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70年冬至1971年夏,在神州大地上,曾上演过一场波澜壮阔的亿万军民大拉练、大练兵的场景。当时,上至白发苍苍的老人,下至六七岁的孩童,几乎无一例外地参加,真可谓:“七亿人民七亿兵,万里江山万里营。”然而,这场野营大拉练、大练兵的前因后果,却鲜为人知……


毛泽东批示“这样训练好”,由此拉开全民大拉练的序幕


“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是部队从严训练的传统。利用“三九”严寒的特点,部队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训练,从“吃、住、走、打”四个方面,摸索出一整套在严寒条件下提高部队生存能力、耐寒能力、适应能力、战斗能力的经验。同时,对存在的问题也及时提出了解决办法,为在严寒条件下全面提高部队战斗力作出了贡献。冬季千里野营拉练的报告经层层上报,毛泽东阅后十分高兴地批示:“这样训练好。”


毛泽东“这样训练好”的批示,在全军迅速进行了传达,特别是东北、华北、西北三地区,当时战略位置关键,又属严寒地区,毛泽东“这样训练好”的批示,对“三北”地区部队的训练更具指导性。当时,“三北”地区的部队进行了不同形式的拉练。有的部队搞一次紧急战备集合,不仅时间长,而且丢东忘西,很不符合战备要求。北京卫戍区《关于部队进行千里战备野营拉练的总结报告》上报后,毛泽东批示:“如再不这样训练,部队就变成老爷兵了。”


毛泽东对部队千里野营拉练的两次批示,不仅在全军掀起野营大拉练的热潮,也揭开了全国亿万民众野营大拉练的序幕。当时,各行各业普遍组成野营拉练队伍,手举红旗,肩扛背包,身着军装,以棍当枪,组成浩浩荡荡的拉练大军,奔赴祖国的角角落落。一时间,神州大地人如海,歌如潮,埋锅造饭,浓烟滚滚。拉练队伍,川流不息,杀声阵阵,到处呈现战备景象。


亿万军民野营大拉练,从1970年冬一直持续到1971年夏。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工人进乡村,农民进城市,军人进山区,学生进军营,相互流动,相互接待,严重影响了广大军民的正常生产、生活、工作、学习,甚至影响到社会治安。年轻人弄到一套军装,便会感到无限光荣、自豪。因此,在一些地方曾一度出现抢军装、抢军帽事件,甚至出现盗窃枪支弹药的事。根据亿万军民大拉练出现的弊端,中央及时进行了纠正:要求工人以做工为主,农民以种地为主,学生以学习为主,亿万军民大拉练才得以逐步降温、停止。


练——“吃、住、走、打”为备战


20世纪50年代初,由于中苏关系友好,新疆被称为中国可靠的大后方,所以当时除南疆驻守一个师外,其他地方基本上无驻军。1962年4月,苏联通过其领事的策动诱骗,在新疆塔城、裕民、霍城煽动6万边民外逃,劫走20多万只牛羊,并组成返乡团,企图颠覆新疆。为加强边防,1962年,中国人民解放军骑兵第一师奉命进驻新疆。


骑兵第一师始建于20世纪30年代初,在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主要承担穿插、迂回、包抄、突袭、剿匪等任务,屡建奇功。解放后,在天安门前,曾四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开国大典中的白马连、红马连便是骑兵第一师的缩影。


1969年中苏边界自卫反击战后,骑兵第一师的主要任务转为坚固阵地防御,作战方针是:“依托天山,坚守平原,长期坚持,独立作战。”为适应“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这一坚固阵地防御原则,1969年冬,骑兵第一师整编为陆军某师。1970年,笔者是该师二十二团后勤处的助理员,主要负责部队的吃、住和武器装备的保障。


兵种及作战任务发生变化后,我师必须迅速调整训练内容,才能适应坚固阵地的积极防御。1970年1月,正值“三九”严寒,经中央军委同意,我师组成了由步兵第二十二团司、政、后三大机关参加的冬训指挥部,率领步兵第二十二团的八连、机枪连、炮兵连、侦察连计300多人,展开了冬季野营大拉练、大练兵,以便摸索经验,改革创新,全面提高部队战斗力。


