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儿本色 男儿本色 第三章 1排2班

江南黑豹 收藏 1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6/[/size][/URL] 徐虎日记:2000年12月7日 来部队已经几天了,我被分到了1排2班,每天的训练就是立正,稍息,起步走。在班里,我认识了我的新战友,只不过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成为朋友,我感觉,刘涛他们看我的表情总是怪怪的,好像我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班长脾气很大,但我知道他是对我们好,就像大哥哥一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6/


徐虎日记:2000年12月7日


来部队已经几天了,我被分到了1排2班,每天的训练就是立正,稍息,起步走。在班里,我认识了我的新战友,只不过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成为朋友,我感觉,刘涛他们看我的表情总是怪怪的,好像我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班长脾气很大,但我知道他是对我们好,就像大哥哥一样,我有这感觉。



入夜,天没有起风,雪后夜晚变得干冷干冷的,月牙不知什么时候从云朵后面跳了出来,不眨眼的盯着已经沉寂下来的军营。整个营区仿佛都进入了梦想,营区中寂静一片,只有巡逻士兵偶尔响起的脚步声短暂的打破这如水般的寂静。


经过几天的新鲜劲,今夜,刘涛失眠了,窗外的月光射进屋内,身下传来徐虎阵阵的“呼声”,“妈的,吵死了”,刘涛暗暗骂到,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土包子怎么刚倒下就睡着了。刘涛在床上翻来覆去,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的爸为什么要逼着自己参军。


刘涛爸爸叫做刘解放,是个北大荒下乡知青,改革开放后,根据国家政策返回了上海,凭着知青那股吃苦拼搏的劲儿,硬是从一个小小的普通工人做到了厂长的位置,之后随大流下海经商,现在已经家产百万。刘涛从小就没吃过苦,虽然父亲也对他很严,但是妈妈总是护着他,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为了这孩子,父母没少吵过架。眼看着刘涛高中毕业了,无所事事的呆在家里,整天除了电视就是电脑。刘解放终于忍不住了,逼着刘涛去报名参军。他明白,现代社会,只有部队才能锻炼人,才能让自己的儿子活出个人样。


可刘涛不明白也没办法,现在,他只想在部队混个2年,这样回去后好给父亲一个交待。


“阿……爸爸……妈妈……”身下,传来徐虎一阵叫声,刘涛一翻身,看了徐虎一眼“土包子,又做梦了。”


天渐渐亮了,门轻响了一下,班长赵刚轻轻地走了进来,当班长不容易,当新兵连的班长更不容易,现在离起床号的吹响还有30分钟,而他已早早的起床,他要为他的兵们做些准备工作。他环视四周,看见突然徐虎的被子被踢翻了,光秃秃的背脊露在了外面。他轻轻的来到徐虎床边,帮徐虎把被儿盖好。可能是不小心碰了一下,徐虎微微阵了一下,醒了。


“班长,是不是该起床了?”徐虎一个翻身爬了起来。


“徐虎,还早着呢,再睡会儿。”赵刚小声道。


“不了,班长,我睡不着了。”边说边叠起了被子,部队叠被子和家里不一样,有标准,徐虎叠起来够不上达标,但经过几天的练习,也算整齐划一。赵刚心中暗暗点了点头,转身去拿放在柜子上的热水瓶。


“班长,我和你一起去打水吧。”


“好,小声点,不要吵醒了别人!”赵刚回过头看看那些仍然还在熟睡的新兵,低声说道。


赵刚对这个农村兵的第一印象非常好,虽然这个兵谈不上聪明伶俐,甚至可以说有点呆板,但是相当的老实听话,对于老实的兵,总是让人喜欢得。营房里水房的距离不算长,徐虎跟在班长身后,走起路来还真有板有眼,班长赵刚也暗暗惊喜,才几天,这个兵就能和自己走到一条腿上去,不像其他刚来部队的新兵一样看见什么都新鲜走起路来东张西望,不简单,如果精心的摔打一下,一定是个人见人爱的好兵。


打水回来的路上,一队统一剃着光头赤裸着的上身,腾腾冒着热气汉子从他们身边跑过。徐虎立刻倒吸一口冷气,眼睛不由自主的追了上去。在农村光着膀子干活是常事,可这么冷的天,他们光着膀子竟然可以搞得满头大汗,还是让徐虎暗暗惊叹。


赵刚看看徐虎惊讶的表情,故作轻松的说道:“我们红三连的,在我们师,可称得上这个,天天这么折腾!小子,以后你就明白了”说着翘起大拇指,哈哈笑了起来,眼中充满了自豪的神情。


晨跑结束,连长张杰站在队伍面前:“现在有个班带去整理内务!半小时后听哨音集合。听明白了没有?再重复一句:先洗漱后整理内务!”


