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进山了 一 第十五章 优惠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0/


当来到飞云涧上原来应该是绳索桥所在的地方时,小队长呆呆地看了好一会儿,愣了半晌,甚至于都没有感觉到小野联队长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身边了。同样愣了半晌的小野忽然间一把抓住了可怜的小队长的衣领,也不知道从那里来的力气,几乎把小队长提离了地面,朝着他大声吼到:“桥呢,绳索桥呢?”

小队长被勒得不断地咳嗽了起来,好不容易等小野太朗把自己放下了,这才喘了好一会儿气后,指着对面,小心翼翼地说到:“联队长阁下,桥,在那里。”

小野太朗顺着他的手看去,一条长约十几丈的绳索桥正吊在对面的两根粗大的柱子上,长长的桥身垂了下来,在呼呼的大风中不断地晃荡着,撞击着悬崖峭壁,发出叭叭的声音,好象在嘲笑小野太朗的迟到。

看着晃荡在空中的长长的绳索桥,再看看最窄处也有十丈左右的似乎不可逾越的飞云涧,小野太朗的血气上涌,花了八十人的代价,却得到了这样的结果,他好象看到无数的财宝正在离自己而去,无数的堡民正朝着自己不断地笑着,他不由自主的抽出了几乎成了摆设的指挥刀,大吼一声,朝着旁边残留的两根大木柱砍去。不过,看样子这样的力气活并不是他常干的,小野最最习惯的工作是端着盘子,带着笑脸,引着常客朝着各个院落里走去,而不是在这里舞刀弄枪的,他一个踉跄,脚下一滑,身子不由自主地朝着山谷冲去。幸好站在他旁边的小队长的反应能力在鬼子当中算是挺快的了,连忙伸出手来一拉,猛地抓住了小野太朗的裤腰带,一声嘶嘶声,小野的军装宣告独立,不过还好,总算是把小野从悬崖的边缘给拉了回来。

小野坐在小路上,那脸,跟个白纸一样,豆大的汗珠从他的头上流了下来,刚刚被风吹干的身体又变得湿淋淋了。真险啊,要不是这个小队长反应快,刚才的一个冲动,就可以要了自己的小命了。念了三百句阿弥陀佛之后,小野总算是平静了下来,看了看一脸焦急地站在旁边的小队长,想了想,站了起来,拍了拍小队长的肩膀:“好样的,你真是大日本帝国的忠诚国民啊,反应挺快的。”

“那里,阁下,其实我就算不拉阁下一把,阁下也会轻松止住脚步的,这样的小事难不住阁下的,属下真是多此一举,多管闲事啊。”小队长的脸上乐开了花,可是嘴里却不敢有半点儿的邀功请赏的语气。

对于小队长的回答,小野很是高兴,甚至于连他都觉得,小队长是多此一举了,让他敏捷的身手得不到发挥的机会啊。他点了点头,对小队长说到:“好样的,你叫什么名字,我得好好赏你一下。”

小队长受宠若惊:“大佐阁下,我叫井上三朗。”

“好样的,井上三朗,我得怎么谢你呢。这样吧,回到东京之后,我给你一张优惠券,你可以凭着这张优惠券到我家族的任何一家分店去,免费享受一次全方位的服务,要知道,我们家族很少给人优惠的啊,全日本只有伟大的天皇,才得到了一张永远免费的优惠卷呢,说不定你在我们家族的分店里,还可以碰到伟大的天皇呢,他一天二十四小时当中,有二十二小时呆在我们家,我一直觉得,我的五个孩子当中,说不定有某个带着皇室的血统呢。”

井上的眼睛一下子放出了万丈光芒:“真的吗,那多谢联队长的,能够得到联队长的优惠,井上三生有幸啊。”

难得的一次大方之后,小野太朗立刻就后悔了,一次全方位的服务,那得多少钱啊,就算这小子救了自己一命,也值不了这么多钱呢,这要是让自己的叔叔知道了,非得狠狠地训自己一顿呢。想了一下,小野太朗微笑着说到:“井上小队长,你今天立了大功了,既把整条山路的机关都破坏掉了,又救了我的性命,对你的才能,我感到很是满意。这样吧,中国人有一句话,叫做能者多劳,你就带着你的手下,出去查查看,是不是另有一通往李家堡的路,我就不信,那些无知的堡民们真的会下那么大的决心,把桥给破坏掉了,他们一定会留有余地的,我敢保证,在附近,一定还有一条不为人所知的通道,你去把他找出来吧。”

