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卫军第7志愿山地师--“欧根亲王”师

党卫军第7志愿山地师--“欧根亲王”师

7.SS-Freiwilligen-Gebirgs-Division Prinz Eugen



欧根亲王——原名萨伏伊·欧根(Savoy Eugene),17~18世纪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Habsburgs) 最杰出的外籍将领之一。这位相貌平平,身材单薄的亲王在法国出生长大,但是他并没有被法皇路易十四(Louis XIV) 的军队接受,在1683年欧根很幸运的加入奥皇利奥波德一世(Leopold I) 的军队,并且以志愿者身份参加了解除土耳其人对维也纳包围的战役。后来又参加了驱除奥特曼帝国(Ottoman)对匈牙利统治的战斗。欧根在这些战役中显示了出他那惊人的勇气和卓越的指挥才能,这使得他很快就获命指挥一支自己的部队。他在对土耳其人的战斗中赢得了三次辉煌的胜利:1697年在 Zenta,1716年在 Peterwardein 和1717年攻占贝尔格来德(Belgrade)。

在1701~13年的争夺西班牙王位的战争中,欧根和英国的天才统帅约翰·丘吉尔(John Churchill,Marlborough公爵)指挥联合军在一系列的血战中打败了自己的祖国-法国军队。欧根作为勇敢一个战士,精明的政治家和慷慨的艺术资助者而在整个欧洲受到颂扬。

该师的标志在北欧古字中叫“Odal”,代表家族血缘关系,古人认为具有将相同血缘的人们聚集起来,而这个师里很多人都是来自欧洲其他国家的德意志裔人。

名称变化:

党卫队护卫武装 & “家园卫队”

党卫军志愿山地师

党卫军志愿师“欧根亲王”

党卫军志愿山地师“欧根亲王”

党卫军第七志愿山地师“欧根亲王”

历任师长:

1942.1.30~ 1943.5.15 党卫军中将阿瑟·菲利普( Arthur Phelps )

1943.5.15~1944.1.30 党卫军少将卡尔·瑞奇崔特·冯·奥博堪普( Karl Reichsritter von Oberkamp )

1944.1.30~1945.1.20 党卫军少将奥托·库姆( Otto Kumm )

1945.1.20~1945.5.8. 党卫军少将奥古斯特·施密特胡伯( August Schmidthuber )

简史:

一九四一年三月二十五日,巴巴罗萨计划即将执行,希特勒为了确保南翼的安全,召见了南斯拉夫摄政保罗亲王、南斯拉夫王国执政瑞金特王子,经过谈判,南斯拉夫准备加入轴心国。这个消息迅速传遍南斯拉夫。三月二十七日,南斯拉夫民族主义者发动了反纳粹德国的政变,临时政府推举彼得二世为首脑。希特勒得知贝尔格莱德的政变,怒火中烧,立即下令德军入侵南斯拉夫。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德军横扫巴尔干。一九四一年四月十五日,南斯拉夫投降,国土中大部分成为德国和意大利的占领区,法西斯的卫星国匈牙利和罗马尼亚也分到了他们想要的领土,克罗地亚则在当地法西斯组织乌斯塔沙的领导下建立了所谓的克罗地亚独立国。

南斯拉夫王国的崩溃,并不意味着人民对法西斯就无从抵抗,事实上从德意军队开进南斯拉夫领土后,南斯拉夫城乡就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抵抗运动,其中最有影响的是由南斯拉夫旧军官和民族主义分子组成的切特尼克武装和铁托领导的南斯拉夫共产党游击队。尤其是切特尼克武装,在战争爆发的初期,与克罗地亚民族主义分子互相展开了血腥的民族仇杀。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在占领军的默认或者支持下,南斯拉夫各地成立了众多的自卫队和护卫团。

在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东部的班塔特地区、匈牙利和罗马尼亚西部的希本巴根地区里,居住着泛德意志人,这些人和德国和奥地利的德意志人同宗同族,由于没有在当时德国境内,因此被称为 Volksdeutsch 。一九四一年底,鉴于南斯拉夫境内愈演愈烈的民族仇杀,这些泛德意志人自发组织了一系列民团武装,不久这些武装得到了德国占领军的支持,一九四二年初,在班塔特成立了党卫队护卫武装〔SS-Selbstschutz〕 ,另外还建立了有四个营的准军事武装“家园卫队”〔Heimwher〕,这个军事组织被德国人命名为“欧根亲王”,成员全部是当地的泛德意志人,军官则由德国占领军从奥地利和罗马尼亚抽调而来。

