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儿本色 男儿本色 第二章 新兵蛋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6/


第二章:新兵蛋子


徐虎日记 2000年12月3日


今天,是我当兵的第一天,穿上那套绿军装,我高兴极了。看到了营房,看到了我们的连长和班长,我想我就要在这里扎根了……


—————————————————————————————————————


2000年冬 南京


南京,中国古城,位于风景秀丽的江南,然而,南京留给我们的,还有一份深深的国耻。南京的冬季向来不太冷,今年却有点反常。天阴沉了半午,突然,天空中出现了第一片雪花,这是2000年整个江南地区的第一场雪,雪很大,这在南方很少见。纷纷扬扬的雪花像撕碎的棉絮一样,不断的从铅灰色的天空中飘落下来,整整的飘了一个白天。


和冬季寂静的街道相比,位于东郊的一座军营今天去无比的热闹,N军区A集团师C团武装机械3连正驻扎在此。连长张杰正带着他手下的兵忙碌着,因为今天,2000年的12月的第一个星期天,一批新兵将来到这里,而“老兵”们想让新兵看到的是一个整整洁洁的军营。


最高兴的要数那些一年兵了,虽然,他们才比今天将来的新兵早来9个月,但今天起,没有人再会笑他们是“新兵蛋子”,而他们可以堂堂正正的用上老兵专用词了。


突然,“都都”两声喇叭声穿过天空,几辆遮着棚布的解放卡车“隆隆”的开了过来。两名正在大门站岗的士兵连忙抬手向驶向团部的车队敬礼。谁都知道,新兵来了。


“集合,列队”连长张杰高喉一声。部队就是部队,干什么都讲究一个利索,随着连长一声命令,所以士兵在短短几十秒内迅速在操场边列队完毕,伴着身后那一列写着“政治合格,军事过硬,作风优良,纪律严明,保障有力”20个字总要求的白底红字的标语牌,远远看去,就像是阅兵式前提前入场肃立的标兵。


一边是整齐划一的队伍,另一边却热闹的像个集市。穿着冬季作训服的新兵们像羊群一样乱哄哄的从卡车上跳下来,塞满了卡车前的空地。


“瞧,那有大炮”


“我的娘呀,还有坦克”


新兵们三言两语的议论着,嬉笑着。跳下卡车的新兵们活动着有些麻木的腿脚,肆无忌惮的亮开嗓门向同伴们显耀着自己的“新发现”,全然不顾来自妄图把他们聚拢在一起脑门子上已经急的冒汗的接兵干部,要他们不要说话的警告声。


对面的老兵们看到此景,不禁的心中骂道:新兵蛋子,啥玩意儿啊。可谁不知,一年前的他们也毫不到哪去。


徐虎最后一个从卡车上跳下,不用班长指点,他很自觉地在新兵队伍中站好,他没有说话,死死的盯着着面前的老兵们,张杰扫了他一眼,立即明白这个看似呆头呆脑亩的小子是来自农村,带兵带多了,多多少少也了解了城市兵与农村兵的特点。在他看来,城市兵油,娇,但脑子聪敏,不好管理;农村兵实在,老实,但接收能力比较差。


“安静,大家不要说话,现在点名……”


90年代的一个夏天,江南地区一个小村庄,村庄不大,一条清澈的小河将村庄一分为二,一边是一幢幢农家小院,一边是绿幽幽的片片稻田,景色飒是优美。


三伏天的中午,气温很高,热得让人感觉像是进入的火焰山,人民都在屋里休息,村子里一片宁静,除了不知疲倦的知了还在发出那阵阵声音。


“阿”只听一声尖叫划破天空,紧接着一阵哄笑传来,原来一群小孩子正在不远处的河边玩耍,他们一个个光着身子,身子被太阳晒得黑得发亮,远看活生生像一群猴子,一个接一个从旁边突出的小石崖往河里跳着。


“虎子,你刚才那跳真难看,哈哈”河边泥滩上,一个六七岁的男孩蹲在地上,周围围着一群比他大点的孩子,对着他有说有笑,小男孩傻傻的对着他们笑着,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他的名字叫徐虎。