当时的野营大拉练、大练兵具有明确的指导思想,主要围绕“吃、住、走、打”四个字进行,重点检验部队在冬季严寒条件下的生存能力、耐寒能力、适应能力、作战能力。


兵种及作战任务发生变化后,我师必须迅速调整训练内容,才能适应坚固阵地的积极防御。1970年1月,正值“三九”严寒,经中央军委同意,我师组成了由步兵第二十二团司、政、后三大机关参加的冬训指挥部,率领步兵第二十二团的八连、机枪连、炮兵连、侦察连计300多人,展开了冬季野营大拉练、大练兵,以便摸索经验,改革创新,全面提高部队战斗力。


当时的野营大拉练、大练兵具有明确的指导思想,主要围绕“吃、住、走、打”四个字进行,重点检验部队在冬季严寒条件下的生存能力、耐寒能力、适应能力、作战能力。


吃——检验部队在严寒条件下的生存能力


按常规要求,步兵执行战备任务时,单兵自带的食品是“三生一熟”:“三生”即三天的生食,以大米为主;“一熟”即一天的熟食,以馒头为主。拉练的第一天,每人携带的“一熟”是两斤馒头、两斤水。新疆的冬季,野外格外冷,说滴水成冰,一点也不过分。部队携带的馒头和水,一小时之后全部冻得硬梆梆,馒头用刀切不动,用石头砸不动,用牙啃不动,每啃一口,只能留下几道浅浅的牙印。水与水壶冻成了一个整体,根本倒不出水,有不少水壶还被冻裂。战士们渴了,只好往口中塞几把雪。


经过几十公里的急行军,部队做第一顿饭的地点选在西大沟。西大沟荒芜人烟,这也是指挥部有意安排的。指挥部安排好哨兵后,便令各连队迅速做饭。当时,部队装备陈旧,仍是很原始的埋锅造饭。冰天雪地,埋锅造饭绝非易事,至少要解决柴、灶、水三大问题。柴,发动大家砍些荆棘,问题不大。挖掘灶,的确困难。当时,地冻三尺,战备小铁锨根本无用武之地,一十字镐下去,最多挖个一厘米深的小点点。炊事班九个人,挖了半小时,累得满头大汗,竟没挖出一个锅灶。情急之下,炊事员只好捡来些大小不等的石头,勉强垒了个摇摇欲坠的锅灶。有了锅灶,水又成了问题,不要说自来水、井水、河水,就连牛羊饮用的坑水也没有。怎么办?“困难面前有战士,战士面前无困难。”只要有雪,就不怕没水。战士们不停地用铁锨、脸盆往锅里送雪,锅里的水面也不断地上升。虽然一锅雪一般只能化十分之一的水,但总算解决了吃水问题。携带的各种肉菜,除大白菜能切成丝、片外,其他肉菜都冻得像块石头,用刀根本切不动。饭做好后,盛在碗内,稍微吃得慢些,顶层就成了“冰淇淋”。


当时,钢笔、圆珠笔冻得不下水,写不成字,笔者戴着皮手套,从挖锅灶开始到吃完饭,用铅笔在小本上一项一项地作了真实记录,第一顿饭虽然勉强吃到了,但却用了2小时45分钟,远远超过预计的45分钟。


时间就是胜利,为使“吃”的问题在时间上符合战备要求,指挥部迅速研制了新式锅灶,解决了严寒条件下埋锅造饭的困境;又对携带的肉菜提前进行了加工,馒头变成烤饼,水壶加制了保温套,解决了寒冷易冻的问题。一系列改革、创新,增强了部队在严寒条件下的生存能力,从时间到营养,均达到了战备要求。


住——检验部队在严寒条件下的耐寒能力


“三九”严寒,如何解决野外露营,避免非战斗减员,这是对部队耐寒能力的严峻考验。


当时,部队人均携带的行装是:1斤重的方块雨衣、2斤重的棉褥、4斤重的棉被、6斤重的皮大衣各一件。这些行装,在有采暖设备的营房还可以,但在严寒的冬季野外露营,则很难适应。