欧根亲王这个名字来源于奥匈帝国时期一个著名军事人物萨沃依亲王弗朗库斯·欧根,欧根亲王一六六三年出生于法国巴黎,是十八世纪欧洲历史上最伟大的军人。一六八三年他谢绝了法国国王的挽留,加入到里奥波德一世的军队,一六九三年他的指挥下的军队打败了奥斯曼土耳其军队,欧根亲王因此成为元帅,他后来指挥部队参与了众多战役,为奥匈帝国的建立打下了坚实基础,他带领哈布斯堡王朝的军队先后两次与法国作战,一七一八年,欧根亲王彻底打败了土耳其人,并且占领了贝尔格莱德。

纳粹德国将泛德意志人组成的民团命名为欧根亲王显然别有用意。一九四二年三月一日,党卫队作战总部〔SS-FHA〕命令使用在巴尔干的泛德意志人组建一个山地步兵师,这个新成立的山地师的番号为“武装党卫队志愿山地师”,在班塔特建立的党卫队护卫队和家园卫队成为这个新部队的主要组成部分。罗马尼亚军队的一个军官泛德意志人阿瑟·菲利普自愿加入纳粹党卫队,并且被任命为这个部队的指挥官。

阿瑟·菲利普一八八一年出生于罗马尼亚一个泛德意志人家庭,年轻时加入奥匈帝国军队,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在奥匈帝国总参谋部工作,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军官〔阿瑟·菲尔普斯在战前的罗马尼亚军事指挥学院任校长〕。

一九四二年四月一日,部队组建完毕后在塞尔维亚北部进行集训,党卫队正式将欧根亲王这个荣誉称号授予该部队,该师自此正式的番号为“武装党卫队第七欧根亲王志愿山地师”。四月十五日,从南斯拉夫军队中抽调来的泛德意志人士官加入部队。五月又有一万八千名来自匈牙利的泛德意志人志愿者来到塞尔维亚,这些匈牙利志愿者中的一部分也被补充到欧根亲王师,至此全师共有官兵二万一千五百人,编制如下:

武装党卫队第一山地步兵团〔SS Mountain Infantry Regiment 1〕

武装党卫队第二山地步兵团〔SS Mountain Infantry Regiment 2〕

武装党卫队摩托车营〔SS Motorcycle Battalion〕

武装党卫队骑兵营〔SS Cavalry Battalion〕

武装党卫队装甲营〔SS Panzer Battalion〕

武装党卫队山地炮兵团〔SS Mountain Artillery Regiment〕

武装党卫队工兵营〔SS Engineer Battalion〕

武装党卫队勤务营〔SS Intelligence Battalion〕

武装党卫队山地猎兵营〔SS Mountain Jager Replacement Battalion〕

后勤部队〔Supply troops〕

在塞尔维亚北部,全师官兵按照武装党卫队的要求进行了严格的军事训练,其中包括体能锻炼、军人风纪及技能训练和武器训练,由于军事素质低下,这个部队的训练期远超过武装党卫队规定的训练期限,达到半年之久。部队装备是全系列捷克产轻型武器和法国轻型坦克。士兵们还创作了部队的军歌,在军歌的伴随下,整个一九四二年炎热的夏季,全体官兵一直在严格训练,他们唱道:“欧根亲王,贵族的军队,我们的袭击队列,正在与塞尔维亚人混战,那众多塞尔维亚人的头颅,那众多塞尔维亚的处女,我不久就将看到它们被征服。”

从杀气腾腾的歌曲中可以看出这支队伍的本来面目,尽管它的武器装备低劣,但是不久整个南斯拉夫都将知道这个残忍而且战斗力颇强的部队。

一九四二年十月,部队结束了军事训练,被运送到塞尔维亚西南的萨拉热窝,十月五日,该部队马不停蹄立即前往塞尔维亚-门德内哥罗边界的瑞查地区参加清剿游击队的行动,在山区清剿中,第一次参加战斗的欧根亲王师士兵残酷对待当地的塞尔维亚人,制造了一系列屠杀事件。十月十五日,得知欧根亲王师投入实战消息的纳粹党卫队全国领袖希姆莱兴高采烈地视察了该部队,在三天的视察中,希姆莱亲眼目睹了部队神速前进、打击并解除反纳粹的南斯拉夫民族主义者游击队切特尼克武装的战斗过程,全国领袖表示十分满意,回到柏林希姆莱向希特勒汇报,而希特勒却不象希姆莱那样乐观,为了尽快剿灭南斯拉夫境内的游击队武装,使巴尔干成为德国真正的战争物资和人力供应地,希特勒决定动用驻扎在南欧的德国军队对铁托游击队极其切特尼克进行一次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在这次清剿行动中,党卫队第七欧根亲王山地师是唯一的武装党卫队部队,并且在整个作战计划中担当重要的角色。

