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6/


第二章 新兵第一天


徐虎日记 2000年12月3日


今天,是我当兵的第一天,穿上那套绿军装,我高兴极了。看到了营房,看到了我们的连长和班长,还有新战友,他们来自全国五湖四海,我想我就要在这里扎根了……


—————————————————————————————————————


2000年冬 上海火车站


一列军列正静静的停靠在铁轨上,而它的身边,热闹非凡,一直常常的新兵队伍正在此地集结,四周密密麻麻拥簇着他们的家长。


“涛涛,记住,到了部队就给妈妈打电话阿……,还有……千万要吃好……穿好,千万别生病,记住啊,涛涛。”一对头发略白的中年夫妇正在给他们的孩子作者最后的交待。


“行了,妈,不知道”孩子有点不耐烦,使劲地摆弄着手指,东张西望。


“对着,这两百块你拿着,以后不够花,给家里打电话,妈妈给你寄……”未等中年女子说完,一旁的丈夫立即板起了脸“不许拿!”转身对着妻子悄悄地说道:“不是说好不给的嘛”


“去”妻子一边瞪了丈夫一眼,一边把钱往孩子那绿色的军医口袋中塞去。


“爸,这可不怪我。是妈硬给的……”孩子刚做了个鬼脸,见到父亲一脸严肃地瞪着他,顿时把话咽了下去。


“咀”一声刺耳的哨声划破长空,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列队,现在点名点到名的上车。”一名年轻的带队军官道。


“张强!”“到”


“张毅锋!”“到”


“刘涛!”“到”


……


看着自己孩子走进列车,母亲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像泉水一样哗哗的流了下来“涛涛,要想妈妈啊……自己注意身体啊……”一旁的丈夫紧紧地单手抱着妻子,什么话也没说,努力的不让自己的眼泪在孩子面前留下。


“放心吧……我会照顾自己的”车厢里已哭作了一团,刘涛在也忍不住了,透过列车的车窗向父母叫到。


“同志,好好照顾我儿子,他是第一次出家门。”父亲拉住一位接兵干事的手道。


“放心吧,部队会照顾他的。”


火车缓缓地启动了,带着一车抱头痛哭的新兵,开始了新的旅程。站台上的人群久久没有散去……


南京,中国古城,位于风景秀丽的江南,然而,南京留给我们的,还有一份深深的国耻。南京的冬季向来不太冷,今年却有点反常。天阴沉了半午,突然,天空中出现了第一片雪花,这是2000年整个江南地区的第一场雪,雪很大,这在南方很少见。纷纷扬扬的雪花像撕碎的棉絮一样,不断的从铅灰色的天空中飘落下来,整整的飘了一个白天。


和冬季寂静的街道相比,位于东郊的一座军营今天去无比的热闹,N军区A师1团3连正驻扎在此。连长张杰有了另一个“官职”——从今天起, 2000年的12月的第一个星期天,一批新兵将来到这里,而他将带领着这群新兵蛋子走上从“社会青年”到人民解放军的道路。他感到它的担子不轻,望着天空纷飞的雪花,深深地吸了口气。


老兵们正在忙碌着,拿着扫帚,麻布一丝不苟的清理着营区每个角落,他们都有一个心愿,想让新兵第一次看到的是一个整整洁洁的军营。营区里最高兴的要数那些一年兵了,虽然,他们才比今天将来的新兵早来9个月,但今天起,没有人再会笑他们是“新兵蛋子”,而他们可以堂堂正正的用上老兵专用词了。


突然,“都都”两声喇叭声穿过天空,几辆遮着棚布的解放卡车“隆隆”的开了过来。两名正在大门站岗的士兵连忙抬手向驶向团部的车队敬礼。谁都知道,新兵来了。


“集合,列队”连长张杰高喉一声。部队就是部队,干什么都讲究一个利索,随着连长一声命令,所以士兵在短短几十秒内迅速在操场边列队完毕,伴着身后那一列写着“政治合格,军事过硬,作风优良,纪律严明,保障有力”20个字总要求的白底红字的标语牌,远远看去,就像是阅兵式前提前入场肃立的标兵。


一边是整齐划一的队伍,另一边却热闹的像个集市。穿着冬季作训服的新兵们像羊群一样乱哄哄的从卡车上跳下来,塞满了卡车前的空地。


“终于到了,做了2小时火车外加2小时卡车,累死我了。”


“快瞧,那有大炮”


“我的娘呀,还有坦克!”


