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上非洲酋长的中国人:喜欢黑人兄弟的淳朴

11月6日,房一波的车行驶在奥贡州一条崎岖的小路上,目的地是当地一个普通的村庄,这个村在他的属地之中。车身随着凹凸不平的路面剧烈地起伏着,路两侧是杂生的灌木、香蕉树和野草,一望无际。突然,车子淹没在了丛林里,前面已经没有了路。


房一波说,他属地的许多村庄多没有路。要到前面的村子,还要步行好几里。自今年6月担当酋长以来,房一波就会不时去看望这些村民。


记者随房一波穿行于丛林里,远处辽阔的西非天际线,已依稀现出了霭霭暮色。突然,走在前面的房一波和一个从灌木丛里蹿出的黑人撞在了一起,两个人站稳后,立即喊叫着抱在了一起,之后他们又跳又叫,分开后又紧紧将手握在了一起。


经过询问记者才明白,房一波和这位黑人朋友是两年前在丛林里打猎迷路时认识的。一别两年再次不期而遇,两个不同肤色的人,手舞足蹈地表达着重逢的欣喜。这是记者到尼日利亚第三天,亲眼看到的一幕,但熟悉房一波的人告诉记者,这只是他和当地居民千百幅动人画面中的普通一幕。


非洲创业


在中国没有吃的苦我吃过了,没有受过的罪也全受了。当地人开始并不友好,电站刚一动工,附近村子的人将我们堵在办公室里,要求给所有村民安排工作。他们用木头将道路封死,不允许在工地上工作的黑人上班,见人就打


作为山东电建三公司项目部经理的房一波,2004年9月,在公司承包了尼日利亚帕帕兰多燃机电站时,受命来到了尼日利亚。


在许多人眼中,非洲是可以取得高回报的地方。不过,高回报也伴着高风险,这包括政治经济环境不够稳定、法律体系尚不完善、风俗习惯差异巨大等,这也使得房一波初到尼日利亚时创业之路异常艰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身着酋长长袍的房一波


“在中国没有吃的苦我吃过了,没有受过的罪也全受了。”房一波说,“当地人开始并不友好,加上这里治安混乱,我们每天都提心吊胆的。遭遇持枪抢劫是常事,打摆子(疟疾)更是家常便饭。”


房一波回忆说,帕帕兰多燃机电站,初建时就是一片荒地。本可以从零开始,但刚一动工,附近村子的人就聚了过来,将他们堵在简易的办公室里,要求给所有村民安排工作。“他们用木头将道路封死,不允许在工地上工作的黑人去上班,见人就打。”


房一波他们被围困在办公室里出不来,同事们都吓坏了。此时房一波想了想,还是走了出去,和“围攻”的人交涉,对于他们提出的要求,他耐心地进行解释,这样的情况僵持了三天。三天里他们就一直被困在工地里,最后吃的没有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终于求助当地的警察局,警察赶来后用警车开路,才使后勤人员出去买了点食物,解了燃眉之急。


“警察局长不可能总跟着我们,要想在这里立足,唯一能做的就是靠自己。我想你只要真诚地对待当地人,把他们当成朋友,他们就一定会接纳你。”房一波说,当时附近村子一位酋长的儿子,闹得最厉害,工程常常因为他带人来捣乱而停下来。“我不想再依靠警察了,我想必须和这些人融为一体,让他们当我是朋友,我和公司才能生存下去。”


化解矛盾


房一波独自带着一大袋糖果,提着枪,走进了一个陌生的村子。在尼日利亚,每天都有抢劫杀人的事件,尤其是一些外资公司的人,遭抢劫和绑架更是常事,房一波之举让同事们都捏了一把汗


此后的一天,房一波独自一人带着一大袋糖果,提着枪,走进了附近一个陌生的村子。在尼日利亚,人们每天都能听见或看见抢劫杀人的事件,尤其是一些外资公司的人,遭抢劫和绑架更是常事,因此很多在当地工作的外资企业的人,出入时都很小心。房一波独自进村让同事们都捏了一把汗。


当时这个村子的人正在做礼拜,他们看见房一波进村后都呆住了。房一波坐在了村中央的空地上,将糖果分给围上来的孩子们。他笑着和大家问好,并跑过去和他们握手,也许是他的勇敢,使当地人慢慢和他开始亲近起来。


有了第一次,他就不怕了。“以后没事我就一个人出去,见路就走,找个村子就进,目的就是想让当地人知道我的友好,一个人记几百个人很难,但几百个人记一个人就很容易。”房一波很快就和十里八村的村民熟悉起来。


