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该和老外比什么


2007年12月03日 08:47:40 来源:环球时报



最近,“中国人华尔街骑牛”之事闹得沸沸扬扬:有游客攀爬旅游景点设施到了美国,而且骑的是华尔街那头著名的雕塑牛,恰巧被一位女主持人拍下照片,贴于博客,配了国人素质不堪的评论。信息这样一发布,立刻引来一片谴责。可没过几天,网友纷纷上传照片,大家发现原来不只是中国游客骑在山姆大叔的公牛上,许多外国游人也同样在华尔街骑牛,既有“个骑”也有“群骑”,而且大家都骑得喜笑颜开。


地游客攀爬华尔街公牛雕塑 领导比牛还牛(图)


这下好了,立刻导致了公众激辩,正反双方,唇枪舌剑,对立严重,比如“反骑派”说:老外骑牛不是国人骑牛的理由,说“外国人也骑牛”是一种阿Q精神;老外骑得,我们就骑得?而“护骑派”则说:骑在雕塑上照相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爱好;大家都是普通人,而不是外交官,骑着开心,有何不可?在华尔街骑牛的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国家,我们不要扛着整个国家去旅行……


无论骑牛是否文明,中国人都越来越喜欢拿外国人的行为标准衡量自己。衡量与比较,本是一种思维的方式方法,但这种思维方法也存在缺陷。各国国情差异太大,在有些问题上压根就缺乏可比性。很多国家地广人稀,到处是草坪,在草坪上小憩野餐,甚至是追跑打闹,并无不妥,而相同的习惯来到中国,就成了不文明的举动。



同样,国人到国外,当然不宜大声喧哗。但客观地分析,中国人喉咙响、嗓门大,就与长期生活生存的环境条件有很大关系。人口众多、噪音巨大,客观环境长期熏陶了国人“大声说话”的习惯。比如教师,有的学校一个班里好几十号人,没有大嗓门怎么行?比如基层干部,面对几百上千农民,想不大声叫喊都不行。如今熙熙攘攘的城市里,几乎难以找到一块宁静的地方,说话不大声点对方往往不容易听清;连电视也有太多的“噪音”,比如到广告时段,它的声音突然就高八度、提升八十分贝,变成了噪音;还有背景音乐,无论小商店还是大书店,多为吵闹型的歌唱音乐,不大声又怎么行?就连老外到了中国,很多习惯也会发生变化。


不同环境、不同条件、不同风俗、不同习惯,必然导致种种差异,所以没必要什么东西都拿外国的标准来衡量自己。外国人爬牛,不是我们也爬的榜样;外国人不爬,也不是我们不爬的唯一标准。样样都和外国人比较,是无助于增进国人自信力的,反而会使人弄错文明坐标、丢失文明自信,结果是满身自卑地面对这个社会、面对这个时代、面对这个世界。


更重要的是,这次骑牛事件之所以引起如此大的争议,归根结底的一个原因是,我们还没有弄清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到底应该和外国人比什么?在批评中国人不文明的时候,很多比较看似合理、实则不合理,是不得要领的比较。样样都比,最后反而使我们越比越糊涂,忽略了问题的关键所在。公众在这次比较性评论中,恰恰忽视了“华尔街骑牛”报道中关键的一句话:“领导骑牛,比牛还牛!”


这些年来,国人去国外考察旅游,有不少是官员。他们在国内养成了一些官场习惯,于是一出国就把“牛”性带到国外;在那些最“牛”的公费旅游考察团里,有的人实在“牛”得可以。一位旅居瑞士、专带中国旅游团的华人职业导游曾这样描述自己亲眼目睹的“牛劲”:他们会醉醺醺在浴缸里撒尿;他们对车子不满意,就集体罢乘,声言“若不赶紧给我们换车,就砸了这辆车”;他们会盛上半杯水,把烟灰、烟头儿扔在里面,以为这样算是“文明”……相比之下,普通百姓出国,要安分守己得多。


无独有偶,龙永图先生日前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进行了一次中外比较:一次是出差,突然听到候机室里热闹非凡,只见数十号人围着一男,点头哈腰,百般殷勤,私下打听,才知是某县委书记出国考察。另一次则是在意大利参加国际会议,地点是在一个小镇的小酒窖,昏暗的灯光,与会者都是国际经济界有头有脸的人物,没有领导席,没有嘉宾席,都是先来后到。龙永图坐下不久,有一个老太太独自进来坐在他身边,与他寒暄良久。会后,龙永图问组织者:“那位老太太是谁?”对方很惊讶:“您不认识她?她就是荷兰女王呀!”


应该说,“中外衡量比较”是有一定价值的,因为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比如,龙永图把行为差异这么大的两件事比较起来看,是希望我们能优化官场文化生态。我们拿自己与欧美国家比较,目的无非两个:一是传递更多信息,让公众知道外面的世界;二是看到差距,促进自身的进步。国内外相互学习是没错的,但也需要一切从实际出发,因地制宜、实事求是地分析不同国度的特色与差异。盲目的、不得要领的比较反而会让国人丧失自信,无所适从。鉴于此,笔者希望,以后能少做些没有意义的比较,多从比较中找出一些切实的问题来。(徐迅雷 作者是媒体工作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