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母行动 第三章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2/


“保持方位不变,时速十节。”

“是!舰长!保持方位不变,十节的速度前进!”

“左舵!5度!”

“是!左舵5度!”

新型的蓝盾号核潜艇,一直保持着十节的速度,它由南沙海域潜往西沙海域。

如今,蓝盾号核潜艇正处在65-90坐标方格的东南方位上,在已经过去的几个小时里,一直沿着马来西亚大陆架的深海沟床悄悄地潜航。舰长呆在潜望镜的基座边,快速地思考刚才收到的命令内容。南海海军司令部朝潜艇发来结束巡航的命令,该命令着实让舰长费尽心思地揣测。

水兵应该属于大海!自从去年参加了一次演习之后,算上这一次,还是头一回担任远航海域的巡防任务。

真是十分的遗憾,巡防仅仅只完成一半行程就得回航。全体官兵正兴趣盎然,对司令部的这道命令十分费解,但是它是命令,那就必须去贯彻执行。舰长再一次地凑到潜望镜前,通过它看了看乌云密布的天空,然后看了看远离的珊瑚岛,最后,把目光落在海平线上。太阳此时已经隐没在乌云中,海面上白浪翻滚。

“准备下潜,”他下达命令。

立刻,尖刺的汽笛声在潜艇里响了起来。

“主压载水舱进水,推出水平舵,下潜转舵8度。”

蓝盾号核潜艇的压载水舱顶部的排气孔全部打开,海水从水舱的底部汹涌地涌进来,把水舱里内的空气挤得急速地由排气孔内迸出,发出啸叫声。潜艇下潜是一个很费时的过程,因为压载水舱被分成了若干部分,每个水舱内又由无数的格状导流管板按一定的距离隔开,压出去的气体使海水翻起了阵阵的泡沫。

蓝盾号潜艇是目前最大最先进的潜艇舰种,它是由405型汉级核潜艇在原设计上做了极大改进的新型舰种。它拥有强大功率的发动机和新型的拖动装置。足以迷惑美国及俄罗斯的潜艇,只是由于体态过于臃肿,导致上浮下潜过慢的缺点来。

海水从四面八方压得艇身嘎嘎作响。每当潜艇下潜,舰长都会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第一次的经历,当时他吓得面如土色。此刻,扭头偷瞅一旁正操着仪器的水兵。一个刚从潜艇学校出来的青年人。希望能从对方的脸上看出害怕的神色来,与当时的自己对照一番,会不会如同自己以前那般硬撑着。然而,非常失望,在失望的同时又无比欣心,因为年轻人似乎早已适应了这种场面。

“目前下潜30米。”瞭望员报告道。

潜望镜没入水中很久以后,倪浩然舰长才离开潜望镜,命令道:“下潜至200米,做好定深航行准备,打开主动声纳。”

一会儿后,潜艇下潜到了指定深度。

“主动声纳员报告!”指挥舱室的扬声器发出了汇报声,“我们马上进入了转向航线。”

这是一种简略的说法,意思是潜艇这时进入到了水下的设定航线中。然而在这条设定的航线上,经过主动声纳的测定,潜艇潜航到了呈山丘式样的海域,其意思是要绕开航线上的山峰。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上浮!上浮到越过海底山峰的高度。

“海图员给我报告数据!”舰长吩咐道。

“现在正进行着计算!”海图操作员们早已忙开了。

自从设定了航线之后,由主动声纳探测到的海底地理情况资料,自动地传输到了海图分析室,然后与这个海域的探测海图进行比对。最为形象的比喻方式,莫过于比喻成一辆行驶在都市街道上的汽车。高楼就是海底山峦。街道就是海底山峦与山峦之间的通道,然而潜艇的转向并不复杂,但实际上,这种操作是系统化操作的总和。

海图控制员已经把通道资料,输送到指挥控制舱内的一块很大的指挥显示板上。潜艇正行进航线前方上的显示了出来。尽管是自动控制,但是在这道自控程序进程还没有完成前,人是本能地不会放下心的。

“计算结果怎么样?”尽管显示器上明显地显示出结果,舰长的这种提问,是出于心理上,以及习惯上的惯常做法。

“还有五分钟就到达转向处。”

“计算转向舵度?”

“右转舵3度!”

“报告自动控制数据。”

“一切正常,舰长!”