“明白”新兵们答道。


于是连人员在各班班长带领下立即洗漱去了。刘涛端着脸盆来到水池边:“晕,那么多人,还要排队……”见水池边挤满了人,刘涛不由暗骂了一句,心想:我又何必在这干等?我先去整理内务,然后再回来梳洗不也一样,这样不就不用等,不用挤了,还能节省不少时间。


想到这,刘涛转身回到营房,刚进门,居然发现不知他一个人这样做,心下暗自得意。


“咀”哨音响了,队伍集合了,新兵们飞快地列队完毕。


“请点到名的同志,出列”连长张杰道。


“张大勇”“到”


“富海”“到”


“刘涛”“到”


……


“出列的同志,现在沿着操场罚跑十圈,其他同事原地待命”


“什么?为什么?:”刘涛窝火,一大早就被罚跑,不由得道出声来。


“是不是不服?”


“是”


“告诉你们原因,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连长振振有词的说道:“我刚才已经强调过,先洗漱后整理内务。可你们几个做到了吗?”


“可……你这是体罚!”刘涛死也没想到连长会用这个方法来修理他们。


“这不是体罚,这是命令。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让你们明白,军人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连长狠狠的说道:“现在,跑步,走!”


班长有班长的难处,连长也有连长的心事。新兵连的连长不好当。1团3连,在整个团或者说整个师里,拿出来都是响当当的。这时一直历史悠久的光荣的连队,当年著名的战斗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部队,在对越反击战中,更是涌现出28名战斗英雄,连部也被授予集体一等功,所以红三连在师里有着一个响亮的名字“猛虎连”。连长张杰知道自己的责任重大,他也明白新兵连结束后,他将挑选其中20位尖子补充到他们连队。他实在不想因为面前那一群不入流的新兵,让整个连队光辉的形象留下阴影。


新兵在新兵连闹情绪,新兵们刚来部队,身上往往还戴着社会上的一些风气,农村兵还好些,城市兵多多少少和部队有些抵触。这时,在部队,指导员的思想教育工作往往很关键。用连长张杰的话来说,我是爹,指导员李立是妈,一个黑脸一个红脸,威恩并施,少谁都不行。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祖国把我们团结在一起……”伴随着新兵嘹亮的歌声,食堂前聚集了一列列队伍。按照部队的作息要求,每次吃饭前都必须在食堂前列队,唱歌。说是唱歌,其实是在吼,部队讲究的是士气,在这里,最嘹亮的吼声就是最美的歌声。新兵们也慢慢习惯了这种方式,声音比刚来的时候响亮了许多。


唱完歌,各队伍排长带领着跑步进入食堂,桌子上,炊事班已经把饭菜都摆好了,今天饭菜品种依旧,馒头,小菜外加稀饭。“坐”随着连长张杰一声令下,新兵们开始了他们的午餐,部队就是这样,吃喝拉撒,一切行动听指挥。


“晕,又是老三样!”面对一桌子掉了胃口的饭菜,刘涛嘟囔了一句。他刚咬一口,突然,发现手里的馒头上充满了机油的味道,“呸,这也能吃?”随手将馒头丢在了桌上。


连队厨房的面粉搅拌机不太好使。常出故障,得用大量的机油润滑,才能工作。新兵连的集训只有三个月,买一台新的,也不可能。因此,做出来的面食常被疑有机油之味。被新兵们戏称为”鸡油馒头“。”机““鸡”音同之意。


指导员可能看到了这个情况,向这里走来。


“指导员来了,别浪费”坐在身边的徐虎一边小声提醒道,一边伸手将刘涛丢在桌上的馒头拣了起来,想也没想,放进嘴里就吃了。


刘涛睁着大大的眼睛盯着徐虎好一阵子猛看:“天哪,土包子,这你都能吃,全是机油味,而且我还要过。”


“没事,我习惯了,浪费粮食要不得”徐虎傻傻的对了刘涛笑了笑。


可是,这一切都没有瞒过指导员李立的眼睛,他让大家都先停一下,然后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同志们,这里的馒头也许没有你们在家时做得好吃。可这也是粮食啊!同志们!一粒粮食都是来之不易的呀!这样的浪费,可耻啊!在你们今后的日子里,你们可能连这样的粮食都吃不上,这里我不点名,我只希望大家牢记我的话,浪费是一种犯罪。继续!”


刘涛感到指导员的话是针对他的,瞬间觉得有无数只眼睛正在注视着他,他感到很难看。同时,在他内心,也对那个傻傻的“土包子”有了一份好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