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人如何使用武器——希腊、罗马的兵器

希腊时代的武器体系

迈锡尼文明被毁灭以后,多利亚人把铁兵器引进了希腊,但古代军事史的开端,则要从铜甲的发明算起。因为正是铜甲才使重装步兵的一出现,使多利亚时代的无防护步兵成为历史(兵无防护几乎是野蛮人军队的标志)。并且铜甲给希腊人一个军事上取得非凡成就的机会,这要从战场上军人的恐惧说起。

大凡军人所恐惧的,无非有两样:一是自己无法伤害敌人;二是自己无法抵御敌人的攻击。请记住这两个恐惧。而不能伤害敌人,则有三个原因:一是看不到敌人。在古代,没有隐形兵器,所以看不到敌人的情况,只是在双方机动性差距太大的情况下,才会出现;二是自己的武器不能够得着敌人,比如弓箭射程不如敌人远,因为长矛不够长,在自己刺到敌人之前就被刺中,也属于这一类;三是命中后,不能穿透敌人的防护用具。在古代,士气对胜负的影响非常大,因此武器的心理效果,对于其总体效能的评价,同样是非常重要的。

在铜甲出现的前8世纪,希腊人的生活天地是相当狭小的。那时,在地中海东岸,希腊人开始跟腓尼基人发生商业上的矛盾,但还不至于闹到要用武力解决;在希腊北面的野蛮民族还没有南下,而西面的海洋是非常平静的。这样,希腊人的武器主要使用在了同族的身上。而希腊的地理条件决定了希腊人选择什么武器——殖民需要和方便的海运条件,使海军装备得到优先发展;狭小的地形不利于大范围的机动,骑兵和双马战车没有发挥威力的空间,这样在陆军装备方面,只有射击兵和步兵是可以竞争成为主力兵种的了。

那时,希腊的弓跟西亚大体类似,少数复合弓加上大量的合成弓和单体弓就构成了射击兵的主要装备。此外还有投石带和投枪。这些武器毫无疑问能够严重伤害没有防护用具或者防护用具很差的士兵。对他们来说,弓箭是很可怕的武器,因为在机动力相等的条件下,如果没有弓箭,简直想不出有什么办法来对抗弓箭兵,因此也就不难理解防护装备较差的民族总是重视弓箭了。

治愈弓箭恐惧症的,是金属铠甲。除早期两河的情况不明外,埃及在新王国时代装备了铜制鱼鳞甲,之后在亚述帝国那里,开始普遍装备铁鱼鳞甲。因此也就不难了解亚述人的勇气的来源了,具有良好盔甲的亚述人取得了很大成功(但并不是有了这种东西就一定会成功,这点下面要讲到)。而希腊的情况有所不同,也许是出于对薄壳弧形硬质结构具有分散外力的良好作用的物理常识的了解,也许还因为对铁甲片的加工没有很好掌握,希腊人选择了整体式铜甲。希腊的青铜武器质量一直是很高的,早在宫殿时代的克里特,就会铸造长近一米的铜剑;在迈锡尼时代出现了由大甲板构成的铜甲,现在,他们又制造出了铜制铠甲的极品:整体式铜胸甲。这种铠甲的制作说起来并不复杂,铸出基本形状,然后锻打,之后进行热处理(青铜的淬火和退火)。但是要落到实处,那就太难了!希腊胸甲的厚度是很薄的,一般不超过2毫米,且为了穿着舒适和美观,以及无意识的对薄壳弧形结构的利用,一般做成模拟人体胸腹肌肉的形状,而头盔则非铸成人头形状不可,这样薄的甲胄,要铸造出来,对模具是一个很大的考验,且其锻打和热处理都要求非常高的技艺。这样看来,希腊只有数万重步兵不奇怪,奇怪的倒反是有这么多人可以穿着如此精致的铜甲!

