岱山村坐落于南京西南方向、距离板桥镇大约10公里的江阴县马鞍山之中。1946年3月17日下午,雷雨刚过后的天空显得格外阴沉压抑,乌云弥漫在草木覆盖的丘陵之上。午饭后不久,岱山的村民们听见低得罕见的飞机引擎声,盘旋在布满了三丈高的树梢的地面上。不久,附近的居民就看见一架飞机撞在一棵树上,又随着惯性冲了200来米,撞在山顶上,一声爆炸巨响后,火焰万丈。


1946年3月21日,《中央日报》、《大公报》、《申报》等多家报纸同时刊出消息:国家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局长戴笠将军乘飞机从北平途经青岛飞往上海,因飞机在南烈士陵园。京西南郊外撞到马鞍山山头坠毁而死亡。据悉,他烧焦的尸体已被确认,并于22日装殓。


消息传出,中外震惊。尽管在媒体的对外报道中明确指出,因为恶劣天气原因影响,戴笠死于飞机失事。但是在民间,却存在各种各样的传闻:一些人认为,戴笠并非死于飞行事故,而是被人谋杀的;而另外一些人则相信,那天戴笠根本就没有上那架飞机,而是假造了自己的死来挫败他的敌人。


那么,戴笠——这个有“中国的希姆莱”之称的军统特务头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他的死因到底为何?事隔多年,直到今天,围绕着这个神秘杀人魔王的一生,人们仍然津津乐道,谈论着形形色色的传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头号特务头子


戴笠,原名戴雨农,1897年出生于浙江江山县一个普通家庭。1913年,年仅16岁的戴笠第一次来到有着国际冒险家乐园之称的上海,开始了他生命中第一次赌博。他终日浪迹在鱼龙混杂的上海滩十里洋场,由于精于心计,竟然很快与上海滩著名的黑社会老大杜月笙结成了拜把子兄弟,随后又认识了日后中国政治舞台上的重要人物、当时也在上海滩寻觅机会的蒋介石。


广州黄埔陆军军官学校1928年,已经在上海站稳脚跟的戴笠决定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施展自己的雄心壮志。他毅然南下广州,投奔昔日上海滩的旧交,此时黄埔军校的校长蒋介石,从此成为黄埔军校第六期学生。戴笠的命运也因此青云直上,成为国民党政治集团的风云人物。


不久,由于国民党内讧,蒋介石被迫第一次下台,当时很多人疏远蒋介石,但是戴笠却对蒋介石始终抱有信心,在蒋介石下台期间,他一如既往,忠心耿耿地为蒋介石提供各种信息。


果然,事实证明了戴笠的远见,下野后不到一年,蒋介石再度复出。东山再起的蒋介石,从遇挫的经历中,深感信息和情报工作的重要性,他决定成立一个特务机构来对抗所有敌对的势力。但是,由谁来负责这项复杂而重要的工作呢?蒋介石想到了危难时期对自己忠心不二、一直追随左右的戴笠。


于是,蒋介石在当时的国民党军事委员会下面设立了一个调查统计局,这就是在中国现代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军统”。当时的军统局长是贺耀祖,但是他仅仅是挂名,而戴笠才是实际上的军统负责人。抗战初期,国民党的特务组织得到空前发展,戴笠也摇身一变成为中国头号特务头子。从此,戴笠开始了自己人生征途最关键的旅程,同时也开始了千夫所指、罪恶深重的情报生涯。


戴笠一生负责特务组织达20多年,期间干了很多伤天害理、让国人深恶痛绝的事,包括策划和制造了很多社会影响很大的案件,例如暗杀杨杏佛、史量才、吉鸿昌等等,让世人闻之色变而又愤恨不已。


神秘失踪的专机


1945年,抗日战争的胜利,对中国的老百姓是一个绝好的消息,对戴笠和他的特务组织却是一个坏消息。当时,整个中国都在期盼着即将迎来的久违的和平,迫不得已,蒋介石也于这年8月力邀共产党领袖毛泽东到重庆共商“和平建国大事”,恢复和谈。双方通过共同协商,签定了一个“和平建国”的协议,协议中明确提出,要取消国民党特务机关。这就意味着戴笠和他统率下的军统组织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将成为在政治上被革除的对象。