南斯拉夫共产党在战前是一个影响度很小的政党,主要活动局限在城市。战争爆发后,德意占领军在大中城市集中搜捕共产党员,给弱小的南斯拉夫共产党造成了极大损失,在铁托的领导下,一些共产党员组织了城市游击队进行抵抗运动,共产党人在城市的游击战与亲西方的切特尼克武装在乡村的抵抗相得益彰,尽管双方的主张有些根本的不同,但因为地域限制双方也没有发生真正的冲突。然而到一九四二年秋,德国入侵苏联,南斯拉夫共产党开始扩大抵抗运动。一九四一年七月十三日,黑山在南共领导下发动了群众性武装起义,随后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马其顿和西塞尔维亚纷纷起义,但是由于各地傀儡政权的建立,共产党游击队在城市的生存机会越来越小,而被迫转移到乡村。铁托本人也于四二年八月率领党中央秘密撤退到波斯尼亚的山区。在山区,游击队高举反法西斯统一战线反民族仇杀的旗帜,团结了国内真正抵抗法西斯侵略的团体,一九四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南斯拉夫反法西斯人士聚集游击队根据地首府波斯尼亚克拉伊钠的比哈奇,建立了南斯拉夫人民解放委员会;另一方面地假抵抗真反共的切特尼克武装予以还击。到一九四三年初,铁托领导下的游击队武装迅速发展到十五万人,有九个师、三十六个独立旅和近七十个地方游击队,成为德意占领军的心头大患。

早在一九四二年,德国军队对南斯拉夫境内的抵抗运动就进行了大规模清剿,但是收获不大。一九四三年,德国在东线的斯大林格勒战役中失利,急需兵员补充,希特勒非常希望能够将驻扎在巴尔干的军队调往俄国。因此在希特勒的授意下,德国总参谋部制订了“白色行动〔Operation White〕” 方案,准备调集在南斯拉夫的纳粹军队和克罗地亚独立国的国民自卫队对南斯拉夫人民军根据地进行一次彻底的清剿,计划的重点在于聚歼人民军主力并消除其群众基础。在白色计划中,军事打击的中心是游击队根据地首府所在地比哈奇,这个任务并未直接赋予某一个部队,比哈奇是这次合围计划中的向心点。一九四二年十二月,希特勒下达了第四十七号命令,批准实行该计划。

一九四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德国第十二集团军司令官莱尔将军下达了开始发动攻势的命令。一九四三年元旦,在萨拉热窝执行保卫后勤仓库、铁路线或附加训练的武装党卫队第七山地师接到命令,命令指定其归属德国第十二集团军序列,将其防区移交给从科索沃赶来的保加利亚两个团〔保加利亚第六十一团和第六十二团〕,然后迅速开赴波斯尼亚西部的 Agram,准备参加作战

元月十八日,白色计划第一部分“Unternehmen Weiss” 开始执行,克罗地亚、意大利和德国部队预期要消灭在科尔敦、巴尼亚和波斯尼亚克拉伊钠的铁托游击队。第七欧根亲王山地师的任务是从卡尔洛瓦茨进攻,而德国国防军的第七一七步兵师则从萨那大桥进攻,这两个师要把游击队根据地分割开。然后在弗尔托切会师,参加行动的兵力有德军四个师、意大利的三个师和约一万人的乌斯塔沙分子。

武装党卫队第七欧根亲王山地师在进攻发动后的一月二十日才投入战斗,经过激烈战斗,部队于二十八日占领了比哈奇,二月七日占领了弗尔托切与七一七步兵师会合。但是这次合围没有将铁托游击队围困住,南斯拉夫人民军经过血战,一举击溃了和德意占领军合作的切特尼克分子,从而突破包围南撤到内雷特瓦河谷一带。

德国总参谋部在计划中预期先在白色一计划中分割游击队,然后在白色二方案中歼灭游击队主力。游击队虽然突破了德意军队先期的包围圈,但是在孤立无援的处境下仍然四面受敌。二月十八日,处于休整期间的武装党卫队第七山地师接到命令,命令师长阿瑟·菲力普斯将军〔Obergruppenfuher Arthur Phelps〕立即赶赴克罗地亚首府萨格勒布,在那里,纳粹准备招募另一支武装党卫队部队——第十三“弯刀”山地师,武装党卫队作战总部的意图是将第七欧根亲王山地师和第十三弯刀山地师一起成立一个武装党卫队山地军,任命阿瑟·菲力普斯为军长。〔该军在四月二十一日成立,番号为武装党卫队第五志愿山地军,V SS Freiwilligen-Gebirgskorps。〕

