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儿本色 男儿本色 第四章 新兵生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6/


徐虎日记 2000年12月11日


今天是我来新兵连的第8天,一切都很正常,自从上次发生了那次时候,刘涛对班长的态度收敛了很多。只是很奇怪,我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下午,刘涛不再对我不理不睬,有时还过来和我开开玩笑,和以前不一样了,感觉怪怪的……


—————————————————————————————————————


新兵在新兵连闹情绪,这原本很正常,可和老兵动手,这可不多见。在部队,连长是爹,教导员是妈,这句话一点都不假,一个黑脸一个红脸,威恩并施,往往真能起到奇效。


对于刘涛,连长并没有说些什么,毕竟一个新兵蛋子,才来部队没几天,和指导员一起批评教育了一番便放了出去。对于班长赵刚,连长可没手软,劈头就是一阵大骂,别看赵刚脾气不小,可对连长,他还是很尊敬的,一声不吭的笔挺挺的战在那里挨训。教导员陈金刚见连长骂得也差不多了,慈祥而又不失威严跟赵刚讲起了大道理,什么连长也是很铁不成钢阿,带兵要注意方式方法阿,为了你自己提干留条路啊。


这些道理,赵刚哪能不明白,从入伍第一天,就是连长张杰一手把他培养出来的,连长对自己是又爱又恨,军事素质样样一流的自己,就是因为这个火爆脾气,错失了多次提干的机会,若是今年再提不了干,他只能退伍回家,养猪种田去了。想到这,赵刚不由得叹了声气。


今天是2000年12月11日,不知不觉,新兵连的生活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星期,这个星期中除了发生在刘涛身上的那件事外,波澜不惊。新兵连的生活依旧按部就班,那样的枯燥,乏味。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祖国把我们团结在一起……”伴随着新兵嘹亮的歌声,食堂前聚集了一列列队伍。按照部队的作息要求,每次吃饭前都必须在食堂前列队,唱歌。说是唱歌,其实是在吼,部队讲究的是士气,在这里,最嘹亮的吼声就是最美的歌声。新兵们也慢慢习惯了这种方式,声音比刚来的时候响亮了许多。


唱完歌,各队伍排长带领着跑步进入食堂,桌子上,炊事班已经把饭菜都摆好了,今天饭菜品种依旧,四菜一汤。“坐”随着连长张杰一声令下,新兵们开始了他们的午餐,部队就是这样,吃喝拉撒,一切行动听指挥。


“晕,又是老三样!,还不如去服务部买方便面。”面对一桌子掉了胃口的饭菜,刘涛嘟囔了一句。突然看见碗里有一块被铝合金笼屉染黑的米饭,想也没想,一下给挑在了桌上。


他这个动作没瞒过班长,赵刚压了压火道:“那是什么?吃了他。”刘涛像是没听见他说话似的,没有动弹,小声嘀咕了句:“你怎么不吃?”。


“听见没有,吃了他!”赵刚怒火终于上来了,吼了起来,这一次拿在手里的筷子也带着响亮的声音落在桌面上,整个新一班的兵们一下子愣住了。


“你现在是一名解放军战士,这里是部队!少给我耍你那套少爷脾气,你吃不吃?”赵刚拉开凳子准备走过去亲自操刀了。


眼看两人又要闹翻了,一旁的徐虎突然说到“我吃!”伸手抓起那团黑米饭填到嘴里,若无其事的咽了下去,“浪费粮食不好”边吃边嘀咕着。刘涛像发现外星人似的,盯着徐虎一阵猛看,不敢相信。他不敢相信的不仅是徐虎能把这脏脏的饭给一口吃下,更不敢相信,这个傻小子能给自己在这个时候解了围,心中顿时对他有了点好感。其实,他们哪里知道,从小失去父母的徐虎,靠着乡亲们的接济才长大成人,他吃的是百家饭,穿的是百家衣,在他眼里,对粮食的一点点浪费都是一种犯罪。


时间过得飞快,新兵连的生活一转眼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是骡子是马也差不多初见端倪。徐虎训练刻苦认真,还经常自己家练,训练成绩嗖嗖的往上窜。那另一头,刘涛却依旧能混就混,凭着自己的小聪明,成绩一直控制在中游,不好也不差。


徐虎从来都是没有把训练当成一种负担,虽然训练依旧的无聊乏味,但苯人也有苯人的办法,每当感觉自己快坚持不住的时候,他的脑海里总能想起当年那场洪水,从那里,他总能得到无穷的力量。一个月来,新兵们经过队列、战术、站场自救互救等基础课目的训练后,转入了轻武器的实际操作训练:射击和投弹。


