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十几年前,天津某设备厂发生了一起锅炉爆炸案,这属于安全生产事故,并造成了人员伤亡,所以我们也到了现场去勘察事故原因。

记得那夏天的夜晚很热,空调还不普及,于是拿个躺椅到了院子去睡。闷热的天让人动不动就一身汗,迷糊中听到远方传来一声闷响,似乎是谁放了个爆竹。听的不是很真切,侧身继续睡去,过了半小时,值班的同事已经开着车来家接我了,把我叫起来穿上衣服跟他们走。路上他们告诉我,河北区一家设备厂锅炉爆炸了,我一听浑身一激灵,再无睡意。


天还是蒙蒙亮,太阳还没升起。到了事故现场,一片惨景,十多米高的锅炉矗立在厂房里,抬头看去,锅炉顶端上半部分犹如绽开的诡异花朵,四周缠绕的铁皮被炸得四分五裂,有的悬在上方,有的掉落在附近的院子里。炸裂的管道零七八落的扭曲着,地面上淌着积水。掀翻的锅炉盖子削断一颗碗口粗的树,砸坏了一堵围墙飞到几十米远的马路上,厂房四周玻璃完全震碎,地面一片狼藉,散落的零件,砖头瓦片摸摸还烫手。破坏效果绝对不亚于当量500公斤的TNT炸药。


一具尸体横卧在院子中,皮肤被高压蒸汽烫灼,宛如一副套着松垮的皮囊,骨头都已经震碎,整个身体软绵绵的摊在地上,看模样应该是当夜值班的司炉工,手里似乎紧紧攥着一个东西,同事用木棍挑开手指,原来是个阀门。


一名头发花白,曾参与55年第一棉纺织厂锅炉爆炸事故调查的老专家也被请到了现场,那起四十多年前的事故造成了八人死亡。各方人员经过一天的调查分析,初步的统一意见是锅炉里面的水烧干了,里面充斥的蒸汽压力异常增高,而锅炉底下的火还烧着。正常做法应该是减少炉火,漫漫自然冷却,万不可以在烧的红烫的锅炉底部直接注水。而此时有人发现锅炉里面没水了开始烧炉胆了,就强行往锅炉里注水,那样的后果就是红烫炉底骤然遇到冷水,内部压力直线上升,产生了毁灭性的爆炸。


厂领导拽住我们说:这个司炉工也太大意了,怎么会把锅炉烧干了呢?值班还能这么马虎,肯定睡大觉了!醒来一看烧干了锅,又违反操作规程,直接注冷水,造成了爆炸,这个老张也太不经心了,这完全是玩忽职守嘛。事故分析是出来了,一切也都符合当时发生的情况,于是我们的人撤出,交给厂方和安检人员来善后。


忙活半天,回到家,忽然发现家里的水龙头坏了,阀门关不严实,滴答水,这样家里的水费可吃不消,于是又赶紧去外面土产店换个水龙头。走到半路,脑海里浮现出那个死者手里紧攥着阀门的场景,一直脑子里在想这个画面,怎么也挥之不去,心里惴惴的。我当即决定明天一早再去一趟现场。


转天一早又到了现场,我把一个老职工叫到一边,问那个死去的司炉工干了多少年了,老职工说:老张都干了二十多年了,经验很丰富啊,怎么会干出这种低级错误事情呢?他人不错,挺热心的,咳!就这么走了。我问他昨天的当班记录有么?老职工说:刚才厂长也让找来着,还没找到呢。我又问:厂里几个烧锅炉的?老师傅说有两个,另一个是个年轻人,来了快半年了还不务正业,天天请假,也就是仗着是厂长的亲戚给安排到这个岗位混口饭吃。


我心里有点豁然开朗,我知道我必须在厂长之前找到值班记录,于是一上午泡在了废墟瓦砾中翻看,到了下午终于被我翻到了,打开记录一看,事故当晚并不是这个老张值班!


这时我又看到了那个老专家在现场查看着报废锅炉,一直在摇头。过去问问,原来这个锅炉设备老化严重,水位表严重不准确,无法确定锅炉内的水位。泄压阀也堵塞了,进水阀还存在着漏水现象,隐患严重,可以说事故发生是必然的,无法避免,如同一个定时炸弹随时引爆。厂长也凑过来无奈的摇头说:经费紧张啊,我们也早就想更新设备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发生事故了。


听到这我再也按捺不住了,冲过去揪住厂长的衣领子吼到:这个老张救了你侄子一命!你知道么!当晚是你侄子值班,老张并不放心,而陪他来值班。去看看身后你侄子烫伤的双手吧!是他当班睡醒后发现锅炉烧干了,是他匆忙的打开了进水阀!而老张也发现了忙去关进水阀,还让你侄子快跑!是你这个厂长一手制造了这起事故,还要让老张替你背黑锅!你坐着新买的汽车就没有经费来维修这个锅炉么!你他妈的还是人么!


事故发生那么多年了,相关责任人早已得到惩处,但我依稀记得那个紧紧攥着阀门的手,是怎样的勇气死死的拌住它,直到发生爆炸,活生生的将阀门掰了下来。直至最后瘦弱的身躯飘出几十米远还不曾松开。他试图挽救周围居民更多人的生命,他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


老张的儿子被我安排进了警队,我承认这是我的一次私心,我只对他说过一句话:记住,你爸爸是个英雄!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二十四 械斗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二十三 生如夏花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二十二 黑森林的哭泣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二十一 间谍案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二十 梦的解析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九 摄制组的故事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八 神秘的EVP现象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七 高炉冤魂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六 亡者的复仇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五 千里堤系列杀人案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四 偷什么不好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三 京津塘高速离奇车祸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二 海河魅影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一 六纬路10号院火灾案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 窗上神秘的手印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九 王顶堤双尸奇案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八 神秘的红外警报器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七 凶险的搭车人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六 瞳孔的影子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五 三个棺材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四 真实的第三类接触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三 泛灰的脸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二 水上公园浮尸案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 诡异的油罐车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