一九四三年二月二十日,白色计划二开始执行,第七山地师从北部向南方紧紧咬住游击队主力攻击前进,一路上遭到南斯拉夫游击队上后卫部队的顽强阻击。二月二十二日,第七山地师在拉帕克、二十七日在德瓦尔都发生了激烈的交战。一九四三年三月三日,第七山地师前突到格拉哈沃,将南斯拉夫人民军主力压缩在内雷特瓦河北岸。三月六日,南斯拉夫人民军无产者第二师为了掩护游击队统帅部和主力突,在梅德朱格里捷山与凶猛攻击的第七山地师展开血战,战斗中,游击队使用了不久前缴获意大利军队的几辆轻型坦克,令缺乏反坦克武器的第七山地师官兵十分吃惊。一个被俘的德国军官在和游击队员交谈时对此感到很奇怪,当得知游击队使用的是缴获的意大利坦克时,这位德国军官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说:“哦,是可爱的意大利人!”就在这一天,南斯拉夫游击队达尔马提亚三个营强渡内雷特瓦河,突破了配合德军作战的切特尼克分子的阵地,从而掩护整个游击队主力顺利向黑塞哥维那和黑山突围。

希特勒得知铁托逃脱了德军的清剿,气急败坏地说:“又有人向我报告说包围了铁托的六个师,但是我已经知道,结局如何:用不了几天,就会只包围住他们三个师,然后是一个师,最后,当我们完成了包围,那时我们将在包围圈中只找到几个冻僵了脚的意大利人和几头病驴!”尽管牢骚满腹,希特勒对党卫队第七山地师的表现还是表示满意,第七山地师原师长阿瑟·菲力普斯将军由于指挥有方而被授予骑士十字勋章。

一九四三年三月十日,武装党卫队第七欧根亲王山地师被运送到南方的莫斯塔尔,准备参加下一阶段的军事行动,在休整期间,部队为党卫队作战总部的斯大林格勒慈善基金捐献了七百万第纳尔。休整期间,第七山地师所属的工兵营还修复了早先被游击队破坏的德里斯尼察附近的铁路大桥。四月三十日,部队迎来了新师长,党卫队少将卡尔·瑞奇崔特·冯·奥博堪普。

一九四三年五月,从内雷特瓦河谷突围出来的南斯拉夫人民军游击队一路南下,挺进到波斯尼亚和门德内格罗交界的山区,其中黑山第四旅和第五旅甚至抵达阿尔巴尼亚边界,五月十四日,游击队主力击败了意大利军队的围剿。希特勒对此深感忧虑,因为他担心盟军有可能利用游击队的优势从巴尔干登陆,因此,德国总参谋部决定发动对游击队的第三阶段攻势,这次攻势的代号为“黑色计划”〔南斯拉夫历史上称之为第五次战役〕。德军东南欧司令部集结了大约七万军队,其中包括第一山地师、党卫队第七欧根亲王山地师、第一一八步兵师、第三六九幽灵步兵师〔克罗地亚〕、第一○四步兵师和勃兰登堡特种部队。意大利则提供了三个师,克罗地亚独立国派来了一万一千人,日前接替第七欧根亲王山地师防务,驻扎在萨拉热窝的保加利亚两个团也加入到作战计划中。德军指挥部计划第一阶段纵深包围将持续十天,然后第二阶段歼灭包围圈中的游击队需要十天,最后再花费几个星期的时间对游击队活动地区进行来回仔细搜索,以彻底消灭游击队主力。

武装党卫队第七欧根亲王山地师根据计划指令集结于游击队活动地区西北的莫斯塔尔,在它北部是德军第一一八步兵师,南翼则是意大利的“威尼斯”师。德军指挥部对游击队的处境十分了解:黑山的狭小山地里地形十分复杂,而且活动范围有限;在这片山地的西南和南部是阿尔巴尼亚和科索沃,这里是马其顿人和阿尔巴尼亚人的居住地,这些人对塞尔维亚人素无好感,东部则是萨拉热窝的丘陵地带,德军在此有重兵,而且这里交通方便,德军增援也很迅速;西部则是亚得里亚海岸,活动范围更为局限,因此德军指挥部判定游击队必将向北,也就是向波斯尼亚方向突围,因此在这个方向,德军投入了两个师的兵力,其中一一八步兵师在西、三六九步兵师在东,严密封锁萨拉热窝-莫斯塔尔一线。党卫队第七山地师被配属在一一八步兵师的南翼,德军指挥部就是要利用这个作战凶猛的部队直插皮瓦河、塔拉河、苏捷什卡和和德里纳河的汇合处,以彻底截断游击队向北突围的道路。

一九四三年五月十五日,武装党卫队第七欧根亲王山地师在莫斯塔尔南部完成战斗部署,开始向东进入门德内格罗西部山区,这时南斯拉夫游击队才明白敌人又一次大规模清剿开始了。五月二十日,第七欧根亲王山地师占领了 Niksic ,五月二十二日占领了 Podgorica ,五月二十九日,占领了 Stavnik,从而控制了皮瓦河西岸。在第七山地师的北侧,德军第一一八步兵师也占领了苏捷什卡河上游,而游击队只保留住皮瓦河-苏捷什卡河的一条狭窄通道,这条通道也正被从东部挤压过来的德军第三六九步兵师威胁着。

