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从大胜利到大失败 第九十二节 艰辛 漫漫归途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由于多数身强力壮的战俘都参加了敢死队,分派给苏东和庄海龙的人员在数量和质量上都不如敢死队,不过,苏东的坦克部队虽然失去了坦克,但火力较强,幸好由于事先拆卸了坦克上的机枪,火力上的加强多少弥补了兵员素质下降的带来的部队战斗力损失,后卫部队也正是由于加强了这么多的机枪,才能够一次次抵挡住日本人的猛烈进攻。

依托一处遍布巨石的阵地,庄海龙和邻近阵地的苏东互相掩护,依靠交叉火力打退了日伪军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日伪军在中国军队的阵地前遗尸累累,寸步难行,谷雨大佐面沉似水,黑着个脸看着败逃回来的日伪军大小队长,突然手起一刀,砍翻了一名伪军大队长,这下子可把王宝吓得魂不附体,这还是谷雨第一次斩杀大队长级别的伪军军官,这说明谷雨已经对他们这些伪军彻底失去了信心,认为他们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王宝可不愿意就这么被日本人杀死,他还没有捞够钱,玩够女人呢。

谷雨联队参谋长岩本中佐看到这些日伪军军官个个面如黄土,知道杀鸡给猴看的效果已经达成,就在谷雨耳边低语几句,谷雨看到斩杀伪军军官达到了效果,也就收回了武士刀,命令再给这些军官一次机会,让他们戴罪立功。

果然,这一次的进攻,就连王宝也勇气十足,站在火线上指挥士兵冲锋,要知道,在他们身后督战的谷雨刀鞘内的武士刀血渍还没有干透呢,这些日伪军军官能不卖命,要不然失去的可不仅仅是荣华富贵,还有自己的一条小命。

对面日本人的炮弹好像永远也打不完,苏东有了这样一种错觉,因为从战斗一打响,日本人的炮弹就不断地在他的头上爆炸,战士们就算是铁打的金刚,也架不住日本人的狂轰滥炸,伤亡十分惨重,虽然战士们早已经横下一条心要战死在阵地上,但看着他们一个个的牺牲,苏东依然心疼不已,他手中的机枪不停的向着鬼子和伪军倾泻着愤怒的子弹,枪口几乎都打红了,一挺,两挺,终于全部的机枪都由于发射子弹过多导致过热停止了射击。这让苏东部队阵地的火力密度下降了九成之多,被密集火力压制的日伪军士兵顺势爬了起来,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冲向了苏东部队据守的阵地,月光发射下,苏东等人看到一条银线向他们快速冲来。没有了机枪火力掩护,为数不多的几十支步枪齐射火力根本无法压制日军这次冲锋,日伪军士兵离着苏东部队的阵地越来越近,很快,十几个日伪军士兵就跳进了中国军队阵地,几个中国士兵与他们一番血战后英勇牺牲。

这一处阵地失守很可能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导致整个阵地的失守,苏东一边命令士兵用尿液冷却机枪,一面带领五名坦克车长组成的战斗小组,冲向这个缺口,试图堵住日军的进攻,他们一边大踏步的前进,一边使用手里的mp18冲锋枪向突入中国阵地的日伪军猛烈射击,德制冲锋枪虽然不利于野战,但用于近距离作战威力十足,在短时间内可以组成毁灭一切的交叉火力网,所以这几只冲锋枪苏东在最后一刻才投入使用,而后,冲到日军面前的苏东挥动枪托打倒了一名日军,又狠狠的把枪托砸在一个伪军的脸上,伪军的鲜血溅了苏东一脸。

