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回忆的旋律--评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

《阳光灿烂的日子》是导演姜文主导的处女作。夏雨的出色表演1994年曾为本片抱回了银狮奖。该片通过对“马晓军团伙”以及马晓军迷恋米兰的故事讲述,表现了青少年成长过程的困惑、冲突及朦胧的性意识的苏醒等。这是每个人的成长过程中都要经历的阶段,只是不同的时期青春的萌动表现的方式不同。在该片子中,导演以独特的叙事角度,讲述了文化大革命这一特殊时期青少年的成长历程。

影片中马既是片中的主人公,又是故事的回忆叙述者,片子以马的感受和见闻展开故事情节,以马的内心冲突及情感的变化贯穿于他的同伴及米兰的关系中,因此整个故事叙述具有很强的主观性。虽然是在热心沸腾的文化大革命时期,除了高昂的歌曲时常飘扬,或者伟人毛主席像的令人瞩目,片中看不到大字报、看不到批斗、也看不到残酷的政治迫害。在叙述者的记忆中,似乎只有成长过程中那些记忆深处的逃学、打架、追女孩子等。而所谓的政治事件似乎是大人们的事情,都到外地忙碌的大人们留给孩子的似乎只有自由的空气,阳光,还有成长过程中对英雄的崇拜、无尽的烦恼和过剩的无处宣泄的体力。

不同的时代特点对青少年的影响不同,马晓军生活的年代,正是崇拜英雄的时代,因此英雄主义的理想在马晓军的成长过程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也成了叙述者回忆的主调,故事的一切似乎都与英雄理想有关。片子一开始,毛主席像的大特写,不仅向观众交待出时间背景,更重要的是暗示了作为英雄人物在马晓军生活中的重要性。画外音关于对战争英雄的崇拜明显得将主人公的个人英雄主人亮给了观众。而马晓军自己在家戴起父亲的勋章作为一个英雄的形象出现在镜子里时,这个成长中的少年已不自觉地开始用英雄的观念来指导自己的行为。开锁就是很典型的例子,马晓军学会配钥匙打开不同的锁,在开锁的时候他充分享受到一种英雄般的快乐,似乎在验证着自己的不同寻常,是一种孩子似的调皮,然而片子并不单纯的表现到此。马晓军打开的第一把锁是父亲的抽屉,是象征英雄的勋章、是成人标志的避孕套。这预示着他人生之锁的开启,是英雄主义的行动的开始,同时也预示着性意识的萌芽。正因为开锁,马晓军在一个房间中用望远镜看到了画面中的美丽的女孩的像,自此他朦胧的情感萌发,对这个女孩的迷恋成为叙述者回忆中情感的见证。

青春期的少年对异性的迷恋和爱慕既是美好的情感,也是迷茫的困惑,同时也主导着情绪的躁动。对米兰的爱慕似乎成了马晓军生活的全部,上房顶进房间地等待使主人公无所事事的空闲有了一个落脚点。然而当米兰真正接近他的生活圈子,和刘忆苦的关系日渐亲近时,又给了他痛苦和烦恼。英雄主义的观点促使他在米兰面前试图表现,比如他冒着生命危险爬到烟囱上从上面跳下来那段戏,满脸的黑灰只露两个眼睛的形象,他很男人气的对米兰说“晚上看电影,别走了”,是他在米兰面前证明他不是小毛孩子的一次行动提示。那个黑脸不仅给人以视觉的冲击力,同时也让人窥视到马晓军希望引起米兰注意的用心。但这并没有改变他在米兰心目中小毛孩的地位,在米兰和刘忆苦跳舞、在游泳池的亲密戏段,都给马晓军带来了无名的失落和烦恼,伴随着这种情感的不确定性,促使了马晓军对米兰的性侵犯,这是一种情感绝望的爆发,也预示着他爱情理想的破灭,同时也导致了同伴对他的疏远和隔离,在极度的孤独中爱情理想的破灭也是英雄理想破灭的必然。

英雄梦一直伴随着马晓军的成长,同时贯穿在其中的还有躁动的暴力宣泄,这似乎也成了英雄气概的表现方式。在胡同打架的那段戏,马晓军左右冲突地发泄着过剩的精力,马最后用砖头狠狠地拍在胆怯的孩子头上;还有桥下打群架的场景,浩浩荡荡的几百人各持凶器对峙,虽然双方和好,但那阵势足让人胆战心惊,这是暴力行为的一种最直接表现。在片子近末尾处,马晓军在游泳池中被他们一次次将头按到水中,又一次次将他踢下水时,这也是暴力的一种间接表现,这时他没有了反抗的能力,他的英雄理想彻底破灭了。孤独的大水池中他浮在水面,这里导演给了一个长镜头,预示着他的成长过程在失望中结束。而片尾同伴们相聚遇到傻子,傻子的存在成了他回忆的见证人。

看完片子,导演给人的就是一个成长的故事,回忆的痕迹牵动着叙述人的情绪,在此音乐和光的运用淋漓尽致。尤其是光影的运用处处诠释着片名,似乎每一个处所都舒展着阳光,林荫小路、米兰的房间,映和着马晓军的心情,阳光似乎也特别的灿烂。而影片的后半段,光的运用似乎趋向暗淡,比如马晓军去侵犯米兰时,楼梯上黑暗中透射进来的暗淡的光,似乎带着压抑,恰如当时的马晓军,又在“阳光灿烂的日子“背后给人一种别样的感觉。在片中音乐不仅适时地表现了马晓军的情感变化,并且渲染了气氛。在胡同拍砖的戏中,狭窄的空间响着《国际歌》,激昂的音乐伴随着血腥的画面,充分表现了马晓军的所谓英雄主义。贯穿全片的音乐是〈乡间骑士〉,宁静、舒缓、悠远的音乐总在马晓军内心情感最丰富的时候流出,有一种命运感,是主人公发自内心的音乐。尤其是他送米兰上班和他侵犯米兰后光脚骑车,同是骑车,同样的音乐长久地流泻,而却表达了马晓军截然不同的情绪,一种是无限的幸福和喜悦,一种是绝望的失落和忧伤。音乐在片中已经成了马晓军感情一部分,或渴望或喜悦或悲伤或失落的表达着马晓军的情感变化,是马晓军回忆的情感脉络,更多的是完成了他对那个时代回忆的旋律.

本文内容于 2007-12-2 21:53:20 被小径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