由于军统罪行累累,臭名昭著,在重庆谈判的提议发出后,打倒特务、撤销特务机关的呼声在全国此起彼伏,一时间戴笠和他的军统组织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狼狈不堪。杀人如麻的戴笠此刻心中也不禁恐惧万分,那种恐惧并不仅仅来自于全国民众对他的抗议,还有国民党各派的政敌,更有顺水推舟,想把他当替罪羊供奉出来迎合国民的蒋介石。就连戴笠自己也承认,蒋介石在当时做出取消特务组织的决定,确实比较高明:第一可以应付舆论,在政治上对自己有利;第二可以解决军统势力尾大不掉的问题;第三还可以解决戴笠个人实权的问题。因此,此时此刻,昔日威风八面、万人惊恐,今日穷途末路、万人唾骂的戴笠,也不得不绞尽脑汁地筹划一下自己的后路。


一时间,社会上流传着许多关于戴笠将来计划的说法:有些人相信他会度过危险,东山再起,继续他的政治生涯;有些人则认为他会急流勇退,回家孝敬母亲,陪伴家人;而第三种传说则认为他会从事业余爱好,去领导一个疏浚黄河的工程;还有一种说法认为,他会被送上军事法庭接受严厉的审判。其中没有一种说法可以得到证实。但可以肯定的是,蒋介石准备召集他的高级官员们开会,以确定战后政府保密组织的各种角色和作用。在这一点上,不止一次几乎被蒋介石允许“自杀”的戴笠陷入了深深的忧郁和沮丧之中。根据戴笠自己的理解,他肯定蒋介石想利用召开这个会议来废除军统组织。正如他对一个亲信说的那样:“伴君如伴虎。”


面对众说纷纭的社会舆论,戴笠表面上采取了以不变应万变、拖延时间的办法,一边假装无事,一边寻机观望。刚好抗战胜利以后,一些案件、敌伪财产案件需要处理,所以他当时以此为借口,在全国各地巡视检查情况,迟迟不回重庆。


1946年3月,借解决军统特务组织的问题,蒋介石亲自发电,催促戴笠速回重庆。看完电报,已如丧家之犬的戴笠心底越发不安,他似乎已经可以看到回到重庆后的结局。


一定不能回重庆。走投无路的戴笠决定铤而走险,进行最后一搏。3月16日,戴笠从北平乘专机出发,不过,目的地并不是重庆,而是青岛。此刻的戴笠,已根本无暇顾及蒋介石的命令,他首先必须考虑的是自己的身家安全,为自己的未来作充分的准备。


因此,在蒋和他的情报头目们举行高级会议之前,戴笠大肆活动,在全国甚至国外争取同盟。从1946年2月12日开始,戴笠乘坐一架C-47式飞机离开重庆,先后去了上海、苏州、南京、北平、济南等城市。表面上是为了“肃奸”,实际上则是去鼓动何应钦这类军界要人共同对付即将面临的摊牌局面。


戴笠为什么不顾蒋介石要他尽快去重庆的命令,先去了青岛呢?其中有两个原因:首先,戴笠深知蒋介石迟早要打内战,内战需要美国海军第七舰队的帮助来完成运兵、抢占战略要地和交通要道的军事任务,要是利用自己的个人关系做成这件事,戴笠觉得蒋介石肯定会改变主意,对他重新重用。其次,要是戴笠真的干不成特务头子了,他当时考虑想当中国的海军司令。当时,美国海军是戴笠在国外的主要支持者。美国海军的一些高级将领甚至希望将戴笠提升为中国海军总司令。1946年3月,美国第七舰队的柯克上将在北平受到戴笠问候时含蓄地表达了这个意思。而戴笠也在柯克的身上花了大量的功夫,他甚至命令部下特意为他去上海精心定制专门的中国海军制服。


十分不巧的是,戴笠在青岛要见的美国客人已于当日飞往上海,戴笠扑了一个空。筋疲力竭的戴笠决定在青岛休息一夜,与此同时,他给3月17日上午,戴笠踏上青岛飞往上海的飞机。此时此刻的戴笠,的确运气有些不佳,飞机刚刚从青岛起飞,天气就开始变坏。不久,通讯员接到了上海机场发来的消息,因为大雨,飞机无法在上海机场降落。戴笠无奈,只好临时决定,改飞南京。


当天下午,戴笠的专机飞抵南京上空。然而,南京同样也是乌云密布,雷电交加,大雨如注,无法降落。


1点13分,南京机场突然收到一条自称是“222号飞机正在降落”的神秘电讯后,再无音讯。


下午4点,重庆军统总部突然接到上海发来的一封绝密电报:“戴笠和他的专机神秘失踪。”