铁托面对危险的局势,决定将游击队主力一分为二,一路强渡苏捷什卡河,一路向东部的福查方向突围,但是想福查方向进攻的游击队与德军第三六九师迎头相遇,几经战斗而不得突围,只好回头追赶第一路突围部队。向苏捷什卡河前进的铁托意识到在皮瓦河、苏捷什卡河和德里纳河交界处的武切沃高地是突围战斗中的重要阵地,因此严令游击队无产者第二旅火速前进并占领之。武切沃高地也是武装党卫队第七山地师的攻击目标,但是党卫队士兵的运气比较差,五月三十日就在他们只有几分钟就到达山顶的时候,游击队已经先于他们占领了制高点。居高临下的游击队员一举将党卫队第七山地师赶到山下,缺乏重型攻击武器的党卫队第七山地师对待这种局面一筹莫展,激战数日而一无所获。六月六日,德军F集团军群司令官李斯特亲临前线指挥,在苏捷什卡上游的上巴拉和下巴拉高地,第七山地师终于得到了第一一八步兵师炮兵的支援,开始对高地发动猛烈进攻,给游击队守卫部队造成了巨大伤亡,南斯拉夫游击队达尔马提亚第二旅第二营六月八日给铁托发出电报:

“德国人用越来越大的兵力,越来越拼命地冲击,我们人员的伤亡达到三分之二,不过,你仍可指靠我们,就当我们的编制是满员的。

靠着游击队员的顽强精神,铁托率领游击队主力终于在德军三六九师的防线上打开了一个小小的缺口溃围而出,但是留在后卫上的游击队无产者第三师则被德军包围消灭在苏捷什卡河边。在这次清剿行动中,第七山地师的残忍和凶狠给德军指挥官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为了鼓励士兵,希特勒宣布所有参加这次作战的泛德意志人都自动获得德国公民资格。

一九四三年六月末,在苏捷什卡战役中战斗减员很多的第七山地师回到萨拉热窝,部队总结了上半年的战斗经验,尤其是火力配备问题,党卫队作战总部很快为其装备了新的武器,首先换装了五百挺MG42,然后又配属了九门七十五毫米四○型反坦克炮和九门七十五毫米山地炮。部队清剿游击队的作战方法也随之改变,以前主要为拉网搜捕,现在第七师在作战中总是先派遣小股侦察分队四处侦察,一旦发现情况,立即招来主力部队四面埋伏,然后聚而歼之。

一九四三年七月,第七山地师采用这种新的战斗方法,以营为单位在萨拉热窝东北进行有重点的反游击队军事活动,取得了很大成效。一九四三年八月,第七山地师和德军第三六九步兵师协同作战,从萨拉热窝向莫斯塔尔一路扫荡,但是游击队的活动越来越频繁,以至于一个党卫队士兵在写回家的信中称:“〔游击队〕象兔子一样四处活动。”

一九四三年七月二十五日,意大利向盟军投降,巴尔干的形势也随之发生变化,驻扎在阿尔巴尼亚、科索沃和波斯尼亚的意大利军队茫然无措,有一些部队成建制地投向游击队,九月二日,刚刚占领了南斯拉夫游击队在格鲁达的机场后的第七山地师受命开赴达尔马提亚海岸,前去接除那里意大利军队的武装。九月九日,部队在莫斯塔尔解除了当地意大利军队武装并且捕获了二十架意大利飞机。第二天在达尔马提亚中部的罗古达,第七山地师经过短暂战斗迫使三万名意大利第四军的官兵投降。随后部队开始进攻由投向游击队的意大利军队和南斯拉夫游击队第一师和第四师占据的斯普里特,十六天激战后党卫队士兵占领了这座城市。十月二十一日,第七山地师又从游击队手中夺回了布拉奇岛。

在解除意大利军队武装的同时,德国占领军正在筹划新的针对铁托游击队的攻势,为此,第七山地师所属的党卫队第五山地军特地将第七山地师的侦察单位抽调回波斯尼亚,由当地党卫队和盖世太保统一指挥,秘密对游击队进行侦察。一九四三年十月底到十一月,第七山地师完成了对佩尔加萨克半岛地区游击队的清剿,在极其保密的措施下秘密回到萨拉热窝,十二月初,开始对波斯尼亚东部的游击队发起进攻,这次进攻被南斯拉夫游击队称为第六次战役。在这次战役中,德军反间谍机构破译了各个游击队之间的无线电台密码,所以德国人十分清楚游击队员所在的位置,而在波斯尼亚东部的游击队一部分是从西塞尔维亚转移来的部队,另一部分则是刚从意大利战俘营释放的南斯拉夫战俘组成的新部队,这些新部队毫无战斗经验,因此被德军轻易击溃。党卫队第七山地师就是利用情报,突然包围了在普里耶波列的南斯拉夫人民军苏马迪亚第一旅,该旅的游击队员不愿投降,最后全部战死。

