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清,你是如此祸害了中国--谈满清对中华民族的伤害

直到今天,我们对于清朝,依然总怀着一种爱恨交织的心态,一面是拖着大辫子的清宫戏的流行,让人发出“1644年,满族人攻入北京,从而促进了中国电视剧事业的繁荣”的感叹,另一方面,丧权辱国的历史,从我们小学的时候就不断的被提及,不断的教育着一代又一代的人,对于有着五千年文明历史的中国人来说,清朝实在是一个很难回避又无法做出评判的朝代,耻辱和光荣交织于200多年的历史,文明和野蛮也在封建社会的落日余辉里发出强烈的碰撞,因为清朝的缘故,岳飞不再是民族英雄,因为清朝的缘故,扬州十日的血与嘉定三屠的泪化为史册的尘烟,因为清朝的缘故,许多曾经被辱骂或者被赞扬的人,许多或者屈辱或者光荣的往事,都至今无法找到一个明确的判断标准。鲁迅曾叹息中华民族是一个健忘的民族,然而事实上,我们的民族从来不缺少记忆,也从来不缺少从记忆中寻求往日光荣的闲情,我们所缺少的恰恰是面对记忆的一个正确的态度,是逃避还是勇敢的选择,这是一个比生存和死亡更加重要的问题。

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里,曾经如此嘲讽过资产阶级革命者“驱逐鞑掳,恢复中华”的口号。他把这一思想定位为“狭隘的民族正统论”。以至于让我不得不怀疑这位所谓“文化名人”的智商,孙中山们究竟是在驱逐什么?难道仅仅是一个“非正统”的民族?并不是革命者们用民族正统论取代了封建正统论,而恰恰是余秋雨先生偷换了资产阶级革命的内容。也正是在这位“文化精英”的表率作用下,今天所谓的“清粉”们总是以“狭隘民族主义”作为扣向对手的帽子,而这却恰恰印证了清朝在文化上的最大失误之处----极端的狭隘与绝对的无知。一个腐朽的朝代灭亡了,然而不幸的是,这个腐朽朝代尸体上的脓汁却依然流毒一样的扩散在华夏大地的深处,在最近的一百年里,通过一次又一次极端化的运动,深刻而痛苦的影响着中华民族的进程。

我不是一个民族主义者,我也反对极端的大汉族主义,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步入文明社会的民族,其首要的表现正是文化上的包容性。法兰西民族的英雄拿破伦是科西嘉人,奠定了今天俄罗斯民族版图的叶卡特琳娜女皇是德国人,但是这不妨碍他们得到本国人的尊重,当今天某些人炒做着所谓“朱元璋是回族”的无聊新闻时,我们更不得不哑然失笑,评判一个统治者甚至一个统治阶级的最重要方面,不在于他们出身于哪个民族,而在于他们是否代表本国家大多数人的主体利益,这个标准是不以阶级和时代而改变的。同样的道理,今天我们对于清朝的质疑,也并非是因为过去的历史和屠杀的血泊,更在于一个不变的真理:如果一个民族始终没有勇气和理智的心态去正确的评判自己曾经屈辱的历史,那么同样的屈辱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华夏大地上演。同样的道理,对于清朝的评判,并非是非要是争几家民族的短长,更在于我们需要清楚的知道:为什么中华民族----这个曾经的世界上最具有创造力和智慧的民族,会在17世纪以后漫长的近三百年时间里,在思想文化和自然科学领域处于全面的停滞状态,是一种怎样的力量象铁锁一样牢牢禁锢住了这个民族蓬勃的生命力。以至于这个曾经世界上科技和文化最为发达的文明在19世纪以后沦落到了任人宰割的命运上。我们可以承认明朝所存在的种种腐败黑暗的情景,我们也可以接受明朝必然灭亡的事实,但是既然中华民族早有“民贵君轻”的道理,那么比一个王朝兴衰更为重要的事,是一个民族创造精神的缺失。在历史已经进入新科技时代的今天,如果那些制约中华民族思想进步的因素依然存在,那么对于我们的国家甚至中华文明来说,其后果无疑是灾难性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