井上三朗想了老半天,小心翼翼地说到:“大佐阁下,我今天立了太多的功劳,阁下还是把功劳让给别人立吧,要不然,同僚会说我尽出风头呢,这样对队伍的团结不好啊。”

小野太朗大怒:“你是我欣赏的小队长,谁敢说三道四的,我让他自己切肚子去。你放心大胆地去吧,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无可奈何的井上三朗,不得不带着仅剩的七个手下,一边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一边恨恨地踢着地上的小石子。八格牙鲁,这天都快黑了,山路崎岖,地形不熟悉,路上又可能有着种种的危险,一边是七十度以上的山坡,一边是悬崖峭壁,一不小心摔下去,连骨头都找不到,那不是叫我立功,那是直接叫我去送死啊,刚才真不该去救这个妓院的侍应生,就让他摔下去得了,这个地方,谁想呆啊。可是没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特别是在日本,这方面更加明显,他知道小野太朗的性格,要是自己不去的话,死得更快,小野太朗的指挥刀砍木头不行,砍自己的头,轻松自如得很啊。

小野太朗根本就不去管那个一边诅咒一边探路的井上小队长,他现在想的是,自己晚上得住在那儿啊。那十丈宽的飞云涧活生生地把自己挡在了舒服的李家堡外面,而看样子,今晚上想过飞云涧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了,只能在这条小路上过夜了啊。可是这条小路只有一米多宽,两个人并排走的时候都得心惊胆战的,怎么睡觉啊。士兵们的问题不大,这些个穷小子,随随便便给一个猪圈,他们就能跟在家里一样呼呼入睡了,可自己是谁啊,东京最大的妓院老板的儿子,从小就生活在小巧玲珑的环境优美的庭院里,吃的是专门提供给那些身份高贵的客人的精美透顶的食物,穿的是专用于接客的干干净净的和服,家里的姑娘免费享用,就算当了几年的军人,过的也是舒舒服服的日子,那里在外面过过夜啊。没办法了,这个时候,看在无数的财宝份上,将就一些吧。吃的呢,也不是问题,有干粮啊,早上带来的水,虽然有些变了味,多少可以喝下肚子去的,咱大日本帝国的国民,什么水不能喝啊,早养成习惯了,这个地方又不能埋锅造饭的,而且也没有柴火,想到身处遍地树木的深山中,竟然没地方找柴火,小野就有些生气,八格牙鲁,明天过了涧,看我怎么整那些堡民。

天已经黑了,看了看对面的李家堡,黑乎乎的,也不见一点点灯火,显然,堡民们早就逃了个精光了,就算过了涧,想找个人来问问消息,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这只是小事,找到地头就行了,我就不信这些堡民们一点儿踪迹也没有留下,顶多藏在山洞里,或者藏在地道里,这些伎俩,可瞒不过我聪明绝顶的小野家族的唯一继承人啊。

一边啃着干粮,一边想着如何过涧的事情 ,迷迷糊糊的竟然睡着了,在这一千多米高的山上,白天虽然挺热的,可晚上的温度起码降了十几度,山路上的风又大,吹在身上,冷嗖嗖的,一下子就被冷醒了。看了看士兵,黑暗中,一个个冻得哆哆嗦嗦的,也是睡不着觉的样子。小野站了起来,跺了几下脚后,叫来了自己的两个卫兵,强行命令他们把衣服脱下,一股脑儿全搭在自己的身上,这才舒舒服服地睡着了,至于这两个卫兵会怎么样,哈,我伟大的小野太朗才不关心呢。

正睡得舒服,却被人给叫醒了。一听声音,小野就知道,是那个井上小队长来的,八格牙鲁的,这个井上三朗的命怎么这么大啊,这样都整不死他呢。他只得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温柔地问到:“井上小队长,路探得怎么样了?”说完了,这才知道现在天上的月亮都不露面了,井上怎么看得清自己的笑容呢,白浪费表情了。

“联队长阁下,我们走了八里路,六个士兵掉下了山谷,也没有找到一条通往李家堡的路,全是悬崖峭壁。”井上三朗回答到,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一是冻的,一是吓的,眼睁睁地看着手下的人不断地往山谷下掉,不吓死都算他命大了,要不是他以长官的身份,压着手下走在前面,说不定就不能回到这里向小野汇报呢。

“不可能,那李家堡的人以后怎么进出啊?”