庄海龙看到了苏东阵地的危机,急忙命令他带领的部队使用机枪从背后射击日伪军,掩护苏东部队,而降温的机枪又开始怒吼起来,收到前后夹击的日伪军士兵纷纷趴到了地上,被隔绝了退路的十几个日伪军顿时乱了手脚,不知所措,苏东带领的战斗小组沿途击毙了半数鬼子士兵,几个伪军士兵见势不妙立刻举起步枪跪在了苏东等人面前,苏东抬手一梭子子弹打死了这些死到临头才知道求饶的汉奸,大部分敌人都被消灭了,还有几个鬼子兵负隅顽抗,和苏东等人展开了肉搏战,庄海龙带领的一个战斗小组冲上了苏东部队的阵地,彻底打垮了这一次日伪军的大举进攻,他们丢下无数的尸体,小心翼翼的贴着地面后退,庄海龙冲进了友军阵地,发现一个鬼子兵正好把一把刺刀刺进了苏东的小腹,“苏东。”庄海龙高喊着苏东的命令,扣动了步枪的扳机,把子弹射在了鬼子兵的后脑勺上,当他扶起苏东的时候,苏东永远的闭上了眼睛,庄海龙泪如雨下,为失去一个同生共死的战友而哭泣,那些浑身沾满自己和敌人血渍的坦克车长也都跪倒在苏东的身旁,为苏东而落泪。

拿起苏东的冲锋枪,庄海龙换上了一个弹夹,他擦干了眼泪说道:“弟兄们,苏东先走了,为了那些在前面冲锋陷阵,开辟回家道路的兄弟们,我们上。”他第一个跳出了浅浅的战壕,端着冲锋枪,尾随着那些仓皇撤退的日伪军士兵们向着谷雨联队主力冲去,那些浑身伤痕,沾满血渍的坦克车长们紧随其后,在车长们身后,是那些普普通通的特遣队员和战俘们,他们全都不顾死神的警告,不顾身心的极度疲惫,追随着他们心目中的英雄冲入了敌人的火网,兵败如山倒,谷雨联队长看着自己的部队如雪崩般溃败下来,知道自己的这次进攻又垮台了,但他没有想到中国人居然敢紧随着败退的日军掩杀过来,匆忙中他命令士兵开枪阻击那些中国军人,不过由于有日伪军士兵挡在前面,敌人的火力优势无法得到全面发挥,相反,敌人的士气已经低落到了极点,尤其是那些伪军士兵,稍有点风吹草动他们就准备举手投降,也正是他们首先崩溃,导致了半数尚未参战的日伪军士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前面部队战败了,溃逃回来,而自己身旁的友军也开始转头逃跑,这种恐慌气氛加上军官们不知道友军发生了什么情况而导致崩溃的部队越来越多。

大势已去,看到连自己的卫队也濒临崩溃,谷雨大佐也不得不命令部队紧急撤退,命令一下,鬼子和伪军们可忙活开了,忙着套车的套车,忙着找驴的找驴,谷雨套上一件大衣,阴沉个脸跳上了一辆驴车,喊了一嗓子:“开路。”赶车的伪军急忙甩开鞭子,毛驴叫了一嗓子,撒开四蹄飞奔起来,那些日伪军士兵扛枪的扛枪,抬炮的抬炮,头也不回的紧紧追赶,心里只恨自己爹娘没给自己多生两条腿,生怕落在后面被那些凶神恶煞追上,丢了自己的一条狗命。

庄海龙等人也是鼓足余勇追击敌人,等把鬼子赶出一段路后,也累得直喘粗气,毕竟两条腿追不上四条腿的,尤其是鬼子和伪军们战斗力尚存,只是由于不知道发生了事情,跟着其他部队逃跑而以,等敌人站稳了脚跟,打一个反击的话,吃亏的可就是庄海龙他们了,所以,庄海龙及时地阻止了部队再向前追击,满足于目前的战况即可,他们捡拾了一百多支步枪和5挺机枪,还缴获了大量的枪支弹药,甚至还有一门步兵炮,一门迫击炮和四个掷弹筒也落入了庄海龙部队手中。