在第六次攻势中,第七山地师和德军第一山地师协同作战,在激烈的战斗中,部队战斗减员很多,在整个攻势中,全师在四十五天行军七百三十二公里,阵亡二百五十人,一千一百人负伤,这还不包括在行军中伤了脚的一千五百人。

一九四四年一月十日,武装党卫队欧根亲王山地师返回达尔马提亚的斯普里特休整,二月它又被匆匆调到萨拉热窝,在萨拉热窝附近进行频繁的清剿零星游击队的军事活动。三月二十七日,依据德军第一一八师指挥官的命令,欧根亲王山地师派出一个营前往西波斯尼亚的辛集地区进行清剿,二十八日,在党卫队中校迪特施指挥下,一天内,这个营就屠杀了八百三十四名南斯拉夫平民,这其中大部分是妇女和儿童,并且焚烧了大约五百座居民住房。战后纽伦堡审判时,法庭公布了由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提供的有关这次惨案的报告,报告中称:“〔党卫队员〕从死者尸体上收集戒指、手表和其他有价值的物品。他们将孩子、妇女和男人驱赶到一起,然后用机枪射杀,并且向人群投掷手榴弹,然后将尸体焚烧,在米拉尼维奇-特鲁波村就发现了四十五具被焚烧的尸体,同一个村子里的一座房子里另外还有二十二具未焚烧的尸体;在鲁达村党卫队员将村民聚集在一起然后枪杀,在这些被杀害的平民中还有正在哺乳的妇女和她的婴儿……”实际上这种暴行在以前也多次发生,一九四三年五月苏捷什卡战役中,欧根亲王山地师的士兵在门德内哥罗的尼克斯奇就屠杀了一百二十一人,这其中绝大多数是妇女,包括三十个六十~九十二岁的老人和二十九个六个月~十四岁的儿童;在历次乡间清剿行动中欧根亲王山地师的士兵任意射杀所有他们见到的行人,并且随意焚烧平民住房,他们枪杀的对象有孕妇、婴儿和他们的母亲,还有老人,整个家庭被驱赶进自己的住房然后被党卫队士兵活活烧死的例子数不胜数。这种残忍的手段是欧根亲王山地师臭名昭著的因素之一。

一九四四年一月,欧根亲王山地师的师长奥博坎普上调,新委派的师长是原党卫队第四“元首”装甲掷弹兵团团长奥托·库姆,奥托·库姆少将出生于商人家庭,是一个老资格的纳粹,一九三一年就加入了党卫队,战争爆发时他是党卫队机动部队“元首”步兵团第十二连的上尉连长,一九四○年五月的西线战斗中,由于他的上级接二连三地负伤,奥托·库姆一路被提升为“元首”步兵团的团长,在以后的战斗中。他凭借勇敢和优异的指挥才干获得了二级铁十字勋章、一级铁十字勋章,一九四二年二月十六日库姆在东线得到了骑士十字勋章,一九四三年四月六日,作为党卫队“元首”装甲掷弹兵团团长的库姆又获得了骑士勋章上的橡树叶。调任为欧根亲王山地师师长也是对奥托·库姆的一种奖励。

库姆也没有让他的上级失望,一九四四年四月二十三日,党卫队欧根亲王山地师在党卫队第五山地军的作战序列中参加了代号为“Unternehmen Maibaum"的反游击队军事行动,南斯拉夫历史称之为第六次攻势,这次军事行动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规模最大的清剿游击队行动,参加行动的德军将近六十万人,有二十二个德国师、九个保加利亚师和二十个当地傀儡国的师。其中清剿主力为第五山地军〔军长阿瑟·菲力普斯,下辖武装党卫队第七“欧根亲王”山地师、武装党卫队第十三“弯刀”山地师、武装党卫队第二十一“斯堪德堡”山地师、武装党卫队第二十三“卡玛”山地师、第三六九「克罗地亚」步兵师、第一一八猎兵师、第一八一步兵师〕。第五山地军在第十五军和第二装甲军的配合下成功在德里纳河包围并击溃了南斯拉夫游击队第三波斯尼亚军,并且夺取了游击队在这个地区的主要城市图兹拉。

