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1月24日,俄罗斯国防部副部长,俄罗斯武装力量后勤部部长弗拉基米尔·伊萨科夫宣布了一个惊人的命令,代表俄军重要标志之一的“大皮靴和裹脚布”将退出俄军被服系列。这一命令是俄军迈向军队现代化的一个重要标志,同时也宣告拥有数百年军龄的“大皮靴和裹脚布”这两位“老兵”将正式退出现役。


俄军裹脚布也很臭


裹脚布对于中国人来说一点也不陌生,解放前它曾是中国妇女的“专利”。然而,当今世界上还有人在裹脚,他们裹脚的水平不比中国妇女逊色,这就是俄罗斯军人。


与中国妇女裹脚不同,俄军裹脚是为了穿那厚重的大皮靴。这种长至膝盖、笨重、密不透气的大皮靴一年四季都套在俄军士兵的脚上。


试想一下,一群生龙活虎的战士在经历了一天的“拼杀”后,晚上回到军营,十几个大兵聚在一起打开裹脚布,那气味简直难以言表。一位俄军预备役中士亚历山大·科茨这样描述俄军的裹脚布。当听说裹脚布将要退出现役,科茨情不自禁的高呼:“终于结束了!万岁!” 俄《共青团真理报》军事评论员,退役上校维克托·巴拉涅茨说,我个人有两个感受,一是笨重,二是臭。但巴拉涅茨对“大皮靴和裹脚布”能否被真正替代表示怀疑。巴拉涅茨称,俄军离开了“大皮靴和裹脚布”,在冰冷、潮湿、泥泞的沼泽里寸步难行。


“大皮靴”:俄军的骄傲



一次,记者在一个军事博物馆用餐,席间发现一件有趣的事,大家用来喝茶的“俄罗斯大茶壶”上竟然套着一只黑色深筒大皮靴。记者问身旁的俄军少校,皮靴为何套在茶壶上?少校对记者说,那只大皮靴有个说法,叫“人民委员”,是军中身份、待遇的象征。过去,只有将级军官才有资格品尝“人民委员大皮靴”里的红茶。“大皮靴”在俄军中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早在上个世纪40年代,苏军就曾经想更改军服,用轻便的皮鞋替代笨重的大皮靴,以便苏军在和德军的交锋中更加灵活机动,但这一改革建议立即遭到苏军前方将士的坚决反对,坚持要求穿着令他们倍感骄傲的大皮靴打到柏林。


此外,俄军“大皮靴”还是民间风俗文化的创作源泉。例如,喝酒时人们常说:“为穿大皮靴的干杯!”以及“要谈恋爱,先学会裹脚。”等众多名言警句。


历经百年终遭淘汰


彼得大帝时期,俄罗斯军队便开始配备轻便高筒皮靴。之后,军队采用了普鲁士人的大皮靴,并不断得到改进,这是现代俄军大皮靴的前身。上个世纪初,俄罗斯军官的铬鞣革大皮靴采用上等皮革制作,而士兵的皮靴则是由小牛皮制作。1917年后,俄军开始裹腿、裹脚。苏联工业复苏后,军队开始采用人造革制作大皮靴。这一制作工艺一直沿用至今。


上世纪70至80年代,苏军人数达到500万,库存大皮靴1500万双。目前,独联体许多国家的军队仍然穿着这些库存皮靴,只有白俄罗斯和乌克兰淘汰了大皮靴。现在,轮到俄罗斯军人自己抛弃他们传统的时候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