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乱世才女与救国妓女

乱世才女与救国妓女

北宋末年,一一二五年的中国,发生了一次足以改变历史的变化。从北方来的强大寒流席卷了黄河两岸。立方变得异常干旱寒冷,南方也不再那么酷热潮湿。对于拥有高堂大屋的富户们来说,天再冷也没有什么关系,反正有的是裘皮大袍和铜盆木炭。文人们依然在温暖的炭火前一边批评时局朝政,一边传看诗词文章。其中一代词人才女李清照的词更是名动天下,那份凄婉细致,那种相思浪漫,多少人为之迷恋倾倒,文人们传抄评点,教坊里弹唱起舞。直到多年以后才有另一位词人和她同乡的辛弃疾和她拥有了同样的名气,合称“济南二安”。

然而这一年,寒流南下了,比寒流更可怕的是北方一个强大的新的游牧国家,在刚刚建立不久,就开始南下牧马了。一时间,苍茫大地之上,铁甲突骑如狂风一般向南涌动。而在大宋朝,最先得到消息的就是文人。文人们突然听到这个让他们坐立不安的消息,他们立即就做出了决定——南逃。于是,在无数穷苦百姓还在为寒冷而哭天抹泪时,达官贵人们已经向南逃跑了。他们逃过了黄河,一直逃到了长江边上,还不能停下,因为北方来的金兵已经越过了黄河,轻易地到达都城,并毫不费力地拿下了那座醉生梦死的帝都华城。文人们明白了,黄河挡不住金兵,那么,就只有逃过长江再说了。

过长江的时候,李清照写了一她一生最有血性和骨气的、和她以前的诗词完全不一样风格的、让后人最念念不忘、朗朗上口的诗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然后,她过江了,除了过江,她再没有任何作为。所有宋朝文人都一样,过江,躲起来,等时局平静了,再出来找个官做,在确信金兵收了钱不会再南下之后,再大谈抗金,激进一点的还会把新皇帝向金称臣的事挖苦一下,然后,继续写诗。

似乎,这就是一个不可救药的时代,没有英雄的时代。没办法,北宋朝廷就没落到这种地步,想弄点国土,就和金国商量,把每年给辽国五十万的岁币交给金,条件是金要灭辽。辽灭了,金却更加强大,为了收回因为宋军的无能而被金兵占领的燕都,宋给金的岁币又加了一百万。而整个权力集团还在为这样的举世无双的奇功伟业而庆祝。却全然忘了,整个官场上,除了变态的病态的文人,已经没有一个真汉子、大英雄了。

英雄此时,还在草莽之间。在宋徽宗年间,曾经出现一次超大规模的起义,那就是方腊之乱。在镇压起义过程中,许多获罪官员的妻女被罚为官妓,受到人格和肉体的双重折磨。最后,一名小卒抓住了方腊。那么大的战功却只得到升为军官的赏赐,并在以后的几年里一直得不到升迁。在百无聊赖之中,他去了官营的妓馆。在一个官妓受到欺凌时,这个小军官出手了。那个妓女当即恳求军官带她走,想当他的女人,可是那小军官却没有任何能力或权力能给她赎身。他向她保证,他会努力进取,只要他当了将军,就一定会带她走,让她做自己的夫人。看起来是个英雄救美的老套故事。而且人家都是王子救公主,他们却是军人救妓女。这样的故事连说书的都不愿提,宋朝高傲的文人们更不屑于把这件小事记入历史了。

可是这件小事却就记入了历史。因为,就在金兵已经把北宋的两个黄帝抓到了北方百般羞辱之际,一个好战的将军却再次领兵南下,要把南宋的皇帝也抓到黄龙府去和他的父兄团聚。这人就是传说中金国最厉害的金兀术。他一路南下,宋军不是投降就是逃跑,金兵瞬间就打下了南宋新的都城杭州。可是却没有抓住已经逃到了海上去过年的皇帝宋高宗。于是在饱掠之后,常胜将军兀术凯旋而归。