为检验部队的耐寒能力,冬训指挥部特意安排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外露营。拉练的第二天,部队便夜宿老风口。当地人都知道,老风口“无风风三级,有风风更大”。参谋长查看了一下地形,选择了一块地势比较凹的避风处作为宿营点。有一利便有一弊,凹处的优点是避风,弊端是凸处的雪都吹到了凹处,积雪太厚,一般都在一米左右。战士们用铁锨堆起一道道雪墙挡风,用荆棘将地面简单一打扫,便在雪窝中搭起了帐篷。


老天爷好像有意在考验部队,偏偏这一天又遇到寒流。战士们睡在帐篷里,却像睡在冰窑中,浑身的血仿佛都要凝固了,一个个冻得直打哆嗦,用被子蒙住头,缩成一团,人人都成了“团长”。参谋长拿出温度计,在外面测试了一下气温,惊叫道:“好家伙,零下37.5度!”为严防冻伤,参谋长安排了值班员,每小时紧急集合一次,让部队在雪地跑20分钟,再回帐篷睡觉。这样进行了两次,搞得大家没了一点睡意。这时,参谋长开始思考问题:一晚上一直如此反复,第二天怎么继续行军训练?不这样办,冻伤了又怎么办?参谋长决定召开一个“诸葛亮会”,让大家出主意,想办法。经集思广益,依据当时的条件,大家一致认为最简便易行的办法是:“两个人睡觉颠倒颠,三个人睡觉插中间;身强体壮睡两边,身体瘦弱睡中间。”经实践,这个办法很适用,既增加了被褥铺盖的厚度,又保存了身体散发出的热量。特别是战士们把脚互相伸到对方胸口,不仅有利于脚上水泡、血泡的愈合,也增强了同志情、战友谊。


在部队被装比较简陋、天气比较恶劣的情况下,这一野外露营办法,得到了肯定、推广。当然,颠倒颠睡觉也存在卫生方面的问题,但在当时的条件下,对部队的耐寒能力、生存能力无疑具有重大的积极意义。部队在外野营拉练一个多月,没有发生一例露营冻伤事件。这次拉练之后,总后勤部根据部队反映的问题,对严寒条件下野外露营的被装进行了重大改进,基本上保障了部队在耐寒方面的需求。


走——检验部队在严寒条件下的适应能力


兵贵神速。走,是步兵的基本功。走,既要走得动,又要走得快,更要走得通。为达到“动、快、通”的要求,冬训指挥部根据坚固阵地防御的特点,行军路线有意选择了雪地、冰路、山沟、冰坡等多种地形和道路。


冰天雪地,苦练“动、快、通”,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冬季行军,单兵携带的武器、被装、食品一般在65斤左右。雪地行军,尽管摩擦力大些,不滑,但由于脚穿解放鞋,鞋内经常钻雪,常常是雪水、汗水与袜子、脚凝结在一起,极易形成冻伤。冰路行军,摩擦力虽小,行走看似轻松,但却容易滑倒、摔伤。因此,走起路来,心总是紧绷着,比雪地行军更难。走山沟,高低不平,深一脚,浅一脚,又有大雪覆盖,看不清地形地貌,稍不留心,就会将脚扭伤,或被荆棘刺伤。特别是翻越冰坡时,难度更大,数米高的冰坡,单人根本无法逾越。为翻越冰坡,部队曾用战备十字镐、小铁锨修成冰梯向上攀登,但终因上无牵引点、下无支撑点而无法通过。为此,部队每次翻越冰坡时,便组成塔式人梯分批向上传递,攀越过的人员再用绳索把冰坡下的人员拉上去。


步兵行军,全靠两条腿,这既是对体力、耐力的考验,更是对脚力的考验。严冬拉练,由于负荷重,路难行,汗水不易挥发,脚板极易打泡。拉练的第二天,不少战士的脚上都起了大小不等的泡。战士们用针将泡穿透,然后用马尾或头发系在穿透的泡上,让泡内的积液流出,泡就会慢慢地消下去。这个办法,对行军一日、多日休息的打泡者来说,不失是一个良方,但对连续行军的打泡者来说,却不起多大作用。连续行军,使不少战士的脚掌上大泡套小泡,新泡套旧泡,甚至泡连泡,形成血脚板。在这样的情况下,每走一步,都疼得钻心。


