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读张爱铃的《心经》之思考

张爱铃的《心经》


张爱铃是我唯一钟爱的女作家.安妮宝贝曾经说过:“张爱铃是心头的一把刀,碰一碰都会叫人觉得疼痛.”我说,张爱铃不仅是位特别的作家,也是个特别的女人,用她独特的视角与超平常人的敏感审视着这个世界,冷眼相看或是轻蔑嘲弄,任性而为,可以毫不忧郁地写许多女作家不想写或是碍于什么原因不变写的东西,却一点也不粗俗不猥琐.如果让我用一句话来概括张爱铃的文字,我也只能是说,张爱铃不写童话.


每次看《心经》都会心痛.这大概就是伦理给我们带来的痛苦.发生在有血缘关系父女之间的爱情注定了会是一场悲剧.然而,这场悲剧却也不见得有多少人同情,冷心肠的人或许还会发出“不知廉耻”的评价,这便是伦理赋予我们的虚伪了.然而,不论伦理给了我们什么,毕竟有爱情发生.


因为峰仪没来,小寒在二十岁生日上喝得醉醺醺的时候,在峰仪说:“我老了”.小寒固执地为他拔掉白头发的时候,在小寒伸过一条手臂兜住峰仪的脖子,峰仪低声道:“别哭,别哭”的时候.在小寒拒绝一个又一个优秀同龄者追求的时候,在峰仪垂着头站在小寒身后,嗫喏地说:“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的时候....爱情,早已根深蒂固.


小寒是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不是她不愿意长大.而是她实在不能长大,长大了,就不能那么名正言顺的守在峰仪身边了,然而小寒毕竟还是个孩子,他的世界太象童话里没有污染的水晶宫殿.她说过:“我是一生一世也不打算离开峰仪的.”这样,她已足够,她天真的以为他也会满足,所以她象所有因为爱而变得自负的女孩子一样,有把握地对着峰仪:“你早该明白,爸爸--我不放弃你,你是不会放弃我的!”然而峰仪最终还是逃开了,是他先放弃了小寒.对于这个背叛爱情的人,我们读者却不能指责他.这应该是伦理给他开具的借口,七八年来,峰仪无疑是爱着小寒的.然而他却不能够去爱,他有爱的能力,却被剥削了爱的权利.所以他活得很辛苦,当小寒一点点长大,对他的爱意越加明显,他心头的负罪感一天天膨胀最终压的他不能喘息.为了活下去他选择了逃离,他的理智告诉他:这样不仅保全了自己的名声,同时也保全了小寒的前途.他可以开始一段新的恋情,还可以爱,随后他便选择了绫卿.一个象小寒的绫卿:同样上翘的眼角,同样短而直的鼻子,同样尖尖的下巴,同样长长的手臂,同样的年轻,同样的对他眷恋依赖.然而不管他肯不肯承认,这毕竟证明,小寒始终是他心头挥之不去的人,小寒七八年来给他的爱仿佛是一种奇异的香气永远不会散去.


二十年来朝夕相处点点滴滴累积起来的感情,或许有过猜疑、有过试探,然而毕竟是这样的真实可及这样的刻骨铭心.我们又能有什么权利去指责它的离经叛道,又有什么理由去干涉制止?难道它不为了金钱为了地位勉强产生的爱情可靠吗?难道它不比肮脏的肉体结合纯洁吗?如果没有伦理的束缚,谁又能保证小寒和峰仪不会演绎出一个天长地久地老天荒的故事?


我在想抛开他是她的父亲,她是他的女儿,他们之间的爱情是那样的完美,纯洁无暇,象深山里流出的一泓泉水,清撤见底细水常流.然而你也许会撇撇嘴,前题是抛开不抛开,他们什么都不是.难道可以不抛开吗?难道我们能够穿越伦理道德这道防线吗?不可以,不可以,这便是我的回答,《心经》的的确确是一部挺不错的小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