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11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1113


站在松山茶社,全身沐浴在夜风里,初次带兵打仗的刘博士刘营长在重压之下还是感到浑身振奋。 压力不可谓不重,南部叛军主力十万人马要从这里通过,防线长达160公里,手里的兵力却只有一个营。兵力对比达到三百比一。以传统观点来看,这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

刘营长只能从所有的有利因素出发,来思考这一场恶仗怎么打。天时,地利,人和,三样东西都在我们手里。天时方面,这场冲突发展到这里对日本叛军已非常不利。不能侥幸速胜,时间拖长就只有覆灭一途。短期也不行,30个小时后,我军基垄装甲师就到了。对方的时间只剩30个小时了。地利,刘营长暗自赞叹战役指挥的高明,一来二去的,就是把我方放到打山地埋伏这个最有利的态势上,这是一个无法再挑剔的舞台了。人和,只论军事的话,我们的人虽然只有一个营,不过日军很快就会明白他们撞上了怎样的一个营。

2条主要公路从防区内穿过,刘营长各自沿途布放了一个连,防御纵深达50千米,两条主要公路两侧的三个空档填进去一个连9个格子。除去两条主要公路,次级公路和小路还有二十几条,这些都不要紧,计算机的地形数据库显示这些山间道路的宽度仅容两辆车并行,有的地段只能走一辆车,山路一边是山坡-峭壁一边是山涧深谷,一般两车道的路用一辆炸坏的装甲车辆就能堵住,一列车队五六辆车都被打坏塞在那里,这条路就过不去了,工程坦克和工程机械上来都没用,上来一辆打坏一辆,越塞越着实。鬼子要是弃车步行的话就正中我们下怀,刚离开车队的步兵还比较密集,容易被消灭,漏过去一些也没什么用,一是时间来不及了,徒步走150公里的山路到东京要两昼夜,我们的主力已经到了,而且徒步步兵攻击东京湾的台湾号战列舰防御圈是白送死。如果他们下车先攻击我们各个格子,那他时间同样来不及,这仗打起来也就有意思了。

主要公路比较宽,防守难度大,特别是松山公路,6个车道,到桑松附近公路两侧相对平坦,装甲车辆通过宽度达二三百米,装甲集群能够一冲而过,是最难守的一段,所以刘营长把营部就放在这里。

刚才打了一场小型进攻战:松山主峰制高点上要放一连的一个格子,那上面有日军一个雷达站,加上守备分队一共31个人,地效机按梯次进攻的原则先在山下放下一排的3个格子,嗤嗤打了十几发50传感器上去,悬浮单元升空,数字化单兵进到距主峰500米,那些鬼子还懵然不觉悟,不客气了,2发155炮弹吊了上去,一点没浪费,一排3班的全越野性能6*6车开上去时,断墙残垣间只找到6个伤兵,妥善包扎了。

各连、排、班全部就位,零星的进攻战打了几起,稀稀落落的155炮弹爆炸声打破山间寂静,远远传开,回荡。松山茶社营部的两部电战指挥车和拖出来的两部被动雷达成四点布成一个600米方圆的雷达阵列,外层15千米内有3辆155炮车和18名数字化单兵在游动,加上上百枚50传感器和3个悬浮单元,松山地网形成了。

山间回荡的炮声显然惊动了日本南部叛军主力长长的车队,刘营长从战情视屏上满意地看到,松山公路上那列长长的光点在10千米外停下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