“阁下,是真的,没找到路,我想,李家堡的堡民们说不定都撤到山下去了,不准备回到堡里了,要不然,桥也应该是在那边被砍断的,而不是这边呢。”

小野想了想,也是,如果李家堡的人早几天得到了消息,的确是可以全体撤到山下去,反正大日本帝国的士兵也不可能永远都呆在堡里啊,等他们撤走了,随时可以再回堡里的。他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井上小队长,你去休息吧,辛苦了。”八格牙鲁,今天整不死你,机会多的是,我就不信不能省下那一次免费的全方位服务的钱。

看到鬼子一个个倚在山坡下睡着了,对面的大虎几个这才悄悄地站了起来,跺了跺发麻的双脚,虽说一直窝在石头后面,累得半死的,可心里高兴着呢。黑塔他爹真是好样的,别看他傻大三粗的,小心眼多的是,虚虚实实、实实虚虚的,把鬼子折腾得不行,才半天的功夫,眼见着就扔下了几十具尸体了,真是好样的。

啃了一些干粮之后,七个愣头青悄悄地溜到堡的外面,继续观察着对面的鬼子。他们可不敢进堡,现在堡里面机关处处,有些地方除了八叔公、九叔公外,自己都不知道呢,进去找死啊,虽说知道一些解毒的办法,可是那里去找那么多解毒的药材呢,那些药材可全是在太叔公的手里,他会平均分配给出去打游击的乡亲们的,可是自己七个是偷偷跑出来的,没有那种念想。

潜到绳索桥所在的地方时,大虎几个认真地观察了一下对面。今天没有月亮,对面黑乎乎的,根本就看不到人影,可是大虎知道,那一溜的山坡下,肯定躲着不少的鬼子,他们没有地方过夜啊。想了想,大虎解下了身上的弓,又轻声地告诉了同伴自己的计划,这个地方才十丈远,手中的箭完全可以攻击的,就算看不见,认准了地头,随随便便射几下,多少也能捞到一些死耗子。唯一要关心的,就是偷袭了之后怎么躲的问题。这好办,这样的黑天里,鬼子不可能自如地操炮吧,咱射了几箭之后,舒舒服服地躲藏起来,你鬼子要射击就射击吧,反正子弹不会转弯的。

得到了同伴的同意后,七个人轻轻地解下了弓,从箭筒里抽出了三根箭,放在显眼的地方,然后小心翼翼地捏出了一根,搭在弦上,拉满了,胡射了出去。第一轮射击后,隐隐约约听到了对面的两三声惨叫声,几个人士气大振,看样子,抓到了两三只死耗子了,他们连忙以最快的速度射完了三箭之后,趁着鬼子正吵吵闹地站起来追查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弯着腰,悄悄地溜到一块大石头的下面,稳稳妥妥地躲藏了起来。果然,不一会儿,当发现箭是从对面射过来的之后,飞云涧那边就响起了如鞭炮般的枪声,刚开始时猛烈得很,四处乱射,有些打在石头上,叭叭乱响的,可是对大虎几个一点儿影响也没有。乱了大半个小时,枪声总算是停了下来,大虎几个偷偷地捂着嘴笑了,这大半个小时的枪声,起码耗你鬼子几千发子弹,我二十多支箭换你大量的弹药,值得了。他们可不想着再招鬼子呢,人家鬼子现在肯定全神警备的,一支箭射出去,立刻会招来反击的子弹。几个人再等了一会儿,直到确信没有了枪声之后,这才偷偷地摸回到了原来的那个小山头上,那个地方有一个地道的出口,呆在那里,以后袭击的机会多得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