这时自动驾驶仪自报进程情况,“转向倒计时,10…7…4…”

一切的确正常,自动驾驶很正确地绕过迎面而来的山峰。穿过这片水域之后,将是较深的海域,不必担心会与海底山峰相撞了。舰长游走于宽大指挥室的各个操控台,他观看着操作员们的操作,差一点与一名进来的水兵相撞。

“对不起,舰长!”水兵说。

舰长只是用头势给予回答。当所有的声纳系统都正常工作后,他走到那位水兵所呆的操作台边,有意地咳嗽一声,引起年轻水兵的注意后,示意年轻的水兵跟着他。

前天,舰长吃了守礁战士款待的食物之后,肚子一直与他闹别扭。他猜想一定是吃了熏鱼引起难以消化的毛病。那些食物都是用土办法研制的。为了抵制炎热的气候,就像许多农村使用防腐的土办法,将其熏烤利于储藏。说来也怪,水兵对用鱼制成的食物都感到腻厌,能吃上新鲜蔬菜比什么都强。

舰长猜想厨师一定做好了白菜汤,想起白菜汤,肚中就有了饥饿的感觉。舰长在对付肚子闹别扭时自有一套办法,那就是饿上几顿,让肚子中不安分的因素被彻底地消化掉。

新型的蓝盾级核潜艇比以往的潜艇在舒适性的设计上考虑了许多。舰上的军官都有一间自己的舱室。八十多名士兵的铺位都得到了较完善的立体设计。根据舰长的建议,蓝盾号核潜艇在出航前经修配厂进行了大的改造,将原来用作军官餐室的舱室改为电子模拟游戏室,这样使原来不值勤的水兵们除了留在铺位上和上阅览室以外又多了一处消遣的地方。而这些空间同潜艇的巨大体积比较起来,那算不了什么。蓝盾号潜艇的双层壳体中,塞满了鱼雷,导弹。一座核反应堆,大型的备用柴油动力装置,以及其他的维护设备挤占了不少的空间。在耐压壳外还存储了镍镉组合电池,它的体积也是其他潜艇无法可比的。

青年水兵抢先为舰长拿开舱门。倪浩然在后面细心地观察年轻人的一举一动,从他的举止里,仿佛看到自己当初年轻时的影子。年轻人个子不高,身体单瘦,皮肤黝黑。他的模样使舰长联想起南沙珊瑚岛屿上的守礁战士,想起他们欢迎全舰官兵的热情,不由得热泪盈眶。倪浩然带兵自有自己的一套,觉得同士兵们交上朋友后,对今后的工作大有益处。

“你是第一次随潜艇出海吗?”

“是的艇长!”

“也就是说海域巡防还是头一次。”

“是的艇长!海域巡防是第一次。”年轻的士兵回答,他显得很腼腆,“我在实习的时间里碰巧遇上那次大型的演习。”

这个是舰长万万没有想到的,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是哪一次呢?”

“代号为东海4号的演习。”年轻人很激动地说。

“原来是这样!”舰长不由自主地想了起来。

在1994年9月间进行的一次名为“东海4号”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海上演习。50余艘大型的作战舰只,包括了核潜艇参加的演习。当时冷战已结束,但绝对不是因这个原因才导致太平洋地区的海军力量得以重新划分。悄然崛起的中国潜艇部队,才是促使相对平静的重要因素。在那次演习的时候,舰长指挥首次投入服役的新型蓝盾号核潜艇做战术演习。当时潜艇正处于潜望镜的深度,从收到卫星传达来的资料中获知,在日本九州以西海域游弋的美国“小鹰”号航母上起飞的一架S-3反潜机,深入西北方向450海里,前来进行侦察。同时“小鹰”号航母改变航向,驶向美国设在韩国的海军港口,航母的航线将穿过中国早些时候向外界宣布的专属经济区的海域。而S-3反潜艇机在接到警告后,仍然使用磁力探测仪和主、被动声纳浮标等空中平台跟踪设备来探测。

北海舰队紧急出动了数架海军飞机前去拦截,倪浩然下令让潜艇全速驶向东南方向,以前所未有的12海里的距离接近了美国航母,迫使他们改变航线,并且把那架侵犯领空的反潜艇飞机击落下来。

