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儿本色 男儿本色 第三章 出事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6/


第三章 出事了


徐虎日记 2000年12月7日


来连队已经几天了,每天的训练就是立正,稍息,起步走。在班里,我认识了我的新战友,刘涛,杨威等,虽然他们对我有点不理不睬,但我觉得他们人还行。班长对我很好,就像大哥哥一样,只是脾气火爆了点。只是刘涛和班长的关系好像闹得很僵,我有点担心……


—————————————————————————————————————


入夜,天没有起风,雪后夜晚变得干冷干冷的,月牙不知什么时候从云朵后面跳了出来,不眨眼的盯着已经沉寂下来的军营。整个营区仿佛都进入了梦想,营区中寂静一片,只有巡逻士兵偶尔响起的脚步声短暂的打破这如水般的寂静。


可是,在那宁静外表的背后,却是另一番风景。新兵刚分完班,大家都很高兴,班里也很热闹,徐虎被分到了一排2班,和他分到一起的,班里有三个城市兵,他们有来自南京市区当地的刘涛,武汉的于晶光,还有一个就是那个杨威,他也来自于南京市区。剩下的都是农村兵,福建农村的赵三元,河南的李晓峰……当然还有徐虎。或许是由于老乡的关系,刘波与杨威聊得很开,对于其他人,从他们的眼神中露出一丝不屑一顾的神情。


说来也怪,在部队,特别是新兵连,城市兵与农村兵的关系并不融洽,双方很少能谈到一块。道理很简单,城市兵往往看不起农村兵,觉得他们死板,没脑子,而且不讲卫生;农村兵也瞧不上城市来的,觉得他们整天一副公子哥的样儿,太自大,而且娇气。


门轻响了一下,班长赵刚走了进来,看见大伙儿都聊得欢,他也没说什么,做班长难,做新兵连班长更难,当了几年班长,这点,他比谁都清楚。他在观察,他在看每个人的优点与缺点。


天很快亮了,今天是新兵入伍的第一天,班长卢伟早早的起床,他环视四周,突然,看见徐虎也一个翻身爬了起来,“徐虎,还早着呢,再睡会儿。”班长小声道。


“不了,班长,我睡不着。”边说边叠起了被子,部队叠被子和家里不一样,有标准,徐虎叠起来够不上达标,但也整齐划一。班长心中暗暗点了点头。“班长,我和你一起去打水吧。”


“好,小声点,不要吵醒了别人!”赵刚回过头看看仍然还在熟睡的新兵,低声说道。


赵刚对这个农村兵的第一印象非常好,虽然这个兵谈不上聪明伶俐,甚至可以说有点呆板,但从他身上能感到一种力量,这种力量是不也说不说是什么,总之感觉很让人特别。营房里水房的距离不算长,徐虎跟在班长身后,走起路来有板有眼,班长赵刚也暗暗惊喜,这个兵,行,去水房的这么短的一段路竟能和自己走到一条腿上去,不像其他刚来部队的新兵一样看见什么都新鲜走起路来东张西望,如果精心的摔打一下,一定是个人见人爱的好兵。


打水回来的路上,一队统一剃着光头赤裸着的上身,腾腾冒着热气汉子从他们身边跑过。陶虎立刻倒吸一口冷气,眼睛不由自主的追了上去,这么冷的天他们光着膀子竟然可以搞得满头大汗。


赵刚看看陶虎惊讶的表情,故作轻松的说道:“我们红三连的,在我们师,可称得上这个,天天这么折腾!小子,以后你就明白了”说着哈哈笑了起来,眼中充满了自豪的神情。


徐虎微微一笑,眼中却放出闪耀的光芒。


在赵刚看来,他们班友好兵也有孬兵,好兵当然不用说了就是陶虎,为人实在,训练积极向上,唯一的缺点就是有点“闷”,有点自闭。而最令他头痛的孬兵要数来自南京市区的刘涛了。