毛人凤,军统少将秘书,戴笠指定的留守军统总部负责人,接到电报后,马上命令重庆电讯总台向上海、青岛、南京等地的军统特务发出紧急指令,尽全力寻找戴笠和他专机的下落。


从3月17日下午4点到3月18日凌晨,寻找的结果表明,戴笠真的失踪了。


很快,蒋介石知道了消息,他立即命令毛人凤迅速扩大搜索范围,并且一再强调:“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3月19日凌晨,人们在南京西南江宁县板桥镇岱山村附近,一座海拔只有200米的小山上面,发现了一架失事的飞机。军统一帮人马赶到以后,发戴笠专机坠毁南京岱山,紧急电报迅速发到重庆军统总部。毛人凤得到消息,再一次赶到蒋介石官邸,把戴笠的死讯禀告蒋介石。蒋介石闻讯后半晌沉默不语,过了良久,终于吐出了一句话:“戴笠生也为国家,死也为国家。”


莫衷一是的死因


很多人对戴笠的死因表示怀疑。


戴笠当年乘坐的是一架美制DC-47飞机,它是美国道格拉斯公司生产的DC-3民用运输机的改进型,也可以作为客机来使用。自1946年,DC-47飞机先后有70多种改进型,一共生产了


10928架,是历史上生产制造最多、使用范围最广的运输机。


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美国在战场上广泛运用C-47运输机。它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欧州盟军的主要运输机。因此,它的质量应该是当时世界一流的,它的机体、发动机以及无线电通讯系统等等,在当时也都是性能卓越。所以从飞机的本身来说,因为DC-47飞机的性能故障,而造成戴笠机毁人亡的可能性极小。


那么,是不是因为天气恶劣,或者是因为驾驶操作失误,从而导致飞机坠毁呢?


专家认为,一般来讲,这两种情况同样不会发生。一是因为当时的飞机已经具备了在恶劣气象条件下的飞行能力,二是因为事先有地面的调度和指挥人员,他们可以告诉飞行员如何在复杂条件下的飞行、起飞和着落。


而且,戴笠事先就有因天气不好、飞往其他地方的思想准备。因此,飞机在青岛起飞前,他就叫飞行员多加了油,如果南京天气也不好的话,飞机完全可以转到别的地方去着落,根本不需要在南京复杂的气象条件下强行着落,所以这也是人们认为不是天气原因的依据之一。


另外,当时国民党的空军人员,都是经过选拔的优秀人员,完全是在美国接受的全面技能训练,似乎也不可能犯操作失误那么低级的错误。而驾驶戴笠专机的飞行员更应该是经过严格筛选的,具备在各种气候条件下飞行的能力,一般不会发生操作失误、导致飞机坠毁的情况。


如果把天气恶劣,飞行员的驾驶技术,飞机的性能,这些客观原因都排除在外,那么又会是什么原因,导致了DC-47飞机的坠毁呢?难道,正像很多人猜测的那样,戴笠的死亡并非简单的飞行事故,而是有人谋杀?


戴笠长期从事特务工作,杀人无数,仇家自然大有人在。那么,究竟又是谁谋杀了这个素以暗杀闻名的“戴老板”呢?又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制造了这起天衣无缝的坠机阴谋,并把这场弥天大案掩盖得如此巧妙呢?


最有机会下手谋杀戴笠的是他的随行人员。但是,在戴笠飞机上的随行人员,都是他的手下,有军统的官员,有他的保镖和翻译,还有他的好朋友。这些人跟戴笠的关系非常好,他们无缘无故,自然不会去冒险刺杀戴笠,更不会为此同归于尽。


那么究竟是谁最有可能,最有机会谋杀戴笠呢?