战事几乎一触即发,所有参加演习的舰只在得知情况后,马上向该海域赶来。事实上北海舰队一直明显的控制着空中的飞机与潜艇的情况,并且通过岸基雷达或其他的传感装置早就确定了美空中飞机和水面舰只在黄海中的位置。事件发生以后,中国通知了美国:对侵犯中国领空和海域的行为,中国做出了适当的防卫措施。而美国则认为是发生在远离中国12海里以外的海域是属领海以外的事件,要求中国政府给予解释。中国政府严词驳回:中国专属经济区扩展到了200海里以外,自然对东海和黄海的浅海区拥有主权。事件的整个过程完全发生在中国的专属经济区内。下令发射的那枚反潜导弹使全世界都震惊。逐渐壮大起来的中国核潜艇部队让他们不敢忽视。

新型的蓝盾级核潜艇寄托了中国海军未来水下作战的希望。它大大提高了信息接收能力和攻击能力。潜艇加装了先进的超高频通信系统,这种通信系统所采用的放射波可穿透厚厚的水层。因而可以使潜艇通过卫星获得由水面舰只、飞机和岸基侦察探测系统发来的关键目标信息。大大加强了潜艇的水下探测能力,加大了对海上几乎是同步目标图像显示功能的范围。

“你对‘东海4号’的演习有何感受?”

“开始挺紧张的,后来觉得受益匪浅。”

舰长正视水兵,很难相信面前的年轻人会如此地谈论那次演习,青年人让人的感觉是朴实纯厚,根本看不出有一点奉承的意思来。

“能告诉我,是攻读什么专业的呢?”

“控制论和信号处理。”

“那次演习时,你是在海面上呢?还是在潜艇里?”

“当时我在巡洋舰上。”

那次演习后,倪浩然率领的全舰官兵顿时成了海军潜艇部队里的英雄明星。而在演习中使用的战术后来也成了潜艇学校教学上的一个案例。那是一种迷惑类型的战术,后来有人把其归入了突击战术类型之中,如果避开言辞的掩盖,完全可以与冒险直接挂上钩,一种孤注一掷的做法。尽管事后也承认这一点,当时,蓝盾号核潜艇只执行演习的探测任务,携带的都是一些常规导弹,根本没有战略导弹。而单独近距离地拦截由航母组成的舰只编队,使用如此战术的人一定昏了头。

但是有一点大家都认识到了,在如此的近距离的情况下反而获得了极有利的前提条件。由于仅12海里的近距离,从潜艇上发射出去的导弹是让对方无法立即算出弹道并使用反弹道导弹去拦截。如果真的开战,虽然潜艇会百分之二百地遭到击沉的厄运,但是其结果也会使对方遭受重创。从这些情况上可以分析出,舰长下令发射导弹击毁反潜侦察机,而使美国人沉痛于心,无法发作的原因是什么了。如此比较一番后,从灵活的理论上讲,倪浩然使用的战术是很正确的。

舰长不想放弃刚才的话题,“那次战术的使用,至今好像仍然存在很大的分歧意见。”

“是的,舰长!”

“你对此有什么看法呢?”

“有一点,舰长!”

“能告诉我吗?”舰长说。

“我们在学校里反复听过你当时指挥细节的录音,”青年水兵说,“同时,当对海图记录进行了研究后,分歧的立场最终得到统一,在那样的危机情况下,您所用的战术不是任何人都能够办得到的。”

舰长说,“我听副舰长介绍,你是潜艇系里的高才生。”

“承蒙夸奖!”

在走往餐室的桌边,突如其来的一阵腹部凉痛,使他不由地皱起眉头。

年轻水兵关切地问:“您怎么啦?舰长!”

“不要紧。”他不想小题大做,此时此刻自我感到前额冒冷汗,内心里不停地寻思,希望是感冒引起的症状,千万不是那次……。“也许是一点小感冒!”他解释道。

“严重吗?”

他摇摇头。“帮我到医务室去拿几片药。”深吸一口气,将它运至腹部,阵阵的冷痛似乎减轻了许多。这是一位会气功的守礁战士传授给他的。当然,那位战士发现他的情况后,很认真地告诉他,最好是上医院去做一次全面的检查。当年轻人听从他的话转身欲走时,马上叮嘱他道:“别告诉医疗员说是我要!”

“我明白,舰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