对于经常带头闹事的那个酋长的儿子,房一波没事就去他们家和他们父子聊天,请他们喝中国茶。慢慢地,他和这家人成了朋友。甚至几天不去,酋长的儿子就会到他办公室来找他。他不但不来闹事了,而且再有村民来闹事,他还会主动帮着调解。


记者问房一波怕不怕,他笑答:“我不怕,人是讲感情的,你对别人好,人家就对你好。世界上没有解不开的矛盾,就看你用不用心。”


成为朋友


记者和房一波一起走进了村子。看见我们进去,孩子们一窝蜂似的跑了过来,把房一波围在中间拉着他的胳膊转圈。他也和孩子们一起转,很多浑身是泥的孩子还张开双臂抱着他,村里的大人们也跑过来握他的手


回忆工程开始时的艰难,房一波的同事们记忆犹新。他的一位同事告诉记者:“工程开始时,当地村民的敌对情绪很厉害,三天两头来闹,房经理对他们的宽容是我们所不能理解的。因为有些事,我们完全可以动用警察来解决,但他总是自己处理。”


该公司综合办李主任说:“按照合同规定,划给我们建电厂的这块地完全归我们,土地上的一切我们都可以自由处理。当时我们把地圈了起来。但在我们圈起来的地里,有一块当地农民种的木薯,还没有成熟。房经理当时交代我们不要动这块地,而且要帮着照看。他说‘这里的农民本来就困难,木薯是他们的主要食物。好不容易快成熟了,铲除太可惜了’。”


房经理还专门留出了一个通道,安了一个小门以便木薯的主人自由出入。那些农民开始试着进来看看,发现他们畅通无阻后,就每天放心地进来打理木薯,而且见到里面的人也露出了微笑。


房一波的同事说,对这块土地,房一波有一种很强的亲近感,“经常下午一下班,他就一个人徒步进村了”。


记者来到当地后,和房一波一起走进了一个在丛林深处的村子。这个村只有十几间茅屋,分散在一块平整的空地上。但房一波说这已经是比较大的村子了。看见我们进去,孩子们一窝蜂似的跑了过来,把房一波围在中间拉着他的胳膊转圈。他也和孩子们一起转,很多浑身是泥的孩子还张开双臂抱着他,他的白衬衣很快就变了颜色。村里的大人们也跑过来握他的手。


“我有时真想不明白,房经理对当地人那么好是为什么。我也不是有种族歧视,但由于生活习惯的关系,我真的不能和他们完全融在一起。”记者跟随工地主任王同录去采访时,他指着路边卖木薯泥的一个非洲妇女说了上面这番话。那个妇女坐在尘土飞扬的路边,用手把盆里的木薯泥一点点揉成团,然后放在一边,旁边放着的是一些已炸过的木薯团。


“这个东西我们真的是吃不下,但房经理刚来时一直吃这个,并且吃了一年多。”房一波对当地人的那种好,在记者深入非洲采访的那些天里,有了更深的体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房一波和当地村民在一起


被封酋长


几年下来,房一波在当地人中的威望越来越高,很多人遇到困难,不管认识不认识都会慕名去找他。是水到渠成,也是众望所归,今年6月,房一波被阿卡姆土王封为了酋长,并给了他500亩世袭的土地


记者在尼日利亚的日子里,有很多个日暮,都能看见一些黑人提着香蕉、木瓜给房送过来,这些水果在当地都是极普遍的东西,但房一波说,这是他们家第一批成熟的果实,他们送的不是水果,而是情谊。


采访期间,记者和房一波还去了一个叫佛郎宁的村子,这个村子就是过去的“食人族”。我们刚进村,一个老年妇女看见他进来,立即提了个盆子跑了出来,一边走一边敲一边跳,房一波也就跟着跳,很快就有一大群妇女和孩子围了上来,和他们一起跳。


“我经常来这个村子,他们都认识我,虽然他们不讲英语,我和他们也无法交流,但我们靠肢体语言也交流得很好。”房一波边跳边说。


当地人对房一波有多好,房一波举了一个例子。一次下大雨,公路泥泞不堪,他的吉普车在回来的路上陷进了泥潭。正在他无助之时,附近的村民们很快聚了过来,硬是把他的车从泥潭里抬了出来。“村民们告诉我,只要在他们能看见的地方,无论我遇到什么困难,他们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地帮我。”说到此处,房一波十分感动。