蒋介石?一种说法认为,最有可能、最有机会对戴笠下手的人,正是他的顶头上司蒋介石。


坚持这种说法的人认为,想要搞明白戴笠的死因,首先要回顾一下他和蒋介石之间错综复杂的政治关系。


起初,戴笠追随蒋介石,希望从蒋介石那里得到政治依靠,为自己的飞黄腾达提供一个有利的保护,蒋介石则想利用戴笠的这种忠心和才干,来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因此,蒋介石对戴笠的重用,戴笠对蒋介石的忠心不二、言听计从,应该说都是事实。


戴笠素来行踪诡秘,为人低调,在公众场合几乎很少露面,但是到后来,蒋介石却发现戴笠的势力越来越大。1942年,煞费苦心的戴笠特意邀请蒋介石参加军统特务组织成立10周年纪念大会。戴笠的本意是通过大会,展示军统的庞大实力,从而向蒋介石邀功。然而,戴笠却没想到,结果适得其反,引来的却是蒋介石对他的猜忌。从此,蒋介石对戴笠始终心存防范,戴笠至死也不过是个军事委员会下属的调查统计局局长,在国民党众多高级官员和高级将领之中,仅仅获得一个区区的少将军衔。同时,蒋介石派了他的一个亲信叫唐纵,到军统局做帮办,实际上是监督戴笠。


蒋介石和戴笠的矛盾激化发生在抗战胜利以后,欲取消国民党特务组织这个时期。当时,蒋介石为了迎合舆论,要取消特务组织,这样戴笠的去处问题就突显出来了。戴笠为了个人前途,先谋求警政部长这个位置,但是蒋介石没同意,后又想当海军司令,这更引起蒋介石的不满。而戴笠利用私人关系去跟美国拉关系,更增加了蒋介石对戴笠的猜忌。蒋介石担心戴笠会采取强硬的反击措施,所以先下手为强。在他看来,戴笠确实是实力强大却又野心勃勃,他掌握着重要的军事力量,同时又和美国打得火热,这些都让蒋介石非常担心。


当时,戴笠的势力的确非常强大。他的军统特务们,只听“戴老板”的,不听蒋介石的,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这个时候戴笠的队伍人数已达到数十万之众,而且青一色美式装备,所向披靡。除此以外,戴笠还掌控着国民党高层统治集团的黑幕。戴笠呼风唤雨的能量在蒋介石政府中,没有谁能与他相比。而戴笠和美国人的关系,更是蒋介石的一块心病。如果真有一天,戴笠想要成为中国的太上皇,超过蒋介石,那么蒋介石担心美国人会支持戴笠。


戴笠也感觉到了蒋介石对自己的不满,所以他有一句话:“如果不死在共产党的手里,早晚会死在委员长手中。”尽管戴笠利用各种手段力图改变自己的被动局面,但是他的努力并没有收到明显的效果,反而随着时局的发展,导致了矛盾的激化。


当蒋介石得知美国人要支持戴笠出任海军司令的消息后,更加恼火。他认为戴笠联合美国人,目标无疑是要来对付自己。此时的蒋介石深深感到,戴笠的存在,已经对他构成了严重的威胁。也许是蒋介石担心养虎遗患,于是干脆制造一起天衣无缝的飞机坠毁事故,让戴笠永远地消失。这是一种看似合理的解释。


戴笠死后,他的儿子多次上书,要求追查谋杀戴笠的凶手,但每次上书都被蒋介石挡了回去。


马汉三?几年以后,对戴笠死因始终心存怀疑的军统少将特务沈醉,再一次来到岱山飞机坠毁现场,重新调查收集飞机坠毁的情况,并寻找现场遗失的物品。这一次,沈醉得到了新的线索,当地老百姓把一个鞘柄烧毁,但剑体依然寒光闪闪的宝剑交给了他。


这柄宝剑的出现,让众说纷纭的戴笠死因变得更加耐人寻味。人们不禁要问:这把宝剑究竟属谁所有?为什么会出现在戴笠的专机上?它和戴笠的死因究竟有没有关系呢?


据说,因为这把宝剑的发现,1948年,也就是戴笠死后两年,国民党保密局在一份呈送蒋介石的绝密文件中,指控戴笠是被北平军统站站长马汉三所谋杀。


马汉三,军统的一员干将,长期在北方从事情报工作,成绩卓著,因此深得戴笠的信任,地位也越来越高,担任过兰州工作站站长、宁夏缉私处处长,抗战胜利以后,又被戴笠任命为军统北平站站长。


多次受到戴笠提拔重用的马汉三,难道会恩将仇报谋杀他的顶头上司戴笠?