一九四四年五月,德军筹划了一项特殊的反游击队军事计划,这个计划准备使用党卫队第五○○伞兵营空降袭击南斯拉夫人民军指挥部所在地——达瓦,目的是想活捉铁托。德国总参谋部为这次行动命名为“跳马”,作战命令是:“第十五山地军司令部,以强大的摩托化部队,协同党卫队第七山地师和党卫队空降猎兵营以及一些特种部队在佩特洛瓦兹-达瓦地区集中向前推进,击溃游击队的抵抗并占领游击队司令部的中心……使其在很长时间内不能进行战斗。”党卫队欧根亲王山地师侦察营是突击先头部队之一,师本部又担负着单刀直入,打通与伞兵联系的重要任务。五月九日,欧根亲王师出击,在斯雷布雷尼察附近击溃了游击队第三加利波的旅〔该旅由投诚的意大利士兵组成〕和第十六穆斯林旅,占领了出发阵地。五月二十五日,铁托的生日,党卫队伞兵在清晨开始空投达瓦,但是铁托成功躲开了纳粹特种部队的搜捕并且撤退到安全区域。当晚,游击队部队整夜围攻党卫队第五○○伞兵营,伞兵只能蜷曲在达瓦旁的一个小高地和墓地里负隅顽抗。二十六日,欧根亲王山地师果然不负德军期望,经过一天一夜的激烈战斗,从游击队的防线上杀出一个狭小的通道,将剩余的伞兵营救出去。这次行动尽管对铁托构成了很大的威胁,但是并未对游击队的活动造成大的损害,这也是欧根亲王山地师参加了的最后一次大规模清剿游击队行动,此后,游击队在苏联和英美盟国的支援下,力量越来越强大,已经可以在一些局部地区开展有规模的攻击活动,对此,德军指挥官一筹莫展,希姆莱在一九四四年九月二十一日对一些德军指挥官和山地作战教官的讲话中说:

“我在这里举出一个顽强不屈的另外一个例子,就是铁托的例子。我必须老实说,他是一个老共产党人,这个约瑟夫·布罗兹先生,一个说到做到的人。不幸的是他是我们的对手。他确实应该获得元帅的称号。我们捉到他就应该毫不迟疑地把他干掉。他是我们的敌人,可是我希望我们德国能有一打的铁托。他们是领导人物,有如此大的决心和顽强意志,虽然永远被围困,但从来不屈服。这个人一无所有。他同苏联、英国和美国都有来往,有胆量以最奇妙的方法去愚弄和侮辱英国人和美国人。他是个莫斯科的人,他从莫斯科得到武器。他时常被包围,但每次都能设法逃脱。他从来不曾投降。我们比任何人都知道的清楚,他是怎样在塞尔维亚-克罗地亚地区钻到我们肚皮下面来的,那只是因为他坚持不懈地战斗。他厚着脸皮把一个营叫做一个旅,我们马上就吃他的亏。一旅?天知道。从军事上马上就会想到六千到八千人。一千个流氓聚在一起一下子就成了一个旅。他们成军成师地被我们打的稀烂,但这个人每次都把他们又组织起来。要知道他之所以能作到这一点,仅仅因为他是个不妥协的、坚持不懈的军人,一个坚定不屈的指挥员。”

一九四四年六月,欧根亲王师返回自己的驻防区——萨拉热窝,并与在这一带活动的南斯拉夫游击队第一无产者旅展开频繁战斗。这时候全师官兵还有一万八千八百三十五人。为了显示自己本身的力量,欧根亲王山地师的一个登山小组于八月二十二日成功登上海拔二千五百二十二米的多米特山。

但是欧洲战场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欧根亲王山地师的风光时期已经走到了尽头。一九四四年八月,苏军攻入罗马尼亚,在苏军进入巴尔干的消息鼓舞下,南斯拉夫游击队开始计划攻占贝尔格莱德。

九月八日,原来亲纳粹的保加利亚人摇身一变,转而支持盟国,并且宣布向德国宣战。保加利亚的转变,使驻扎在希腊的德军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地。为了保障南部德军能够迅速撤退,党卫队第七欧根亲王山地师被调往门德内哥罗与科索沃的交界处〔二次大战期间,科索沃被意大利军队和保加利亚军队占领〕,在门德内哥罗的莫卡拉-古拉,第七山地师经过战斗驱散了当地的保加利亚军队,牢牢控制了马塞多利亚的瓦达-康立朵桥头堡,掩护了三十五万驻希腊的德军撤退。任务完成后,第七山地师又被德军指挥部调往贝尔格莱德附近进行清剿游击队的行动,这次行动是为了有效保障德军能够迅速增援与苏军作战的前线。

一九四四年十月,第七山地师为了掩护轴心国部队撤离巴尔干半岛,在塞尔维亚和波斯尼亚边界与南斯拉夫游击队、切特尼克分子、保加利亚军队和苏军激战,蒙受了巨大伤亡。尽管得到了一些补充兵员,但是素质十分低下,十月十日,欧根亲王山地师得到一些炮兵,在战斗中,一个第七山地师炮兵军官气急败坏地问新补充来的一个炮组指挥员,为什么他操作火炮象使用步枪一样瞄准,炮组指挥员回答说:“我们不知道如何操作它,因为我们以前是空军的一个修理连。”

