王爷。”“免礼。”夏明海一下子坐在玉石打造的椅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秦中鹰,“你就是秦中鹰?”“正是末将。”“早有耳闻,听说你出谋划策帮助北凉军击败了风灵族,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啊。”“王爷过奖了。”夏明海看着对方,但是秦中鹰就是不开口,两人相持了一段时间,夏明海终于忍受不了了,“秦大人深夜到访不知道有何要事啊?”秦中鹰恭敬的一行礼,“只是来跟王爷介绍两个人一个叫易中一个叫孔昭,此2人现在正囚禁于我北凉大牢内,但是因为他们是王爷您的人,我们王爷叫我来问问王爷您有什么打算。”终于说到正题上来了,夏明海的汗水顺着额头流了下来,“此2人逃离海鹰本该治罪,既然被北凉王抓获,还请交还两人给我们。”“原来2人早已经叛逃了海鹰,不过他们到是带了王爷的信件前往风灵族寻求合作呢,而且将王爷这里开发的投石器交给风灵族导致我北凉军死伤数以千计。”秦中鹰提高了声调,而夏明海却在一旁发抖,“不知道王爷有什么看法?”“这……这一定是误会了,信件是他们伪造的,为了风灵族人能收留他们。”夏明海已经汗流浃背了。“您的大印可伪造不了,王爷,根据大夏律,通敌叛国者不论官职大小,一律诛灭九族。”秦中鹰冷冷的说,“我没有通敌叛国。”夏明海大叫。秦中鹰突然换了副面孔,变得异常和善,“王爷小声点,此事事关夏家王族,我家王爷也不想事情闹大。”夏明海喘着气看着秦中鹰,“此事绝非我海鹰所为。”“但是若是我家王爷把相关信物昭告天下,又或者联合其他诸位王爷呢?要知道大夏律对于王族的犯法也是有明确记录的……”“你想怎么样?”夏明海恼火的看着秦中鹰,“我家王爷目前正为了长城决战中战死将士的抚恤问题头疼不已,本来东凉可以援助我们,但是可惜东凉现在跟北凉有些误会,于是王爷就想到了海鹰,我们希望王爷能暂时借我们些钱度过难关,等将来我们有了钱一定连本带利还给王爷。”夏明海稍微松了口气,海鹰的钱还是很多的,如果只是为钱,那还是能够摆平的,“我们王爷希望海鹰王能够借给我们100万两黄金暂时让我们度过难关。”“100万两!”夏明海用一种人类难以形容的声音大叫出来,整个身体也站了起来。“王爷不用大惊小怪,不过是100万两而已,对于王爷也不过……”“你们是明抢啊。”夏明海不等对方说完就咆哮起来,“我哪有那么多钱?”秦中鹰耐心的等他咆哮完才开口,“其实北凉到也并不是非得从王爷这里要100万两。”夏明海稍微安静了一点,坐了下去,“其实我们北凉也有人献策给王爷,把海鹰王的事情昭示天下,然后号召诸位王爷讨伐海鹰,那时诸位王爷必然携带大量军需给养,而且诸位王爷的兵力都太过遥远,必然想办法让北凉军打头阵,那时找他们要些钱粮军需就是天经地义的了,这样也可以凑得一些资金暂时缓解下,等攻破海鹰后就可以彻底解决北凉的经济问题了。”“你……”夏明海一时说不出话来,缓了口气,“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秦中鹰冷笑,下马威的目的达到了,“陛下当然可以杀了我们所有的人,如果这就能解决海鹰和北凉的问题的话,我们随时恭候陛下来杀我们,不过那样一来可就再也没有回头的余地了,想必王爷也知道我们在海山城正在集结大军,就是等着陛下杀我们后动手。”“你……”海鹰王的身上已经被汗水弄得湿透了,他很清楚自己手下的报告,同时程天翔还报告了另一件让他恐惧的事情—北凉军的军事素质比海鹰军强太多了,一旦交手北凉军的一个士兵能够抵挡海鹰军3人以上。长期生活在富裕环境中的海鹰军不可能是每日在战场撕杀的北凉军的对手。“王爷,在下打搅王爷休息了,实在过意不去,就此告退,请王爷早点休息,睡个好觉。”秦中鹰冷笑着退出,他知道海鹰王夏明海是别想睡觉了,今天晚上他肯定失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