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公元489年,一支东哥特军队从毫无设防的意大利东北长驱直入。

东哥特是公元四、五世纪潮水般涌入罗马帝国境内的日尔曼人部落之一。当时的日尔曼部落分成东西两大块,哥特、汪达尔、伦巴德居东;撒克逊、苏维汇、法兰克、阿勒曼尼在西。由于匈奴人由东向西的猛烈挤压,西哥特人成为首批进入帝国边境的日尔曼部落,并由此奏响蛮族大迁徙的序曲。但在持续整整一个世纪的蛮族对罗马帝国中心地带的冲击、洗劫队伍里,并没有东哥特人的身影。东哥特人一直停留在帝国东部的顿河与德涅斯特河之间,他们曾在匈奴的挟迫下进攻东罗马,但很快就转为联合罗马抗击匈奴。在被罗马人称为蛮族的日尔曼各部落中,哥特人,尤其是东哥特人,是接触、接受罗马文明(***也权且算是其中一部分)最早、最深的一个。当西罗马帝国被西哥特、汪达尔、伦巴第和匈奴撕扯得支离破碎、七零八落,最后一位少年皇帝流放坎帕尼亚,西罗马帝国的宏大帷幕缓缓闭合之际,东哥特人,直奔意大利而来了。

当时占据意大利的,是奥多亚克。关于奥多亚克,一般史书上只说他是罗马帝国的蛮族雇佣军首领,在476年废掉帝国最后一个皇帝,从而结束了煊赫千年的“世界之国”,但奥多亚克究竟是蛮族里的哪一支,各书均语焉不详。有几本书说可能是西罗人,西罗人属何支系?是否跟日尔曼人有关?全没交待。罗素以他一以贯之的随意口吻,一带而过地说他是东哥特人。不过这都已无关紧要,另一支东哥特军队正在进入意大利,一段新的历史就要起笔开写了。

这段新历史的主人公,名叫狄奥多里克,在欧洲,我猜想他是个接近家喻户晓的人物,是许多有吸引力的故事里的主角。但这时,他还是一个血气方刚、年青有为的军事首领。狄奥多里克的部队很快扫清了意大利境内奥多亚克的势力,然后以铁桶阵围兵当时意大利首都拉文那(拉文纳也是西罗马帝国灭亡前的首都,罗马因数遭劫难,早已荒败,并已成为***的权力中心,无论从军事、经济、宗教、政治角度,都不适合再作行政首都),一围三年。直到这时,奥多亚克才来开始跟可能是同族兄弟的东哥特人谈和解,“许以共治”,隔江而治或轮流执政的意思,狄奥多里克想都没都就非常爽快地答应了。于是围城部队“和平进京”,大家相见甚欢,设筵庆贺,举杯交错,在筵席上,狄奥多里克麻利地干掉了奥多亚克,奥多亚克剩余部将也一并屠戮尽净。可见,天真地以为蛮族就没有头脑的想法是多么危险。

从此,狄奥多里克成为意大利之王。

按中国人的说法,狄奥多里克属于奉诏讨贼。当奥多亚克把西罗马帝国最后一点破布帘子式的象征也弄掉后,东罗马帝国,也就是所谓拜占廷帝国开始煞有介事地以罗马帝国唯一主人的姿态来发号施令了。这是个货真价实欲望大于能力,名头大于实质的帝国,不过它很懂得合纵连横、驱狼灭虎的道理,于是唆使狄奥多里克从潘诺尼亚(今匈牙利一带)起兵进攻意大利。狄奥多里克呢,听皇帝芝诺让自己到罗马去一趟,暗藏已久的夙愿即时点火,乡下孩子进城的热切勃然而发,十万精兵铁骑连夜拔营起寨。

从此,古罗马帝国的中心废墟上,座落起一个哥特王国。一位来自蛮族的东哥特首领,成为罗马人的王。

——而狄奥多里克,却是一个非常称职的王。

此时的意大利,是何种光景?

