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二十四 械斗

关于聚众滋事,斗殴的事情总能碰到,一般发生在公众场合,迪厅酒吧里更是常见。总是一帮半大小子或无业游民,凑在一起胡闹,几拨人言语不合,发生摩擦,继而扔椅子的,甩酒瓶的开始打起来。半大小子血气方刚,年龄结构在15-20岁之间,涉世未深,做事比较不考虑后果,行事鲁莽。下手也没轻没重的,严重点的扎伤了眼睛,捅坏了肝的都见过。一般也不会带什么家伙,顶不济带个军刺,匕首之类的,也都在控制范围之内。

再严重点的斗殴就属于社会上的流氓无赖了,年龄介于20-30岁之间,他们具有松散的组织结构,但还没到黑社会的地步。以曾被公安打击处理过,两劳人员为主。欺行霸市,强买强卖,出现利益不均,替人出头,涉赌等因素都能引起斗殴事件。这相对来说上点档次,能够用到砍刀,自制火药枪,猎枪,改装发令枪等。这样的组织一经发现就立刻打掉,形不成气候。


黑帮的火并与地痞街头斗殴又不同了,具有黑社会雏形性质,成员一般在40岁左右,有一定的社会地位经济基础,以经商为掩护,比较狡诈,社会关系复杂,也不轻易出头。打个比方来说,解放前天津的流氓头子袁文会,他可也是好脸好面的人,不轻易的欺负作小买卖的穷人,反到有时候还施舍点。这类人与普通的小打小闹凑人头不同,一般就是3到4人,有车接送,做事利索而果断,干完目标就走,不纠缠,一般这样的后果比前两种要严重得多,非死即残。他们的目的就是要人命去的,下手狠辣,一般都用制式手枪,军用枪支,或被盗枪支等。我曾经去某个包房现场,地上躺了两个,其中一个心脏中枪已经不动了,摊了一地血,另一个颈部中枪还有口气,手死命按着伤口,想喘气却吸不上来,血进入气管激烈的咳嗽,顺指缝喷出来的血溅了一墙,最后手慢慢耷拉下来。估计是两人碰面同时拔枪近距离互射所致。


我管界一个40多岁拄着双拐的老李,那是以前他年轻时候出来混,得罪了人,让一个开摩托的到跟前冲他大腿连开了两枪,以致现在少条腿只能开个洗头房谋生了。我看到他打趣说,铁拐李你小子命大,脑门子没穿个窟窿算不错了。尽管他开的洗头房也养几个半老徐娘的东北女子,但片警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不是说拿人手短,而是他生意不景气,总得给他条活路吃饭,至少比逼他这岁数拖家带口的还去卖命,最后落个横尸街头强。所以扫黄打非一来,让他关几天门罢了。有时候也是没办法的事,同是违法取其轻吧。


但让我更开眼的那次,是去河北昌黎见到过的农村械斗,这样的壮观场景恐怕是城市里难以见到的。


昌黎某乡两个村之间有坐桥,一个赶大车的和另一个村的开拖拉机的迎头在桥上相遇,桥很窄不能同时让二人通过,但两人谁也不让。结果拖拉机强行通过把驴车蹭了一下,这下谁都不干了,就厮打起来,赶车的吃了亏,就回村喊人去了。


那两个村子一个王姓居多,一个赵姓居多,村子里人都是有宗亲关系的,家族观很重。以往也因为机井浇灌用水,田地占用等矛盾有纠纷,这个导火索让酝酿已久的大战一触即发。起先一个村子十几个壮劳力,带着铁锨,钉耙子,铁镐冲到桥上,把那个开拖拉机的团团围住,几个人上去就把他拽沟里一通打,而这时另一个村子人也得到音讯,三十多个人开着两辆拖拉机浩浩荡荡的过来支援,那个村子人少慢慢败下阵来,继而逃回村子,另一伙人得胜归来。