等到谷雨大佐逃出很远之后,才整顿好部队,他命令各部队大队长和中队长立刻了解部队情况,掌握现有部队装备信息,迅速进行编组,准备发动反击,驱逐阻挡部队前进的中国军队。不过,当谷雨大佐刚刚整顿好部队准备再一次发起对中国后卫部队进攻的时候,他接到了从永城总部发来的求援电报,这封电报彻底葬送了谷雨试图通过反击挽回面子的希望,无奈之下,他只好率领部队返回了夺取永城的道路,而当初他从永城带出来的部队有半数无法跟随他回到永城了,这次战斗注定成为了谷雨联队战史上最惨痛的战斗记载,不过在正式的联队战史上并没有记载进去,因为在日后缴获的谷雨联队战史上,曾经参加过这场战斗的中国军人吃惊得发现谷雨联队的战史在这两天的战史纪录上是两页空白。

小雨终于变成了瓢泼大雨,雨水洗刷着刚刚还惨烈厮杀的战场,洗刷着地上的血水,庄海龙等人已经做好了迎接最后一战的准备,但他们等了好长时间,也没有看到对面出现一个敌人,电闪雷鸣之际,前方传来消息,部队已经控制了罗王镇,宋晓鹏让后卫部队赶快撤退,通过罗王镇返回国军战线。

梁朝发带领的敢死队已经控制了四分之三的镇子,残存的日伪军全部收缩到以火车站为主的防御圈内,为了彻底消灭日伪军,确保部队撤离罗王镇的时候不受到追击,宋晓鹏指挥各部队对日伪军发动了一次联合进攻,试图消灭所有的日伪军,不过,日伪军的力量是这支由战俘为主体的轻型部队所无法克服的,因此,除了在日军火力点和战线上留下几十具烈士遗体外,战斗并没有取得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八路军独立团1营1连战到此刻,还剩下连长庞大兴和23名战士,其余战士或阵亡或负伤失去了战斗能力,不过,庞连长并没有因此带领部队撤出战斗,为了几千国军弟兄的生命与自由,他们决心战斗到底。

进攻的命令一下达,庞连长就一马当先冲出了隐蔽处,他的面前是一挺喷吐火焰的日军机枪,两个八路军战士在冲出隐蔽物的一瞬间就被子弹打倒,子弹嗖嗖的带着啸声从他身旁飞过,庞大兴脑子里根本顾不上去想自己被打中会怎么样,他只想着一件事情,消灭前面那挺还在继续杀人的日军机枪,借助打到天上的照明弹,操作那挺机枪的日本士兵也发现了正飞奔过来得庞大兴,他急忙转动枪口,准备打死这个不知死活的中国士兵,不过也许是有神灵帮助,也许是由于他自己紧张过度,呼啸而出的子弹就是打不中越来越近的庞大兴,旁边的日军军官紧张的指着那个离他们越来越近的中国军人对机枪兵喊道:“打死他,快点打死他。”当机枪兵抬头寻找目标的时候,他看到了一颗在空中翻滚着跟头向他们飞来的手榴弹,那颗手榴弹的木质握把还在喷出白烟,这个机枪兵下意识的抱住了脑袋蹲了下去,而那个日军军官则目瞪口呆的注视着一切,直到手榴弹爆炸,气浪把机枪抛出了火力点,正好落到了庞大兴怀里,庞大兴吃惊的望着怀里的机枪,随后回过神来,检查了一下机枪,发现还能使用,不禁大喜过望,端着敌人送来的大礼向其他鬼子兵发射了一串串的弹丸,打得鬼子鬼哭狼嚎,无处遁形,借助庞大兴的火力掩护,八路军和战俘们顺利夺取了火车站的一段外围阵地,控制了这几所房子,就可以让部队从这个缺口扩大战果,不过,日本人的补救措施也很快,他们把那节铁甲车厢推了过来,利用铁甲车厢的火力和装甲优势,死死的压制住了中国军队的前进道路。

“鬼子列车过来了,准备爆破。”埋伏在罗王镇镇外铁路桥的八路军铁道游击队队长王洪使用缴获的日军望远镜观察到日军前来增援的火车已经接近了铁路桥,他给引爆手下达了准备爆破的命令,游击队员早已经干掉了守卫铁路桥的日军士兵,并在铁路桥上埋设了足以炸毁桥梁,颠覆列车的烈性炸药,游击队拥有这批炸药,还要感谢我呢,是我命令部队给这一带的游击队送去了不少的枪支弹药和炸药,支援他们展开游击战,消灭鬼子,解救受苦受难得老百姓。

