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


四、

整整两天,梁伟军无微不至的照顾,让罗娜有了公主一样的感觉。梁伟军给她擦脸、擦脚、喂饭,日夜守候在床头,她轻轻咳嗽一声,梁伟军都会如临大祸般的把医生拽到床头。罗娜心头的蜜罐被打翻了,甜蜜的感觉让她想绷紧脸皮都不可能。

梁伟军像变了一个人,罗娜很奇怪,忍了两天终于忍不住了。第三天清晨,等忙得团团转的梁伟军坐到床头,握住她的手时,罗娜忍不住说:“我觉得你变了。”

“你是我的妻子!”梁伟军说:“严技师牺牲后我听到了他爱人的哭诉,我终于明白做一名空降兵的妻子有多么难。但我不知如何表达,你受伤给了我一个表现的机会。”

“我受伤,你很高兴是不是?”罗娜嗔怪说。

“那儿,那儿呀!”梁伟军慌忙解释说:“我不知怎么说才好,反正你受伤后,我突然发现我……我已经离不开你,反正一着急,就什么也顾不上了,怎么说,反正伪装网被撕破了。”

梁伟军紧张的语无伦次面红耳赤。罗娜哭笑不得,面前这个男人与她结婚这么多年,他竟然死撑着男人的面子不好意思表达爱意。

“你呀,简直就是块木头!”罗娜嗔怪地在梁伟军的腿上掐了一把说:“其实我早就醒了,知道为什么原谅你吗?”

梁伟军茫然地摇摇头。

“眼泪!”罗娜扫了一眼手腕说:“原来我一直以为你铁石心肠,没想到你会为我哭。”

梁伟军搔搔头,羞涩的表情像个单纯的大男孩儿。

楼道里响起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一名护士推开病房门,魏峰走进来看看两人的表情呵呵地笑。秦川、程大道等人站在魏峰身后挤眉弄眼,梁伟军尴尬地站起来干笑。

魏峰笑道:“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

“是时候,是时候!”

梁伟军的话引来众人大笑,罗娜赶紧招呼大家坐,把梁伟军从窘状中解脱出来。

魏峰坐在床头边的凳子上问:“小罗,感觉怎么样?”

梁伟军代罗娜回答:“还好,医生说罗娜只要醒过来就等于脱离危险,但还要在床上躺一个阶段养腿伤。”

“去去,没问你!”魏峰嗔怪说:“我还没找你小子算帐呢!”

“参谋长,我没事,您放心。”罗娜含情脉脉地看着梁伟军说:“他就这样,改不了了,能照顾我两天我已经很满意了。”

“看看,我早说过嘛,还是两口子近!”

众人大笑,魏峰接着说:“小罗啊,以后摩托车就不要骑了,不安全。”

“嗯!”罗娜点点头。

梁伟军吃了一惊,两人曾因摩托车吵过无数次的架。

魏峰大笑:“小罗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像变了个人,梁伟军的变化也不小,用句不太恰当的话形容就是,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罗娜与魏峰一问一答。梁伟军迫不及待的与秦川等人低声讨论起这次训练的情况,几个人很快忘我,嗓门越来越高。魏峰皱着眉头干咳一声,几人充耳不闻。

“哎哎,我说秦川你这个政委是怎么当的,今天你是干什么的?”魏峰指指程大道和孙庆宇:“还有你们,现在是什么时候,这是什么地方?”

几人尴尬地笑起来。

楼道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名表情严肃的军官推开房门欲言又止。魏峰起身迎上去,军官凑到他耳边一阵低语。魏峰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表情越来越严肃。

梁伟军与秦川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地点点头。

魏峰转身命令道:“上级命令,L师进入战备,准备参加红色天空演习,按预案二团是尖刀团,你们即刻归建,全团进入一级战备!”

“是!”众人匆匆忙忙向外走。

“你留下!给你半个小时和小罗告个别。”魏峰说完,不等梁伟军回答,转身离去。

梁伟军把放在床头的作训帽抓在手里,依依不舍地伏身在罗娜额头上重重一吻。罗娜伸出双手揽住他的脖子,在他嘴唇上吻了一下说:“我们都是军人,我能理解。去吧,不用担心,我在这里等着你的好消息!”

梁伟军直身,后退一步,敬礼!

罗娜躺在病床上,抬起右手接于眉际,还礼!

梁伟军转身离开,边走边打电话:“爱国,你在丰河市,有一家服装加工厂是不是?”

“是啊,已经干了好几年了……”

“那好,你马上准备四至五辆厢式货车,派可靠人员前往丰河市郊黑马山山口接我的侦察连。接到人后,服装厂马上放假。”

“老兄,摸摸你的额头烫不烫手!发什么疯?”电话那头张爱国大叫起来:“我可不是你的部下!”

“你还没有解除预备役,我现在征用你!执行命令!”

“妈的!”张爱国破口大骂:“求人办事都用下命令的口气,梁毛毛你他妈的有一套,看在穿过军装的份上,我答应你!”

“注意保密!”

“闭嘴,我当副连长的时候,你还天天向上呢!”

梁伟军挂了电话,对秦川点点头。


夜色如墨,军用机场上,数十架大型运输机一字排开,机群正后方肃立着如同刀削般整齐的二团方队。魏峰在全副武装的梁伟军、秦川陪伴下检阅部队后,走到指挥位置站定良久没有说话,如剑般的目光在指战员的脸上一一滑过。

“同志们!”魏峰运足丹田之气大喊。

“啪!”几千双脚跟齐刷刷地靠拢在一起。

魏峰还礼后说:“古语有云,壮士出征,当以美酒热胆!但我们是共和国的军人,是人民子弟兵,我们不需要美酒壮胆,因为祖国人民已经赋予我们必须打赢的责任!借用巴顿将军的一句话,如果战败,我们就不要活着回来!完毕!”

“首战用我,用我必胜!”数千条汉子的吼声如同山崩海啸。

“登机!”魏峰高高举起的右手猛力劈下,如同握刀劈向敌人的头颅。战士们立刻按计划登机,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满载的运输机群沿滑行道排成一路纵队,缓缓驶入跑道。

载着侦察连的运输机首先起飞,刺破云层飞向演习地域。两个小时后,各批次机群按照间隔时间开始起飞。

“红色天空”实兵大演习正式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