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 第五章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79/


周川伤势痊愈之后,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轻松地由医院回到家里,可他看到的却是村人们一副副陌生的、让人难以琢磨的怪面孔。男人们见了他拥起一脸难堪的苦色,犹如躲避一个传染的瘟神,一阵虚假的问讯和寒喧之后,马上逃之夭夭。

失去嘎子的周川,被女人们看作是一头会说话的牤牛,一只被人割掉生殖器的公猪!而说话的牤牛和被割掉生殖器的公猪,还像模像样人五人六地行走在男子汉的人群里。她们用一双充满戏噱和邪恶的眼睛,上下打量他一阵,转过身去捂住花瓣样咧开的小嘴,发出一种经过压抑而又实在抑制不住的咯咯笑声。她们笑得那么放荡,笑得那么自豪,那淫荡荡下流的声音,让周川听了意乱心烦,老想沉下脸耍他的二杆子脾气。

莲花在满城风雨议论纷纷,就连她的父母都说周川失去嘎子已经成为废人的情况下,再一次来到周家庄,坚持要看一眼周川腿裆里的东西。

莲花一进村就被一群女人们讥笑或同情的目光所包围。白莲花一样出众的漂亮姑娘,将要嫁一个没有嘎子的废男人!女人惜女人,她们能不为莲花空长着一副花容月貌而惋惜吗?

一名刚刚念完五年级就当上民办教师的年轻人,像绿头苍蝇见血那样,跟随在莲花屁股后头嗡嗡追赶了好些日子。机关算尽好事多磨却没有成功,心里既嫉妒情场得意的二杆子周川,又仇恨不拿正眼瞧他一下的漂亮莲花。在周川遭遇塌天大祸的危难当口,他竟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编排了几句下流的歌谣。

三两个还不懂事理的顽皮孩子,受了挑唆之后,像几个摇晃的跟腚铃铛,尾追着莲花的屁股,扯着稚嫩单薄的嗓子直叫唤:南湖跑,北湖爬,到头落个小没嘎……

莲花像被人当众脱光了衣裳,然后又被人狠狠地朝脸上扇了几个耳光,红着脸害羞地跑进家来,慌不择路一头重重地扎在周川怀里。她凄惨地叫了声我那好苦的命啊,顿时泪如泉涌,耸动着肩头大放嚎啕!

眼望着悲悲凄凄的莲花,联想到村子里那些男男女女脸上的变化,周川那心灵的天空猛然滚过阵阵的炸雷,人格和自尊仿佛受到了无情和恶毒的伤害。他想发火,他想报复,想朝着全村的人们耍一回他的二杆子脾气。可全村人平平静静好端端的,谁也没有向他周川舞枪弄棒发起挑衅,浑身力量却像狗咬碌碡——无法下口!

周川沉下脸来,发疯地摇晃着莲花的两个肩膀:你说,你到底受了什么委屈什么欺负?为什么整天价哭哭涕涕就给发丧送殡似的!

莲花垂着头呜呜直哭,木头疙瘩样不理他。

周川越发气恼,捶胸顿足朝着莲花发火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