在一个多月的冬训中,冬训指挥部特意安排了两次长途奔袭,每次都是昼夜兼程100公里。其中一次,正遇寒流袭击,室外冷到零下37度,为按计划进行,又不被冻伤,指挥部命令一律穿毛皮鞋,戴皮帽、皮手套。紧急集合时,大家刚冲到室外,只觉寒气逼人,连呼吸都感到困难。参谋长仅作了两分钟的动员,同志们便都变成了陌生人,棕色的皮帽被染成了白色,眉毛成了一根根冰刺。


平时训练穿的鞋,重量不足1斤。毛皮鞋,平均每双重达4斤,穿在脚上,像绑了沙袋。由于天冷,刚穿上毛皮鞋行军,还没感到什么,但越走越感到沉重,时间长了,双腿累得酸楚难受。行军时,一般情况是每小时休息10分钟。行军速度,正常每小时按10里掌握,急行军、强行军分别按12里、15里掌握。进行急行军时,尽管天气十分寒冷,但走上一阵,人人都会大汗淋漓,内衣、棉衣、罩衣湿成一体。每当休息时,瞬间,内衣、棉衣、罩衣便被冻在一起,衣服好像没穿在自己身上,倒像是披了一件冰盔冰甲。用拳在背上敲敲,还会发出像击鼓一样的“咚!咚!”声。


途经奎屯兵站时,部队稍作休整,不少同志想脱下毛皮鞋再把脚活动一下,可怎么也脱不掉。原来是在部队停下的片刻,由于天气寒冷,人又停止了活动,毛皮鞋内的汗、袜子与脚板上的泡冻在了一起。有的同志伸开脚,让其他同志帮助脱鞋,由于用力过猛,毛皮鞋、袜子连带脚上打泡部位的肉皮都被扯了下来,露出血糊糊的肉。


打仗要狠,爱兵要深,这是用兵之道。参谋长看到这些情况后,于心不忍,便组织收容车收容,但没一个人愿意被收容。战士们心中有一个共同信念:平时多吃苦,战时少流血;平时怕吃苦,战时是逃兵。在当时,谁若被收容,便会感到莫大耻辱。因此,大家都暗暗下定决心,脚走不成了,就是爬也要爬到目的地。


打——检验部队在严寒条件下的作战能力


“宁可千日不打,不可一日不备。”“备战备到共产主义实现,扛枪扛到帝国主义完蛋。”打,是部队训练的出发点,也是落脚点,是军人的天职。


部队战斗力的高低,既有人的主观因素,也有武器装备优劣的客观因素。为检验部队的战斗力,训练指挥部根据天气预报,专门选择了有寒流之日的凌晨,命令部队迅速抢占天山腹地一无名高地,埋伏待机,反击敌人。为了隐蔽,每人身披一条白色床单进行伪装,静静地卧在雪地上。在零下37.5度的凌晨,北风一吹,凝结的颗颗雪粒扑打在脸上,开始,像针刺一样疼,慢慢地,麻木了,也不怎么疼了。


凌晨进行实战演练,这是检验武器装备技术性能的最佳时机。当时,部队的武器装备一般都是常规武器,虽经多年实战,但在高寒条件下检验的机会并不多,真正存在的问题并没暴露出来。首先说汽车,发动机所用机油是一般机油,高寒条件下,很难发动,每发动一次,一般需用喷灯烧烤一个小时左右。汽车发动后,又不能熄火,一熄火又要重新发动。82毫米迫击炮、53式重机枪、58式连用机枪是步兵的主要武器装备。由于天气寒冷,迫击炮弹上的防护油难以清除,炮弹装不进炮膛;重机枪、连用机枪由于防护油黏稠,枪机往往后退不到位,不是卡壳就是不连发。为排除故障,部队依据经验,用火小心翼翼地将炮弹上的防护油烤化,用布擦净,才保证了炮弹的正常入膛。重机枪、连用机枪的枪机,经倒入少许煤油,润滑了枪机部件后,也保证了连发。事后,经总后勤部科技攻关,才从根本上解决了存在的问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