吃亏的村民,几个人都挂了花,还有一个不行了,送县城去抢救了。荣誉至上的村民哪能咽下这口气,村中德高望重的几个老者一商量决定晚上报仇,连夜就开始调兵遣将。把在外打工的本村人也都召集回来,把镰刀,锄头,鸟枪,焊的大铁枪都准备好了。全村家家出人,大人小孩男女老少都上阵。大喇叭开始广播,在村头小卖部集合,进行全民总动员。天擦黑,已经聚集了二百多人。还赶了辆大车,上面放两大桶柴油,五箱空啤酒瓶。还一辆牛车,上面都是铁耙子,一人一个的发家伙,那东西打脑袋上就是几个血窟窿。


那个村子的人也得到了消息,开始召集全村人进行准备,一下子也纠集了三百多人,还翻出来私藏的十几杆老火统,自制的炸药包,炸山的雷管。到了晚上,也都到桥头集合,打着手电,火把,开着摩托,后面带着人,手里拿着铁钩子全体出动应战。


两股人潮开始往桥头涌动,慢慢汇集成五百多人的两个阵营,黑压压的一片。临村有血缘关系的村民也源源不断补充到各自阵营,人头攒动,大战一触即发。最先坐不住是两边村长,这要闹出人命来恐怕不好收拾,所以早早的给县里打电话,县长自然不敢怠慢,当地民风彪悍,真打起来拦不住,不分个你死我活不罢休,前次小规模冲突就死了三个。所以急忙召集县公安,县武装部的民兵,驻地的武警,在半小时内集合完毕,开着十辆大解放运兵车、消防车、救护车连夜往这俩村子赶。


村长反复劝解无效,挑头闹事者一声令下,械斗开始了!只见双方村民先是互扔土炸药包,雷管,自制燃烧弹,火光一片,立刻倒地几个。然后双方人潮一涌而上,开始展开几百人的大规模械斗。混战开始,镰刀横劈,锄头轮起来,惨叫连连,血肉横飞,有的村民手指被砍掉,杀红了眼,还抱着大铁枪往里冲着刺,火统的铁砂把一人后背打成蜂窝状,痛得地上打滚哀号。混战的人分不出谁是谁,有的满脸鲜血,有的胳膊露着白茬骨头,有的枪尖还断了扎在屁股上。女的打女的,老太太揪着一个大姑娘的辫子不放,一片混乱。小孩用弹弓互射,真正的全民皆兵。


武警部队的车赶到了桥头,先是县领导喇叭喊话,不见效果,武警立刻放了催泪弹,用高压水枪在人群中射出条间隙。然后战士拿着盾牌冒死冲进人群中,隔离开各自村民,民兵开始对天开枪,开了三梭子,震慑住村民,有效果了。武装民兵拿着大棒陆续冲进人群中,大声喝止。几个杀红了眼,摆出玩命架势的村民被民兵一一包围,拽出了人群拖到警车里。村民情绪被枪声压制住了,气氛稍稍缓和下来,打斗慢慢平息,双方村民渐渐地放下了武器,往后退缩。地面一片狼藉,中间横七竖八躺着受伤村民,赶紧抢救伤员,把倒地的都抬救护车上。县公安局领导喇叭喊话,要求村民立刻疏散,再有违抗立刻抓捕法办,追究刑事责任。这时还有几百人默默围着武警站着,与民兵对峙起来。气氛依然紧张。这时听到远处公路上汽车轰鸣,一溜车灯照着农村土路,映透了半边天。驻滦县、乐亭的后续部队也赶过来了,几辆运兵大卡车慢慢开过来,形成了压倒性气势。领导再次喊话,还不撤离的村民将被包围,没收土地。这时人群哗的四散开来,械斗平息了。


这是我见过最惊心动魄的械斗了,不亚于一场骚乱。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二十三 生如夏花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二十二 黑森林的哭泣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二十一 间谍案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二十 梦的解析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九 摄制组的故事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八 神秘的EVP现象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七 高炉冤魂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六 亡者的复仇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五 千里堤系列杀人案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四 偷什么不好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三 京津塘高速离奇车祸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二 海河魅影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一 六纬路10号院火灾案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十 窗上神秘的手印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九 王顶堤双尸奇案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八 神秘的红外警报器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七 凶险的搭车人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六 瞳孔的影子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五 三个棺材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四 真实的第三类接触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三 泛灰的脸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二 水上公园浮尸案

《天津刑警奇闻录》之 诡异的油罐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