日本火车司机看到铁路桥后立刻拉响了汽笛,告诉车上的士兵和原本应该在前方的守卫铁路桥的鬼子兵马上就要通过铁路桥了,很快,前方铁路桥上就出现了一盏绿灯,告诉火车司机可以安全通过,日本司机缩回头来,命令司炉工添加煤炭,保持火车速度,当火车头拖着三节车厢吐着白眼驶上铁路桥的一瞬间,王洪手臂猛然向下一挥:“炸桥。”爆破手立刻按下了起爆器的按杆,一团巨大的火球从日本列车下方向上腾起,剧烈的爆炸声令游击队员下意识的捂上了耳朵,铁路桥在烈性炸药的爆炸力量作用下做剧烈运动,先是向下,而后向上,再次向下,而后向上,最后一次向上的力量折断了桥梁,一节节桥面连同火车头和两节车厢落向了下方的山谷,而后,山谷中传来了一连串的回音,随即又爆发了数次猛烈的爆炸,火光照亮了谷底,残留在半截铁路桥上的一节车厢内还有二十多名鬼子兵,他们受到了巨大的爆炸声和冲击波的震荡,耳朵全都被炸聋,趴在车厢地板上无法动弹,直到半个小时之后,才有几个鬼子兵爬起来拉开车厢门,准备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可是他们迎来的不是新鲜空气,而是呼啸的子弹,再拉开车厢门的一霎那,几个站在门口的鬼子兵遭到了急火射击,几乎都被打成了筛网,尸体栽倒在车厢下面,几乎在同一时刻,十几颗手榴弹从门两侧飞进了车厢内,那些昏昏沉沉的鬼子兵看到冒着白烟的手榴弹落在自己身上,发出了绝望的惨叫声。

兵头大队长从瞭望塔看到了远处山谷中冲天的火光,心头一紧,因为那个方向正是援兵前来的方向,如果不能够得到由火车带来的援兵增援,那只有指望约定好的谷雨联队了,可是他看来看去,也没有看到从谷雨联队方向传来的信号,如果那一路援兵也黄了,那自己的部队真的成了瓮中之鳖,形势立刻急转直下,从固守待援变成了自寻死路,不过,他相信,凭借自己这些兵力和装备,守到天亮应该不是问题,不过,他没有想到,逃走的谷雨联队遗留给特遣队的那门步兵炮成了他们的丧门星。

接到了镇内部队要求增援的命令,庄海龙立刻命令士兵们把缴获的日军火炮连拉带拽的弄进了罗王镇,为了稳妥起见,他还是留下了一支小部队作为警戒部队,如果谷雨联队再转回来发起进攻,最少这支小部队也可以起到预警作用,给镇内调整兵力部署争取时间。

庄海龙在缴获那门步兵炮的时候,还缴获了3发炮弹,这3发炮弹可是无价之宝,庄海龙带人把步兵炮推进了庞大兴占领的房屋,准备使用火炮对付封锁房屋的日军铁甲车厢,不过,由于日军铁甲车厢使用密集的机枪火力封锁了窗户,步兵炮无法对日军车厢进行直瞄射击,还是庞大兴脑筋一转,有了新主意,他抓起一把大铁锤和其他几个八路军战士一起在墙上砸出一个圆洞,正好可以把步兵炮的炮筒伸出这个圆洞,炮口所指方向正好就是那节喷吐火舌的日军铁甲车厢,看到中国人不知道从那搞来一门大炮,而且还把黑洞洞的炮口对准了自己,鬼子们都急了,他们有的找人推车,有的抱着机枪疯狂向着炮口扫射,子弹噼里啪啦的打在那面墙面上,大部分子弹头打不进墙体,都落到了地上,战后,有好事的人从那面墙下面找到了二百多个弹头,还有一些打进了墙体,都镶嵌在墙面上,既然日本鬼子的机枪对付不了他们自己的步兵炮,那接下来就该看步兵炮能不能对付鬼子铁甲车厢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