历经百多年的战争耕犁,5世纪中后期的意大利,衰败得迅速而彻底。人口急剧减少,以致于不得不用法律强制规定,寡妇五年之内必须再嫁;粮食供给极度匮乏并时常中断,曾经骄奢极欲的罗马人现在已学会忍饥挨饿;生活费用奇高,货币贬值,许多家庭不得不强迫子女加入僧侣(***堂就是那时的免税区);城里人不断地逃往农村以躲避战争和经济压榨。公共建筑和财产被肆无忌惮地盗取和破坏,那些让后人惊叹不已的精美雕塑群,成为天然采石场和战争中的随手兵器;狄奥多里克进军意大利途中的随军幕僚眼中所见:满地荆棘,田野大多荒芜。

但是,随着狄奥多里克统率东哥特人到达意大利,一个新的好日子破晓了。

东哥特人在意大利建立了一个怎样的新政权,且听史书记载和后人评阅。

狄奥多里克在节节胜利的时期和血气方刚的年岁收起了手中的长剑,这在野蛮人中称得上是一个少有的值得大书特书的范例。哥特的王权在从西西里到多瑙河、从西西里或贝尔格莱德到大西洋边的广阔地区建立起来,连希腊人自己也承认狄奥多里克统治着西部帝国最美好的一片土地。

令人有轻松之感的,是从汪达尔人的肮脏历史转到最高贵的日尔曼族——东哥特人的历史,转到日尔曼征服中最高贵的人物——意大利狄奥多里克大帝的历史。狄奥多里克名义上是以君士坦丁堡的皇帝的总督地位来统治意大利,但实际上他是一个独立的日尔曼国王,他意图尽其力之所能,像罗马统治者一样来统治。汤普逊《中世纪经济社会史》

哥特人对意大利的征服并不意味着罗马文明的终止,在意大利人兼哥特人的王,狄奥多里克统治下,意大利的民政完全是罗马样式的,意大利享有和平和宗教自由(直到该王临终以前),他是英明强干的君主。他任命执政官,保留了罗马法和继续推行元老院制度,当他去罗马时,他首先访问的地方便是元老院。

名人大家的赞叹少不了溢美之词。不过,曾经的世界文明屋脊的废墟上,惊涛骇浪般的劫掠、毁灭、暴虐、迷狂过后,一位蛮族首领“文景之治”式的复兴古典文明的施政,不说标新立异于当世,与日尔曼部落中最伟大的克洛维-法兰克、最臭名昭著的哥萨里克-汪达尔、最冲动一时的阿拉里克-西哥特以及其余几支相对平庸的部落形成对照,对于熟知元史(九儒十丐)、明清替换史(扬州三日、嘉定十屠)以及诸多改朝换代故事的中国人来说,狄奥多里克的行为,怎不让人好生感叹!要知道,经过西哥特、汪达尔、勃艮第和“上帝之鞭”阿提位一波接一波马刀挥舞下的铁蹄蹂躏,曾经骄傲无比的罗马人,不论是元老、贵族还是骑士、平民,早已学会默默忍受,早已丧失了生存的基本选择权。

但狄奥多里克,宽宏大度地给近乎已是惊弓之鸟的罗马人、意大利人,复原了一个罗马帝国,尽管范围小了许多(早在奥多亚克兵变登台之前,西罗马帝国原先的几大行省,不列颠、高卢、西班牙、阿非利加和伊利里亚早已像人体四肢被齐刷刷斩断,仅剩一个意大利半岛,像是仅剩的一截头颅和上身胸部,作为西罗马帝国最后的残余象征),但却是一个地道、安宁、建设、宽容的罗马。

禁卫军卫队长、罗马省长、财务官、办公室长官与国家和皇室财务官们一起,仍继续行使着国务大臣的职务,关于司法和财政等一些较次要事务则交给7 个执政官、3个监察官和5 个行政官去管,他们全根据罗马司法制度的原则,甚至按它的形式,管理着意大利的15个区;附带有荣誉和丰厚收入的行政管理工作只能由意大利人担任;人民仍然保留着他们的服装和语言,他们的法律和习俗,他们的个人自由,更有三分之二的人还保有他们的田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