新兵们三言两语的议论着,嬉笑着。跳下卡车的新兵们活动着有些麻木的腿脚,肆无忌惮的亮开嗓门向同伴们显耀着自己的“新发现”,全然不顾来自妄图把他们聚拢在一起脑门子上已经急的冒汗的接兵干事,要他们不要说话的警告声。


对面的老兵们看到此景,不禁的心中骂道:新兵蛋子,啥玩意儿啊。可谁不知,一年前的他们也毫不到哪去。


刘涛最后一个从卡车上跳下,手提着那个鼓鼓囊囊的大背包,不用班长指点,他很自觉地在新兵队伍中站好。他东张西望,好像这里得一切都是那么得新鲜。绿色得营房,红色得操练场,还有那尊停放在营房门口的坦克。


“安静,大家不要说话,现在点名……”


“徐虎”


“到”身边一声响亮的回答声把刘涛下了一跳,他转头打量着身边这个小子,个子不高身子却异常地结实,一张黑得发红的圆脸带配上那不见头发得圆寸,一看就知道是从农村来了,“土包子”刘涛心中不禁暗道。


“杨威……”连长抬用他那略带方言的口音继续念道。


“哗”的一声,没等张杰读完,下面有炸开了锅,“哈哈,阳痿”“阳痿,搞笑啊”


这时,一个瘦瘦的男孩跑到了连长身边“连长你叫我?”


张杰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上来干啥,下去下去,喊‘到’就行了。”


男孩挠了挠头,嘻皮笑脸的走向了队伍。


刘涛在也忍不住了,抱着肚子大笑,他感觉,他的肚子都要抽痉了。


“不许笑,保持安静!”张杰有点生气,“妈的!”不由自主的心中低声骂了一句,他已经感觉到这次新兵连肯定要操烂了心。


“同志们,不要说话了!注意听我的口令!”张杰走到新兵们面前慈眉善目的说道:“提好自己的行李,面向我按照高矮站队!”


新兵们立刻乱了,可能都觉得自己的个子比较高,所以不约而同一窝蜂的向排头挤去,几个个子不高的城镇兵故意捣乱,提着漂亮的皮箱也向扑进人群嬉皮笑脸的一通乱挤。


一阵子人仰马翻,三名满头大汗的接兵班长终于把六十名新兵排成了两列横队。连长张杰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那块“老上海”,脸都快气绿了,一个简简单单的列队竟然用去了整整十分钟的时间!


“稍息……立正”随着张杰的命令,“啪!”的一声,三名带兵班长利索的靠脚,身体站的笔挺,而这却又引起新兵们一阵“哧哧”的低笑声。


“笑啥笑!严肃点!”张杰的心里的火苗“噌噌”直窜,要不是有纪律压着他恨不得窜进队伍里把那几个捣蛋的新兵蛋子拉出来狠狠的踹上一脚。 队伍里终于安静下来,张杰使劲咬着牙压下心头的怒火,喊了声:“首先,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杰,从几天起,我就是你们新兵连的连长,这位是新兵一排排长国荣,这位是二排长王小波,这位是三排长……“


随着连长张杰的一一介绍,三位排长又给新兵们展现一回响亮的靠脚声外加漂亮的军礼。这一回,新兵们不敢造次了。


“现在我们进行分排分班,之后由各排长带回,准备各项内务,今晚7点晚点名后,第一项科目:理发。有没有问题?”


“没有……”


随着人员一一分配完毕,新兵们像被放羊一样跟着排长向连队的宿舍走去。


“刘涛,你得床位在2号上铺”“徐虎,你的2号下铺”……


刘涛被分配到了1排2班,班长名叫赵刚,山东人,是连里出了名的火脾气。


“班长,我能不能睡下铺?我……”还没等刘涛说完,班长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说话,“这是命令”刘涛没办法,只好姗姗的点点头。


“哎,这下可有的受了”刘涛好不情愿的看了看正在他下铺收拾行李的“土包子”。


晚点名后,一群新兵相敢羊一样被赶向连队“理发店”,理发师竟然是班长赵刚。


“全部光头”连长用一种类似命令的口吻道。


“是,保证完成任务”只见赵刚对着新兵贼笑了一下道:“哪个勇士先来?”


前看前面几个新兵一个个光头而出,刘涛郁闷极了,心想我的一头秀发阿,哎要当和尚了。终于轮到他了,他用几近哀求的语调对班长说:“班长,能不低光吗?”


“不行”


“为什么?”


“怎么那么多毛病,这是命令。”


刘涛无奈,往那一座,心情顿时沉重起来。班长的手动剃子毫不留情,不到5分钟,一个光头就诞生了。走出“理发店”刘涛像不敢见人似的,低头就走,突然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他抬头一看,原来正是那个“土包子”,他正傻呵呵的朝着自己笑呢。刘涛无言,值得尴尬的微微一笑,向澡堂走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