在尼日利亚采访期间,每次和房一波外出都会看见路边的黑人朋友向他打招呼。有些人看见他的车老远就跑了过来,而每到这个时候,他总是会落下玻璃窗,和他们打招呼说话。记者问他认识这些人吗?是因为他当酋长的原因吗?他摇了摇头。


一位村民在接受采访时说:“他对我们很友善,总是给我们帮助,比如六一儿童节时,给我们的孩子发了好多笔和书包。他对我们好,我们就爱他。”


几年下来,房一波在当地人中的威望越来越高,很多人遇到困难,不管认识不认识都会慕名去找他。比如有些村民身体不舒服或受了伤,都会到工地找他,房一波总会把他们带到公司的医务室给他们治疗。“所有来找他帮忙的人,只要房一波能做的,他从来没有推辞过。”综合办的李主任说。


是水到渠成,也是众望所归,今年6月,房一波被阿卡姆土王封为了酋长,并给了他500亩世袭的土地。据介绍,土王是当地最大的民间领导,世袭的土王统治着他的民众,同时也管理着酋长。在阿卡姆的家里,他对记者说:“让房做酋长,是因为我的领地上的人民尊敬和热爱他,他不仅给当地的社区带来了光明,他还给了他们足够的关怀和爱。我让他当酋长,是因为我觉得他属于我们。”


捐建学校


我很想让这里的孩子,能不受风吹雨淋地上课。也许将来的总统、外交部长,都会从这里产生。我们不是在作秀,我们是真心想为当地人做点贡献


当记者问房一波捐建学校的原因时,他沉默了一会儿说:“你知道吗?我很爱我的女儿,这里很多孩子和我女儿一样大,但他们却没有办法读书。”为了让记者有切身的感受,他带着记者看了几所当地的学校。


记者看到,这些学校大多是破旧的土屋,而且没有门窗,教室里只有几条用木板搭起来的桌椅。有些茅草屋的教室,孩子们甚至连桌椅都没有,只能坐在地上。而在距电厂几十里之外,记者看到的一个镇小学竟然是这样的:几个用木桩搭起来的只有一个顶的草棚,就是这所学校的全部建筑。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建学校的原因。我们不是在作秀,我们是真心想为当地人做点贡献。”房一波所在的山东电建三公司捐献的这所小学,建成后占地面积12万平方米,预计将建10间教室和一个大运动场,并设学生宿舍、教师办公室和食堂。预计容纳250名学生。“我很想让这里的孩子,能不受风吹雨淋地上课。也许将来的总统、外交部长,都会从这里产生。”房一波说。


自我评价


有时我觉得自己就是这片土地上的人,在这里我感觉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轻松。黑人兄弟淳朴真诚,和他们打交道很简单。


今年43岁的房一波出生在山东省潍坊市坊子区上房村。从乡村土地里成长起来的他,就像茁壮的野草,只要给他生存的空间就能生长。“刚来尼日利亚时条件很艰苦,我们给的补助又少,只能去黑人地摊和他们一起吃,我总想人都是一样的,他们能吃的苦我也能吃。我们成功了,因为坚持!”说这话时,房一波从小摊上盛了一盘当地人用棕榈油炖制的牛肉,黄黄的棕榈油、腻腻地在太阳下闪着金黄的光,他吃得津津有味,并大口地喝着很多人无法下咽的棕榈酒。


记者:“感觉你已经很习惯这种生活方式了,而且和当地风土人情很相融了。”


房一波:“是的,很习惯,有时我觉得自己就是这片土地上的人,在这里我感觉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轻松。黑人兄弟淳朴真诚,和他们打交道很简单。”


经过近三年的紧张建设,如今的帕帕兰多电站已投产发电。这也结束了尼日利亚奥贡州无电站的历史。


对于这一中尼两国最大的机电产品合作项目,尼日利亚能源部长称:“这是献给尼日利亚人民最好的礼物。”


很多人说,房一波在尼日利亚创造了奇迹。“其实他是凭着勇气最终赢得了胜利和信誉,也赢得了他在尼日利亚这块土地上的一席之地。”房一波的一位同事意味深长地说。(佳琳)


背景


尼日利亚酋长制


据介绍,尼日利亚现行的酋长制是独特的行政体系,组织也比较严密。土王和酋长都有自己的管辖地,土地和王权由其家族承袭。酋长按其势力范围和影响分为一、二、三级,各级酋长都有若干宫廷成员,称为宰相和大臣,负责领地内的财政收入、宗教和民事纠纷及社会治安等问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