1946年,为了躲避面见蒋介石,戴笠不得不借各种名义拖延时间,在全国各城市上空飞来飞去。这年3月,戴笠来到北平,他特意来到北平第一监狱,提审大名鼎鼎的东洋魔女川岛芳子。戴笠本想通过川岛芳子原来在北方的情报关系,加强北平的特务组织。却没想到,在狱中的川岛芳子为了挽救自己的生命,说出了一个令戴笠震惊的秘密:原来,军统北平站站长马汉三在抗战的时候曾经被捕叛变,前不久,马汉三还从川岛芳子家中搜走了一把叛变时献出的九龙宝剑。


这把宝剑就是沈醉在坠机现场找到的那把宝剑,它本来是东陵大盗孙殿英盗窃慈禧墓时得到的宝物。1928年7月2日,刚刚被蒋介石收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六军团第十二军军长的孙殿英,一夜之间将慈禧和乾隆两座墓掘开,将墓内陪葬的金银珠宝等洗劫一空,这就是著名的东陵盗宝案。


在孙殿英所盗得的宝物中,最珍贵的当数乾隆墓中的一柄九龙宝剑。这柄剑长5尺,剑柄特长,上雕9条紫金龙,象征“九九归一”。剑鞘用名贵鲨鱼皮制成,嵌满红蓝宝石及金刚钻。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蒋介石任命孙殿英为冀察游击队总司令。但由于他出身于臭名远扬的杂牌军,因而始终难得蒋介石的青睐。于是,他想到了蒋介石身边的红人、军统特务总头目戴笠,通过关系与戴笠成了拜把子兄弟。后经戴引荐,受到了蒋介石的接见和任用。


1939年春,为表示对戴笠的谢意,孙殿英将从乾隆墓中盗得的九龙宝剑交给戴笠,由戴转献给蒋介石。但是由于当时战乱,戴笠就托马汉三替他暂时保管。


马汉三深知这把九龙宝剑价值连城,所以他想利用战乱的形势,寻觅机会拥为己有。意想不到的是,1940年,马汉三在张家口活动的时候,被日军逮捕。


马汉三落到日本特务机关手里以后,为了活命,不仅供出了所有知道的情报,而且献出了价值连城的九龙宝剑,结果他后来被日本特务机关秘密释放,重新回到国民党军统工作。日本人投降后,时刻关注宝剑下落的马汉三,得知宝剑此刻藏在大间谍川岛芳子在北平的家里以后,迅速逮捕了川岛芳子,并从她家中搜出了宝剑。


戴笠从川岛芳子口中获得这个意外消息以后,马上进一步对马汉三进行了秘密调查,他发现这位一直颇受自己重用的下属,对自己并不忠心,竟然还有贪污的劣迹。此刻的戴笠对马汉三已经心存不满,但是自己既要对付蒋介石,又要和一心要置自己于死地的政敌对抗,同时还要处心积虑地与美国人拉上关系,为自己的前途铺路,他实在无法分身来收拾马汉三。


马汉三发现事情败露以后,也很聪明,他主动把宝剑交出,并且为了迷惑戴笠,也给自己留有退路,他还给戴笠送了好多金银财宝、古董、字画。


为了稳住马汉三,戴笠将计就计,故意把自己留给马汉三上司的一封信,托马汉三转交。戴笠估计马汉三将会偷看信的内容,因而在信中露出将重用马汉三的口风,以稳住马汉三。


不出戴笠所料,马汉三果然偷看了戴笠留给他转交顶头上司的信。但是,马汉三在特务机关混迹多年,十分狡猾,他已经看出戴笠在演出一场欲擒故纵的缓兵之计,回过头来,戴笠早晚要收拾他。为了不被杀死,马汉三决定先下手为强,杀死戴笠。


向来飘忽诡秘、神出鬼没,对自己行动路线十分保密的戴笠,为了安抚马汉三,故意把自己将去青岛的消息透露给他。没有想到,正是因为这个信息,却最终为戴笠引来了机毁人亡的灭顶之灾。


1946年3月16日上午,戴笠从北平出发,登机赶往青岛,随行还特意带上了那把价值连城的九龙宝剑。曾经实施过无数次暗杀行动的戴笠,此时竟然毫无觉察,死亡的阴影正一步步向他走来。


马汉三和戴笠共事多年,知道戴笠风流成性,于是将自己的机要秘书、年轻漂亮的军统特务刘玉珠送给戴笠,美其名曰照料戴笠的生活。戴笠一看刘玉珠漂亮的样子马上就非常喜欢,认为是马汉三想戴罪立功才这么做的。再加上刘玉珠也是军统的人,戴笠觉得比较可靠,就带着她从北平到天津到青岛。