当他们载着黄金美女到达金山时,却惊异地发现,一支宋朝水师挡在了他们面前。虽然兀术从来不把宋军放在眼里,但是出于对对方胆量的敬意,他还是下了战书,约定第二天,也就是正月十六,在长江进行决战。

决战开始了,虽然金兵人数众多,可是在这支训练有素的水师面前却讨不到半点便宜。金兀术向前张望,看到在最前面的宋军船头,是一位相貌威武的将军,而宋军中军帅船上,那一面面指示方向的旗帜,总是能让宋军准确在挡在金兵面前。那条大船正中间,一位女将,戴着雉尾八宝嵌金珠金凤冠,穿一领锁子黄金甲,围着盘龙白玉带,端坐在船头。一天激战之后,兀术损失惨重,才打听到那船头指挥作战的,就是大宋朝安国夫人——梁红玉。

她就是那个被小军官救下的妓女。在她的丈夫,大宋将军韩世忠娶她过门时,整个官场为之哗然,喜宴是冷清的,除了和韩世忠出生入死的兄弟,官场的人是一个都没有来。他们只会在说到韩世忠时不无鄙夷地说:“朝庭命官娶一个妓女,还是正房,这成何体统?传出去大宋朝脸面何存?”然而就是这个让大宋朝脸面何存的梁红玉,却辅佐她的丈夫在宋高宗面临兵变、最危难的时候救了皇帝,从而让最要脸面的宋朝给她,一个妓女出身的女子封了个非常尊贵的封号——安国夫人。并在皇帝南逃海上时,第一次打败了金兵,给败绩累累的大宋朝挽回了脸面。

故事还没有完,金兀术在几次失败之后,被韩世忠的水军赶入一片开阔水域。进去才发现那是一个死地——黄天荡。在死伤无数士兵却无法突围的情况下,兀术想到了为他灭宋立下汗马功劳的大宋文人。他贴了一张榜文,只要能献出计策离开黄天荡,就有千金重赏。这一招的确管用,立马就有不知是秀才还是举人的文人,给金兀术出了主意,金兵一夜之间挖通了三十里老鹳河故道,直入秦淮河,却不料在牛头山碰上了刚刚成了气候的岳飞,被一气赶回了黄天荡。又被韩世忠、梁红玉打了个大败。不过,又有一个文人非常有创意在想出了用金兵的小战船打败韩世忠的大海船的阴招。使金兀术逃出生天。但此后,金兵再也不敢过长江了。

金兵不来了,韩世忠想抗金却再也没有机会。不识时务的岳飞想北伐,要救回在北方受苦的两个老皇帝,却没有想过小皇帝是决不能让老皇帝回来的。他犯了皇帝的忌讳,被弄死了,韩世忠为此责问秦桧,也被罢官了。南宋向金称臣纳币,每年派人到黄龙府去探望老皇帝,说些不可能兑现的承诺,再悄悄说点抗金打了胜仗的故事。可是决不能说,第一次胜仗是一个妓女出身的人打的。只是对善于写诗的老皇帝说:连婉约词高手李清照都写了“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可见民心可用云云。

乱世中,李清照写出了千古名句,然后在无限的亡国之恨和凄婉的相思之情中郁郁而终。救国妓女梁红玉什么也没有写出来,陪着丈夫老死西湖了。可是她却改写了历史,让那个无能无耻的朝廷又延续了一百五十年。也让躲在南方的没骨头的文人们又为官位忙活了一百五十年。直到最后总算有了骨气的文丞相,在没骨气的文人们和新的北方强族的迫害下死去,那个花哨的、病态的宋朝才终于完蛋了。


李清照词:《声声慢》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

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

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梁红玉祠联:

青眼识英雄,寒素何嫌,忆当年北虏鸱张,桴鼓亲操,半壁河山延宋祚;

红颜摧大敌,须眉有愧,看此日东风浩荡,崇祠重整,千秋令誉仰淮壖。



甘 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