在他看来,刘涛身上官僚气味很重,心计很深,别说是以起来的新兵,就是见到老兵,他都不放在眼里,整天一幅舍我其谁的样子。赵刚也听说了,刘涛这小子的父亲是正是他们军区某个参谋长,从小就住在军区大院里。想到这,赵刚不由得暗暗皱眉。赵刚为人正直,做事讲究原则,军事训练出色,就是脾气火爆了点,也正是这点,让他错过了好几次提干的机会。


班长有班长的难处,连长也有连长的心事。C团武装装甲3连,在整个团或者说整个师里,拿出来都是响当当的。这时一直历史悠久的光荣的连队,当年著名的战斗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部队,在对越反击战中,更是涌现出28名战斗英雄,连部也被授予集体一等功,所以红三连在师里有着一个响亮的名字“猛虎连”。连长张杰实在不想因为面前那一群不入流的新兵,让整个连队光辉的形象留下阴影。


随着第2批新兵的到来,新兵连各班的人员名额也达到饱和,随之新兵连的训练便有条不紊的正式进行了起来,内务,军姿,队列一个一个科目像一个个枷锁套在新兵们的脖子上。刚开始几天,新兵们的好奇劲还没过去,时间长了,对部队那枯燥乏味的生活产生的抵触,终于爆发了。


“两脚跟并拢靠齐,两脚尖分开约六十度,知道六十度是多少吗?就是两脚之间分开一脚之长,正好六十度……”训练场上,耳朵里听着赵刚的“喋喋不休”,刘涛的眼神却向操场另一头老兵们的训练场地溜去。他实在感到无聊,整天的稍息,立正,就快把他逼疯了。他不明白,爸爸为什么一定要他来这里。在家里,他能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在家里,那些大小军官对着他都要毕恭毕敬。而这里,他竟然要听那些以前被他叫做“手下”的人的指挥,他恨他爸爸,他想离开这里,回到过去的生活……


“刘涛——”伴着班长赵刚的一生怒吼,他的思绪被打断了。“到”刘涛不自然的答了一句。


“你在看什么,思想集中!”赵刚怒道, 在训练场上,他的眼睛容不得一点沙子。


“要你管……”刘涛不屑一顾的答了句。


“什么!!再说一遍!!操练结束后,你留下加操。”赵刚狠狠的噔了他一眼,心中的火嗖嗖的往上窜。


当2班对列训练完毕后,班长赵刚单独将刘涛留下加操,其他人也没闲着,班长让他们坐在操场的路沿上看着,他的用意很简单,对付这种城市兵,他要先搓搓其锐气。


“立正”随着赵刚一声令下,刘涛呆呆的站在那边。突然,赵刚走到刘涛身后对着膝盖关节就是一脚。刘涛只觉脚上一阵剧痛,摔倒在地。


“干什么,你”刘涛怒道。


“干什么,你这是站军姿吗?告诉你,我不管你家里有多大的背景,在这里你就是我的兵!瞧瞧你现在这个熊样!”


刘涛从小到大哪受过这种气,猛然起身,向赵刚扑去“操你妈”,论起拳头就向赵刚脸上回去。“啪”的一声,赵刚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怒道:“还想打架,妈的,管你家里在地方上多大的官,你在这就是老子的兵。”


眼见班长要和一个新兵蛋子干起架来,徐虎他们几个新兵蛋子吓得愣在了那里,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住手!”看到状况,连长张杰大吼一声从远方跑来,向赵刚吼道“你这是干什么?立刻把你的兵给我带回去!一会儿来我办公室。”


“是”赵刚转身向新兵们走去,不忘回头狠狠的噔了一眼。


新兵敢对老兵动手,这在部队还是朝新鲜事。面对这个刺头青,张杰冷冷的说道,“走,去我办公室”头也不回的向营房走去。“到底还是出事了”,连长心里暗暗的骂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