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军老兵崔金品、赵金典:当兵不怕死 怕死不当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主持人:现在坐在网友面前的老先生都是河南人,左手边的这位是崔金品先生,今年91岁,您好。右手边的是赵金典先生,今年88岁。两位都是29旬的老兵,有几个问题想问一下两位老先生。


1937年7月7号“七七事变”那一天,你们在哪里?


崔金品:都在颐和园那里。


主持人:您是哪一年当的兵?


崔金品:35年。


赵金典:我是34年。


主持人:你们当兵的时候用过大刀吗?打仗的时候用过刀吗?


崔金品:连队里都有刀,当时我在师部里,我跟团长跟班,都叫我们挎着枪。


主持人:打仗的时候,您们结婚了吗?


赵金典:没有。


崔金品:那时候他还小,他比我小三岁。那时候我才17岁,就是在团部里,扫个地,倒个洗脸水。


主持人:那个时候刚当兵。


崔金品:是的。


主持人:日本军占领了宛平城以后,您当时在哪里?


崔金品:到了河北省。


主持人:在您从军这么多年,当兵这么多年,最苦的一站是哪一站?


崔金品:有一年从保定往南推,修运河的时候,那是最艰苦的。


主持人:那是什么地方?


崔金品:就是从保定,黄河以北,平地里的水都有五尺都深,有一人多身,都漫延到河北去了,修这个是最难的。


主持人:您在当兵的时候,应该见到很多战友都牺牲了,那时候有想过怕死吗?


崔金品:“当兵不怕死”,这是政府的口号,怕死不当兵。


主持人:二位身上有伤口吗?受过伤吗?


崔金品:我这个地方就有伤。


主持人:您也受过伤吗?


赵金典:我没受过伤。


崔金品:他小,我当时才18、9,他才15、6。


赵金典:我才15。


主持人:您跟日本军有过近距离的肉搏战吗?


崔金品:29军开了一个反击会,找一些精明能干的人,到了日本营,他们都不敢出门了。


主持人:1945年8月15号,日本人投降了,八月光复,那个时候您二位在哪里?


赵金典:日本人投降的时候,我在湖北。


主持人:你们二位还记得那一天是什么样吗?


崔金品:都高兴得不得了。


主持人:有开庆功大会吗?


崔金品:有。


主持人:您们老家都在河南,八年抗战的时候,有机会回老家打敌人吗?没有路过过老家?


崔金品:我路过过老家。


主持人:当时在装备上有什么不同吗?比如共产党的军队,您所在的部队,还有日本人的军队,装备上都有什么不同吗?


崔金品:29军的装备和中央军的装备都不一样。


主持人:您退伍是哪一年?


崔金品:我43年都没有离开过部队,包括后来的起义,我也参加了。当时我有病,两个腿肿的都不敢走,在那儿住了两三月。


主持人:起义之后您在哪里?就是离开部队以后,您去哪里了?


赵金典:在湖北襄樊附近。


主持人:在湖北襄樊待了多少年?


赵金典:30多年。


主持人:您什么时候回的河南呢?


赵金典:33、34年回的家,我家是河南的。


主持人:从解放到现在这几十年,您是怎么过的?


崔金品:当时共产党把我们归为陈毅,陈毅有一个副团长,开了会,愿意在这儿的,继续送到后方医院,不愿意在这儿的,愿意回家的,可以拿路费,把你送到家。


主持人:这几十年,您们除了这一次,之前有没有见过自己的战友?


崔金品:没有,都是在家劳动。


主持人:就是闷头种地。


崔金品:对。


主持人:赵先生,从部队离开以后就回家种地了是吗?


赵金典:是,不回家种地,老百姓还干啥。


主持人:您们怎么看待当年日本的侵华战略,以及目前日本对待中国战争遗留问题上的态度。


崔金品:他们的态度是可恨的很,我们为了跟他们反抗,损伤很多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