队列,体能等基础科目对于徐虎来说难度不大,毕竟从小在农村长大,很小就开始帮忙干活,身体素质还是很不错的。但对于武器的使用,可就是另一回事了,毕竟从前从来没碰过这玩意儿,而自己的脑子也没别人好使,要将枪械的各部件及使用要领体会于心还有点困难。


射击中的瞄靶训练和队列训练是新兵在共同科目训练中最难熬的两大块,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枯燥,枯燥的让十八九岁正是活泼好动的士兵们有些无法忍受。


“目标正前方一百米胸环靶,卧姿-装子弹!”伴着赵刚响亮的口令,新兵们呲牙咧嘴的卧倒、出枪、压上五发橡胶底火的教练弹,推复进机送弹上膛。


“徐虎,注意击发要领,预压扳机,自然击发,开始!”赵刚拿着一个“观瞄镜”走到徐虎的身后。针撞击底火的“咔咔”声和“哗啦哗啦”的拉动复进机的声音响了起来。


趴在冻得硬梆梆地面上练瞄准的徐虎滋味一点不好受,不一会的功夫,肚子就被冰的几哩咕噜直提意见。


通过“观瞄镜”,赵刚轻轻的摇了摇头,踹了角身边的泥土,他喜欢徐虎,知道这小子以后能是个好兵,虽然有些东西急不得,但时间不能人,他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他能对刘涛他们发火,但他面对徐虎那老实样,火气一点都上不来。但徐虎自己好像感到了什么,转头看了班长一眼,又趴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当天晚上晚点名后,徐虎不见了,班长傻了,连长也懵了,真想不到这个老实巴交的小子回自个儿跑那去。组织人员在营区找了半天,终于在小森林边的一块泥地上找到了手捧一根树干,趴在地里一动不动的徐虎。连长知道他在自己加练,虽然还是狠狠的批评了他一顿,但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挺喜欢这孩子的那股倔劲儿。


一晃又是一个月,这一个月来,徐虎拼了,往往一有时间,自己就去加练,练得比谁都多,多都苦。班长赵刚对他也不错,经常私下去指导他一番。一边的刘涛不明白了,这个傻小子的成绩已经是新兵连里的尖子了,还那么往死里练干吗?每当刘涛悄悄问徐虎这个问题的时候,徐虎总是只说两个字“报恩”,弄得他一头污水,暗暗打骂这个农村来的傻小子。


今天连队非常热闹,除了那群已经有点兵样的新兵们,从团里还来了不少客人,团长也亲自来了。团里来考核新兵训练情况,谁都明白,这对新兵们很关键,谁以后能进尖刀部队,谁以后去看部队农场,这次考核将是个重要的参考。


新兵们终于有了点兵样,整整齐齐的列队等待着首长的检验。


“同志好!”


“首长好”


“同志们辛苦了”


“为人民服务”


团长的目光在每个战士脸上扫过,那是种充满赞许和期待的目光。新兵连考核一切顺利的进行了下去,不出意外,徐虎拿了3个单项的全连第1,就连他原先最弱射击都拿了个、全连第3,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啊。团长也是高兴,他亲自看看了这个新兵连的兵王长的什么样,心中有种怪怪的感觉,总觉得眼前这个新兵在那见过。


新兵连的三个月过的很快,马上就要分兵了,晚上,徐虎拿起了笔,给远在他乡的村长写信,信中说道:三叔,在这我挺好,真得很好,睡得好,吃得也好,三个月天天四菜一汤,我练得也不错,你们放心,我没想家……爸爸妈妈都不在了,三叔,四婶还有父老乡亲对我的恩情,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放心,在部队,我回好好干,不会给你们丢脸,我要做最好的兵,这才是对我的恩人的最好的报答。明天就分兵了,不知道我能不能分到好连队,我特别想去我们连长的连队,我觉得,那里才是兵中之虎,那里有我梦想的地方……


晨曦的阳光刚起,操场的哨声就吹响了,士兵们拿起打好的背包冲出宿舍,现在他们的行动速度绝对配的起他们身上的军装,因为,今天开始,他们将真正的步入军营……新兵们列了队站好,这时才发现晨光下有些不太一样,操场上停了几辆车,几辆军卡,甚至还有一辆空调大巴,谁都明白,今天过后,大家都将分离,有的会去尖刀部队,而有的将坐上大巴……


连长张杰拿着花名册站在军卡和巴士之间,朝他们喊着:刘远,二号车;黄飞,二号车;徐虎,一号车;高森,一号车……没一会工夫,满操场的士兵已经上车,徐虎从军卡篷布里露出双眼睛,死死看着张连长,他想从连长的脸中发现些什么,他不知道,他的梦想能否实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