因此必须对希腊城邦的政治和经济做个了解。希腊跟其他国家的很大不同之处是各个城邦的政体,基本上是共和制和民主制。这两种制度下,工匠都是自由的,为自己劳动,并且具有政治权利(这是波罗奔尼撒战争之前的情况)。显然的,他们比不自由的奴隶工匠和国家工匠(在古代,他们实际上是国家的奴隶)劳动积极性要强得多,生活要好得多,头脑也要灵活许多——自由人比之奴隶的长处之一。因此打造出优秀的产品是不足怪的。而且这样的工匠每个城邦都有很多,所以铜甲的装备也就是大量的了。

为了保护自己,除了头盔和胸甲、胫甲以外,希腊重步兵还装备有大圆盾。这些防具的结合产生了一个显著的效果:射击兵器在大多数场合,对于重装步兵已经没有显著效果了。从前8世纪开始,到前1世纪罗马铁甲的出现,希腊铜甲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在野战中,无论对手如何“箭如雨下”,重步兵总是能够镇定自若的发起进攻。对于射击兵,由于他们的机动性较好(拜轻装所赐),追上他们是不可能的,但重步兵对付射击兵屡试不爽的主要战法是,对准其指挥中枢或阵型弱点,发起一次强力突击,如果对方没有坚定的重装兵作为战线中枢,通常这样的一击就足以将其毁灭。在马拉松、普拉提亚、甚至某种程度上在高加米拉,都是如此。

在很长一个时期内,在希腊人之间的战争中,轻装兵的作用只是辅助重装兵作战,射击兵们只是在很少的情况下,比如利用地势,才能够杀伤重装兵,而重装兵只要保持其密集队形,就可以安然通过威胁区,进入敌境大施蹂躏。希腊的平原都是很狭小的,不能承受敌人的破坏,因此在前8世纪到前5世纪末,无论是自愿还是被迫,重装兵战斗成了唯一的交战模式。虽然一有机会,作战的希腊人都极力用各种谋略,比如夜战、迂回等等来战胜对手,但作战最终往往成为两个重步兵方阵之间猛烈的对冲。

然而并不是有了重甲就可以所向无敌。没有良好的训练,以及不可缺少的纪律和勇敢,铠甲也不能保证胜利。我们都很熟悉的例子就是宋朝,宋朝拥有如此完善的铠甲,但它的军队最经常发生的事情就是全军覆没。

希腊重步兵的威力来源于体力、勇气和装备的完美结合。希腊人实行公民兵制度,公民们出则为兵,入则为民(斯巴达等少数城邦例外)。作为重步兵主体的是自耕农,以及手工业者。他们的体力是较强的,但也只是具有农民的一般水准而已,由于其业余性质,训练也只有一般水准(但通过全民体育,希腊人的体能要强于独裁制国家的人民)。所以发挥决定性作用的则是他们超乎寻常的勇敢精神。这种精神是我必须大书特书的,说起来并不复杂,在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里,人民会把自己当成国家的一分子,为了它而全力战斗的,因此他们的勇气并不出自强迫命令或是严刑峻法,而是发自内心。而*独裁国家的人民是君主的奴隶,无论有着什么好听的名目,君主必然忽视人民的疾苦——很简单,人最关心的是自己的权力来自哪里,是军队、父亲还是人民,并对这个来源保持敬畏。对于人民,独裁者都是轻视的,而出于保持权力的需要,他们必须钳制人民的行为和思想(因此不难理解*国家总喜欢管理一切),防止对君权构成挑战。对人民来说,国家是君主的国家,之所以要当兵,不是因为我要打仗,而是因为君主命令如此,不去就要倒大霉。即使用重罚和厚赏来激发军队的士气,这种士气也是不可靠的,因为得到奖赏的,必然只是少数成功者,而大多数人注定要承受战争的全部苦难的,而少数独裁者,却可以安然的躲避苦难!因此不难理解,为什么如此多装备精良的独裁*国家的军队,却在战争中表现很差。

而且,希腊城邦一般不大,土地最大的斯巴达不过8000平方公里、人口最多的雅典也不过数十万人口(大致跟桂林差不多),居民的地域认同感很强,这就强化了公民兵之间的友情和荣誉感。所以,在看到希腊军事的成功时,要记住这并不全是装备的原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