不巧的是,戴笠在青岛没有遇到他约见的美国客人,于是决定在青岛过夜,次日赶往上海。有人认为戴笠急于回上海,是想看看情人胡蝶的离婚证书是否已经报到法院,好跟这位影星结婚。但是,事后有人发现,在青岛乘机的时候,刘玉珠并没上飞机,因此,就有人怀疑,很有可能刘玉珠在青岛机场上,对戴笠的飞机动了手脚。


人们推测,戴笠启程当天,刘玉珠一大早就悄悄来到机场,以她军统华北督导员的身份作掩护,以检查“安全”为借口,很容易地登上了戴笠的专机。乘周围无人之际,刘玉珠迅速将一颗高爆力定时炸弹隐秘地安置在戴笠的专机上,随后,便悄无声息地消失在茫茫的晨曦里。


3月17日,222号专机在空中飞行时,设有雷达的飞行员获悉上海机场正值暴雨如注。于是他转飞南京,但是那里也是滂沱大雨,雷电交加。空军派出了4架飞机导航,但云层太低,他们无法与222号专机取得联系。飞行员向地面发出了两次信号:第一次,222号专机准备返回;第二次,仍拟在南京降落。13点13分,该机发出信号说,他们正在降落。接着一声爆炸的巨响,联络中断了。


3月17日下午,当毛人凤发出“戴笠和他的专机神秘失踪”的查询电报后,马汉三才长出一口气,放下心来,一个无比强大的对手终于被自己闪电般一击,打翻在地。


戴笠死后,蒋介石并没有撤销军统特务组织,只是把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改名为保密局。


1948年9月,马汉三、刘玉珠在南京被秘密处死。耐人寻味的是,处死的罪名不是谋杀,而是贪污。


美国特工?关于戴笠的死因,还存在这样一种说法,认为戴笠是被美国特工谋杀的,是美国战略情报局在飞机上安置了炸弹。1945年,日本投降后,美国战略情报局探听到,戴笠要对过去所有与日本人合作过的中国人进行一场大清洗屠杀,情报局所有的人都认为,这将是一场毫无意义的大流血,必须制止这场愚蠢的屠杀行动。


美国战略情报局得到戴笠将在青岛过夜、次日飞往上海的情报后,迅速指示在青岛的美国特工,秘密在戴笠乘坐的专机气压计的保险丝上做了手脚。这种看法认为,飞机里一种气压计的保险丝被做了手脚,它被调成在5000英尺的高度上爆炸。戴笠坠机摔死后,一位美国间谍用品发明专家斯坦利·拉维尔(Stanley Lovell)认为,戴笠乘坐的飞机里有一种气压计的保险丝被做了手脚,这位美国专家坚信,戴笠是这么被谋杀的。他说:“在蒋介石政府中最招人恨的是戴笠将军,这位残酷的秘密警察头子,连中国人都管他叫中国的希姆莱。暗杀与处决是家常便饭,以至于人们只能耳语他的名字。日本人投降后,戴笠及其部下在重庆上了他的飞机飞往北平,去组织一场对所有据说与日本人合作过的中国人进行的大清洗。所有的人都感到这将是一场没有正义的大流血。有人告诉我,戴笠的飞机在飞到5000英尺高度时尾部爆炸了。”


莱司特·沃克(Lester Walker)在《哈珀斯》杂志(Harper's)撰文,把戴笠作为“中国的间谍王”介绍给美国公众。关于戴笠的死亡,他写道:


这个故事天衣无缝,但没人相信。新闻简报是4月1日发出的,也就是愚人节。那天你只要问任何一个中国人他今天的看法,他只会笑,说“这不可能”,也就是说,中国人认为这不可能,相反,他们相信,这位世界上最大的“间谍王”仍在享受着迷人的生活,而不可能被杀死。


但大量的证据表明,在飞机残骸中发现的那个浑身烧焦、失去右手和右腿的遗体,就是军统头子戴笠的尸体。军统自己的调查人员根据特别的牙板、羊毛内衣残片以及梅乐斯4年前在重庆送给他的38口径的短管自动手枪,已经确定了他们上司的身份。不过,时至今日,60年前发生在南京上空的那次神秘的坠机事件,仍然是个未解的悬案,关于一代杀人魔王戴笠的死因之谜,至今仍然没有准确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