十月二十日,苏军占领了贝尔格莱德,十月二十一日,第七山地师在卡拉尔热窝参加德军的防御战,战斗期间,从阿尔巴尼亚和科索沃一路撤退出来的党卫队第二十一师残部奉令被补充进欧根亲王山地师,此时部队的编制如下:

武装党卫队第十三阿瑟·菲力普斯志愿山地猎兵团〔该荣誉称号在一九四三年十月授予〕

武装党卫队第十四斯堪德堡志愿山地猎兵团〔该荣誉称号以前是党卫军第二十一师的,该师残余官兵被补充进欧根亲王师后编为一个团,沿用了第二十一师的荣誉称号〕

武装党卫队志愿山地炮兵团

武装党卫队第七装甲单位

武装党卫队装甲连

武装党卫队第七山地装甲猎兵单位

武装党卫队第七骑兵单位

武装党卫队第七突击炮连

武装党卫队第七防空单位

武装党卫队防空连

武装党卫队第七山地情报单位

武装党卫队第七志愿山地侦察单位〔摩托化〕

武装党卫队装甲侦察排

武装党卫队自行车营

武装党卫队第七自行车侦察单位

武装党卫队山地工兵营

武装党卫队山地步兵营

武装党卫队第七后勤连

武装党卫队修理连 / 排

武装党卫队第七战地炊事营

武装党卫队第七医疗单位

武装党卫队第七志愿山地兽医连

武装党卫队第七志愿山地情报排

武装党卫队宣传排

武装党卫队第七战地警察排

武装党卫队第七修理单位

武装党卫队地质营

这时全师官兵共有六千一百五十人,已经早没有一九四三年的威风了。

一九四四年的十一月,对欧根亲王山地师是一个十分难过的月份,就在他们在卡拉尔热窝浴血战斗的时候,传来了该师第一任师长,现任欧根亲王师直接上级、第五山地军军长阿瑟·菲力普斯中将被苏军俘虏的消息〔关于阿瑟·菲力普斯是否被苏军俘虏,以及后来是否被苏军处决,都只是战后原欧根亲王山地师士兵根据战场情况的猜测,并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实〕。阿瑟·菲力普斯是一个指挥经验丰富的军官,而且在士兵中享有极高威望,他的失踪对欧根亲王山地师的士气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欧根亲王山地师第二任师长冯·奥博坎普少将接替了第五山地军军长职务,在苏军和南斯拉夫游击队的猛烈进攻中,欧根亲王山地师被迫放弃了卡拉尔热窝,一路战斗撤向克罗地亚南部。

一九四五年一月,在巴尔干战事进入尾声的时刻,欧根亲王山地师的师长奥托·库姆少将也被调离南斯拉夫,转任武装党卫队第一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装甲师的最后一任师长,在他调任走之前,为了表彰他成功指挥欧根亲王山地师脱离苏军的包围和英勇战斗,而被授予骑士勋章的剑饰物。〔库在战争结束时向盟军投降,在纽伦堡审判时,被检查官指控在南斯拉夫任欧根亲王山地师师长期间犯有战争罪行,然而他经过周密计划,成功从被关押的达豪监狱越狱,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一九九五年根据澳大利亚一家电视台的录象资料,库姆和希姆莱的女儿以及其他一些党卫队人员曾经出现在汉堡一次党卫队幸存人员集会上,算起来,一九九五年的库姆也应该是八十多了吧!他在战后写过《欧根亲王》一书记载了欧根亲王山地师的战史,加拿大温尼伯格大学曾经出版过这本德文书的英文版〕。接替库姆担任欧根亲王山地师师长职务的是原武装党卫队第二十一斯堪德堡师师长奥古斯特·施密特胡伯少将。

一九四五年初,欧根亲王山地师一路撤退,先后在萨拉热窝附近与苏军和游击队进行战斗,三月二十日,南斯拉夫游击队统帅铁托指挥八万游击队员在苏军配合下开始对南斯拉夫境内的轴心国军队实施最后一战,四月游击队与欧根亲王山地师在萨拉热窝激战,德军在伤亡惨重的情况下被迫撤退,五月,欧根亲王山地师一部分残余士兵在斯洛文尼亚的切里象游击队投降,但是就在欧洲战事结束后的五月十一日~十五日,在斯洛文尼亚的毕斯垂卡,该师上百名死硬分子和德军第一八一步兵师的一部分官兵仍然继续和游击队交火,直至被苏军和游击队消灭。

欧根亲王山地师从成立到消失,始终与南斯拉夫游击队作战,由于作战凶狠,手段残忍,游击队对其恨之入骨,战后,许多该师成员被指控在战争期间犯有战争罪行而被审判后处决,幸存者极少,因此有关该师在战争最后阶段的表现和作战经历也鲜为人知,同时由于欧根亲王山地师合并了原武装党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