优美的环境,舒适的生活并没有维持太久,一次百年罕见的天灾打破了这宁静小村庄的生活。


夏日的夜晚,安详寂静,正当村里人安然入睡之际,一场灾难正向他们走来。“不好了,洪水来了,大家快跑阿。”一声惨叫划破了寂静的天空。只见不远处,洪水如脱了缰的野马,翻滚而来,瞬间将四周的一切淹没,伴随着的,是阵阵撕人心肺的惨叫。


“虎子,快”不等徐虎醒来,虎子他爹随手拿了块衣板绑在虎子的身上,转身冲出房子,朝楼顶爬去,“虎子他妈,快。”


农村的房子一般屋外都有梯子,可要在如此紧迫的情况下快速爬到屋顶,也不是件易事。洪水已将半个房子淹没,虎子他爹将虎子抱到屋顶,转眼未见虎子他娘出来,这会儿,急了。他将虎子一把拖上屋顶边的一棵大枣树上,说道:“虎子,一定要抓紧,爹去救你娘”。转身就跳下了屋顶。


虎子紧紧地抱住树枝,大大两眼直愣愣的盯着屋子,就在虎子他爹拉着他妈爬上屋顶的刹那间,“哄”的一声,屋子塌了,转眼间,两老伴着瓦片被卷入的滚滚的洪水中。


“虎子,抓紧……”渐渐的,声音淹没在滚滚浪涛中。


“爹……娘……”虎子被眼前的情景吓傻,两只手死死的抓住树干,眼睛慢慢的模糊。


也不知过了多久,或许2小时或许2天,反正那个时候,时间对于年幼的徐虎来说是停止的。渐渐的,渐渐的,虎子的思维慢慢的模糊,突然,一丝亮光照了过了,“这里有个孩子……”隐隐约约,虎子听到了他们的话,一名年轻的士兵迅速将虎子抱上冲锋艇,脱下自己的军装裹在虎子的身上。好缓和,这是虎子这时唯一的感觉,虎子渐渐的失去了知觉……


“徐虎——”一声响亮的喊声打断了徐虎的思绪,“到”回答响亮而干脆。连长抬头望了望徐虎,眼前这个新兵让他感觉很舒服,微微的点了点头,接着花名册用他那略带方言的口音继续念道。


“杨威……”


“哗”的一声,没等张杰读完,下面有炸开了锅,“哈哈,阳痿”“阳痿,搞笑啊”


这时,一个瘦瘦的男孩跑到了连长身边“连长你叫我?”


张杰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上来干啥,下去下去,喊‘到’就行了。”


男孩挠了挠头,嘻皮笑脸的走向了队伍。


“妈的!”心情郁闷的张杰不由自主的低声骂了一句,他已经感觉到这次新兵连肯定要操烂了心。


“同志们,不要说话了!注意听我的口令!”张杰走到新兵们面前慈眉善目的说道:“提好自己的行李,面向我按照高矮站队!”


新兵们立刻乱了,可能都觉得自己的个子比较高,所以不约而同一窝蜂的向排头挤去,几个个子不高的城镇兵故意捣乱,提着漂亮的皮箱也向扑进人群嬉皮笑脸的一通乱挤。徐虎倒很自觉地排到了最后一位,一句话也没说。


一阵子人仰马翻,三名满头大汗的接兵班长终于把六十名新兵排成了两列横队。连长张杰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那块“老上海”,脸都快气绿了,一个简简单单的列队竟然用去了整整十分钟的时间!


“稍息……立正”随着张杰的命令,“啪!”的一声,三名带兵班长利索的靠脚,身体站的笔挺,而这却又引起新兵们一阵“哧哧”的低笑声。


“笑啥笑!严肃点!”张杰的心里的火苗“噌噌”直窜,要不是有纪律压着他恨不得窜进队伍里把那几个捣蛋的新兵蛋子拉出来狠狠的踹上一脚。 队伍里终于安静下来,张杰使劲咬着牙压下心头的怒火,喊了声:“向右-转!齐步-走!”放羊一样的带着新兵们向连队的宿舍走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